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封球员家长来信揭申花欠薪 老板兼任主帅冲09冠军

啸傲雄鹰 收藏 0 10
导读:  文/秦天   2007年,秦天以《骂是一种批评》为“望闻问切说申花”收官。一年之后,秦天再次为“望闻问切”压轴,此回题目为《三说朱骏》。今年,“骂”不再是主旋律,但是“批评”依旧。为什么要批评?是因为,还没到“赏花”的季节。   当一回圣诞老人   约莫两个月前,一封读者来信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看过来信,知道这封信是申花一位球员的家长写来的。信中反映的是,申花欠薪的情况。那时,中超激战正酣,怕影响申花的军心,没同意刊发这封来信。   近期本报的《望闻问切说申花》,欠薪这一章,是个

文/秦天


2007年,秦天以《骂是一种批评》为“望闻问切说申花”收官。一年之后,秦天再次为“望闻问切”压轴,此回题目为《三说朱骏》。今年,“骂”不再是主旋律,但是“批评”依旧。为什么要批评?是因为,还没到“赏花”的季节。


当一回圣诞老人


约莫两个月前,一封读者来信放在了我的办公桌上。看过来信,知道这封信是申花一位球员的家长写来的。信中反映的是,申花欠薪的情况。那时,中超激战正酣,怕影响申花的军心,没同意刊发这封来信。


近期本报的《望闻问切说申花》,欠薪这一章,是个焦点,引起了广泛的关注。朱骏不同意欠薪的说法,但承认有几场球赛的奖金未发。咬文嚼字,朱骏的说法不无道理,因为薪酬和奖金,不是同一个概念。


退一步而言,说申花欠金,可不可以?再说得委婉一点,还有一些奖金未发,总可以吧。一些关心申花的人,来电希望本报了解披露申花欠金的原因。我觉得原因并不重要。我同意张勇的说法,重要的是得有个期限。据说,朱骏承诺“会在12月25日发放余下的奖金”。


写这稿的时候,是12月25日的下午,请跑申花的记者了解情况,得到的答复:还没发。一天的终了,是24时,但愿24时前,朱骏会像圣诞老人那样背着个红口袋,出现在昆明的红塔基地,出现在球员的面前。


办一个赚钱球会


做老板,搞足球,不是办慈善,朱骏“自然”不会成为圣诞老人。“自然”之所以打上引号,是因为原本想写“永远”,但想到写过《永远别说永远》的文章,而事实上,人与事从来就不会是一个永远不变的模样。退休后的盖茨,花不少时间在他的基金上。这个基金,有许多个亿的美金,专门用作慈善的。


后生可畏。到了盖茨现在的年龄,说不定朱骏也赚了许许多多个亿的美金,也搞个什么基金,也投或募上许许多多个亿的美金,也专门用作慈善。这不是调侃说笑。“欺老莫欺少”。我一直相信并记得这句古训。所以,我常常拍部下的马屁,因为他们都是年轻人。


当然,现在的朱骏还没有许许多多亿的美金。搞足球,是很费钱的。郁知非的时候,楼世芳的时候,申花一年的开销没有低过八千万的,而大多数时候要超过一个亿。光出不进,朱骏现在几个亿的家底,也是用不了几年的。


前些日子,与朱骏一起喝茶的时候,我说:“中国足球这么低的水平,办个俱乐部拿个冠军,没什么了不起的。真正了不起的,是办个能赚钱的俱乐部,或是办个收支大体相抵的俱乐部。”


美金不是冥币。人民币不是桔子皮。有那么多国有大企业撑着的申花,何以落到朱骏的手里?开销太大嘛!只出不进嘛!大企业也吃不消了。朱骏的申花,浑身上下看不见一个广告,经营状况如何,可见一斑。没有进账,那就少出,动不动就开口奖两百万三百万的,呈一时之口快,而真拿的时候,或是力不从心,或是力从心疼,那不是授人以柄,自寻麻烦吗?


现在这个社会,诚信度并不高。偏偏,我们有关诚信的教条不少,譬如“言出必行”:譬如“一诺千金”;譬如“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等等。所以,一人食言,众人唾之,不诚信的,也会骂得你狗血淋头。


做一次球队主帅


年轻人,有钱,想出风头,买辆法拉利开开,买驾飞机开开,不是问题。阿布不是还要买月亮上的一块地送给未婚妻吗?!当然,买个足球俱乐部玩玩,也可以。


玩,要玩出个样子,玩出些“第一”,中国第一,亚洲第一,世界第一,那才叫过瘾。在荷兰,朱骏代表申花踢正式的比赛,引起过不小的动静,批评的多,表扬的少。这是小题大做。一年花几千万,一高兴上场踢几分钟球,没什么不可以的。如果体能允许,通得过体测,正式注册为运动员,想什么时候踢想怎么踢,都可以。


过去这一年,有不少报道说,申花的出场阵容都是朱骏定的,比赛中的换人,也是朱骏遥控的。直觉告诉我,这可能是真实的。但是,朱骏不承认,教练也否认。其实,大可不必。


我认识的教练不少,有名的,如徐根宝,马良行。凭我的了解,教练的真本事在日常训练,至于排兵布阵,至于临场指挥,并不是什么高深难题。如想过教练瘾,朱骏完全可以兼任主教练,用不着遮遮掩掩的。翻译出身的穆里尼奥,不是成了国际足坛炙手可热的名教练了吗?


熟知国际足球的一位编辑告诉我,西班牙有一位老板是兼任主教练的,那是世界足坛的“第一”,也是迄今为至的“唯一”。不过,这个老板兼主教练把球队弄降级了。朱骏不妨一试,只要不把申花弄降级,那也是“第一”。如果弄出个冠军,那就牛上史册了。别以为这是调侃说笑,朱骏能将申花遥控成亚军,就有可能将申花直接指挥成冠军。


男人,敢说敢为敢当。男人,遮遮掩掩,瞒瞒藏藏,拐弯抹角,没劲。


这个“三说”,一多半是站在报纸的立场上。设想一下,明年的申花,老板朱骏亲临赛场指挥,东西南北的球队就会成为“敢死队”,那中超一定热闹,一定好看,一定有劲。热闹,好看,有劲,报纸就好办多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