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千八百年前的战争(新) 第一章 第六十五节 陷阵獠牙

maxian1908 收藏 0 1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90.html


“起来吧,”周坚一转脸,看着旁边的高顺道,“子严,对于公明的骑战之术你有什么看法。”

“主公,对于骑兵战术顺不是太精通,至于如何应对骑兵,顺也有点小想法,”高顺一抱拳,看来不拿点真东西出来,周坚是不会重用的,“以步兵反制骑兵比较被动,首先是难以预料对手的攻击方向,也难以在行进中保护自己,更不用说排列防御阵形时就是防御最脆弱的时刻,骑兵因为具有机动力,所以作战时的时间与路线具有比步兵更大的弹性空间,寻常的刀盾兵是无法与骑兵相对抗的,唯有长矛兵,舍弃盾牌,采用长矛。以严明的军纪,勇猛的作战意志,以密集的方阵应对冲锋的骑士,在作战时士兵们排成纵横数列的密集阵势用盾处理遮身,以长矛迎敌,在敌人接近后以长矛等投掷武器投刺敌军,由于长度的关系,敌骑冲锋时,与步兵有一段距离,而此是骑兵尚未能接敌,而步兵的长矛则可以刺杀到敌人,先以一通标枪打乱敌骑冲锋之势,再以长矛将敌骑刺于马下,由于骑兵冲锋时的快速,后面的骑兵并不能迅速闪避,而且面临着如林的长矛,作为坐骑的战马可不是作战的士兵,它们也会惧怕,这样一来,就会给冲锋的敌骑阵势造成混乱,从而达到阻止其冲锋的目的。”

“嗯,不错,”周坚点点头,“接着说。”

“不过主公,顺此方法只能阻敌骑冲锋之势,并不能完全消灭敌骑,”高顺坦然言道,“步兵的优势在于列阵,唯有严格的阵势才是步兵决胜的根本。漠北的鲜卑、匈奴甚至是乌桓的骑兵因为马镫的关系,又缺乏足够的铁器冶炼长刀,他们主要是靠骑射,一拥而上,在步兵前二百步左右停下,一通弓箭,然后后撤,重复同样的战术只要以普通的方阵步兵就可以对付,由于他们的骑射射程及杀伤力都很有限,我们可以在方阵周围设大盾,让他们的骑射发挥不了作用,然后再配合我们的轻骑上前斩杀,就可以破其骑射。”

“谈谈你的看法。”

“说到列阵,首先要治兵,要使士兵做到闻鼓出击,闻金退兵的概念,具体到列阵的排列,无论是直击还是迂回,都是由伍长之类的下级军官根据中军旗决定,阵中步兵大致分弩、盾、长刀和矛等,弩兵站在第一排,先以远程射击阻敌进攻之势。近战时撤到最后,盾兵站在第二排,两军对射时列到第一排,保护已方弩手,长刀兵在最前面,以横扫为主,对付对方的战马,矛以刺为主,对付对方的作战人员,各伍之间成纵列向前推进,大家必须按统一的军令执行,严禁逞匹夫之勇,这样通过严格密集的方阵,虽不能完全压倒对方的骑兵,亦可为已方部队的反攻争取机会。”

“哦,没想到步兵竟然可以这样使用。”吴军恍然大悟,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除了对属下士兵加强体能和军纪的锻炼,对于战术的应用的确有点力不从心。

“那么以单独的骑兵和步兵相斗,谁会赢呢?”徐晃有点不服气,高顺的战术看似将其骑兵的优势都已经破除。

“主公,对付鲜卑和匈奴的骑射兵,我想到还有一种方法可以破解。”高顺徐徐道,“大将军卫青曾发明一种武钢车,以武钢车载粮及步兵和弓兵,武钢车长二丈,宽一丈四,车外侧绑长矛,内侧置大盾,这样鲜卑人的骑射兵就没用了。”

