崛起之路 第一幕 为了胜利燃烧生命 第八章 横滨攻略 第三节 合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5.html


来到阳台后,白盈盈叹了口气,幽幽地看着我说:“李拓,你真的很喜欢我妹妹,是吗?”

本来我以为白羽然的姐姐只是会向我打听尹东进在台湾的情况,没想到她竟然关心起我和羽然之间的事情来了。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突然间,白盈盈换了一种更严肃的表情,咄咄逼人地说:“李拓,你觉得白羽然和你在一起将来会幸福吗?你能给她一个安定的生活吗?”

第二个突入其来的问题瞬间将我击懵,我并不知道白盈盈到底想表达什么意思,最后只得说:“对不起,我还没想这么远!”

“李拓,我爸和张叔叔对你评价很高,我知道你是个不错的年轻人,将来也或许会有不错的前程。但是,说句实话,你并不适合我妹妹羽然。我本人作为一名军属,能够深深地体会到军属的难处,我都快受够了。

别人家的夫妻双方恩恩爱爱地一起生活,可我和东进呢?只能通过冷冰冰的电话联系,即使是这样,他还会经常以军务繁忙为由,草草地应付我,现在战争爆发了,我不想让我的妹妹,同我这个可怜的人一样,整天生活在惊恐和不安中。”白盈盈看着我,接着说:

“我妹妹即将出国担任武官助理,将来她会很顺理成章地接任武官、转业、担任外交官、参赞、大使,这是她从小的理想,如果没有你,我想,这条路对于羽然来说将会非常平坦。但是,一旦你们俩走到一起,过着那种聚少离多的日子,无论是对你、还是对羽然,都不能幸福。”

听了这些话,我想不出丝毫的反驳理由,虽然觉得这些话对我有些不公平,但又觉得白盈盈的话处处在理。

白盈盈见我有些动摇,紧接着说:“李拓,我们家羽然其实还是挺喜欢你的,但你们俩的感情或许还没到非谁不娶、非谁不嫁的地步,所以,为了她的将来、也为了你自己,李拓,放手吧,好吗?”

“这是我们俩自己的事情,我们会处理好的!”我开始有些反感白羽然的姐姐竟然对我提出这种要求。

“呵呵,李拓,你太天真了!”白盈盈冷笑着说:“你真的以为这只是你们俩的事情吗?你想想,我爸爸现在是你们战略情报与特种作战部的司令,你也应该清楚我爸的为人,你要是同羽然走到了一起,将来必然会有人说你是通过裙带关系爬上去的,况且,这也会影响我爸在军内任人唯贤的良好形象,最后,这桩婚姻对你、对羽然,甚至是对我爸,都会产生不利的影响,你能明白这一层意思吗?”

听了这话,我的心一下子跌落到了谷底,最后我问:“这是首长他本人的意思吗?”

白盈盈看了看我,冷冷地点了点头。

“嗯!知道了,我会好自为之的!”说完,我看都没看她一眼,扭头走回到了客厅。

回到餐桌前,虽然我依然强作欢颜,但僵硬的表情仍然没有逃过大家的眼睛,白望南笑着说:“小李,盈盈跟你说什么啦?是不是又逼着你打听东进的事啊?这孩子就是这样,都三十了,还这么小孩子气!”

“什么小孩子气?人家老公在战场,担心还不是天经地义的啊?”白羽然撅着嘴批评她爸爸。

“就是,羽然姐,我们在台湾的时候,你也挺担心我们的,特别是担心我哥,对吧!”赵锐也在一旁起哄。

白羽然站起来,举起手佯作要打,我在一旁大声说:“赵锐,你胡说八道什么?喝多吧!”

赵锐看着我严肃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有些难堪地低下头。

或许是我说话声音太大,有些失态,搞到全桌子的人瞬间都安静下来看着我。

最后还是廖阿姨起来打的圆场,说:“都吃得差不多了吧,甜汤该热了,我这就去端!”

喝完汤,时间也不早了,最后,张立端起酒杯,看了我和赵锐一眼说:“来!我代表我的两个弟子最后敬我们的首长、也是我们的老师白将军一杯!当然,还有白将军全家!祝你们生活美满!来!”

“好!杯中酒!干!”白望南笑呵呵地说。

吃完饭,我们站起来披上大衣,这时,廖师母笑着说:“李拓、赵锐,你们和羽然是老朋友了,再坐一会儿聊聊吧?这兵荒马乱的,见一次面不容易!”

白望南也在一旁微笑地点点头。

这时我也看到了白羽然微红的脸蛋和期待的眼神。

“妈!人家是连队主官!还要回部队工作呢!”这时,白盈盈突然在一旁说,并且满怀深意地望了我一眼。

“嗯!首长、伯母,我们特战营今天才整编,部队还有不少事呢!下次有机会再见面吧!”我说。

白望南看着我,点了点头说:“对!对!非常时期,还是部队的事要紧,那你们俩赶紧回去吧!张立,你的车送他们回去,路上跟他们讲讲任务!”

