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妹因长得漂亮而被误当成二奶遭劫杀

水师军品2 收藏 1 619
导读: 苏州的一个小区惊现一具腐烂女尸,死者是在苏州打工的一个女孩子。她的社会关系极为简单,谁会要了她的命呢?警察在排除了2000多个嫌疑对象后,仍然没有锁定真正的凶手。就在案件陷入僵局之际,死者的一部手机出现了。凶手也因此落网。原来,凶手是一个劫匪,他看见死者非常漂亮,便误以为是被老板包养的二奶,进屋抢劫,遇到反抗后杀了人。

[案发]


妹妹变成腐烂尸体


刘玉至今都无法接受这样的现实,活生生的妹妹,再见到的时候,却成了一具腐烂的女尸。


刘玉和刘芳是姐妹俩,几年前一同来到苏州打工,因为在不同的单位,她们租住的房子也不在同一个地方。2008年4月16日晚上,姐妹俩约好第二天去买电脑。但是,到了第二天,妹妹刘芳却迟迟不来,打她的手机,手机也关机了。


刘玉估计妹妹晚上睡迟了没起床,便来到她住的地方,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应声。到了下午,刘玉再次过来敲门,里面还是没有人。“难道她去男朋友家了?”


刘芳的男朋友名叫张凯,在广东做生意,是刘芳在网上聊天的时候认识的。刘玉的心里暗暗责怪妹妹,“去男友那里也和我说一声啊,让我这么担心。”


刘玉便安心回家了,盼着妹妹能够早一点回来。但是,过了几天后,张凯却急急地打电话给刘玉,问刘芳到哪里去了,“我好几天联系不上她,手机怎么一直关机?”张凯还以为刘芳躲着他,换了手机。刘玉顿时感到事情不妙,赶紧到苏州市公安局唯亭派出所报案。4月20日,在民警的陪同下,他们一同来到了刘芳在唯亭青苑小区的租住地。


[追凶]


死者男友一度嫌疑最大


在征得刘玉的同意后,民警踹开了刘芳家的门。当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刺鼻的酸臭味扑鼻而来。“怎么一股垃圾的味道!”刘玉想妹妹走了几天,家里怎么臭成这样子,也不整理一下。但有经验的警察早已知道,这股味道是腐烂的尸体散发出来的。


在卧室的一个橱柜前,民警发现了异常。民警打开了橱门,掀开被子,一具尸体赫然出现在了刘玉的眼前。虽然这具尸体已经开始腐烂,但刘玉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这正是自己的妹妹。刘玉当即号啕大哭起来。


警方很快就确定,这是一起谋杀案。从现场情况看,凶手似乎很从容,会不会是熟人作案呢?专案组首先想到了刘芳的男朋友张凯。


警方通过调查发现,4月1日,刘芳曾经到苏州医院做过人流手术。手术做完后,有好长一段时间,刘芳没有和张凯联系。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是出现了裂痕?


为了查明真相,民警赶到了广东,找到了做生意的张凯。但是,警方做了大量的走访工作,发现这段时间张凯一直在广东,根本没有时间作案。他会不会雇凶杀人呢?警方对张凯的账户进行了排查,发现最近没有突然的出账记录。看来,雇凶杀人也可以排除。这样,张凯的嫌疑人身份就被否认了。


[转机]


一部手机揪出凶手


那么,凶手会是谁呢?警方经过对命案现场的详细勘察,发现这是作案的第一现场,刘芳就是在自己的家中被杀的。而且,在一个席梦思床垫上,警方提取到了一个男人的血迹。看来,刘芳曾经作过激烈的搏斗。


有了这一滴可疑的血迹后,警方对刘芳租住的青苑小区附近展开了大规模的排查,对每一个可疑的人进行采血。可是在比对了近两千份DNA样本后,依然没有线索。就在调查陷入僵局的时候,警方又有了新的发现。


民警在相邻的一个小区,发现了刘芳丢失的一部手机。


发现刘芳财物的小区居住着大量的外来务工人员。正在使用这部手机的是一个广西柳州的男子。正是这个发现让警方冲破了层层迷雾。


据这位柳州男子交代,手机是他一个叫陈冬华的老乡以800元的价格卖给他的,之后陈冬华就回家了。但让这个男子奇怪的是,卖掉了手机后,陈冬华好像很舍不得,隔三差五就会打电话过来询问。而且陈冬华问得最多的就是周围小区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当这位柳州男子告诉他附近一个小区发现了一具腐烂女尸后,陈冬华就突然像人间蒸发了一样,再也不打电话过来了。看来,这个陈冬华很可能就是这起命案的真凶,警方立刻赶往柳州缉捕凶犯。


来到陈冬华所在村的时候,苏州警方准备以村干部民意调查的方式进村抓捕。但是,非常不巧,到了陈冬华的家后,民警得知,陈冬华刚刚在十五分钟前坐了一辆摩的离开了村庄。


他会到哪里去呢?警方经过调查后得知,陈冬华在当地是个游手好闲的人,经常到集市上和一群活闹鬼混在一起。这一次,陈冬华肯定又去哪个集市玩了。于是警方又赶到了这个集市,果然,经过一番守候和查找后,陈冬华终于出现了。他反背着双手,正在一个水果店买水果呢。民警迅速上前,将其抓获。经过审问,陈冬华很快交代,他就是杀害刘芳的凶手。


[交代]


以为刘芳是二奶起贼心


在审讯中,陈冬华说,他根本就不认识刘芳,那么他为什么会痛下杀手将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子置于死地呢?


原来陈冬华是今年年初来苏州打工的,有一次他在一个朋友家里玩时,无意中听朋友说起,对面住了个女人,长得非常漂亮,肯定是老板包养的二奶,应该有点钱。这句不经意的话,从此刻入了陈冬华的脑海里。


而案发的前两天,陈冬华正好手头紧,但是他不好意思向朋友借钱。于是便想到了朋友谈起过的这个“二奶”。


于是,陈冬华在刘芳的楼下蹲点,发现刘芳总是一个人出出进进,“包养她的老板最近肯定不在。”于是,陈冬华觉得有了下手的机会。


2008年4月17日早晨,陈冬华敲开了刘芳的门。刘芳打开门的时候,并没有警觉。但是,闪进来的陈冬华立即反手关上了门,“把钱拿出来,否则我杀了你!”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但是,陈冬华没有预料到刘芳并不感到害怕,没有乖乖地把钱拿出来。

“我没钱。”刘芳说,“你赶紧出去,不然我打110报警!”

陈冬华看着刘芳,心想不给她一点厉害她是不会拿钱的。于是,他反手打了刘芳一个耳光。刘芳并不示弱,也迎上去打了陈冬华。看着反抗的刘芳,失去理智的陈冬华用塑料纸死死捂住了她的嘴,直到刘芳没有了呼吸。


也不知道捂了多久,陈冬华终于清醒过来,看着渐渐僵硬的尸体他有点害怕。于是,他把刘芳抱到了一个衣橱里,又用棉被盖住,再在衣橱外面盖了一个纸箱。这样尸体腐烂的时候,气味可以晚一点传出去,他也可以晚一点被发现。


陈冬华这次杀人本是为了钱财而来,但他翻箱倒柜,只发现了少量的零花钱。他自认倒霉,拿了刘芳的手机就走。随后,又以800元的价格把这部手机卖掉了。


干完了这一切,陈冬华逃回了老家,但是他万万没想到,即便他精心布置现场,最终还是难逃法网。(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