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笔意纵横耀双城[乌龙山军团]

56 收藏 9 147
导读:[center]笔意纵横耀双城 ——感叹《双城记》的魅力[/center] 名著之所以为名著,因为它往往代表着某个时期的创作水准,经典之所以为经典,因为它往往散发着持久的艺术魅力。小说,特别是长篇小说,这个文学殿堂里的宠儿,从它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受到人们的喜爱,也吸引着众多文人墨客为之呕心沥血,为之苦苦探索。继承与发展,推陈与出新,百花齐放;开拓与创造,挑战与探索,奇葩争辉。透过历史的尘埃,总有一些作品在熠熠闪光,吸引人们的注意,给有志于创作的人们以启迪。狄更斯的《双城记》就是一部闪耀着艺术魅力、不会被

笔意纵横耀双城

——感叹《双城记》的魅力

名著之所以为名著,因为它往往代表着某个时期的创作水准,经典之所以为经典,因为它往往散发着持久的艺术魅力。小说,特别是长篇小说,这个文学殿堂里的宠儿,从它诞生之日起,就一直受到人们的喜爱,也吸引着众多文人墨客为之呕心沥血,为之苦苦探索。继承与发展,推陈与出新,百花齐放;开拓与创造,挑战与探索,奇葩争辉。透过历史的尘埃,总有一些作品在熠熠闪光,吸引人们的注意,给有志于创作的人们以启迪。狄更斯的《双城记》就是一部闪耀着艺术魅力、不会被人遗忘的作品。看了它,我不由得感叹,小说,当如此。

明确的目的,鲜明的主题

《双城记》是查尔斯•狄更斯创作的一部以法国大革命历史为背景的长篇小说。他创作这部小说的初衷是源于对当时英国社会现实的思考。他认为当时的英国存在着严重的社会问题,潜伏着严重的社会危机。这种情况与法国大革命时期的情况极其相似。正如他在《双城记》第一章中开篇写的:“那是最美好的时代,那是最糟糕的时代;那是智慧的年头,那是愚昧的年头;那是信仰的时期,那是怀疑的时期;那是光明的季节,那是黑暗的季节;那是希望的春天,那是失望的冬天;我们全都在直奔天堂,我们全都在直奔相反的方向——简而言之,那时跟现在非常相象,某些最喧嚣的权威坚持要用形容词的最高级来形容它。说它好,是最高级的;说它不好,也是最高级的。”

狄更斯希望英国的统治者以法国大革命爆发的原因为借鉴,改弦易辙,缓和社会矛盾;同时,他也希望英国的民众以法国大革命恐怖的动乱为前瞻,不要以暴抗暴,玉石俱焚。因此,在作者的笔下,有了对法国大革命前社会矛盾的深刻揭露:统治阶层的残酷压迫,致使民不聊生;有了对贵族老爷骄、奢、淫、逸、暴的无情鞭挞:大街上,侯爵大人的马车横冲直撞,碾死了孩子却扬长而去,乡村里,贵族兄弟夺人妻女,草菅人命……;有了对愤起民众所蕴含力量的壮观展示:不自由,毋宁死,拼死攻克巴士底狱……;有了对革命浪潮汹涌澎湃的恣意描写:狂热躁动的革命群众,疯狂转动的磨刀石,沾满无辜者血污的复仇之手……

纷繁的头绪,完美的结构

狄更斯的小说《双城记》在波澜壮阔的法国大革命的真实背景下,在两个国家(英国和法国)两座城市(伦敦和巴黎)之间,展开了一个错综复杂的故事。纷繁的头绪令人目不暇接。但是,小说却以完美的结构,清晰地完成了故事的叙述,人物的塑造和主题的表达。

马奈特医生被一纸无字逮捕令,打入巴士底狱。妻子在绝望中心死去,留下了两岁的女儿被台尔森银行罗瑞先生带回英国交人抚养。十八年后,几近疯癫的他释放后被昔日的仆人儿子德发日先生收留,后在罗瑞先生的协助下,被女儿带回英国,并在在女儿爱心感召下,奇迹般的康复。

生活在英国的绅士达尔内先生遭人诬陷,以叛国罪被送上了法庭,险些被推上断头台。在马奈特医生和女儿及律师卡尔顿先生的帮助下,洗刷了罪名,得以无罪释放。马奈特小姐以其美丽的容貌和仁爱之心博得了达尔内先生和律师卡尔顿先生的爱慕,马奈特小姐也对曾帮助过自己的达尔内先生深有好感,并答应了他的求婚。而卡尔顿先生只能把对马奈特小姐的爱埋在心里。可是,达尔内先生却是法国侯爵大人的儿子,而侯爵大人恰恰是使马奈特医生含冤入狱的仇人。马奈特医生为了女儿的爱,捐弃前嫌,并向女儿隐瞒了事情的真相。

