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美忠复出:严冬下的宽容与温暖

fish_1120 收藏 5 45
导读:范美忠复出:严冬下的宽容与温暖 文/金满楼 据有关报道称,在汶川地震中饱受非议的范美忠先生已经受聘为北京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的客座教师并重新走上教学岗位。在即将过去且乏善可陈的2008年岁末,这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 教师这个职业一贯就是弱势群体,范美忠先生作为个无权无势的小教师,在一个责任追究的敏感时期说了自己的真心话,他为当时的形势所不容,离职几乎就是一个合理的结果了。不过,鉴于某种原因,中国的舆论一贯是戴着虚伪面具,它未必如范美忠先生一般坦诚,因此,范美忠先生的离职与其说是万众一心的

范美忠复出:严冬下的宽容与温暖


文/金满楼


据有关报道称,在汶川地震中饱受非议的范美忠先生已经受聘为北京一家教育培训机构的客座教师并重新走上教学岗位。在即将过去且乏善可陈的2008年岁末,这应该算是一个好消息。


教师这个职业一贯就是弱势群体,范美忠先生作为个无权无势的小教师,在一个责任追究的敏感时期说了自己的真心话,他为当时的形势所不容,离职几乎就是一个合理的结果了。不过,鉴于某种原因,中国的舆论一贯是戴着虚伪面具,它未必如范美忠先生一般坦诚,因此,范美忠先生的离职与其说是万众一心的谴责结果,倒不如说是威权社会下对异己分子的在经济上的封锁和精神上的摧残与灭杀。


指责别人总是容易的,每当灾难过后,总会有无罪或者有罪的“替罪羊”出来转移视线,这已经国人的传统思维了。可惜的是,道德扼杀理性,只能带来更大的灾难,这已经被诸多的历史事实所证明。李鸿章在甲午战争后说过这么几句话,以抒发了他心中的愤懑:“十年以来,文娱武嬉,酝成此变。平日讲求武备,辄以铺张靡费为疑,至以购械购舰悬为厉禁。一旦有事,明知兵力不敌而淆于群哄,轻于一掷,遂至一发不可复收。”


明知兵力不足以战,爱国的清流和皇帝非得逼着老李带着那些已经过气的湘淮旧军和那个外强中干的北洋舰队上战场,哪怕是扩大灾难也在所不惜,这就是清流道学家们的丑陋面目,因为他们都有一颗“爱国”的心。


人们需要道德批判,因为它可以减少外界道德败坏所对自己产生的心理压力,但对大多数道学家来说,与其让自己去实践道德,倒不如对他人进行严厉道德批判更容易树立自己的道德高尚感。令人悲哀的是,我们本就生活在一个道德混乱甚至没有道德底线的时代,可我们非要不承认。在一个口是心非、人格分裂的假面社会里,我们戴起面具奢谈道德,这无疑是一种夸张可笑的无知和无耻。


诚然,一个进步和谐的社会是需要道德的,但不需要过于高尚而空乏的雷锋式道德,这种被灌输的、高高在上、不切实际的道德要求,正是目前道德与现实完全脱节的困境与混乱的原因所在。作为一个正常的社会,最需要的是对人性的关怀,需要的是普通人的道德。目前所急需要做的,是重新调整并重建一个新的道德体系,一个建立在对普通人宽容和友好基础上的道德体系。


对于地震期间那场地动山摇的大辩论,范美忠先生可以选择沉默,但不必道歉,更不需要忏悔。时间如同流水,事件也终将过去,最令笔者感到担心的是,随着这波道德炒作的热潮退去后,像范美忠先生这样敢于袒露真声的人士尚有遗留否?如果范美忠先生选择了违心的自我批判,这无疑是一种莫大的悲哀。


最令人不齿的是,在范美忠先生遭到口诛笔伐后,其母校北大非但没有伸出援手,反而是声言“以有这样的学生为耻”,这种“落井下石”的现实主义做派,与当年蔡元培先生主政时期的北大相去何止万里之遥,没有了“兼容并包”的精神与风范,北大这座“百年老店”不过剩些残垣断壁罢了。


和谐的本义在于人性的宽容,而不在于权势的威压;人生的目的是为了追求更高层次的自由,而不是简单的服从固有的规则。如果道德可以杀人,那人的本身就是社会的一个殉葬品。在不违反法律的前提下,社会应该为人而改进服务,却不是人受制于社会。在一个不尊重人的社会,谎言才能持续生存。


所幸的是,社会总是在进步的,健康的社会不总是由郭松民式卫道士来主宰。范美忠先生的再就业,也体现了目前社会理性思维的回归和认知的多元性,这在这个严冬来临时,这的确是个温暖的好消息。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