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战区 第二部 【血雨】 第六章 黑色烟波

国产推土机 收藏 18 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3.html[/size][/URL] 第六章 黑色烟波 汤度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手枪,那把82式手枪已经上膛,保险早就打开,只要有变动,马上就可以在五秒钟内射杀三个人。 德国教练布瑞吉告诫他的“瓶颈”理论,在这里并不能成立。如果没有高强度的训练,面对持械歹徒,你只有迅速出枪才能保证任务完成,否则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13.html


第六章 黑色烟波




汤度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手枪,那把82式手枪已经上膛,保险早就打开,只要有变动,马上就可以在五秒钟内射杀三个人。


德国教练布瑞吉告诫他的“瓶颈”理论,在这里并不能成立。如果没有高强度的训练,面对持械歹徒,你只有迅速出枪才能保证任务完成,否则连生命都将面临瓶颈。


德意志鲁尔军校射击教练的哲学无法面对中国图们江上偷渡蛇头的无赖。汤度心想,如果这个魏光启居心叵测,勾结朝鲜人民军耍花样,在这图们江畔,那就是魏光启生命的终点。


摩托艇上只有一个驾驶员,紧张的看着几个荷枪实弹的人民军士兵奔跑到跟前。


魏光启有些紧张,看了一下士兵领章的军衔后有些傲慢的说:你们是哪一部分的士兵?


士兵们居然立正,敬了个军礼,气喘吁吁的说:“魏先生,我们是86947部队李俊光团长的属下,因为转移一批犯人,来晚了,向您道歉!”他有些结巴的说,“魏先生,我们恳请您带我们过去一趟,我们到那里很快就回来,停留时间不超过一个小时……”


魏光启松了一口气,不动声色的笑道:“你们不早说,现在摩托艇人已经满了,你们四个人只能上来两个。”


四个朝鲜士兵中,另外三个好像不会讲中文,这个士兵跟他们叽里咕噜了一阵后,对魏光启道:“魏先生,我已经说服他们留下两个,我带上一个,可以吗?一路上如果遇到战友,我们还可以给您提供协助,摩托艇返回的时候我们还可以提供保护。”


魏光启无奈的点头应允了。


汤度仍然保持警惕。他注意到这些偷渡者中有几个年轻人,其中两个面黄肌瘦,神情萎顿,另外有一个消瘦精壮,但神色猥亵,身上有一股子劣质酒的味道,他不断往身边一个颇有姿色的少妇身上靠,那个少妇身材匀称,但神色黯然,对身边这个猥亵男人十分厌倦,但摩托艇本来就狭窄,又额外增加了两个全副武装的士兵,更加拥挤,猥亵男子趁机又和女子的距离拉近了,他看上去很欣慰。


汤度转过脸去,这里每一个人都有危险潜伏的可能。


水流潺潺作响,摩托艇上的每一个人都惴惴不安。魏光启慢条斯文的哼起了小区,那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有名的《红高粱·酒神曲》。他唱的沙哑刺耳,毫无韵致。


汤度握枪的手指始终没有松懈,他对这个魏光启缺乏足够的信任,也对那几个年轻的朝鲜人心有顾虑。图们江的流水在夜幕下格外响亮,甚至比摩托艇的轰鸣还要明显。汤度逐渐看到了岸上的灯光,那是一个很隐蔽的渡口。一群穿着迷彩服的壮年男子在哪里眺望等候。


摩托艇终于靠岸了。魏光启率先跳到了岸上,汤度紧随其后。


魏光启大大咧咧的对岸上领头的男子说:“怎样?平安吧?”


领头男子拍了拍魏光启的肩膀,大笑道:“暂时吃饱了,很满意。下次多准备些火腿肠吧,要大的。其他兄弟营的弟兄们都很急切啊!”


魏光启爽快的拍着肚子说:“没问题,你们的肚子都是我关心的问题,也算是帮你们金太阳嘛。”言下之意是在拿金正日开涮。


那个领头男子也不在意,冷笑一声领着手下踏上一艘军用摩托艇疾驰而去。岸上现在只留下了一个戴眼镜的文质彬彬的男子。有军人的英武气质,但神情冷峻,表情僵硬。


“老兄,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老搭档,以前的老战友,也是一个老军医了。”


汤度好像没听到似的默不作声。他注意到那个摩托艇上带了很多方便面、火腿肠、午餐肉之类的食品。摩托艇上的士兵目光都是恶狠狠的,脸上却带着惬意和痛苦夹杂的怪异表情。


汤度看那些士兵看的出神,身边魏光启试探的询问道:“老兄,你是不是看他们很奇怪?”


汤度笑而不答。魏光启得意的附耳笑道:“待会儿你看了那两个朝鲜人民军的模样就知道了。”


行百里者半于九十。朝鲜难民上岸的效率实在惊人,35个人,靠岸以后有二十多个都虚脱了。幸亏那个老军医手脚麻利,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将虚脱的那几个虚脱的朝鲜人救治到岸上的一辆巨型零担货运车内。车内装饰一应俱全,足可容纳五十个人。汤度第一眼就看到车厢最尽头是一个大圆桌子,上面摆着鸡鸭鱼肉和几瓶啤酒,还有一些甜点。那两个人民军士兵看到桌子,疯了似的冲了上去,其中一个还顺手将子弹上膛。回过头恶狠狠的瞪着那些羸弱的偷渡者。


汤度忽然发觉这目光和那些刚刚乘坐摩托艇离去的士兵非常类似。他若有所悟,果然,那两个人民军士兵对准食物狼吞虎咽,全然没有了军人的从容镇定。俩人犹如天生饕餮,风卷残云一般不到五分钟就将一张桌子上的两只烧鸡、两盘炒肉丝、两瓶啤酒一扫而光。


汤度愕然的看着他们,他从未看过如此吃饭的阵势。魏光启象征性的劝着他们:“慢点吃,上次9营战友差点噎死的危险你们忘记了么?”


