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曼底-涅门”团——自由法国空军在东线的铁拳[组图]

sededede123 收藏 3 231
导读: [img]http://www.afwing.com/combat/Normandie%20Nieman/art.jpg[/img]     [img]http://www.afwing.com/combat/Normandie%20Nieman/shield.jpg[/img] “诺曼底-涅门”大队队徽,由 Levandovitch 将军亲自设计,中部为法国传统象征战斗勇猛的两只狮子和苏制雅克 Yak 战斗机驾驶舱两侧著名的白色闪电符号构成,“诺曼底”和“涅门”分别是两国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诺曼底-涅门”大队队徽,由 Levandovitch 将军亲自设计,中部为法国传统象征战斗勇猛的两只狮子和苏制雅克 Yak 战斗机驾驶舱两侧著名的白色闪电符号构成,“诺曼底”和“涅门”分别是两国地名,也足以象征战斗中结成的深厚友谊。LOGO 制作:五斗木插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诺曼底-涅门”大队的飞行员们。图中心淡色衣领为指挥官之一让.杜拉斯纳(Jean Tulasne)。43 年春夏季中,在他带领的下部队共取得了 72 次空战纪录。1943 年 7 月 17 日在 Orel 的前线空战中失踪,20 年后一位苏联农妇找到了一位法国飞行员遗体,极有可能是当年失踪的让.杜拉斯纳。现在的法国驻土尔的第 705 空军基地中流行着一句名言:“做一个象让.杜拉斯纳一样的优秀指挥官。”


1941 年 6 月德国进攻苏联后,转移到伦敦并组织“自由法国”运动的戴高乐(De Gaulle)将军考虑派一只自由法国军队参加援助苏联东线对德国的坚决抵抗,以此协助苏联所面对的德军强大攻势,这就是“诺曼底”第三战斗机大队,法文简称为 G.C.3。1942 年 2 月 19 号,自由法国空军(F.A.F.L)特派员瓦兰(Le Gal Vallin)将军收到了派送一只战斗机中队前往苏联的派遣令。并在 7 月前与苏联政F协商好了具体事务。8 月 17 日,先期的第一批 12 名自由法国飞行员从英国伦敦出发前往目的地,出发前戴高乐将军亲自前往机场为从四面八方聚集在一起向将军报道的的自由法国飞行员们送行。9 月 1 日,戴高乐将军致信给在叙利亚的自由法国空军第三战斗大队长官普利康(Le Cdt Pouliquen),在信中颁发了更名令,将其第三战斗大队(G.C.3)更名为“诺曼底”大队。


同日,负责与法国联系事宜的米尔雷斯(Le Cpt Mirlesse)长官在莫斯科收到了 62 名法国飞行员和机械师的名单的通函。9 月 19 日第一批自由法国飞行员和机械师被派往东线战场,他们从英国搭乘“海兰德王子”运输机团的飞机前往的地,由于德国对欧洲领空的绝对控制,他们不得不飞往由英国第 7 装甲师控制的北非国家尼日利亚的 Lagos 机场做为中转站。27 日特遣队的队员们在经过了 9 天的休整后带着北非炎热的汗臭和灼脚的黄沙搭乘一架隶属比利时 S.A.B.E.N.A 航空公司的德制容克尔 Ju 52 运输机重新启程,写到这里会让人觉得部队的运送使用一架德制飞机多少有些保密和安全上的考虑,或出于偶然实属我们猜测,但不能否认的是法苏两国为部队的运输的过程和部队的安全抵达费劲了心思,从英国到苏联的直线距离大约为 2,250km 左右,而飞行却远远的绕了一个大圈,几乎环绕了整个欧洲大陆。


10 月 7 日部队搭乘那架德制容克尔 Ju 52 运输机一路小心地继续开往远东的黎巴嫩,从尼日利亚的 Lagos 机场飞往黎巴嫩飞行期间需要从由意大利军队控制的利比亚和埃塞俄比亚夹击的由英-埃联军控制的苏丹和埃及的空中走廊,但是却是一条相对保险的航线。(部队后期的前往东线的人员补充也按照此此航线运行。)在部队安全抵达黎巴嫩 Rayak 后的将近一个月后,部队在等待到苏联的入境签证于 11 月 12 日再次由黎巴嫩出发继续向东,经伊拉克的巴格达换乘 3 架美制“达科它”(C-47)运输机后转而换乘铁路到达伊朗经过了卡车的颠簸后终于重新登上 3 架“达科它”运输机于 1942 年 11 月 29 日抵达用了大概远于直线距离 7 倍的目的地的——苏联伊凡诺沃(IVANOVO)基地。


