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体横陈”是形容哪个美人而流传的典故?

飘扬的党旗 收藏 0 5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曹昭仪姐妹的父亲是一个音乐家,名叫曹僧奴,从小就培养两个女儿的音乐天赋。两姐妹不但有艺术潜质,而且天生丽质,这对才色双艳的姊妹花不久就被移栽入宫。但大曹生性稳重,不善淫媚,有时还发一点世家小姐的歪脾气,被高纬剥去面皮,撵出宫去。小曹却与她的姐姐正好相反,调笑媚人,风情万种,颇得高纬欢心,不久册为昭仪,备极宠爱。并给她筑隆基堂,雕栏画栋,极尽绮丽,恩宠逾于所有后宫佳丽。


女人善妒,曹昭仪得了皇帝专宠,其她妃子心怀不满可想而知,但多数只是嗟叹自己命苦。而皇后穆邪利就不一样了,她的皇后地位决定了她是打碎醋缸最彻底的一位,也是最想想方设法除去曹昭仪的人。她使出了最卑鄙的一手,也是历代宫中屡试不爽的老招,诬陷曹昭仪有厌蛊术,高纬宁信其有,不信其无,三尺白绫,赐曹昭仪旦夕就死。


谁知除掉了情敌,桃子却被她人摘走了。一个名叫董昭仪的美女入了高纬的法眼,大受宠幸,并很快封为夫人,不分白天黑夜,如胶似漆的缠绵。把穆皇后气得要死要活的,整日以泪洗面。侍婢冯小怜貌美聪慧,又善解人意,非常同情穆皇后,穆皇后也把她视为体己人,就把满腹的委屈和不满向她哭诉。冯小怜此人是天降至宝,冰肌玉骨,明艳如玉,精通乐器,歌舞曼妙,而且聪明伶俐,很有心机。就向穆皇后献上一计,让穆皇后把她作为礼物送给高纬,她甘愿以身为饵,充当间谍,离间诸美,把高纬对穆皇后渐行渐远的爱夺回来。穆皇后认为这是一条妙计,就答应了。果然,高纬自从得到冯小怜以后,就冷落了董昭仪。但也使穆皇后从此彻底失去了高纬,因为冯小怜太漂亮了,高纬一见,就被她迷得像喝了迷魂汤一样,云雨之欢更是妙不可言。


从此,高纬专宠冯小怜,"坐则同席,出则并马",还发誓说"愿得生死一处"。只要冯小怜一有所求,高纬没有不答应的。假如天上的月亮能摘下来,恐怕现在我们就看不见这明明之月了。她身上的衣服首饰,动辄以千金计。高纬喜欢音乐,尝自作词作曲,谱入琵琶,与冯小怜一唱一和,其声嘈嘈,其语切切。艳舞狂欢,彻夜不歇。两人快活异常,神仙一般,时人号为无愁天子。高纬几次都想立冯小怜为皇后,只是冯小怜顾念穆皇后恩情,没有同意,高纬便册立她为淑妃,位仅次于皇后,命处隆基堂。但隆基堂是曹昭仪的旧居,冯小怜心里忌讳,要求拆了重建。高纬自然无异议,拨出许多金银,作为修缮费用。


据有的野史笔记记载,冯小怜是一个天生的尤物,肌肤吹弹可破,吐气如兰。玉体达到了最佳的黄金分割比例,曲线玲珑,凹凸有致,增一分则肥,减一分则瘦。在冬天软如一团棉花,暖似一团烈火,怀抱就是叫人欲死欲仙的温柔乡;而夏天则润滑如玉,凉若冰块。内挟淫技,宛若处子。与之交接承欢,无不曲尽其妙。使高纬这个久历风月的人,也感到了一种新鲜无比的奇趣与快乐。


因此,高纬便爱不释手,与大臣们议事的时候,也要把冯小怜抱在怀里,或放在膝上,耳鬓厮磨,卿卿我我。使议事的大臣们也觉不好意思,或在心里意淫,策对语无伦次,说话不着边际。许多朝廷大事自此也荒废下来。


高纬这人也是一个搞笑的家伙,见这帮朝臣表面上一本正经,心里早就涎水直流,干脆来了一个美的展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嘛!大凡人有宝物,都想拿出来显摆,这是人的炫耀心理在作祟。冯小怜是天下第一美女,面对这样一个可人儿,高纬不知道怎么爱才好,爱的最高境界就是"恨",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常会说:我恨不得咬你一口,就是要用摧毁的方式表示这种扭曲的爱。高纬对冯小怜就属于这种情况。他认为,像冯小怜这样具有美艳风情的女子,有他独享总是不美,也亏了冯小怜这一身妖冶的肌肤,就像天下至宝,总不能自己老藏在怀里,要拿出来示人,要让天下的男人都能欣赏到她的丽姿秀色。于是他让冯小怜脱光光,躺在朝堂的案几上,并时不时的作出各种动作,让大臣们排着队,来一个两眼共霁色,秀色共氤氲。听着大臣们赞不绝口的谀词,高纬高兴得手舞足蹈,当场就来了一个三级片的现场直播。而"玉体横陈"的典故也由此流传下来。


