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六世达赖仓央嘉措所写]

狼烟007 收藏 1 4256

那一夜,我听了一宿梵唱,不为参悟,只为寻你的一丝气息。

那一月,我转过所有经轮,不为超度,只为触摸你的指纹。

那一年,我磕长头拥抱尘埃,不为朝佛,只为贴着了你的温暖。

那一世,我翻遍十万大山,不为修来世,只为路中能与你相遇。

那一瞬,我飞升成仙,不为长生,只为佑你平安喜乐。

那一天,那一月,那一年,那一世


那一天

闭目在经殿的香雾中

蓦然听见

你诵经的真言


那一月

我转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我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那一世

我转山转水转佛塔呀

不为修来世

只为在途中与你相见


天空中洁白的仙鹤

请将你的双翅借我

我不往远处去飞

只到理塘就回


1682年2月25日,精明能干的五世达赖喇嘛,在刚刚建成布达拉宫时与世长辞了。然而拉萨街头却一片宁静,既没有举行隆重的追悼大会,祈祷达赖早日转生;又未见打卦降神,寻访灵童的出世方向。西藏地方的一切政教事务,亦如既往,仍由“第巴”(即藏王)桑结嘉错代行处理。连当时驻兵西藏的蒙古族带兵官达赖汗要见五世达赖,也被桑结嘉措用“达赖入定(即闭门修炼),居高阁不见人,凡事传达之命以行”的理由把达赖汗骗过。就这样,想专权的桑结嘉错,欺骗了广大僧侣大众,和当时中央的康熙皇帝,其时间之长达15年之久。


1696年,康熙皇帝在平定准噶尔的叛乱中,偶然从西藏的俘虏口里,了解到五世达赖已死多年的消息。康熙帝十分愤怒,并致书严厉责问桑结嘉错,甚至打算不惜采用“云南、四川、陕西之师,见汝城下”的强硬措施。桑结嘉错对于康熙帝的谴责感到恐惧,一方面写信向康熙承认错误,一面派人寻了一个15岁的少年作为五世达赖的转世灵童。这个15岁的少年,便是西藏历史上有名的浪漫诗人,闻名一世的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错。


六世达赖仓央嘉错,生于公元1683年,父母是西藏南部门隅宇松地方的农奴。仓央嘉错虽然生长在农村,却聪敏异常,才智过人,高高的身材,亭亭玉立;红润的脸庞,眉清目秀,气宇轩昂;外加他举止潇洒,使无数美丽的藏族姑娘一见倾心。仓央嘉错不仅风流倜傥,富有文采,擅于诗歌,而且他有一身惊人的武艺,善骑射,长剑术,又是一个绝妙的猎手。


接受了爱,却牺牲了佛缘


1697年,仓央嘉错被选定为六世达赖灵童后,当年9月,便从门隅迎至拉萨。途中与事先约好的五世班禅罗桑益喜会晤,并拜班禅为师, 发受沙弥戒。10月到达拉萨,10月25日在布达拉宫举行坐床典礼。六世达赖仓央嘉错虽然身居西藏政教首领的地位,却不能掌握政教大权。实际上,只不过是桑结嘉错找来应付康熙皇帝的傀儡。年轻的仓央嘉错,在华丽的布达拉宫里整天翻阅那些枯燥无味的经典。虽然他精通佛学,却无意在佛学上有所造诣。他总想走出布达拉宫,到远离布达拉宫的群众中去。


有一天,他在一位名塔坚乃的引导下,化名荡桑汪波去到拉萨街头,还到雪(布达拉宫下面的居民点)的地方去。就在这里他相识了一位十分漂亮的民间少女——仁珍翁姆。这位美丽的藏族姑娘并不知道这个化名为荡桑汪波的就是藏族人民见则叩头的活菩萨;只是因为他那少年英俊、风姿翩翩的魔力,使她难以隐藏心里的爱情。仓央嘉错对于仁珍翁姆天仙般的美貌,也同样浸沉在想入非非之中。但当他猛想起数百条佛教的清规戒律时,不禁打了一个寒颤。喇嘛与女人,就像水与火一样,是绝对不相容的。他在一首诗里写道:接受了她的爱,我却牺牲了佛缘。若毅然入山修行,又违背了她的心愿。


