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77.html



就在文欣随着方队,迈着有力的步伐通过主席台的前的时候,文欣怎么也没有想到此时母亲因为突发心脏病又一次进了医院,并正在医院进行抢救。文欣清晰地记得母亲因为心脏病已经不止一次住进医院,这次应该是第三次住院了。

文欣依然清晰地记得;就在自己即将离开家乡踏进军营,在欢送的人群里为什么始终没有出现母亲的身影,那时也是因为母亲突发心脏病正在医院住院治疗,父亲一直陪伴在母亲的身边。此刻,文欣知道母亲和父亲都不能来送自己了。尽管如此,文欣的心中还是期盼母亲能来,期盼在这即将分别的刹那间出现母亲那瘦弱的身躯,哪怕是看见母亲向自己挥挥手,或者看见母亲熟悉的身影。在即将踏上轮船远行的时候,文欣随着新兵的人群紧张地踮着脚,四处张望…...

文欣担心母亲,因为担心母亲的健康。就在连走的当晚,文欣流露出复杂的心情对母亲说:“妈,我还是不要当兵了,您这样的身体我怎么放心走呢?”

“这怎么行!当兵保卫国家是大事,不能因为我的身体说这样的话。再说:家里还有你爸爸和妹妹照顾我,你放心走吧。”母亲朴素的语言和满慈爱的眼光,令文欣无言以对。一旁的父亲当时没有说话,头一直低沉着。最后,父亲还是忍不住说话了:“你去吧,听你妈的话,我会好好照顾你妈的。”父亲总是守候在母亲的身旁。然而就在当晚,母亲还是突发心脏病被送进了医院。这一切文欣看在眼里,记在心里,难以忘怀。

医院的病房里母亲从床上醒来了。

“老头子,儿子来信了吗?”母亲从病床上醒来的第一句话。坐在身旁的父亲摇摇头。

“这孩子是不是很忙,没有时间写信?不知怎的,我怪想他的。”母亲躺在床上,脸色有些苍白。

“好,好,你躺下说话,不要起床。”父亲劝慰道。

“唉,我这毛病什么时候是个头,折腾人呀。”母亲似乎在责怪自己的病。

“说什么呢?人谁不生病,好好休息。”

“8号病床,这是你的药,待会吃下。还有,你要在医院里多观察几天才能出院。”这时,医院里的医生来到了病床前。

“好,谢谢医生。”文欣的父亲连声说谢。

阅兵仪式结束了。文欣匆忙来到医院看望住院的陈亮。此时,病床上陈亮正在看书。

“病好些了吗?”说着,文欣抢走了陈亮手里的书,手翻动书页。脸上笑嘻嘻的。

“恩,好些了。阅兵结束了?”病床上的陈亮见到文欣来看自己显得异常的兴奋。

“结束了,这不就来看你了吗?”

“你说,这奇怪不奇怪。也不知是老天安排好的,还是另有别的什么原因,偏偏在这个时候我生病了,而你替代我参加了阅兵式?”陈亮不解地问道。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谁让你在这个时候生病的,难道是我让你生病的不成?”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有些奇怪而已,你也不要多想。我曾经说过我俩是老乡,你参加不也是代表我,你说是吗?”

“这话中听。不过,我还是要谢谢你,否则我是没有这次的机会了。“文欣俏皮地改用河南话说道。

“你还真行,河南话也学会了。”说着哈哈大笑起来。此时,病房里充满了欢快的笑声。

“你俩小声点。”这时,一名护士跑了进来。护士长的小巧玲珑,弯弯的眉毛似乎会说话,说话的声音很甜,很诱人。

“护士小妹妹,对不起哟。”陈亮对这位漂亮的护士耍起鬼脸。

“谁是你的小妹妹,我比你大。”说着,一溜烟地跑出了病房。结果,又是一阵大笑。

“怎么样,这次参加阅兵感觉如何?我想一定气派,壮观,是吗?”陈亮还是问起了阅兵式上情况。

“那是当然。”接着,文欣满脸自豪地把此次参加阅兵仪式上的精彩画面仔仔细细地告诉了陈亮。

“呵呵,你俩谈的很开心哟。”这时,连长和指导员进来了,手里拎着一袋东西。

“这是给你的慰问品,能吃的时候大口吃,别闲着。”说着,连长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了陈亮的床头柜前。

“连长和指导员也了。”文欣客气地打招呼。

“怎么样,这次参加阅兵式有感受吗?”连长坐在床上问文欣。

“连长,我刚才还和陈亮讲起这次阅兵的感受。很棒,很有收获。这种宏大的场面到现在还历历在目。”文欣和连长愉快地交谈着。

“你好好养病,不要着急,等你的病彻底好了才能出院。”这时,指导员关心地对陈亮说。

“谢谢指导员!在这里我感到确实有些着急。”陈亮深有感触地说。

“文欣,你在这里多陪陪陈亮,我和指导员先走了,连队还有事情。”连长说着和指导员从床上站了起来。

“是!”文欣站起身送连长和指导员走出了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