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倡中美为21世纪重要伙伴“希拉里”个人揭露

命运的邂逅 收藏 4 311
导读:[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27_23409_8523409.jpg[/img]  希拉里·克林顿在美国一直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物。在希拉里的狂热追随者眼中她是一位勇敢的妻子、一位性感的女人、一位充满智慧的女强人。而在她的政敌眼中,希拉里则是一个虚伪狡诈、老于世故和政治伎俩的女人。但是无论是她的政敌还是狂热追随者都不得不折服于她的公众影响力。而且根据种种迹象表明,她也许是最有可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的候选人,但是最终不敌奥巴马,同时间接的使奥巴马成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希拉里·克林顿在美国一直是一个很有争议的人物。在希拉里的狂热追随者眼中她是一位勇敢的妻子、一位性感的女人、一位充满智慧的女强人。而在她的政敌眼中,希拉里则是一个虚伪狡诈、老于世故和政治伎俩的女人。但是无论是她的政敌还是狂热追随者都不得不折服于她的公众影响力。而且根据种种迹象表明,她也许是最有可能成为美国第一位女总统的候选人,但是最终不敌奥巴马,同时间接的使奥巴马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黑人和非洲裔总统。

希拉里·克林顿1947年10月26日出生在芝加哥。充满爱的童年生活奠定了她对家庭、工作要忠诚的信念和服务大众的信念。

1969年就读于耶鲁法律学院,在这里她认识了同校的比尔·克林顿并在1975年与之完婚。5年后他们有了自己的女儿切尔西。克林顿卸任后她积极投身政坛。2000年11月7日在纽约州参议员选举中获胜,当选美国国会参议员,成为美国史上第一位赢得公职的第一夫人。2007年1月20日,希拉里·克林顿在其个人网站上宣布将参选2008年美国总统大选,但是在民主党初选过程中不敌黑人候选人奥巴马。奥巴马获胜后,希拉里已经接受奥巴马邀请同意出任美国国务卿。


结识比尔·克林顿


希拉里与克林顿相识在一个“公民自由”课的课堂上。老教授讲解了一个复杂的法律案件。听课的同学们头昏脑胀,克林顿也迷迷糊糊地打起了盹。老教授放完幻灯片后询问同学们处理的办法,同学们都面面相觑。这时,克林顿模模糊糊醒过来了,不假思索地说出了答案。希拉里不由得对这个吹牛的英俊小伙儿另眼相看。而克林顿也被身旁这个穿着法兰绒长裙的美丽姑娘深深地吸引了。下课后,克林顿竟情不自禁地尾随她出去,但没有足够的勇气主动上前去跟她搭腔说话。

了解克林顿的同学与朋友都知道,他结交女朋友从来都是老手。他既会公开表白也能私下求爱。就在牛津大学追逐众多女性的同时,他还不忘抽出时间给家乡的佳人沙伦·埃文斯写信,诉说相思之苦。认识他的人都已折服于他周旋于几位女性间的技巧,但又奇怪他怎会如此毫无限度。

在这段放纵的生活中,克林顿竟抽出时间阅读了300部专著,让人们对他旺盛的精力佩服不已。经过爱情混乱后的思考,他渐渐改变了克林顿鉴赏女性的品位,开始懂得与什么样的女人可以终身相伴。美丽的容貌、性感的身材,不再是克林顿对终身伴侣的要求。

不久,当克林顿与那位老教授在耶鲁法学院图书馆谈话时,他无意中又看到了希拉里在图书馆的那一头。耶鲁法学院图书馆相当狭长,她就坐在那一头看书。他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她忽然合上书本,沿着过道笔直地向他们这边走来,她走到他跟前说:“瞧,如果你打算一直盯着我,我也要回盯你。我想,我们至少应该互相认识一下,我叫希拉里,你叫什么名字?”(希拉里实际上是明知故问,事实上,她已从朋友那里知道克林顿的名字,并一直在暗中注意他。)

克林顿说,他没想到希拉里会主动走过来打招呼,他一下子窘住了,连名字都说不出来,他心情紧张地和希拉里坐在一起,语无伦次地应答着希拉里的问话,直到希拉里离去,他的脑袋里依然是一片空白。希拉里也没有在意克林顿的慌张,相反她觉得克林顿在情感上比较真挚。

“他爱我,而且,他需要我!”

