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胃王’ 正传 第一部:西州记事 第十二章:绝地

mamimima 收藏 8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size][/URL] 卫富贵从吴忠身上找到了一方印章后,就又来到城东南的原三团团部大宅外。门口漆黑的大门掩的结结实实。昨天派的两个卫兵,并没见在门口站岗,富贵估计他们在宅子里休息。就上前轻推了下大门,门竟然是虚掩的,一推就开了。卫富贵信步就走了进去,整个宅子里一片狼籍,桌歪椅倒,一地的纸屑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09.html



卫富贵从吴忠身上找到了一方印章后,就又来到城东南的原三团团部大宅外。门口漆黑的大门掩的结结实实。昨天派的两个卫兵,并没见在门口站岗,富贵估计他们在宅子里休息。就上前轻推了下大门,门竟然是虚掩的,一推就开了。卫富贵信步就走了进去,整个宅子里一片狼籍,桌歪椅倒,一地的纸屑,碎瓷,残留着昨夜动荡的气息。

富贵一路走进去,在首进和二进中都没有看到留守卫兵的人影,不仅有点奇怪。直到来到后院,一进院门,就听见靠西的有间偏房里穿来隐约的男人放荡的笑声和女人的痛苦的呻吟声。

富贵两步快走到那间屋子门口,一把推开半掩的房门,立时就看见两对剥成光猪一般的男女正在房里做着苟且之事,再一细看,下面两个女人俨然就是吴忠的那两个姨太太,一个略瘦一点的女人被个男人摁在床上,男人正在她身上疯狂的耸动,女人面容呆滞,一声不吭,随便男人在她身上折腾而丝毫没有表情,仿佛死了一般,只是偶尔眨下眼睛才证明她还是个活人。而另一个丰满些的女人则被一个男人压在地上蹂躏,不时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两个女人身上满是昨夜用刑时流下的鞭痕,以及不知什么时候弄上去的掐痕、牙印、擦伤、殴打的淤青,一时间,全身找不到多少完好的地方。地上撕碎的女人衣服以及几件散落的军装一地,沉默地讲述了刚才发生的故事。

卫富贵大怒!

上去一脚就把正在地上办事的男子一脚踹飞,随即两步冲到床边,一把揪住床上的哪个男人的头发,狠狠扯过来,左右就是两个耳光,打到地上。两个男人正痛快着呢,突然被袭,不觉大惊,定睛一看,竟然是连长卫富贵,一下瘫坐在那里。

卫富贵一下抽出了短枪,指着两人冷笑说“两位真是有能耐呀,让你们看守这宅子,你们倒去干强奸女人的下作事来,看来是活腻味了吧。”

两个卫兵大恐,光着屁股跪着地上,一边给富贵磕着头,一边大叫饶命。

富贵咬着牙说到“昨夜分的钱还不够你两去嫖的?光我这就分下去每人五十个大洋,够你们去最好的窑子里找头牌窑姐干到你们精尽人亡的!混帐东西,谁给你们胆子学会欺男霸女了?!老子要你们何用!”

两个家伙,吓的鼻涕口水满脸跪在地上,喊起冤来“连长,小的冤枉,这不能全怪小的呀,昨完连长你走后,是赵副连长先把两个女人关到这里,折腾了半宿,天快亮才走。出去的时候,他让我们兄弟两有心也可以去乐和乐和。没有赵副连长应允,小的们打死也不敢哦”

“什么?!”听说是愣子指使的,而且不仅是指使,还带头强奸了两女。富贵听两个卫兵这样说着经过,心中又气又怒又有些无奈。如果真是,难道要毙了愣子不成?开玩笑,富贵无奈的否定了这个选项。

看着两个光猪的丑态,富贵忍不住上去就又给了一人一脚,大骂“滚!滚去大门口站岗去。”

两人一见小命得保,一边忙磕着头,一边大喊“多谢连长饶命”,迅速抄起地上的衣服,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见两人逃出门去,富贵回过头来,地上的那个女人轻声啜泣着,自己爬到墙边,靠在了墙上,用破碎的衣服勉强遮住了上下的羞处。而床上的哪个女人,则仍旧保持着富贵进来时一样的姿势,浑身赤裸的仰天躺在床上。

说起来,卫富贵对男女之事还是个雏。虽然军营里晚上休息时,关于男女的黄段子是永恒的主题。但是对于亲身实践,富贵的经验还仅限于,在老家脸红的偷看村里给孩子喂奶女人的奶子而已。此刻,床上这个一丝不挂的女人,是富贵从没有见识到的程度。