那两个人很快吃完,也不脸红,从容不迫的看着魏光启和汤度笑了笑,仅只是有一些不易察觉的羞涩,轻轻地说:“谢谢你们了,我们走了。愿慈父的光辉照耀你们!”


魏光启例行公事般的问那些偷渡者:你们谁还想回去的,也吃一点回去吧。那群难民中有几个跃跃欲试,终于还是按捺住了,没有动,只是眼馋的看着桌上的残羹冷炙。两个人民军士兵吃的都很“负责”,盘子上只有骨头碎屑了,哪怕是些啃不动的大骨头,缝隙中的碎肉也被“搜刮”殆尽,冒着热气炫耀他们饱食了一顿后的欢悦。


突然两个四十多岁的妇女风疯了似的冲了过去,抓起桌子上的饼干碎屑塞进嘴里,由于吃得过快,呛了喉咙,难受的咳嗽起来。魏光启不耐烦的训斥到:“你们慢点吃,吃完了再给你们几袋,噎死了我可不管。”他的话没有作用,两个妇女仍然在哪里疯子般抢食。


“他们这些人偷渡到这边就是为了吃一顿吗?”汤度问。


“向他们这样,除了吃顿饱饭,还能有什么想法呢?”魏光启突然变得悲天悯人起来,“1995年朝鲜饥荒,中国救济的卡车日夜不停的往那边运粮食,还不够,杯水车薪啊。”


汤度明白了,朝鲜国民经济的怠废,真是超乎想象。


“他们这么穷,哪来的六百块人民币给你偷渡费用?”汤度随口问道,“他们有这么些钱,能吃多少吨饱饭呢。何必舍近求远,大费周章。”


魏光启自鸣得意的笑道:“首长啊,着你就不明白了。他们赚钱的门路比我可多了,贩卖从军队流传出来的枪支弹药、种植罂粟大麻、卖淫、贩毒……他们那边不是金三角、胜似金三角啊…………嘿嘿……”魏光启忽然很高兴,使劲的笑了起来,“你们不了解民情啊,他们那边,你现在拿1万欧元,到大街上都买不来一包方便面。你让他们怎么吃饱?别说那边没有百万富翁,就是有他们也照样饿肚子。我们这边的乞丐都比他们那边的县长吃得好!”


说话间,那个相貌猥琐的男子突然站起身来,大声对魏光启说:“魏先生,你好,我要离开了。”


魏光启愕然问道:“你不吃顿饭就走了吗?”


男子点了点头,推开铁门,跳下车,消失在夜幕中。


魏光启摇头暗笑,高高在上的对这些偷渡者们大声训话:“你们都听好喽,到我们这边来,一不许犯罪,二不许四处流窜,男的想找活干赚钱享受,我给你们安排;女的想嫁人吃饱饭,去找东郊王利发,王利发外号“旺旺狗”,让他们给你们找婆家。手续费80块,你们要是自己私自流动被拐卖到发廊当妓女,可有你们好受的,与我无关啊。我没见过你们。你们这些乌合之众,要有点起码的团队素养才能生活好。”


魏光启大言不惭的演讲完,对汤度一脸媚笑。


偷渡者们如蒙大赦,感恩戴德的离去了。只留下来几个年轻的青壮年偷渡者,拘谨的看着魏光启。


汤度没有注意到他的媚笑,他在注意到那两个你那轻的朝鲜偷渡青年,他俩的腋下有枪。


莫非他俩就是夏伯炎安排的特种兵吗?伪装成偷渡者,他可真有一套。


那个颇有姿色的朝鲜少妇此事忽然惶惑起来,可怜巴巴的看着魏光启,恳求道:“好心的魏先生,我可以吃吗?”


魏光启不耐烦的点点头。那妇人千恩万谢的说着朝鲜语奔跑到桌子前,聚拢起桌上的饼干碎屑嘴巴张成O形,吸了起来。看来的确是饿坏了,殊途同归,他也被呛住了喉咙,痛苦的咳嗽起来。她拿起桌上的啤酒瓶子,控出几滴,润了润嗓子,惭愧的回过头看了汤渡和魏光启一眼,羞涩的说:“谢谢你们。”


魏光启手一挥,道:“你想去哪里?我不能给你介绍干活,我这里只收男人。”


那少妇妩媚的一笑,道:“我可以给你们做饭、洗衣服,如果你们需要我还可以陪你们睡觉,我还可以说英文、粤语……”


魏光启冷笑着摆手:“我们这里吃饭上饭馆,洗衣服到干洗店,睡觉去洗头城,我们1945年就消灭鬼子和翻译了,你要是找活干,去城东找王利发,他可以介绍你去发廊卖肉。”魏光启看着少妇,语音开始变得猥亵下流,“你的肉还是有够白胖的,没吃过瘦肉精吧?也没添加过增白剂?”


少妇娇羞的看着魏光启这个相貌语言都足够猥琐的蛇头,媚笑道:“请大哥多关照。”


魏光启看着汤度,似乎想寻求意见。


少妇见状,居然抱住汤度的腿,用乳房蹭起来,摩挲着媚笑道:“这位大哥,您也是有本事的人吧,帮忙找个事情做吧,那个什么王利发先生我没见过,所以害怕。”


汤度对魏光启摇摇头,魏光启会意,阴阳怪气的指着女子说:“不要再纠缠了,我可以免费送你回去,总可以吧。”


那女子乍听此言,失魂落魄的跪在地上哭了起来。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