在希拉里的律师生涯和个人为之奋斗的事业中,水门事件调查委员会期间的工作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调查小组的使命突然宣告终结,令希拉里和她的同事们有一种既宽慰又失落的复杂感觉。

希拉里在华盛顿为自己前途而努力的时候,克林顿在阿肯色大学的法学院已落下了脚。1973年下半年,克林顿经过反复考虑之后,准备参加国会议员的竞选。虽然是初次参选,知名度、人际资源都不能和那些老政客相比,但他还是决定背水一战。

当得知克林顿将要竞选国会议员时,希拉里为克林顿在变幻不定的形势面前表现出的勇气和毅力感到骄傲,而此时希拉里觉得从未对克林顿了解得这么深刻。尽管远隔千里,但他们的心却因此离得更近了。

这时的克林顿在选区中四处奔走,和选民亲切交谈,告诉他们自己的政治纲领。和他的竞争对手相比,克林顿显得年轻、富有朝气。有人这样描述他的魅力:“当他看着你的时候,好像把你看做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更要命的是,他的神情完全是真诚的……他用真诚和热情去感染大家,赢得支持。和他的演讲相比,那些精心准备、字斟句酌的演讲稿只是一张苍白的废纸罢了,连竞争者都不愿照念。”

希拉里在电话中倾听克林顿诉说的一切,与他共同分享欢乐,交谈总是双向的,从希拉里口中,克林顿知道了关于尼克松的一些事情。看来,保密法令毕竟没有爱情强大。不过,希拉里只是谨慎地告诉克林顿一些无关要旨的情况——形势对尼克松无疑是不利的,这位共和党领袖一旦声名扫地,各地的共和党议员自然要受牵连。

这无疑有助于克林顿扳倒其竞争对手——现国会议员、共和党人哈默·施密特。

5月,初选结果出来的时候,克林顿得票最多。

希拉里马上得知了这一消息,尽管这是期望已久的时刻,她还是幸福得有些晕眩。希拉里甚至有些不相信这个消息是真的。但克林顿正在电话那头激动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他只是一遍遍地说着:“祝贺我吧,亲爱的,你知道,我一有消息就给你打电话。”

当克林顿再打来电话,求她回阿肯色州和自己一起生活时,希拉里不再拒绝。只是这里的工作现在没法放下,要等到调查工作告一段落后就过去。克林顿在电话里说,他已经为她在阿肯色大学谋取到了一个教职,希拉里答应了,她对这些并不计较。

8月,尼克松下台了,希拉里也已筋疲力尽,每天18小时的工作使她疲惫不堪,她准备同华盛顿告别。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因为现在的她已经了解了华盛顿政坛的基本情况,在国会里也认识了不少议员。她的前途比自己预想的顺利,而著名的律师事务所大门也向她敞开了。

疯狂的决定:我要追随比尔

当我把决定告诉好朋友萨拉·埃尔曼,她几乎是愤怒地责问我:“你是不是疯了,你到底打算不打算为自己的将来负责?”其实除了她,几乎所有的朋友、家人和认识我的人都觉得这个决定是疯狂的。在很多时候我竟感觉到是那样的孤独,不得不逼迫自己冷静下来,审问自己的心灵:这样的选择是否正确?怎样才是我最好的路?自己的真实动机到底是什么?结果答案清晰地印在我心里:从在耶鲁法学院的时候我就不能自已地爱上了比尔,我那样清楚地知道自己想和他在一起。当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感觉比没有他在身边的时候要快乐许多,而我也总自信地认为,自己无论在哪里都能拥有有意义的、有成就感的生活。