但是此刻富贵一点异样的感觉都没有。女人的身体,刚才匆匆一瞥时,已经触目惊心了,但是此刻,女人静静地躺在那里,下嘴唇和左脸异常肿胀,将原本俊俏的脸扭曲的变形,乳房上被咬的鲜血淋淋,而下身私处丑陋的红肿外翻。女人痴痴地望着头顶的房梁,一动不动。富贵突然不敢再看她的眼睛,仿佛整个空气中都充满了她的那种空洞的眼神,无声的在嘲笑着进来的每一个人。富贵拿起一张床单,小心地盖在女人身上,轻声对她说,“放心吧,他们不会再欺负你们了!”扭头走了出去!



这个世界从来没有极乐世界,认为有的都已发疯,我之所以寻找富贵,就因为这世道太过苦难。

------梦魇般的声音印在了富贵心的最深处。


卫富贵心情沉重的从两个女人那里出来,在空寂的院子里站立良久。转身来到了书房。掀开了那张大床上的床板,从一个格子中拽出了一个皮箱,十二根大黄鱼,二十根小黄鱼,数千个银圆,一匣子首饰,几乎塞满了皮箱。箱子沉的要命。富贵用了老命把箱子拖到了前进正房中。靠墙放好箱子,喘了几口气, 走到了大门口。那两个兵正在门口站着,一见富贵出来,立即立正敬礼。卫富贵也没有给好脸给他们。“我跟你两说,不许再动里面的女人,一会拿点汤水给她们送去,有人来换岗,把我的命令也带到。跟你们说,我说的话,你们不要当放屁。副连长的事,我回去会去问,如果你们敢他妈的骗我,看老子会饶过你们。”两个家伙低着脑袋,点头应喏。

停了一下富贵指着一个家伙说,“你去弄点吃的端进去给那两个人”再对另一个人说,“去,去叫辆马车到这里来。你叫完马车,回旅部找二排长,安排人给你们换岗”

“是 ”两个人立正应是,后各自忙了去。不一会,一个中年汉子驾着一辆马车,来到宅子门口。一见富贵在门口,忙停下,跳下车来,哈着腰小心的说“军爷,您要用我的车?”

富贵也不说话,先掏出一个大洋,扔给了车夫。“我就在城里转转,运点东西 ,你进来帮我拿下”

车夫接过大洋,心情大好,城里转下就一个大洋,心想这笔买卖可真值当。忙跟着富贵进宅子里把哪个箱子抗了出来,放在了车上。富贵把大门带好,一把也上了马车。说了句“去瑞德丰”就拉上了马车的门帘。

在瑞德丰,卫富贵先把一箱子金银都存进了票号,又拿出从吴忠那里搜出的近三万块的存据和吴忠的印章,变更了自己成为新的存款的所有人。只带了几件珠宝首饰就转了出来。一出门口就看见那车夫还等在那里。不仅奇道“怎么还在这里,又有生意了?”车夫不好意思的说,“小的在等军爷你呢,你给的这车费太多,够包这车一天的,您才用这几步路,我这不是 过意不去么。要不小的再拉你一程?”

“好,你做事实在,那就烦劳你拉我去趟百味香吧”

“好咧,客官坐好了,驾!”不一会马车就来到百味香楼下。

卫富贵一下车,就又塞了一快大洋在车夫的手里,不理会车夫的愕然,就走进了饭馆。

猛然间发了财,富贵怎么也要享受下当爆发户的感觉,自己一个人开了个雅间,大吃大喝一顿,美美的填饱了肚子,最后看着一桌的剩菜鸡鸭鱼肉,不仅对不久前还为渴望一顿肉的日子,而感慨着。随后去理个发,又去城里最好的澡堂子,好好的泡了个澡,在池子里烫了半天,出来裹着浴巾,慵懒地躺在竹床上,再叫上一壶茶,几碟小吃,打着迷糊。此等人生,夫复何求呀!

直到下午,卫富贵才恋恋不舍的回到旅部。

前脚刚进屋,愣子后脚就跟了进来。卫富贵本来还不错的心情,一看见愣子就变了。刚想斥问他关于那两个女人的事。还没等说话,愣子一下就跪在他面前“连长,我错了,要杀要刮,随你一句话”

富贵的火一下子被噎在这,没好气的问到“你那里错了?”

