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散文:唯一的听众

少将舢板舰长 收藏 2 255
导读:这是一个发生十八世纪奥地利的故事。 这是一个和别的千千万万家庭一样的家庭。奥地利人,可能天生旧充满了音乐,他们仿佛是浸泡在音乐中而不是在妈妈的羊水里孕育;似乎是叼着钢琴而不是妈妈甜蜜的如头晕;也好像是蘸着黑管就大提琴,而不是面包加牛奶。 可是,这个家庭最年幼的儿子,却只会将他的小提琴拉出一片神鸦社鼓来,呕哑嘲哳难为听啊,类似屠宰房杀猪的杂音。这使得全家人很是蒙羞,邻居也对他指指点点。这个小男孩成了一个笑话。 但是,也许这个孩子是个白痴吧?他对家人和其他人的毁誉一点不往心里去,也不对那些话进行一点分辨。

这是一个发生十八世纪奥地利的故事。

这是一个和别的千千万万家庭一样的家庭。奥地利人,可能天生旧充满了音乐,他们仿佛是浸泡在音乐中而不是在妈妈的羊水里孕育;似乎是叼着钢琴而不是妈妈甜蜜的如头晕;也好像是蘸着黑管就大提琴,而不是面包加牛奶。

可是,这个家庭最年幼的儿子,却只会将他的小提琴拉出一片神鸦社鼓来,呕哑嘲哳难为听啊,类似屠宰房杀猪的杂音。这使得全家人很是蒙羞,邻居也对他指指点点。这个小男孩成了一个笑话。

但是,也许这个孩子是个白痴吧?他对家人和其他人的毁誉一点不往心里去,也不对那些话进行一点分辨。但是,特也不是没有改变,他改变了他拉琴的地点。

这是一个风光秀美的小树林子,位于一片山麓之下。在奥地利,这样的山麓很多。站在丛林的边缘往上看,白云镶嵌在暗雪上,好似大山的流苏,白云和暗雪正亲密地谈心,清风和黄雀就在叽叽咕咕地唠叨,丛林中的花香叶芳,逗引着千姿百态的蜂蝶乱舞。在初夏,这片小树林子竟然可言看见三个季节的景致,这在奥地利其实是很平常的,因为这个多山的海拔落差很大的小小国度到处有这样的情形。

小孩子开始拉琴了。微风给他伴奏,风不嫌弃他的琴声噪杂;流水给他陪舞,流水不烦闷他的琴声的韵律。只是小鸟、蜂蝶全都飞跑了,他们全都躲开了琴声,就是树叶和鲜花也变得无精打采、耷拉着脑袋。

很久、很久、很久,这个小孩子猛然发现有一个老人端坐在一张直背的帆布椅子上,手里拿了一个日记本,正静静地倾听这个孩子拉琴。小男孩不好意思了,他知道自己的琴声,他害怕自己的琴声弄脏了老人的耳朵。这个孩子其实不是白痴,他知道自己拉琴拉得不好,但是他坚信自己不会输,他听不见一切的嘲笑和讽刺,他在心中有一腔天仙般的琴音,那是他未来可言拉得出来的琴音。他坚信自己可成功。自己的乌鸦声音是可言涅槃成凤凰的。

就在孩子胡思乱想的时候,老人家说话了,他是用本子说的,这是一个。聋哑的老奶奶,满头银发映衬着山顶的雪和漂浮不定的云。她的脸很胖,满布一条条的笑纹,连眼睛也成了两道笑纹了。老人见这个八岁的孩子注意自己了,她又说了:

“孩子,你在学习拉琴吗?我也会拉,那是过去的事情,是我在耳聋前,耳聋后我连话也懒得说,说了自己也听不见,不如不说。我看你很多天了,你在手法上有些问题,这是我过去拉小提琴的一点心得。”

小男孩虚心地看这个老奶奶说话,自己一句半句都不说,他知道就是说了也没有丝毫的用处。他之十一个劲儿地点头,然后照着老奶奶写招办。他在那个本子上得知,那个老奶奶在耳聋前是奥地利维也纳大学的一位退休的小提琴教授。小男孩更加勤奋和虚心地学习拉小提琴了。只是他很遗憾没有和老人说半句话。

很久、很久过去了,一个夏天又一个夏天来临,小男孩依然在那个树林子里拉琴,也只是在那个树林子拉。风依然给他伴奏、水还是给他陪舞,只是他的琴声不再赶走小鸟和蜂蝶了,相反,那些各色的小鸟和翩跹起舞的蜂蝶在他的琴声终越聚越多,他们全都陶醉了。小男孩子疑心自己的眼睛。而这个时候,老人飘然地离去,身后传来一串串银铃一样的笑语:

“孩子,你成功了!”

原来老人不是聋哑人。男孩子呆住了!

风也停、水也住,世界颠覆了。

在老人幕后的推荐下,这个孩子收到了维也纳帝国剧院的小提琴表演邀请函。在将信将疑的一派嘈杂声终,孩子开始了自己的表演。而现场顿时一片寂静。……在表演结束后,全场,那些十多辈子都浸淫在音乐中的人全都呆住了,好久、好久才爆发出六月里惊雷一样的掌声,久久不息!

这个孩子成功了,他再去小树林子寻找那个老人,再也没有踪迹,去问歌剧院的人,他们也不知道,一切认识她的人都不知道她去哪里了。仿佛消融的雪浸入大地,她消失了。

成名后的男孩子,以后拥有了全世界的听众,但是在他心底深处,依然有一个他永远不可能忘却的“唯一的听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