就这样我开车走向一个自己从来没有生活过的地方,一个没有朋友、没有亲人的地方,一个除了有爱人外一无所有的地方。但是我的心告诉我前面的路是正确的。

事情进行得很顺利,我在阿肯色州大学法学院找到了一份教书的工作(就如同他当年推销自己一样,克林顿为希拉里的第一份工作到处打通关节,把她推荐给了阿肯色大学法学院),在第一个学期结束的时候,我决定回芝加哥和东海岸一趟,去看看老朋友和那些曾经给我工作机会的人。其实就在那时,我仍然对自己的未来没有把握,不知道今后的道路该怎样走。在送我去机场的路上,我和比尔经过一栋可爱的红砖房子。那房子就在阿肯色州大学附近,上面挂着“出售”的牌子。我随意对比尔说,这真是一栋小巧可爱的房子,心里没有多想。几周的旅行使我有足够的时间和空间思考自己的生活,我依然决定要和比尔在一起。返回阿肯色州时,他来机场接我,表情严肃地问我:“你还记得那栋你曾经喜欢的房子吗?我把它买下来了。现在你最好答应嫁给我,因为我可不想一个人独守空房。”比尔骄傲地把我引进那已经属于他的房子:一个半封闭的门廊,有梁的尖屋顶,一个可爱的壁炉,明亮的飘窗,卧室的面积足够大,厨房虽然有不少地方要改进,但已经很不错。而在卧室的中间是比尔从当地旧货市场上买来的一张锻铁双人床,床上是他在沃尔玛特买的新床单和毛巾。

这回我的回答是:“好的。”

如今,当所有这一切已成往事,当爱情之后又发生了那么多事情,我经常被别人问,为什么还选择和比尔在一起。其实这个问题我并不喜欢,但考虑到我们都是公众人物,在今后长时间里肯定还不断有人不断会问。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解释一种延续了几十年的爱,这种在共同的生活经历中不断积累的爱,这种在女儿出生时、在埋葬我们的父辈时、在照顾家庭的其他成员时、在分享共同的信仰、对国家一致的忠诚时不断积累的爱。我只知道没有人比比尔更了解我,也没有人能像他那样令我放松身心地开怀大笑。尽管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仍然是我生命中遇到的最有活力、最有趣、最生动的一个人。我和比尔。克林顿先生在1971年的秋天开始第一次谈话,而30多年过去了,这谈话仍在继续。

1975年10月11日,希拉里和克林顿在阿肯色州结婚。几乎到婚礼前最后一分钟希拉里的母亲才发现女儿还没有礼服,于是带她去迪拉德百货商店买一身传统结婚礼服。希拉里根本没有想这些事,她确实有与精明强干正相反的另一方面————迷糊懵懂。5年后,他们惟一的女儿切尔西出世。以前曾有人问希拉里是否体验过她所盼望的“幸福的生活方式”,她毫不迟疑地回答说:“在与比尔。克林顿相爱时。”虽然有人说她视权力胜过魅力,她看到了克林顿内心世界的复杂性而正是这一点令克林顿难以拒绝。但是不可否认在气质、思想和风格诸方面,他们似乎是那一代男女中的理想配偶。她传统的“男性气质”、活力和忍耐正好与他带有“女性气质”的温和、多情和敏感相匹配。这是理智与政党的结合,至少,也是他们身上野心的融合。

州长夫人:最出色的竞选总管

希拉里到达竞选总部的第二天,马上成立办事机构、抓管理、指挥竞选小组工作。她全家人来到镇上第一次超越政党界线为一名民主党人努力工作。

希拉里与克林顿分别后,应邀到儿童保护基金会担任律师工作。1974年1月,希拉里接到约翰·多尔的电话,要她去参加调查小组,负责总统丑闻事件的调查。这是一件容易出名的事情,希拉里决定接受邀请,是年她26岁。

希拉里来到首都华盛顿,开始在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新成立的水门事件调查委员会工作,成为该委员会43名成员中仅有的3名女性委员之一,头衔是法律顾问,是这一专业领域内等级最低的。

当时,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已举行了水门事件听证会,并通过电视向全国进行了转播。弹劾调查工作组被认定必须是超党派的,它应提供事实,而不对任何一种结论主张表态。

希拉里的主要任务是协助建立一套法律程序,以便为即将进行的审判和弹劾过程做准备。她的另一工作是听录音带,以便从这些录音带中发现尼克松及其高级助手卷入水门事件及在其中起何种作用的证据。这使她第一次真正感受到政治的神秘气氛。