伊凡诺沃距离莫斯科东北方向 250km。在那里他们受到了苏联战友的欢迎。飞行员们选择了苏联盟友提供的苏制装备雅克-7 型(Yak-7)开始了适应训练。由于已经进入冬季,气温非常之低接近 -25℃度到 -30℃度,且伴随前所未有的飞行气候条件,是对于初来乍到法国飞行员的第一轮的考验,飞行员们怀念起了几个月前还诅咒过的笔者写的那句话:带着北非炎热的汗臭和灼脚的黄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苏军提供给“诺曼底”大队做为适应训练的雅克-7 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架 Albert Durand 的座机 Yak-1b 在机头处涂画了象霍克 P-40 在北非英军部队和中国战场的飞虎队一样的鲨鱼嘴。五斗木藏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同时期苏军使用的 Yak-1b 的涂装(此机尾舵受创),可以看到当时“诺曼底”大队的涂装除了在机身两侧的法国空军标志外基本保持了苏联空军模式。五斗木藏图


1943 年 1 月 19 日,苏联红军提供给“诺曼底”大队的第一架雅克-1 型战斗机开始装备,并且由于前大队长官在英国不幸死亡而迎来了新的大队长官让.杜拉斯纳(J.Tuslane)。1943 年 3 月 22 日,“诺曼底”大队被派往距离莫斯科西南 100km 距离的 Polotniane 前线,在西伯利亚寒冷的气候和一线战场缺乏电台的情况下,冰封的机场使在这一切困难的面前雪上加霜。但是也同时带来了好运气。4 月 5 日,自由法国空军的“诺曼底”大队的飞行员 Préziosi 和 Durand 为新生的“诺曼底”大队的法国战友送上了来自苏联战场第一份礼物和战果,他们一起协作击落了 1 架福克-沃尔夫 Fw 190。13 日,飞行员 Derville、Poznanski 和 Bizien 成为最早牺牲在苏联东线空战中的的“自由法国”飞行员。“自由法国”空军的出现和极具象征性的战斗姿态极大的激怒了德国前线参谋部里的头头们。5 月,德军前线部队收到了一道由德军最高参谋长 Keitel 元帅在极其恼怒的状态下签署了命令:“凡遇‘诺曼底’大队飞行员,不论空中或地面一律射杀勿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诺曼底”大队在 Polotniane Zavod 的第一个前线阵地,身后为一架雪地迷彩的苏制雅克战斗机和一架 Pe-2 轰炸机


请注意当时的法国飞行员(圆顶军帽者)都已经穿上了厚厚的翻毛防寒靴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苏制 23 毫米航空穿甲弹,使用于”诺曼底-涅门”大队部署在明斯克(MINSK)地区的 Yak-1,Yak-3,和 Yak-9 战斗机。此弹由 Goeorgui ZAKHAROV 少校收藏. (巴黎“自由法国”博物馆)五斗木图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诺曼底”大队冬季使用的风镜(左)皮制头盔(中)丝织风雪帽(右),现收藏于巴黎“自由法国”博物馆内。五斗木图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飞行员马歇尔.勒菲韦尔(Marcel Lefèvre)与他的雅克战机留影,注意他厚厚的飞行服,他身后的战机也穿上了保暖棉衣。(他于 1944 年 6 月 5 日在 Doubrovka 地区的空战中牺牲)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图:左边是同大队一起战斗的苏联空军冬季防寒服,右边深蓝色上衣是法国空军常服,它的下方是“诺曼底-涅门”队旗 。下图:“诺曼底”大队的夏季战斗常服。(巴黎“自由法国”博物馆)五斗木图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图:苏军 1943 年使用的皮制防寒头盔,带上风镜后和对讲面罩后也就没有冷风钻进的缝隙了。下图:苏军 1943 年使用的皮制翻毛保暖飞行靴,以上装备“诺曼底”大队也同时使用。(巴黎“自由法国”博物馆)五斗木图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