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魂 兵魂 45、潜在杀机

独1狼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size][/URL] 张成进入医院之前把整件事向华城星做了详细汇报,接着他在重症区对看守警员报出自己的身份后,立即被岭南市刑警支队以嫌犯的名义传召了。 详细地问了一遍当时现场的情况之后,警察开始提出让张成担心的问题:“你说你当时走的是楼梯,是吗?” 张成点头:“是的。” “那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0.html


张成进入医院之前把整件事向华城星做了详细汇报,接着他在重症区对看守警员报出自己的身份后,立即被岭南市刑警支队以嫌犯的名义传召了。


详细地问了一遍当时现场的情况之后,警察开始提出让张成担心的问题:“你说你当时走的是楼梯,是吗?”


张成点头:“是的。”


“那时候大概是什么时间?”


张成扯了扯嘴角:“警官先生,当时我抱着一个重伤员,你说我还有心思去看时间吗?不过我记得到医院的时候是十点二十五分左右。”


两名负责审讯的警员相互看了一眼,埋头记录一下,又问:“南洋大酒店十点十五分左右,也就是你的同事方杰遭到枪击之后,我们在五楼的楼梯上发现了两具尸体,死亡时间在你通过楼梯的时间段里。对此,你有什么解释?”


张成仰起头看了看天花板,“我当时从天台一直跑到地面,没有在楼梯遇见任何人。你们是在怀疑那两个人是我杀的吗?抱着一个一百二十多斤重的伤员还有能力杀掉两个人?有可能吗?”


审讯持续了三个多小时。


一直到中午,刑警支队的警员们知道再问下去也是浪费时间,于是把张成暂时收监了。


闻讯赶回局里的洪涛在进门前收到了唐建国的短信:“想办法把张成放了。”


“什么意思?”洪涛找到万副厅长,直接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万副厅长摆摆手,深叹一口气:“说实话,我也搞不懂他的意思。但是部领导直接指示,让你我全力配合唐建国的工作。你去把张成转到你们禁毒局,我马上以厅里的名义给刑警支队下命令。告诉华兴集团的人,可以把他担保出去。”


洪涛迟疑着不肯离去,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国家安全高于一切,更何况现在是军情部的人在插手,去吧老洪。”


在心里,洪涛千万个不理解,难道他军情部的工作就是工作,公安机关的工作就不是工作了?但理解得干,不理解也得干,在“国家安全”面前,所有东西都得让路。


经过一番好言相慰,外搭上一条“世纪经典”,洪涛终于把刑警支队支队长这位老朋友的怒气给安抚了下去,把张成转到了他的禁毒局。


很快,得到消息的华兴集团的总经理华瑶,带着律师和财务助理古子澄来到了禁毒局。交纳了一笔数额不小的担保金之后,他们便带着毫发未损的张成离开。


接着,刑警支队支队长亲自跑到了禁毒局,把那条“世纪经典”狠狠地砸在洪涛的办公桌上,然后怒气冲冲地走了。



华兴大厦顶层总经理办公室。


华瑶点上一支修长的女士烟,吐着烟圈:“知道刺杀你们的是什么人吗?”


坐在沙发上看着落地玻璃出神的张成摇摇头,“子弹是从南洋大酒店南面的荣誉宾馆打来的,距离超过五百米,在那样的环境条件下仍然打得这么准……”说着无语地摇了摇头。


“你想说什么?”


张成站起来,走到落地玻璃前,“夜间条件下的远距离狙杀,当时那个高度的风力达到了六级。我的意思是,刺杀我们的人非一般杀手所能相提并论的。”说着他回过头看着华瑶,“而且,我似乎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气味。”


“不愧是特种作战专家。”华瑶若无其事地避开张成的目光,转到小酒吧上给自己倒了一杯长城干红,“干我们这行的仇家满天下,你还是仔细想想会是他们之中谁干的。另外我告诉你个坏消息,你和方杰拼了性命从金三角运来的货被警方缴了。”


张成突然走到华瑶面前,瞪着眼睛问:“为什么会这样?”


“没有为什么,”华瑶一点担心的意思都没有,市值上亿的货在她眼里似的乎一点重量都没有,“有内鬼,货被缴很正常。不过幸好提前转移了一部分,中国警方缴获的只有三分之二。”


张成掉头向外走去,华瑶急声问,“你干什么去?”