希拉里后来谈到她的这一工作时很生动地描述说:“我也被锁在隔音室里,戴着大耳机,听录音带,像是那种与外界隔绝的人。有一盘我们称之为录音带中的录音带是由尼克松本人录的,其内容是:尼克松在听录音带,当他听到录音带放出别人的说话时,他进行了辩护。因此,你会听到尼克松的谈话,你还会模糊地听到他的高级助手鲍勃·霍尔德曼和约翰·埃利希曼同尼克松之间的复录的谈话……

为了尽早查出结果,希拉里与同事们没日没夜地赶工加班,她们每天早上8点到达工作地点,一直要干到深夜才能歇工休息,每天工作时间长达16至18个小时,一周工作7天,没有休息时间,有关尼克松一生的精确资料最终被整理了出来。由于希拉里工作勤奋,能力超群,效率高,加之她自律严谨,并善于与同事交流合作,乐于助人,不久就赢得周围同事的信任与尊重。

1974年8月8日,由于水门事件调查委员会卓有成效的工作,特别是在各方面的反对与压力下,尼克松总统被迫宣布辞职,继任的福特总统宣布赦免尼克松的违宪罪行。水门事件调查委员会的使命也随之结束。希拉里后来在一次演说中讲道:“当我在水门事件调查委员会工作期间,我作为一名律师和一个美国人而感到特别自豪……因为我们为诠释宪法所说的弹劾含意及为执行所具有的最高专业标准的使命而进行了奋斗。”希拉里认为,尼克松被迫辞职,是美国司法制度的一个伟大胜利。

在希拉里的律师生涯和个人为之奋斗的事业中,水门事件调查委员会期间的工作占有十分重要的地位。调查小组的使命突然宣告终结,令希拉里和她的同事们有一种既宽慰又失落的复杂感觉。

希拉里在华盛顿为自己前途而努力的时候,克林顿在阿肯色大学的法学院已落下了脚。1973年下半年,克林顿经过反复考虑之后,准备参加国会议员的竞选。虽然是初次参选,知名度、人际资源都不能和那些老政客相比,但他还是决定背水一战。

这时期,电话成了他和希拉里保持联系的最佳工具。

希拉里希望克林顿回心转意,同她一起在大都市里并肩奋斗。而同样的,克林顿则恳求她南下,同他在一起。

当得知克林顿将要竞选国会议员时,希拉里为克林顿在变幻不定的形势面前表现出的勇气和毅力感到骄傲,而此时希拉里觉得从未对克林顿了解得这么深刻。尽管远隔千里,但他们的心却因此离得更近了。

这时的克林顿在选区中四处奔走,和选民亲切交谈,告诉他们自己的政治纲领。和他的竞争对手相比,克林顿显得年轻、富有朝气。有人这样描述他的魅力:“当他看着你的时候,好像把你看做世界上最宝贵的东西,更要命的是,他的神情完全是真诚的……他用真诚和热情去感染大家,赢得支持。和他的演讲相比,那些精心准备、字斟句酌的演讲稿只是一张苍白的废纸罢了,连竞争者都不愿照念。”

希拉里在电话中倾听克林顿诉说的一切,与他共同分享欢乐,交谈总是双向的,从希拉里口中,克林顿知道了关于尼克松的一些事情。看来,保密法令毕竟没有爱情强大。不过,希拉里只是谨慎地告诉克林顿一些无关要旨的情况——形势对尼克松无疑是不利的,这位共和党领袖一旦声名扫地,各地的共和党议员自然要受牵连。

鼓励丈夫竞选总统

希拉里告诉丈夫,她要认真跟他谈谈他们的婚姻问题。

最初,克林顿不愿意谈这个问题。希拉里向克林顿表示,她十分爱他,但她不能再容忍他继续哄骗她。

克林顿故作生气地说,关于他与其他女人的风言风语都是谣传,是不真实的。

希拉里伤心地流下泪来,她感到丈夫还没有真诚地面对他们婚姻中的问题,激愤地对他说:“我不能再忍受下去了,除非你准备改变你的态度。否则,我们不得不分手。”

克林顿最后表示同意与妻子一起接受马修斯牧师的咨询指导。就在圣诞节的前几天,马修斯牧师问克林顿:“比尔,你怎么想?你是否也想挽救你们的婚姻关系?”

