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朋友的女朋友之间的故事

308187990 收藏 1 5812

我和陈艳之前相互间并不认识........


1.一天上午,我还是按老时间去医院取药,医生说我这个胃病起码要吃一个月的疗程。在医院门口我碰到了一个女孩子,短袖、短裙、丝袜、平底凉鞋,一看就知道还是学生。我很奇怪她为什么大太阳的站在医院门口,而她却死死的盯着我。看这女孩子的样子显然是生病了,脸色很苍白,汗水并湿的头发给人一种虚弱的感觉。


“你好,有什么需要我帮忙么?”反正上午也没有什么事情,她的柔弱让我想到了我的妹妹。


“我是来看病的……”她小声的说。


“呵呵,我看的出来你身体比较虚弱。这么大太阳,中暑了吧。快看病吧,需要我带你过去么?”


“恩,我不知道怎么看。”


“先挂号,然后……”我的话被她拉我袖口的动作打断了。


“不是……,我知道这个。我……”女孩子似乎很难启齿。


“哦?那你是怎么了?”


“我去看妇科……”迟疑了2秒钟后她还是小声的说出来了,说完后脸就低了下去,我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


“这个……,那我能帮你什么?”我很尴尬,但是出于礼貌我还是问了她。


“我男朋友不能来,他上班。可我很害怕……”


我想我是知道怎么回事情了。


“我想你是不是可以假装我男朋友,陪我去看医生”她的要求让我有点哭笑不得,“为难你了,算了吧。”


说完她红红的眼睛掉下了眼泪,看了我很心痛。我想她的男朋友并不是上班,而是不愿意陪她来。可怜的女孩子一个人默默的承受着本来应该两个人承担的痛苦。


“你别哭,我陪你去。”我想我这样做是对的。


2


女孩子很惊讶,突然抽泣起来,弄的我手足无措。“外面热,我们快去看好么?一会人就多了。”


于是我带着她去挂号,我看她在病历上写下了“陈艳”的名字。我问她:“你叫陈艳?”她点点头,又摇摇头。我发现自己问的问题很愚蠢,于是不再追问下去了。我想应该不会巧吧,因为我好朋友的女朋友也是叫陈艳。


妇科的人已经有几个在排队了,于是我们找了旁边的位置坐了下来。我不知道和她说什么,于是选择沉默。


“我叫陈艳,妖艳的艳。”突然她小声的说。


“呵呵,其实你不告诉我也没有关系。只是我想找到一个称呼你的名字而已。”其实无论她说什么名字我都是不在乎的,我并不相信陈雨是我朋友的朋友。


就这样,在等待中我们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开始她很少说她的情况,5分钟后她开始和我说她的一些事情。原来她是一个文员,而她的男朋友是和她一个公司的,他做业务。开始的时候男朋友搬到了外面租房子住,而她也背着父母和他住到了一起。尽管非常小心,但是还是意外的怀孕了。当我问她男朋友是否真的是在某某公司的时候,她不出声了,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我就明白是巧合拉,


“下一个,陈艳。”护士对着门口喊她的名字。


3


她惶恐的抬起头,我明显感觉到她身体颤抖了一下,“在……”,她的声音也是颤抖的。


“别害怕好么?有我在这里。”我不知道这样说是否能使她镇定一点。


进去后她坐了下来,而我则站在她身边。面对四十来岁的女医生,她满脸通红,把头死死的埋在胸口。


“他是你家属吗?”医生指着我问她。


她不作声。


“哦,我是她男朋友,我们不小心……”尽管那不是事实,但是说到这里,我还是感到难以启齿。


没想到女医生还是很和蔼:“呵呵,小伙子犯错误了啊。但是能陪你女朋友来,这点还是负责任的。前面也有几对是男朋友陪着来的。唉,但是你们作男朋友的啊,还真是不注意。”


内室的门开了,一个女孩子面色苍白的被另一个女孩子扶了出来,估计刚流掉。“回去好好休息,不要碰冷水,记住我刚才说过的。”女医生大声的嘱咐那两个女孩子。陪同的女孩子说了声谢谢,就搀扶着做手术的女孩子走了。


