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统特务沈醉,是如何被逮捕的?

飘扬的党旗 收藏 3 1559

1949年9月,蒋经国与蒋介石先后来过昆明,给沈醉打气,说美国马上就要出兵,共产党的胜利只是暂时的,命令沈醉要在云南站住脚跟,保住这个惟一可以直接与国外联系、争取美援的反攻战略要地。

时间很快到了12月。解放军挥师大西南,攻占成都已成定局。云、贵两省人心浮动,解放也是迟早的事情。

此时,昆明街头到处传言卢汉要投靠共产党,沈醉也不断得到卢汉要举行起义的情报。他急忙把卢汉的情况向毛人凤作了汇报,并作好了捕杀卢汉的准备。

为云南形势所迫,毛人凤害怕抓了卢汉后,会导致云南人民的强烈反抗,虽然对卢汉恨得咬牙,但迟迟不敢下达命令,只是让沈醉加强对卢汉的监视。

为了摸清卢汉的底细,沈醉心生一计。

这天下午,沈醉来到位于五华山的省政府办公楼求见卢汉。一走进卢汉的办公室,沈醉就对他说:“目前,共产党的地下组织在昆明活动得厉害,卢主席能不能派出军队对全市进行一次大搜捕,并提前对发电厂、兵工厂安放炸药,在国军撤离昆明时进行爆破。”

卢汉听后,摇了摇头:“目前时局紧张,不能这样做,免得人心更加混乱。”

听罢此言,沈醉知道情况不妙,回来后即与毛人凤联系。毛人风不敢对卢汉贸然动手.在电话里支支吾吾.犹豫不决。

就在沈醉去见卢汉的三天后,军统特务徐远举由成都飞来昆明。与徐远举一起到昆明的还有军统总务处处长成希超、经理处处长郭旭。郭旭带着一手提箱金条,那是军统的活动经费。

他们一行三人到昆明后十分紧张,请沈醉赶快帮忙弄到去台湾的机票。

正当沈醉送徐远举等人去饭店休息时,传令兵送来了张群要他晚上去卢汉家中开会的通知。拿着通知,沈醉十分犹豫,他怀疑这是卢汉设下的圈套,便拿着通知问徐远举:“你看这通知上是不是岳军先生的图章?”

徐远举就着灯光,仔细地看了看,然后肯定地说:“没错,是岳军先生的。”

话虽这么说,沈醉还是不想去。

徐远举因急于知道昆明的飞机什么时候能开禁,便劝道:“岳军先生来了,一定会有具体安排,你还是去听听他的意见吧。”

和徐远举分手后.他分别给绥靖公署的几个处长打电话询问是否接到了开会的通知,他们都说没有。沈醉又打电话到卢汉家找张群,想问问开会的事情,接电话的人说:“张长官很忙,你准时来开会,有事可当面向他说。”

沈醉意识到情况不妙,但又没有不去开会的理由。如果真的是张群有新的具体布置,自己不知道,就无法完成蒋介石、毛人凤交给的任务。思来想去,沈醉最后作出了参加会议的决定。为了以防万一,他回办公室向台湾的毛人凤发出了最后一个电报:

时局已到不可挽回之势,我当尽力而为之,如不成功,只有来生再见了。

与此同时,沈醉把手下的警务处处长苏子鹄和副站长胥光辅叫来做了交待:“如果我晚上十一点钟没有电话回来,你们便把所有档案、名册烧掉,并立即将交警部队、刑警大队等城内所有人员,还有电台、文件等迁到26军军部。”

临走之时,沈醉又把自己的座车交给了胥光辅:“万一有情况,我这辆车跑得快,便于你们行动。”说着,又解下了随身的手枪和笔记本,交给了胥。

一切交待完毕,沈醉开着胥光辅的吉普车前往卢公馆开会。

为了摸清情况,沈醉没有走卢汉旧公馆的正门,而是绕道翠湖东路,驶向卢汉的新公馆。

吉普车开进公馆。沈醉下车后走上台阶,正好看见张群独自一人沮丧地坐在大客厅里,门外站几个人。张群看到沈醉进来,一句话也没说,只是无可奈何地把两只手一摊,表示一切都完了。

看到这种情况,沈醉连忙抓起走廊里的一架电话机想打电话。卢汉的几个副官立刻围了过来,说道:“电话不通了。”并领着他往老公馆会客室走去。

这时,沈醉知道,一切全完蛋,他已经被软禁了。

12月10日,卢汉通电全国,宣布起义。鲜艳的五星红旗在云南省政府冉冉升起。随后,卢汉把沈醉等一批软禁起来的国民党高官送进了监狱。

1950年3月,人民解放军进驻昆明,沈醉被作为要犯交给了昆明军管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