“是!”张立敬了个礼,然后带着我们俩出门,在离开之前,我最后望了白羽然一眼,在她失望的眼神中,隐隐的有泪花在闪烁。

回部队的路上,我坐在小车的前排,望着昏黄的路灯照耀下的北京长安街、王府井,还有天安门广场那一幕幕萧条的景象,对比着和平年代熙熙攘攘的热闹景象,想着渐行渐远的白羽然,感觉心里特别乱。

这时,张立突然说:“2008年,北京开奥运的时候,那时候我在国防大学读博士,当时正好跟你们嫂子谈恋爱,占了她的光,去看了场奥运会开幕式!”

“真的吗?导师你运气真好!当时给你影响深刻的是什么啊?是不是那一步一步走进鸟巢的大脚印啊?当时看电视的时候,觉得可神奇了。”赵锐在一旁说。

“呵呵,没有!我记得当时,给我留下影响最深刻的,不是那些壮观的烟火、也不是那巨大的脚印,而是我们中国人。”张立思考了一下接着说:“我记得当时,会场里人山人海的,气温快三十五度了,但一点都不觉的热。突然,有个小姑娘,站在万众瞩目的鸟巢中心,唱起了‘五星红旗迎风飘扬’那首《歌唱祖国》。刚开始听了两句,我觉得小姑娘天籁般的声音真好听,可心里又想,这老谋子怎么搞的,这童音也显得太柔弱了点儿了吧。

可我没想到的是,唱了几句之后,会场里先开始有几十个跟着哼哼,随后是几百个、几千个,到最后,整个鸟巢所有的中国人都跟着唱了起来,你要知道,那可是将近十万人啊。在看台上,那小姑娘的声音像天使一样引导着大家。刚开始,很多人还有些压着嗓子,可到最后,那简直就是纵情高歌了!我觉得我们中华文明在几千年以来,从来没有这么豪迈过!在整个鸟巢中,巨大的回声不断地激荡,气势如虹。”

“导师!您当时一定很激动吧?”赵锐追问着。

“呵呵!何止是激动,我原本以为我是个不容易受从众心理影响、不轻易动感情的人,但没想到当时我自己也激动得浑身颤抖!一种力量感染着大家、一种储藏在人民群众中的巨大力量。”

突然,张立笑着说:“你们猜我身边的美国人在事后说什么?”

我回头,看着张立,他说:“那几个美国人竟然都异口同声地用英语说,‘Oh!My God!It’s so terrible! China is so terrible!(上帝啊!太可怕了,可怕的中国。)’”

“没准儿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美国人和那些西方人才开始真正把我们当作相同重量级的对手了吧!”我说。

“对!李拓你说的对,那种力量不仅仅是我们中国人能感受到的,外国人同样可以感觉,尽管我们中国人韬光养晦了几十年,但实力和民族自信还是在不经意间流露了出来。我们中国人感受到的是自信,而非彼族类的西方人,却是万分惊恐。你们知道,来参加开幕式的,有八十多个国家的元首呢。”张立回答我说。

“导师,可您看,现在北京都这么萧条了,我们刚登陆台湾时,听说天安门广场还人山人海的,大家都出来声援,可这几天怎么都没人上街了啊?导师您说的那力量都隐藏到哪里去了?”赵锐问。

“呵呵!别着急!力与反作用力总是成双成对的!一个小小的台湾、十几万联军,还不足以调动我们中国人那洪水般的力量,李拓、赵锐,你们等着吧!很快,你们就能亲眼看到这股力量的爆发!”张立微笑着说。

“那这跟我们此去日本执行的任务有关系吗?”我问。

“呵呵!所有事物都是普遍联系的!”张立打趣地说:“我说过我们有力量,但使用这股力量却必须万分的小心和艺术,这种力量前提必须是有一个正确的方向才能推动我们中华民族的崛起。否则,不仅会分散、有时甚至会内耗。

所以,这趟任务对外来说,关系到能否联合日本,找到外援;对内来说,我们希望使那部分激进和极端仇日的国人,不要被那些反党反社会的亲美国的民运分子所利用,希望这些同我们一样爱国的群众能够认清当前的困难局面和契机,不要在中日联合的问题上制造更多的阻力。”

“嗯!我们明白了!”我抱着试试看的心理又问了句:“导师!您能不能透*内幕啊?我们的目标到底是谁啊?”

张立看了我一眼,没好气地说:“不该打听少打听,不过我可以告诉你们,行动的地点在靠近东京的横滨,在这次执行任务的分队中,我们部了还安排了原国家安全局的特工,而且,我们还有日本防卫省官方的协助。也就是说,你们的这次行动,将得到日本政府中一部分人的大力支持,所以,从理论上来说,应该不会很困难!”

我和赵锐同时点了点头。

当车开进兵营大门时,张立最后对我们说:“虽然任务不会太难,但必须要求万无一失,坚决执行。否则的话,不仅得不到日本这个外援,甚至还会将他们推到我们的对立面。所以,经过深思熟虑,才会选你们这支有经验的部队!明天还有一天时间!抓紧时间准备!”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