“还谢谢,谢什么啊。”女医生转过头来和我们说,“那个女孩子也很可怜的,她男朋友不肯陪她来,也就只能她同学陪着来。一看就知道是学生,估计家长都是不知道,钱都是凑起来的,都用不起全身麻醉。这个局部麻醉把人给折腾的……唉。”


陈雨抬起头,惊恐的向门口望去,但是那两个女孩子已经离开了。眼泪,又是眼泪,狠狠的从她的眼睛里流了出来。我不知道是因为女医生说男朋友不愿意陪是说中了她的痛处,还是想像到手术的可怕。


“小姑娘,不要哭。你男朋友在你身边,你要比她好多了。”女医生宽慰她。可是她并不知道我和陈雨的真正关系。陈雨哭的更厉害了。


“小艳,别担心,有我在这里,别担心。”我轻抚她的后背,带着哥哥对妹妹的怜爱。


4


“全身麻醉,无痛人流吧?小姑娘?”女医生问陈雨。


“这需要多少钱?”陈雨问。


“800吧。”显然医生有点惊讶陈雨会问这个问题。


“那我还是和前面的……”


“局部麻醉?你疯了啊!”我没有想到陈雨会想要和前面的女孩子一样选择局部麻醉,所以几乎是吼了起来。这回轮到女医生愕然了,我意识到我失态了,“不好意思医生,这个我做主,就全身麻醉,无痛的。”


“可是……”陈艳想说些什么。


“我做错了,当然我负责。我不要你痛。”显然我已经融入了她男朋友的角色,“医生,就800的。”


拿了单子我就去划价了,陈艳跟了出来。


“我只有500……”她的眼泪又落了下来,是如此的楚楚可怜。


“没关系,我先给你垫上。你在那里等我。”我加快脚步去划价了。


等我回来的时候陈艳已经在内室了,我就在外面等。不一会护士把陈艳的包拿了出来,嘱咐我拿着。


整个诊室非常安静,内室的仪器的声音显得非常刺耳,我似乎可以感觉到一个生命的流逝带着陈雨的痛。


5


很长时间过去,内室的门终于开了,医生摘下口罩呼了口气,对我说:“你可以进去了,让她再躺会。记住,空调温度不要太低,不能碰冷水,一定要注意休息……”后面的我没有听清楚,我只想赶快看看那可怜的女孩子。


产科的内室并不是很大,很多仪器张牙舞爪的放着。陈艳脸色苍白,无力的看着小桌子上的瓶子,瓶子里面是一团棉花一样的血。看到我进来,眼睛突然一红,竟又哭了出来。但是显然非常虚弱,几乎声音都不哭出来。我走到床边,终于听到她呜呜的哭泣声。


我俯下身体,轻轻的拥了她:“很痛吗?”她的头靠在我耳边,呜咽的说了声“恩”。我已经感觉到她的眼泪流到了我的脸颊。


我走出内室,问医生:“请问,有没有地方可以让我女朋友休息?我的意思是有没有空的床位?”


“20块钱床位。”护士在旁边回答,“这里是一些药,你一会去划价取下。”


“好,稍等,你带我去。”我转入内室,把陈艳抱了起来,跟护士去了打吊针的地方。那里有大间和小间,大间是20的床位,3个人一间;小间50,一个人一间。于是我要了小间,毕竟我不想陈艳太尴尬。


我把陈艳放下后护士帮她盖上了被子,并把空调的温度调高。


“我去办下手续,你在这里先睡会好么?”我小声和陈艳说。但是她已经很疲惫,微微点头便合上了眼睛。我招呼护士在门口等下,我去办了手续。


办了手续后我给公司打了电话,告诉他们今天我请假,因为我不忍心把她一个人丢在医院。陈艳睡的很沉,似乎上午全部的伤痛都希望能在这短短的几个小时里面恢复。而我也在床边靠了一会,当我清醒的时候发现陈艳还是很安静的睡着,很安静,仿佛上午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代续。(文中人物名系化名)。


按规定编辑不宜标题,请理解


转载请注明出自铁血tiexue.net, 本贴地址:http://bbs.tiexue.net/post_3269288_1.html

本文内容于 2009-1-8 20:42:39 被新六军编辑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