"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这边君臣荒唐的欢声笑语未歇,远方惊天的鼙鼓就骤然响起来了。


北周武帝看到高纬这样淫乱、昏庸,于是御驾亲征,讨伐不义,北齐的平阳(今临汾)很快就被北周占领。


公元576年12月,平阳被北周军队重兵包围,告急的文书一日三至。可高纬真是一个"无愁天子",前方战事正酣,他却像没事人一样,一心一意的陪着冯小怜在晋阳(今太原)附近的三堆打猎。闻知平阳被围,高纬也想率兵驰援。但冯小怜玩兴正浓,要求"更杀一围"。高纬笑笑,当然不会拂了美人的雅兴,于是他继续陪伴小怜围猎。获得几头野兽,几只野鸡,方才尽兴而回,可此时平阳已经陷落了。臣下向他奏告:"严冬将届,北周主力已经退回长安,只留少数人守平阳,我们正好趁机收复平阳。"对此高纬有些犹豫不决。冯小怜听后,认为战争比狩猎更刺激、更好玩,便怂恿高纬亲自带兵收复平阳。高纬自然言听计从,带上冯小怜就要出发。古代军队常视妇人从军为不祥之兆,因此就有人提出异议,高纬却很不耐烦的说:"只要小怜高兴,战败又有何妨!"高纬是宁丢江山不舍美人。


平阳本是北齐的地盘,北齐是为收复失地而来的,因此,师出有名,军有斗志。大军把平阳城团团围住,气势恢宏。加上皇帝亲征,齐军抵御外侮,无不以一当百。高纬下令挖掘地道,架设云梯。毁去城堞与城墙,致使平阳城墙坍塌,北周大将梁士彦虽然率兵拚死守城,但也岌岌可危。就在北齐将士乘胜欲入之际,高纬忽然传旨暂停攻城,他派遣手下,要冯小怜出来观战,大概是更想在美人面前显示自己是如何英武的。当时冯小怜正在梳妆打扮,接到禀告,决定盛装往观,于是就更加精细地打扮自己。等她到来时,周军早已修好了坍塌的城墙,并且以木为栅,堵塞得十分坚固。冯小怜十分撒娇,她认为天色已晚,无法看到攻城的壮观景象,要求明日再战。第二天朔风凛冽,大雪飘落,冯小怜又认为气候不佳,要求暂停攻城。高纬竟囿于妇人之见,视战争为儿戏。北齐军队就这样贻误了战机,结果几次都失去了取胜的良机,红颜果然误国。周武帝在接到平阳守军的飞羽告急文书,亲率大军8万,从长安星夜驰援。等到雪霁天晴,北周武帝已亲率大军赶到了平阳,高纬最终没能叫冯小怜目睹攻城的壮举,却等来了北周的援军。冯小怜的撒娇也就成了历史上的一个寒冷的玩笑。


北齐自高欢起,就注意强军,代有名将。因此,两军相交,齐军虽暂时受挫,但威猛依旧。但高纬实在太昏庸,战略战术居然以冯小怜的嗔笑喜怒为标准,岂有不败的道理。


周军与齐军隔着一道几米深的土堑相望。高纬问左右如何交战,他的一个宠臣安吐根大言不惭地说:"贼寇而已,与王师不可同日而语。三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他们也只配扔到汾河里喂鳖罢了。"说得高纬哈哈大笑,更有不识军阵的大监在旁附和:"他是天子督阵,我们也是天子督阵。他们劳师远疲,我们以逸待劳,优势在我们一边,我们怎能挖堑示弱?"高纬闻之有理,下令填平沟壑,摆出两国天子决战的架式,"周主大喜,勒兵击之"。


正当将士们奋勇血战之际,忽然左翼军队临阵变换战术,冯小怜没见过这种场面,吓得花容失色,遽然大叫道:"军队败了!败了!"