不过他矛盾的心情很快就解决了。他最终选择了爱情。1703年,仓央嘉错年满20岁,五世班禅特地从后藏来拉萨专为他授比丘戒,但已经投入爱神怀抱的年轻达赖,回绝了班禅的授戒。他早失去对桑结嘉错的尊敬。他不仅没有接受比丘戒,连过去的沙弥戒也不愿遵守。1702年仓央嘉错到扎什伦布寺访问五世班禅时,正式向班禅回了他过去所受的沙弥戒。桑结嘉错,三大寺的堪布,拉藏汗等听说他要回了沙弥戒的消息,都赶到扎什伦布寺劝他不要这样作,但都未能使这位决心走向浪漫生活的“活佛”,有丝毫回心转意。以后他改名化装常在拉萨的公园和居民中游玩,他接触了许多歌手和女友,并来往仁珍翁姆家中。就在这些所谓“下流阶层”的社会里来往,使他的生活变得丰富起来。在这些日子里,他写出了大量优美动人的爱情诗歌。


六世达赖究竟写了多少诗歌,至今没有确切的数字。据藏族文学家刘家驹在《康藏滇边歌谣集》的自序中讲:“第六世达赖仁青仓央嘉错,他能不顾一切,赤裸裸地写出一本情歌,刻印发行,昔不满百首,现在流行到民间的歌谣,不下几万言,不同的曲调和舞法,也有数百种。”仓央嘉错的原作虽不满百,流传到民间,发展成数万言,都说是六世达赖写的,可见六世达赖的诗歌感人之深和人民群众对六世达赖之爱戴,非比一般。


悲惨的结局


六世达赖的“浪荡”生活,逐渐地被三大寺喇嘛所发现,有个嗽嘛名叫东龙吉估的说,他看见仓央嘉错穿着一件俗人穿的蓝缎子衣服,留了长发,不是僧人的秃脑顶,手指上戴着戒指,拿着弓箭往公园里走去。有的人还讲:“在布达拉宫他是仁青仓央嘉错,在拉萨,在雪山,他是快乐的青年”。这些消息传到桑结嘉错的耳里后,便成为他谋害仓央嘉错的一条理由。于是,桑结嘉错暗地策划行刺。一天晚上,仓央嘉错夜游回布达拉宫,刺客准备下手,但由于六世达赖的武艺高强,刺客远非对手,因而刺杀未遂。不过从此却引起了六世达赖对桑结嘉错的怀疑。


1701年(康熙四十年),蒙古人在西藏的统治者达赖汗逝世,他的儿子拉藏汗继承汗位。拉藏汗即位后,与桑结嘉错的关系日益紧张。1705年7月,终于爆发了蒙藏两军之间的一场恶战。结果桑结嘉错被俘,不久又被处死。


在这场权力之争的进程中,六世达赖与拉藏汗曾是共同对敌的战友。可是,拉藏汗赢得了最后胜利,却忘掉了这个战友,相反地掉转矛头,直端端对准这个政治上不成熟的年轻人。拉藏汗一方面派人赴北京向康熙帝报告桑结嘉错“谋反”经过,同时又进奏六世达赖是桑结嘉错立的假达赖,所列罪状为“耽于酒色,不守清规”,要康熙帝予以“废立”。康熙帝出于对西藏地区的安定的需要,同意将仓央嘉错“执献京师”。


康熙四十五年(公元1706年)五月初一,拉藏汗拘捕了六世达赖,把他关在拉萨附近的一个蒙古包里,六世达赖在戒备森严的蒙古包中,一时一刻也没有忘记他的诗歌朋友们和情人仁珍翁姆。他从蒙古包的窗格里望见蓝天下的白云,不禁又想起了仁珍翁姆,便深有感慨地写道:东山的高峰,见白云蒸腾天空。莫不是仁珍翁姆,又为我燃起神香?


1706年6月27日,六世达赖被押送北京。行前,他还通过一个藏兵,把他写给仁珍翁姆的诗交给她,他便写了这首离别的诗:白鹤啊!借借你的翅膀,我不飞往远处,只到理塘就转回。仓央嘉错被解送北京的消息传出后,在西藏引起了极大的震动。广大僧俗群众悲愤相告,发誓要夺回他们的法王达赖。当押送仓央嘉错的蒙古兵路过哲蚌寺时,被早已埋伏的一群武装喇嘛突然袭劫,六世达赖被抢上山,安置在寺内。拉藏汗得此消息,大为吃惊,决心不惜代价,夺回达赖。蒙古兵包围寺庙,与武装的喇嘛激战三昼夜,双方牺牲惨重。当战斗正处于难分难解时,六世达赖果断下山,蒙古兵解围,才使战争停息。这位年轻漂亮的诗人,与满含泪水的上千名喇嘛,挥泪相别,一步一步地走向那不可返回的深渊。据说,行至青海湖畔,被拉藏汗谋害,时年24岁

1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