在大革命爆发后,由于错误地估计形势,为了解救管家草率回国,被革命群众以逃亡贵族抓捕入狱。马奈特小姐为了丈夫远赴法国巴黎,马奈特医生则利用自己的威望,救出了达尔内。但他们还未来得及庆贺,复仇女神就找上门来。原来德发日的太太迪安娜就是昔日被侯爵子侄厄弗里蒙地兄弟害得家破人亡的孤女。达尔内再次被投进监狱。

起诉达尔内的正是马奈特医生。原来在攻打巴士底监狱时,德发日获得了马奈特医生在监狱里写下的泣血控诉信,揭发了侯爵大人的罪恶,这封信被交到了审判者手里,达尔内被宣判死刑。遭此变故,马奈特医生精神再次失常。

这时,卡尔顿来到了巴黎,为了他的心上人——马奈特小姐,他利用自己与达尔内形貌酷似的条件,借探监之际,换出达尔内,自己走上断头台。

小说以马奈特医生的经历为主线,贯穿始终,统领全篇,并与德发日夫妇的复仇,马奈特小姐的爱情交织在一起,同时,又把这些揉合在法国大革命的宏大进程中。这种复式的结构,使小说纵向上有深度,横向上有宽度,时间上有跨度,空间上有广度。

曲折的情节,娴熟的技巧

看小说《双城记》犹如驱车穿行于群山之中,一峰过后一峰出。跌宕处现精彩,曲转处更诱人。而曲折的情节更需要娴熟的技巧,娴熟的技巧则使情节更精彩。

第一,作者打破了平铺直叙的方式,从马奈特医生出狱(复活)开始,运用倒叙、插叙、补叙和直叙等方式,交待马奈特医生的经历,推动故事的发展。

第二,作者以悬念设置为手段,营造悬疑诡异的气氛,使小说引人入胜。如小说开始交待了那个动乱年代的背景,接着有了邮车上的人人自危,而马奈特医生的冤情成了最大的悬念,直到最后才被揭晓。

第三,作者对小说情节的处理总是精心铺垫,前后呼应。如“本分的生意人”杰里前期盗墓行动的失败与后面密探帮助卡尔顿先生偷天换日的关联,马奈特医生在女儿结婚时的旧病复发与达内尔先生真实身份的关系等等。

第四,作者在细节的运用上往往能有一石二鸟效果。如暗语“复活”既指马奈特医生的出狱,又带出了杰里的盗墓生意,同时营造了邮路上的神秘。

第五,作者往往采用对比的方法,来增强小说的表达效果。如宫廷里的大人吃顿早餐巧克力需要四个人,“削减一个侍从便难免伤害大人那受到诸天赞誉的尊严;若只用三个人就服侍他吃下巧克力将是他家族盾徽上的奇耻大辱;若是只有两个人他准会丢了命。”而乡下的村子“看不到几个孩子。狗是没有的。至于男子**妇女,他们在世上的路已由景色作了交代——或是在风磨之下的村子里依靠最低条件苟延残喘,或是关进悬崖顶上居高临下的监牢里去,死在那里。”

纵横的笔意,持久的魅力

小说时而是“复活”的神秘诡异,时而是法庭的喧嚣吵闹,时而是法国乡村的满目凄凉,时而是城市巴黎的骚动不安,时而是小楼里的儿女情长,时而是大革命的狂波怒涛……。作者以纵横驰骋的笔意,挥洒着自己的才情。

巴黎街头,洒在地上的“酒是红酒;它染红了的是巴黎近郊圣安东尼的一条窄街,也染红了很多双手,很多张脸,很多双赤足,很多双木屐。锯木柴的手在柴块上留下了红印;用酒喂过婴儿的妇女的额头也染上了她重新裹上的头巾的红印。贪婪的吮吸过酒桶板的人嘴角画上了道道,把他画成了老虎。有一个调皮的高个儿也变成了老虎。他那顶像个长口袋的脏睡帽只有小部分戴在头上,此时竟用手指蘸着和了泥的酒渣在墙上写了一个字:血。”我们似乎闻到了大革命的血腥之气;伦敦小楼的回音似乎让我们听到了法兰西的风暴之声;马奈特小姐的金丝缠绕着仁爱的梦幻,迪安娜的编织则昭示着仇人的命运……

作者将现实和浪漫融于一炉,巧妙运用象征、隐喻等艺术手法,使小说洋溢着持久的艺术魅力。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