穆提婆道:"皇帝快跑!"高纬便拉上冯小怜往后奔跑。


开府奚长谏阻说:"半进半退是用兵的常事,现在军队未曾伤损,陛下却骤然返驾,恐怕陛下一动,人心散乱,军旅不可复振!请陛下速西向镇定各军!"高纬沉吟多时,有些犹豫。武卫张常山也来报告:"军已收讫,完整如故,围城兵仍然不动,陛下宜回军前!安定人心。"


高纬勒马欲回,穆提婆拉着高纬的右肘道:"此言未可轻信。"


此时冯小怜惊骇得几乎要莹莹泪飞,高纬见状,心痛不已,也不管那么多了,带上冯小怜扬马狂奔。齐军失去皇帝,顿时大溃,自相践踏死亡的也有万余人。齐主高纬奔至洪洞,才停下来。冯小怜揽镜照影,重匀脂粉,突闻后面又报追兵大至,便上马再往北逃。其间高纬忽发奇想,让太监化装回晋阳取皇后衣饰,封冯小怜为左皇后,在逃跑途中让小怜穿上皇后礼服,反复观瞧欣赏后接着奔逃。


高纬退回晋阳后,害怕得很,打算周军逼近晋阳时,准备弃城北奔突厥。大臣们一再谏阻,高纬不听,后竟夜开五龙门出走。


北周武帝是一个仁义之君,体恤士卒,平阳之战结束后,他看到将士们在严冬踏雪卧冰,艰苦作战,冻坏了手脚也不叫苦,不禁流下泪来,就准备带军队退回长安休整。北周大将梁士彦叩马苦谏,认为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应该乘着胜利之威,直捣北齐重镇晋阳。


虽然晋阳只是别都,但高洋和他以后的历代北齐皇帝多数时间都在晋阳宫处理政事。文宣帝高洋即位于晋阳宣德殿,驾崩于晋阳宫;废帝高殷即位于晋阳南宫;孝昭帝高演即位于晋阳,驾崩于晋阳宫;后主高纬即位于晋阳北宫。晋阳实际上就是北齐的政治和军事中心。经过高家几代经营,早已是固若金汤。城中粮谷、器械充裕,开展持久战不成问题。高纬虽然畏敌如虎,但也认为周兵远来,又值严冬,要不了多少时日就会坚持不住,自动撤走。北周武帝雄才大略,非高纬可比,他知道围而不打,就是对北齐军在心理上的一个威慑。


果然不出所料,北周大军既不撤退,也不进攻。弄得高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心里更加惊慌。就叫人在城中建筑一座高耸入云的天桥,时常与冯小怜登桥遥视,观察城外敌军的情况。不料桥不坚固,禁不起人来人往,在北方强大的朔风吹刮下,忽然间坍垮了,这也不是什么大事,正常得很。但冯小怜却很迷信,认为是不祥之兆,吓得心惊肉跳,一再说此地不宜久留,哭着闹着要求高纬放弃晋阳返回邺城。想不到高纬昏得很,又一次置江山社稷于不顾,真的依从了冯小怜之言,回到邺城。


高纬临走时,下令以安德王高延宗为相国、并州刺史,留守晋阳,统领山西兵马。在此关键时刻,主帅擅离岗位,是兵家大忌。君臣纷纷劝谏,但高纬仍旧不听,一意孤行。高延宗哭泣苦谏:"为了社稷江山,陛下您千万别走。为臣当以死战,击败周军,旦夕间事。"穆提婆却在一旁斥道:"王爷不要阻碍,陛下难道没有你考虑的全面?"夜间,高纬想趁黑逃遁,诸将都不听令。高纬只得带着少数宠臣及属下从五龙门斩关而出,向朔州方向逃奔,途中从官多散。高纬见周围只有十余骑随从,只得转向邺城方向。


乱世少忠义,穆提婆、贺拨伏恩等人,见高纬大势已去,纷纷奔入周营投降。


北齐将士听说皇帝跑了,失望愤怒之极,他们拥立安德王高延宗即位,高延宗不得已,即皇帝位,改元德昌。高延宗将王府中的积藏与后宫美女赏赐给将士们,杀掉留在晋阳的高纬宠臣内侍十多家。高延宗亲自接见士卒,执手称名,流泪呜咽,士兵们感动,表示以死相报。晋阳城内就连儿童妇人,也都登屋上城,以石御敌。高纬听说高延宗继皇帝位,气恼地说:"我宁让周国得并州,也不让安德王奸心得逞。"这与慈禧的"宁赠友邦,不予家奴",如出一辙。


