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流浪汉分工明确 宁可抢劫也不讨钱

沈权将军 收藏 0 115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8_12_27_23159_8523159.jpg[/img] 这两天的寒流让刚刚加入流浪生活一个多月的李练(化名)犹豫不决:是放下架子认认真真做一个乞丐,还是做一个不要命的拎包仔?是在广州继续流浪遭人白眼,还是回老家找份工偿还十几万元的赌债? 在人民北路的一处天桥上,李练和老头、小军、小路、李智五个人正享受着“一家子”的时光。在这一家中,有“家长”老头、“主要劳动力”小军、“叛逆青年”小路、“孩子”李智和饭来张口的“知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两天的寒流让刚刚加入流浪生活一个多月的李练(化名)犹豫不决:是放下架子认认真真做一个乞丐,还是做一个不要命的拎包仔?是在广州继续流浪遭人白眼,还是回老家找份工偿还十几万元的赌债?


在人民北路的一处天桥上,李练和老头、小军、小路、李智五个人正享受着“一家子”的时光。在这一家中,有“家长”老头、“主要劳动力”小军、“叛逆青年”小路、“孩子”李智和饭来张口的“知识分子”李练。







据调查显示,目前广州市约有4000多名流浪乞讨人员,他们以20~60岁的中青年男性为主。他们三五成群,十人八组分别组成大小不等的“一家子”。这些沉默的城市边缘“家人”,为何不回家?他们的生活是怎样的?他们如何合作维持基本生活?他们对未来有何打算?



我们走进了这个“五人之家”。



文/记者石善伟、何有贵



图/实习生刘雷 记者乔军伟



在广州街头流浪已经一个多月了,可躲到广告牌或灌木丛后面小便这种事,对李练来说,还是很不习惯。他宁可走上几百米,到街对面的一家麦当劳解决问题。为此,大伙没少笑他,“读书越多,脸皮越薄。”



大专生欠赌债来广州流浪



李练自己也承认这一点,距离一个流浪汉的职业标准,他还有很多地方需要改进。



1999年从北京一所大学的光纤专业大专毕业后,李练回到了广东阳江老家。后来,父母拿出积蓄开了一个不大的烟酒商店,让儿子一手经营。可李练却迷上了炒股和赌博。不到两年时间,不光把小店输掉,还欠下十几万的赌债。李练没告诉家里,偷偷地离家出走逃债。



今年11月10日,揣着一千多元钱和一部手机,32岁的李练流浪到了广州。在广州军区总医院和流花展馆之间的这个天桥上,李练结识了老头、小军、小路和李智等人,并且一度成为这个集体的一分子。



“老大”步行半年南下广州



来自黑龙江的老头其实不到50岁,双手有残疾。他和来自甘肃的小军已经“搭档”了一年多,关系最好。听老头说,还在北京时,小军当保安,他烧锅炉,两人就冒充过便衣警察和嫖客,到酒吧里抓小姐,“弄”到了好几个包。后来活做腻了,两人开始流浪,结伴南下。从北京到广州,一路风餐露宿,足足走了半年才到。最后选定了人民北天桥这个据点。



老头不怒自威,敢和治安员顶嘴,是天桥上公认的大哥。



“江湖越老,胆子越小。”时常唠叨这句话的小路年龄却最小,只有24岁,贵州人。他的样子有点凶,一直不屑于要饭要钱捡破烂。他很羡慕拎包仔,但有一次抢项链时差点被车撞死,自此后胆子变小了。



李智又被叫做“晃晃”。因为去年的一次高烧不退,他的脑子被烧坏了,平时不论是走路还是站着,身子总晃来晃去。论资排辈,在天桥附近流浪一年多的李智应该算是这个集体的“元老”。


几个人中没一个人靠要钱讨饭为主业。“宁可去抢劫,也不去街头要钱,丢不起这人。”即使成了流浪汉,老头也是一身东北人的豪气。小军和李智的主业是捡破烂,任劳任怨,卖破烂所得也是团队经费的唯一来源。



捡破烂卖的钱总是少得可怜的。老头和附近一家宾馆的大厨套近乎,晚上都可以从那弄到几盒卖剩的猪扒、鸡扒饭,即使是剩饭剩菜吃起来也很丰盛。



碰上宾馆盒饭卖光,经费又用完,晚餐就只能靠捡了。





不过当着众多食客的面翻垃圾桶,只有小军和李智能做到面不改色,这也就成了他俩的分内事。



他们在其他方面还是尽量讲究的。要喝水就去附近一家医院打开水;衣服就去捡,常换常新;隔上一段时间,尤其是在夏天,就到附近的公厕洗澡;另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牙具、毛巾。



流浪汉多是牛皮大王



“李练不是我的真名。”刚入伙时,因为不想暴露真实身份,李练就编了这么一个名字。而且谎称自己是湖南人,来广东打工多年,所以会说粤语。因为身份证丢失,没有厂子愿意接收,才开始流浪。



一天,他无意中瞥见小军包裹中的一个户口本,才知道小军也不是他的真名。他慢慢发现,对于外出流浪的人,用假名字的情况相当普遍。甚至是每个人口中说出的所有故事,都不可全当真。



流浪的人中,多半都是牛皮大王。在他们口中,每个人的故事都是那么辉煌。不过,从没有谁那么不识趣,在真假问题上较真。



四个流浪汉曾联手应聘男公关



为了这个团队的存活,老头也曾带着大家出去找过工作,比如那次集体去应聘男公关。



约半个月前,老头突然对上万元的月工资怦然心动,不顾半百年纪,要去天河北的酒吧应聘男公关。除了晃晃外,老头带领着三个兄弟“长途跋涉”到天河,可最终,因酒吧要收押金,四人只好撤退。



赚大钱的机会其实并不少。一天中午,两个小伙子跑到天桥,欲拉拢李练入拎包团伙。李练有点动心,不过还是没敢跟他们走。他在考虑,是放下面子行乞好,还是做拎包仔。



最近,“军心”涣散了。老头和小军准备到海南闯一闯,小路也有心同行。李练因为和老头闹了点矛盾,被剥夺了入伙南下的资格。其实李练也不想走。他想在春节期间攒下自己的“第一桶金”,然后摆个走鬼档做点小生意。除了解决吃饭问题,还能有个床位,睡个安稳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