“未听连长你的号令行事,而且让你我兄弟因为两个女人,破坏兄弟情谊 ,这是我的错。”

“你这样认为的?”富贵没好气的接着问

“是呀,俗话说,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我不该贪恋美色,惹兄弟不高兴”

“那你怎么办?”富贵随口问到。

“那两个女人在我们兄弟间,坏了兄弟情谊。这个根源,一定要除去的,所以我刚才回去,把她两扔进井里去了”

“啊?!”富贵惊谔地张大了嘴,一下子暴怒起来,上去就给了愣子一个嘴巴。指着愣子大声喝问“愣子,你欺男霸女也就算了,现在还变本加厉了,学会滥杀无辜了!”

愣子抹一下嘴角的血渍,倔强的说,“她们那里是无辜的?旅长以李团副刺杀吴团长为借口,才基本接收了三团的人马,如今大战将至,怎么会让动乱军心的消息传出现。上午的时候,吴忠团部的那一排警卫全部被旅长秘密枪毙了,这两个女人即使不死在我手,也有人会下手去做的。他们跟了吴忠,就已经不再是无辜的了。”

听愣子这般说来,富贵头脑一阵发昏。颓丧的坐在了床上。自己难道是妇人之仁?

愣子跪在那里,偷偷看了几眼卫富贵,低声小声地问“我说富贵,那两个小娘皮长的真是不错,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

卫富贵气极而笑,上去就是一脚,大骂到“滚!”,愣子忙爬起,连滚带爬,落荒而逃。

还没过两分钟,昨晚看守三团团部的两个卫兵灰溜溜又敲门进来了,一进来也给富贵立马跪下,“连长,我们不知道您看中那两个女人,在您头前先尝了鲜,是我们不对,你有什么就责罚,我们都没有意见。连副跟我们说了,以后碰到漂亮的女人,先给连长挑,我们以后保证一定做到……”


“滚出去,赵愣子,你给我出来,你他娘的敢坏我卫富贵名声!”………

正在鸡飞狗跳时,一个卫兵匆匆跑来,拽住了富贵,让他快去旅部会议事开会。富贵正一下军容,快速的来到了会议室,报告一声就进去了,里面已经有了几个人了,阮仁毅一指,让富贵坐在门边靠墙的那排椅子上,就继续开会。

富贵坐好,一看会议室里除了自己和旅长外,只有三营长米强,二营长周斌,以及暂编营长曹兴善。会议桌上除了几杯茶外,放着那几封昨晚抄出来的信件。几个人显然刚看完一轮,阮仁毅于是说到,“今天叫各位来,主要有三件事。一是给各位看下这些信。这里面写的如何买通吴忠,如何命令吴忠解决掉我们,大家都看到了。没想到李武耀这次给我玩阴的,我的一团、二团输的不冤,幸好这次富贵这小子机警,否则我们只能在阎王殿里相会了。所以这次,我们跟李武耀之间只有你死我活的结果;所以第二件事就是我们今晚必须定下如何对付李武耀的方法,就是如何打的方法。今天不谈和的问题;最后一件事就是根据计划重新编组部队,尤其对一营,必须根除吴忠的影响,看大家如何处理下。这三件事,大家说说看意见”

说是要发言,可几个营长,对此都沉默不作声。逼不得以,阮仁毅开始点名发言“米强,你先说几句”,米强支吾了半天,憋出几句来“我支持旅长的意见,坚决打,但是这仗挺难打的,我部只剩下一个加强团,而李武耀那边,可有近两个旅,我们西州防区地形有特殊,有利于李武耀集结兵力与一地与我决战,而我部面临敌众我寡的局面,又无法避开其主力,所以此战颇为难打。具体的部署我听旅长安排。”

看旅长眼光接着瞟向自己,暂遍营长曹兴善忙说,“我同意米营长的观点,他说的就是我想说的,我坚决支持旅长的计划。” 阮仁毅听罢无奈的点点头。

最后没辙,阮仁毅把视线转向了正喝着茶的二营长周斌“周老弟,都知道你是讲武堂出来的高才,在三团号称智多星,如今你我生死存亡之际,解悬与危难,望老弟不吝赐教呀”

周斌忙放下茶杯,略一欠身,“旅长言重了,独立旅存亡之际,还要装腔作势,那我就是罪人了。以往吴忠两面三刀,我多说也无益,但今天内患已平定,攘外可矣。我也抛砖引玉一二。我的看法,正如米团长所言,今天我独立旅困守阢县,已入绝地,面临绝境”。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