克林顿说,他会做任何事情来挽救他们的婚姻。他表示:“在这个世界上,我爱希拉里与切尔西超过一切。”说到这里,两人手拉手跪在一起祈祷,都流泪了。克林顿向希拉里郑重保证,他将改变自己的生活方式。

1990年,克林顿再度当选州长,这已经是他的第五任了,女儿切尔西也11岁了。希拉里深信自己的丈夫具备了这个国家领导者应有的素质,也懂得如何去赢得一场竞选。1991年,来自阿肯色州并为之工作18年的土生土长的克林顿开始问鼎总统宝座,正式踏上了通往白宫之路。

1991年夏天,克林顿还没有决定是否要参加1992年的总统竞选,是希拉里帮他下这个决心的,希拉里在写给她的老师斯切克特的一封信中说:“我们正在开始一个伟大的冒险。”她分析道:“你我正当壮年(克林顿时值45岁,希拉里43岁),现在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克林顿当时还是显得不自信,因为阿肯色州的一些政治分析家与克林顿的政治对手都对此给予了轻蔑的评论。希拉里却一再鼓励他:“你肯定会赢。”

1991年10月3日,在明媚的艳阳天下,克林顿在阿肯色州小石城原议会大厦前召开新闻发布会,向新闻界与聚集在那里的数千名支持者宣布参加1992年民主党总统候选人竞选。克林顿说他倡导的是理念而不是口号,他要“带领民众重建美国梦,为那些被遗弃的中产阶级而战,提供更多机会,让大家能肩负起更多的责任”。在35分钟的参选演说中,他向选民强调他的竞选主题是:改变美国,重建美国社会,振兴经济,增加就业机会,改善教育,实行全民保险,推动种族和谐等。

1994年夏天,克林顿在接受《纽约客》杂志记者采访时公开承认希拉里对他决定参加1992年总统大选的影响。在被问到为什么他相信妻子的政治判断力时,克林顿说:“她一直认为,如果民主党有一位合适的候选人在1992年挑战布什,那是有机会获胜的。从乔治·布什进入白宫时起,她就告诉我这种可能性,即便在海湾战争期间民众支持率高达90%时她都坚信不疑……希拉里认为,在1988年我们的经济情况还不错时,里根主义对经济的危害性还未充分暴露出来,大多数选民也未认识到这一点,但到1992年就不同了。她始终坚信自己的观点,这的确让人惊讶。”克林顿甚至表示:“她有第六感,我不得不佩服她。”

美国是两党制国家,根据美国选举法规定,美国总统选举的第一步是初选,即由两党——民主党和共和党在各州选出代表,先在各自党内互相竞争,得票多者才有可能进入第二步,即通过本党代表大会提名,成为本党候选人参与全国总统竞选。如要获得本党提名支持,成为民主党的总统候选人,必须首先战胜本党内的竞争对手。

希拉里为了确保丈夫的初选胜利,帮助克林顿确定和修改电视讲稿,设计公众形象,制订竞选策略,甚至对丈夫电视辩论中的措辞和风度等细节一一过问。在第一次电视辩论中,克林顿对弗吉尼亚州参议员韦尔德攻击他不关心社会福利改革而大动肝火。他嘲笑韦尔德只当过两年州长,没有经验与资格竞选总统。唇枪舌战,两人在枝节问题上争执不休,显得十分孩子气。克林顿与韦尔德被认为是一对脾气暴躁的愚蠢的傻瓜。

希拉里竭力安慰克林顿。第二天,在新罕布什尔州民主党大会上,克林顿被作为特邀代表安排在最后一个发言。他根据与希拉里及助手商定的对策,开始了他的演讲,并把他的演说技巧和与人们交流的技巧充分发挥出来,很快就吸引住现场的听众。

本文内容于 2008-12-27 14:48:21 被命运的邂逅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