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 卷七 第一百二十四章、论狼的持久战

华文庸 收藏 7 2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38.html




这是个难得的好机会,头狼正站在一处雪堆上嚎叫,指挥它的部队,我急忙端起枪,瞄准头狼的脑袋就是一枪,头狼太狡猾了,一见门被撞开,大黑冲出去的瞬间,我刚端起枪瞄准它的头,它就一甩尾巴逃了。


幸好我手快,虽然没打烂头狼的脑袋,但是这一颗子弹也没有白费,头狼的右后腿被打穿了一个血洞,一瘸一拐地跑下了山坡。


与此同时,大黑咬中了最前面的那只狼,她粗暴地一甩头,把狼的身体高高地抛到半空,牙齿猛地一咬,狼的脖颈骨被一口咬断,血淋淋的半截身子飞了出去,抛落在远处的雪地上。


头狼受伤,同伴被咬死,所有的狼士气严重受挫,一下子全部撤退了回去,远远地聚拢在一起,盯着大黑和我们,窃窃私语。


头狼受了伤,这是狼群里其它较有野心的狼篡位的最好时机,头狼也明白这个道理,它也就更加不敢轻举妄动,没有头狼的指挥,所有的狼也不敢随意妄为,而大黑受了伤,我的枪还剩下最后一颗子弹了,也就更不敢随意乱动,气氛一时僵住。


多吉大叔把大黑使劲拉回了屋里,我们重新顶上小木屋的门,多吉大叔扯烂自己的衣服,给大黑擦抹伤口,这些狼真的很凶残,不要命地和大黑死拼,大黑的身上和四肢多处被狼抓伤,小肚子后面靠腿的地方被撕开一大块皮,血红的肉从里面翻露出来。


我看得心疼,紧紧地搂紧了大黑的脖子,用手托起她脖子下的铁链,铁链子很沉,短短的半截铁链子少说也有二十来斤重,我不知道大黑是怎样挣断这么一条铁链子的,当时的她一定是急得发了狂,格桑肯定也不敢拉她。


我摸着大黑脖子附近的毛,在她挣断铁链的时候,绷断的铁链子磨颓了她脖子附近的毛,皮都被磨烂了,我心里有点酸,拔出尖刀,用刀尖去撬铁链子上的锁,刀尖还是不够细,没法撬开。


大黑看见我很难过的样子,就无所谓地舔舔我的手,反过来安慰我,她甩了甩脖子上的毛,装作很轻松的样子,铁链子哗啦啦地作响,大黑在沉重的喘气。


我想,大黑可能半夜里就冲出来了,格桑也不知道她冲到了哪里,如果知道的话,估计会带着村里的年青壮汉出来找,没准还能找到我们,可现在,看样子不大可能,我们还是得自救,靠不了别人。


幸好还有大黑在,只要有大黑在,头狼又受了伤,外面的狼群更不敢轻举妄动了,就眼前形势来说,对我们还是非常有利的,但是,必须得给大黑补充体力,如果大黑倒下了,我们也就跟着完了。


我决定,杀了屋里的那只狼,让大黑好好地饱餐一顿,我和多吉大叔也可以稍微地补充一下能量,毕竟那几块干得比石头还要硬的饼也填不了肚子。


我一刀切断了那只狼的咽喉,那只狼刚从昏死状态清醒过来,还没来得及嚎叫,我就把它开了膛,大黑消耗了很大的体力,她吃掉了狼的内脏,然后舔舔嘴,休息了一下,精力似乎又旺盛了起来。


我割下了一小块狼肉,塞进嘴巴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就是很难吃,忍了一会,没有嚼,就硬吞了下去,多吉大叔不肯吃,艰难地啃着那两块干硬的饼,屋外的风雪仍然没有停,雪越积越厚,风越刮越大,屋外的狼群也陷入了窘境。


屋外的狼群开始躁动不安,一些狼围着雪坟打转,并且仰头嚎叫,风雪越刮越大,蹲坐在雪地里的狼,身上都积满了落雪,但是头狼没有发号司令,所有的狼也不敢动。


一部分狼有些忍耐不住了,但是又惧于大黑的威猛和不要命的拼劲,也不敢擅自行动,于是,这些狼就开始协迫头狼,逼着头狼早做决定。


是去是留,成了个问题,死了那么多只狼,头狼感觉到如果无功而返,所有的狼一定会对自己大加不耻,更可能引起狼群中的政变和冲突,自己的位置也就岌岌可危。


但是如果继续和大黑打下去,自己的后腿又受了伤,无法快速地跑动,现在还没有多少狼知道它受了伤,一旦当所有的狼都知道自己的一条后腿已经废了,那么自己也会被狼群中新的野心家赶下台,下场将会比原来的那只老狼王还要凄惨。


头狼陷入了困境,它有些犹豫不决,不知道该怎么办,它忍受了一会狼群的嚎叫,最终狠下了心,扯直了脖子,冲天长嚎,喝止住了狼群的骚动,头狼下令,所有的狼不许退缩,继续等候时机。


头狼这是要和我们耗长久战,它知道我们被困在了小木屋里,食源有限,在这样严冷的天气环境中,只要耗上个几天,别说人了,光是大黑就会体力不支,那个时候,狼群再一拥而上,不管是人还是獒,最终都是落得一死。


头狼下达了命令,于是所有的狼和我们耗上了,它们饿了就去雪地里刨出羊的尸骨来啃几口,我们饿了,就只能吃屋里的那只狼身上的肉,生吃,没有火来烤,最原始的钻木取火在这样严寒的气候条件下,也无法实现了。


大黑的食量很大,耗了三天之后,屋里的那只狼已经只剩下一副残骨和四爪的一些残皮碎肉,大黑身上的伤口没有搽药,也没有药可搽,被寒冷的空气一冻,撕裂的皮肉都向两侧翻翘开来,稍微一扭动身子,结疤的伤处又会被撕裂。


第四天,我们断了顿,连那几块比石头还要硬的饼也被硬吞了下去,屋里再也没有什么可吃的东西,饥饿的大黑把狼皮和狼毛也吞了下去之后,撞开了顶门的木头,冲到了屋外。


屋外的狼惊诧之余,哗然声响起一片,纷纷倒退了两步,它们看见大黑目露凶光地站立在门口,一脸的杀气,一时都不敢近前,头狼更是下令,不许和这只大黑个子开战,它们要和大黑耗体力,最后不战而胜。


所有的狼都见识过了几天前大黑的凶猛,心怀恐惧的狼们一见大黑走出来了,就集体后退,不和大黑正面交锋,大黑走回屋里来,狼们又一齐围拢过来,再一次把小木屋团团包围,围得水泻不通,大黑一冲出去,狼群又哗地散开了,这令大黑感到无比的气愤和不满。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