“我要去见老板。”


“我父亲今天一大早坐早班机回T国了。”华瑶低头抿了一口酒,“货出事他也知道了,现在交给我全权处理。”


“那我现在该做什么?”张成竭力压抑住内心的焦急,慢悠悠地问。


“需要你的时候我会通知你,在此之前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比如照顾一下你的好友方杰,或者和那个你恋着她她也喜欢你的财务助理谈谈情恋恋爱。”


张成瞥了她一眼,掉头走了。华瑶掩着嘴哈哈大笑起来。


走到大厅,张成看见了古子澄,华瑶口中那个“你恋着她她也喜欢你”的财务助理。她正提着公文包急步匆匆地往外走。事实上如果不是今天华瑶提起,张成还想不起自己曾经为这个女孩做过一些从未做过的事情。


此时张成没有心思想其他事情,头一低便急步超过古子澄向停车场走去。


“哎,张成!”古子澄叫住他,忽然觉得称呼有问题,急忙改口:“张副总。”


张成无奈地停住脚步,回头笑道:“古小姐?有事吗?”


古子澄蹬着高跟鞋快步走过去,“你是要出去吗?我,我有急事要去一趟银行,能不能,能不能……”


“噢,可以,你稍等,我去提车。”


张成把那辆宝马X5开了过来,载着古子澄出了大门。这一幕正巧被二楼上的财务总监林辉看在眼里。


“听说,方副总出事了?”车上,古子澄小心地问。


戴着墨镜的张成“嗯”了一声,“你是怎么知道的?”


古子澄紧了紧胸前的公文包,理所当然地说:“新闻上都说了,南洋大酒店发生了枪击案,受害者就是我们公司的方副总。”


“哦。”


两人没有再说话,张成不愿在这个话题上过多地说些什么,古子澄也不是笨人,知趣地没有再问下去。


在银行门口,临下车前古子澄突然问了一句:“张副总,我们公司得罪了什么人了吗?”


“嗯?”张成一下没反应过来,随即道,“是的,得罪了某些公司,因为我们开出的员工待遇比他们的丰厚,把人才都抢光了。”


古子澄扑哧一笑,摇摇手,“你真幽默,我走了,再见。”


“再见。”


张成看着古子澄急匆匆跑进银行的样子,不知怎么的突然扯开嘴角开心地笑了笑。很有意思的女孩,二十七八岁的人却有着孩童般的天真,奇怪的混合体。


半个小时后,张成来到了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区。警方的人已经撤了,方杰只是受害者,不是警方的什么重要证人,警方是不会把有限的警力花在这上面的。


张成找到方杰的主任医师,被告知,伤员已经度过了危险期,但由于药物的作用,估计今天晚上才能醒过来。


他隔着病房玻璃窗远远地凝视着病床上的方杰,脑子里一直在揣摩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另一拨人是国际文物盗窃集团,华城星的女儿华瑶其实是……”是什么?国际文物盗窃集团的人?很明显这个答案是最符合语言逻辑的,但张成直觉地感到,事实决然不是这个样子的。华兴集团参与文物走私贩卖路人皆知,和国际文物盗窃集团有关系那是再正常不过的,可方杰中枪前却那么郑重地强调这点,这就说明了事实不是那么简单,华瑶这个女人也不是毒枭儿女那样的简单人物。


想到这里,第一次见到华瑶时的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涌上了心头。张成拧着眉头坐在病房外面的长椅上,费劲地在脑海里寻找着关于华瑶的记忆。他断定,这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是不会空穴来风的,必定有它的根源。


她的相貌?张成可以肯定一点,他之前没有见过此女子。她的经历?这就更没有印象了。华城星说,华瑶一直在中国读书。中学时期和大学时期都是在中国度过的,偶尔回T国与父亲相聚。张成压根就没机会对她有印象。


“……或者和那个你恋着她她也喜欢你的财务助理谈谈情恋恋爱。”


耳边突然响起华瑶的最后一句话,张成猛地醒悟过来,声音!没错!是声音!


一年前的那一幕闪过眼帘,在滚下悬崖的时候,张成听到了这样一句话:“都他妈的回来!……分成两组,从悬崖两边开始搜寻,我要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那个一心要取张成性命的女子的声音跟华瑶的太相像了!


张成越想越心惊,后背的冷汗悄悄了冒了出来,他越想越觉得华瑶这个女人的不简单。他似乎隐隐地看到更深处的阴谋,与之前的相比,那是张成从未想过的险恶。不过张成现在可以肯定,华瑶并不知道当年她追杀的那个中国军人是她的副总经理张成。否则她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把这样一个危险人物放在自己身边的。


华瑶这个女人一定要查清楚!


张成起身快步离开医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