不久,周武帝亲率军队攻城,劲骑四合,好似黑云一般。高延宗素来肥壮,前如偃,后如伏,人常笑他臃肿无用,这时却单独开城搦战,手执大槊,驰骋行阵,劲捷如飞,亲冒矢雨,所向无前。周武帝黄昏时率兵攻入东门,焚烧佛寺。高延宗此时从东门杀回,内外夹击,北周军队大乱,争相回头想跑出城门,践踏乱击,战死两千余人。周武帝身边的卫士几乎全部战死,周武帝也多次险些被剑槊击中。幸亏投诚的贺拨伏恩力战,两名下属一个在前牵引马头,一个在后挥鞭抽打,掩护周武帝,费尽艰险才从城东缺口逃出。高延宗以为周武帝为乱兵所杀,派人在尸体堆中寻找大胡子的人,结果没有找到。大胜之后北齐将士们欣喜若狂,涌入街坊之中喝酒庆祝,一时间醉卧长街的将士比比皆是,致使高延宗亦为之流泪。


周武帝不可一世,此时也吓得魂胆俱裂,准备撤军,诸将也劝他回军。宗室宇文忻慷慨陈言,劝阻道:"陛下攻克平阳,乘胜直取晋阳。自古至今,无此神速,昨日破城,将士轻敌,稍稍失利,何足介意!大丈夫当从死中求生,败中取胜,今破竹之势已经形成,奈何弃此他去?"此前投降的高纬宠臣段畅也极力陈说晋阳城中空虚,于是,周武帝勒马而还,吹响号角集结大军,军旅复振。在第二天清晨,趁北齐守军大醉未起之时,一举从东门攻破晋阳。高延宗逃至城北,被周军生擒。自12月13日受命守并州,14日称帝,15日战败被俘,总共才做了两天皇上。好事者以高延宗的年号"德昌",拆开就是"安德王为帝二日"的意思,以为应了谶语,让人唏嘘。不过作为高家的男儿,高延宗还算是有血性的,也死得其所。


高纬逃回邺都,收拾旧部,而此时的邺都尚有精兵10万,足以与北周的8万军队抗衡,但高纬自败于内心,听到周军的消息就心虚害怕。他把群臣将士召集在朱雀门,商议对策。宗室高励劝说:"现在叛逃的多是贵戚将领,士卒犹未离心。陛下若把五品以上官员的家属都汇集在三台,作为人质,这些人顾惜妻子,必当死战。周兵虽雄,又有轻慢我们之意,如果我们以哀兵背城决战,赢率不小。"高纬没有采纳此计。谋臣斛律孝卿劝说高纬检阅部队,以振作士气,鼓励军心。并为高纬写了一篇鼓舞人心的讲稿,嘱咐高纬在发言时"宜慷慨流涕,感激人心。"结果高纬面对10万庄严肃穆的将士时,"不复记所受言,遂大笑。"左右奸佞幸臣看到皇帝莫名其妙地笑作一团,也跟着捧腹大笑。由此,将士不由大怒,军心遂彻底瓦解。


高纬的母亲胡太后回来,后主理也不理。淑妃冯小怜驾到,高纬却凿开城北大墙,并出郊十里迎接。


宫内占卜官说天文有变,当有改朝换代的迹象。高纬就学自己父亲的样子,一面祈求菩萨保佑,一面禅位给太子高恒,自己做太上皇。


而北周军队却是越战越勇,直扑邺城。高纬仓皇之下,未等周军到来,就带着一家老小往济洲方向逃跑,相随只有一百余骑。


北周顺利地拿下邺城,周朝将军尉迟勤等东追高纬。到青州后,高纬想跑到从前的敌国陈朝避难,真是荒唐,搞笑。宠臣高阿那肱想活捉他献给北周,就骗他说,周朝追军还很远很远,不必慌张。高纬见形势不那么紧急了,就与冯小怜一路播撒爱情。却不料天降大兵,忽报"周师奄至",高纬吓得肝胆俱裂,匆忙的装了一大袋金子,系在马鞍上,带着冯小怜等后妃十余人狂跑。但没有跑多远,在青州南邓村,周军将高纬擒获。太子高恒,冯小怜等人也一并被擒。至此,北齐灭亡,黄河流域复归于统一。


唐代诗人李商隐有感于高纬与小怜的爱情悲欢和北齐的兴亡,写了二首咏史诗,讽刺高讳因宠幸冯淑妃而亡国的史实,借古鉴今。全诗如下:


一笑相倾国便亡,何劳荆棘始堪伤。


小怜玉体横陈夜,已报周师入晋阳。


巧笑知堪敌万机,倾城最在著戎衣。


晋阳已陷休回顾,更请君王猎一围。


北齐本较北周强大,但由于冯小怜的儿戏、高纬的荒唐终使北齐亡国了。然而从另一角度而言,两人上演的"爱情"荒诞剧,也算绝世的恋情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