“你解决好了防守,那如何进攻呢?总不能让这些驾武钢车的步兵追击骑兵吧?”吴军反问。

“选善骑射,精骑术和长格杀之士,组成陷阵营,每战必先出动咬住敌军主将,攻其所必救,逼着敌人不得不与我军互样绞杀在一起,抵消其骑兵的机动优势,发挥步兵近战的特长。” 高顺接着道,“主公,现在的战斗,光靠骑兵或步兵一方是无法取胜的。兵不在多,而在于纪律是否严明,士兵是否有足够的战斗力,选其精锐,练成精兵,而以骑兵单独作战,执行诸如急袭、包围的战略目的,以纯步兵为正阵,将骑兵作为决定性的力量,不追求一城一地的得失,不求数量上的优势,而追求士卒的训练质量。”

“好,公明、子严,今日听你们二人一席话,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强将手下无弱兵了。”周坚一把拉住二人,“你二人,公明擅长骑战,子严吗,对步战也很熟悉,得你二人相助,我若不成功,就太对不起诸位的一番厚意了。

说完,周坚带着中人来到校场帅帐中,待众人坐下后,周坚环顾了四周一下,道:“子龙远征马韩、弁韩尚未回归,龙骑编制我暂时不动,今后的龙骑发展方向将是如公明所言的重骑方向,也就是骑士和坐骑皆着皮甲,为冲阵之用,乌桓狼骑则以轻骑为主,主骑射,通过远程冲击打击敌人有生力量,至于公明所言的铁骑,由于机动性要弱于上述兵种,其作用将来主要是作为冲上述兵种无法冲击的阵,尤其是敌人的步兵方阵,暂时以公明为将,首期先装备五千人,我欲以‘獠牙’营命之,示以獠牙所至,无坚不摧之意。”

“谢主公,晃必为主公训练出一支无坚不摧的獠牙勇士来。”徐晃连忙站起,没想到一到无虑,就成为五千人的“獠牙”营统率。

“至于子严,”周坚转回头看了看高顺,高顺激动得站了起来,“听你所言,应是会练兵之人,我欲请你训练一支纪律严明,作战勇敢的步兵,以你所言的‘陷阵’命名,先期先训练一万‘陷阵’士兵,不知你意下如何?”

“顺定当为主公训练出一批视死如归,勇往直前的‘陷阵’死士来。”高顺一辑到地。

“曲义,看你跃跃欲试,莫非你想说什么?”周坚眼角一瞥,发现做在下手的曲义嘴唇蠕动,几次欲站起来说话,都被一旁的颜良给拉住。

“主公,如果遇到如襄平那样的坚城怎么办?对付草原游牧民族,我们可以以骑对骑,如果将来主公欲南下逐鹿,遇到据城而守该怎么办?此次进攻襄平,我们死伤惨重,但一直不得其门而入,若非主公用计,那襄平不知要什么时候才能拿下,我们总不能指望每次都会象襄平那样走运吧。”曲义道。

“嗯,莫非公道有什么办法乎?”郭嘉反问。

“义欲挑选一批敢死之士,重赏之下,挑选一批对生死毫无畏惧,毫不犹豫的勇士,每战必冲锋在前,尤其是攻城时,作为先登之士,置生死于不顾。”曲义道。

“哦,既然公道有此意,我若拂了你意,岂不是太打击你的积极性,准了,下去挑选五千敢死之士,组成‘先登’营,意为捷足先登之意,当然进入先登营的将士待遇肯定与其他兵种不一样,寻常士兵享受‘什长’待遇。”周坚笑了笑,“公道,会后找李旭,他有一些适合你们先登营使用的装备。”

“谢主公。”曲义大喜。

“嗯,从此后我军将拥有‘龙骑’、‘狼骑’、‘獠牙’、‘陷阵’和‘先登’五营,分别由赵云、德阿、徐晃、高顺和曲义为首,至于其他人,颜良、文丑你二人精于骑战,就纳入子龙的龙骑任军团长,那颜陀、撒那你们任狼骑的军团长,吴军统率除‘陷阵’和‘先登’二营外的所有步兵,管亥为弓弩兵首领。”

“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