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变脸 第一部 血染丛林战他乡 第二十章 抗日大动脉

zhouxuxiang999 收藏 0 4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size][/URL] 美式中吉普载着周四海和团长聂为淮以及他的警卫员冲出昆明城后,就日夜兼程向着滇西进发,聂为淮团长此行之前并不认识周四海,一个团的战士那么多,要是不经常往来,作为一个团长很难把全团战士的名字叫出来的,这次护送克劳士中尉的任务是团长的事,跟周四海并没有相干,只是克劳士中尉极力要求,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


美式中吉普载着周四海和团长聂为淮以及他的警卫员冲出昆明城后,就日夜兼程向着滇西进发,聂为淮团长此行之前并不认识周四海,一个团的战士那么多,要是不经常往来,作为一个团长很难把全团战士的名字叫出来的,这次护送克劳士中尉的任务是团长的事,跟周四海并没有相干,只是克劳士中尉极力要求,团长聂为淮也没有办法,这才让周四海跟着一起来到昆明,这样一来二去的,因而团长聂为淮这才跟他熟悉起来,两人坐在吉普车的后排座位上不时的交谈着,前排驾驶员旁边坐着的是团长的警卫员李顺东,车子走了大半天,已到了中午的时候,大家的肚子都饿了,团长的警卫员李顺东提议说吃些干粮再走,团长也同意,驾驶员便在一处有溪水流淌着的沟边把车子停下来。

聂为淮下车后在公路旁边的水沟里洗了一把脸,警卫员赶紧过去把毛巾给他递上,周四海和驾驶员也走到他的身边蹲下用手捧起水来往脸上“哗啦”地洗着,过些时候,李顺东在路边的一棵树脚铺开一张报纸把车上带来的压缩干粮和几筒打开的罐头放到上面,其他三人便走过去坐下手里拿着压缩干粮慢慢地吃了起来。

“唉!”团长聂为淮吃着吃着便叹了一口气,过后他接着说,“今非昔比啦,要是在前些年,滇缅公路畅通无阻的时候,在这条公路上找一个馆子吃上一顿饱饭,那是轻而易举的事,那时候这条路是多么的热闹啊,车来人往的,如今,狗日的小鬼子攻占了缅甸,这条公路被堵死了,沿路老百姓开的馆子没有人吃饭,都陆续的关门啦。”

李顺东插上话,他说:“还不知道今天晚上在哪里睡觉,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团长,这条滇缅公路不能这样就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一定要把它尽快打通才行,”周四海说道,“现在仅靠驼峰航线的运输能力无法满足中国抗日前线的物资供给,再说,驼峰航线的代价实在是太大。”

“这条公路现在是日本鬼子的眼中钉,肉中刺,要不是这样,狗日的小鬼子不会攻打缅甸,还攻到云南边境来,”聂为淮吃了一块压缩干粮后,接着又说,“我们的盟军英国佬真他妈的全是饭桶,个子看着个个是高高大大的,可全都是马料做的枕头——草包一个,如今入缅作战的中国部队因英国人配合不力只想逃命保全自己,导致缅甸战役全面崩溃,死伤的中国军人不计其数,只有孙立人军长的一部分人马退回到印度边境。”

“团长,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中国方面要采取什么样的有力措施才能扭转被动的局面?”周四海一边吃着罐头,一边问道。

“这次护送美国飞行员来到昆明,多少也从上面打听到一些内部的消息,”聂为淮团长说,“我们中国方面无论如何,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打通这条交通运输的大动脉,把日本鬼子赶出云南边境,中国军人再次远征缅甸是迫在眉睫的大事,看来,大战就要来了。”

“那就太好啦,”周四海高兴地说,“看来我要好好的杀几个日本鬼子解解心头之恨了,上面就应该看到什么是主要的方面什么是次要方面,从目前的形式来看,中国的抗日战争能否取得最后的决定性胜利,那就看我们云南边境这边的军队能不能把小鬼子超出缅甸确保滇缅公路的畅通无阻,要是我们做不到这一点,那抗战胜利就是一句空话。”

“哈哈,”团长聂为淮笑了,他说,“周四海,你说的很对。”

他们四人在路边一边吃着干粮,一边说着话,过了些时候,这才又回到车里开着车向前面进发。

滇缅公路已成为这场战争的焦点,既然这样,那我们就来讲讲滇缅公路,对!就讲讲它,如果这场战争不提起它,那就对不起云南滇西的人民,如果不讲它,那就没有中国军队不惜任何代价先后两次远征缅甸,如果不讲它,那就没有抗战的胜利。

滇缅甸公路是中国抗日时期最重要的一条路连接海外和中国内地的交通大动脉。它维系着整个抗战的生命线,是迎接抗战全面胜利的大序曲。我们可以这样说,没有滇缅公路,就没有抗战的胜利。滇缅公路是滇西人民用血肉修筑而成的运输动脉


“七七事变”以后日本鬼子迅速占领北方的京津地区、紧接着华中、华东主要城市也相继被敌人占领,敌占区包括了中国主要的大城市、以及95%的工业和50%的人口。更为重要的事,中国沿海几乎所有的港口都落入了日本人的手中。以后,由于中国军队(八路军,新四军,国民党抗日部队)的浴血奋战,英勇顽强的抵抗,中日双方进入战争以来的相持阶段。双方的战争变成了消耗战。对于中国来说,当时物资供应问题显得异常严峻起来。

旅居海外的爱国华侨人士得知祖国遭遇侵略后,在海外华侨领袖陈嘉庚的号召下纷纷捐款捐物,筹集了大批国内急需的药品、棉纱、汽车等物资。当时迫于抗日救亡救国的严峻形势,政府也拿出钱来从西方购买了大量的抗战物资(枪支,弹药等)。这些物资需要紧急运回国内,中国急需一条安全的国际运输通道。

蒋介石和国民党的高级将领早在中日开战前就预见到,一旦战争爆发,中国军队将不可能守得住东部沿海地区和内地平原地区的城市,最终国民政府必将退守西部。中国政府正是考虑到有可能出现的危机,这才开始修建滇缅公路。公路要求和铁路连接,直接贯通缅甸首都港。滇缅公路原本是为了抢运中国政府在国外购买的和国际援助的战略物资而紧急修建的,随着日军进占越南,滇越铁路中断,滇缅公路竣工不久就成为了中国与外部世界联系的唯一的运输通道。

自日本侵略中国(1937年‘卢沟桥’事件算起)抗日战争爆发后,由于中国的工业基础薄弱,技术落后,急需大量物资和外援,国母宋庆龄的妹妹宋美龄以友好使者的身份多次到美国游说取得美国方面和东南亚华侨的大力支持后,国民党方面高瞻远瞩通过最高军事委员决定于1938年初修筑滇缅公路。“保卫祖国,修公路”号召一下,来自滇西28个县的20余万民众在抗日救国信念鼓舞下,不计较个人得失,自带口粮和工具,风餐露宿,用人多力量大,众蚁抬蚯蚓的人定胜天的办法劈石凿岩,埋头苦干,在高山峡谷激流险滩之上,沿滇西,缅北990公里的山野,用双手和血汗修筑了滇缅公路。修路民众因爆破,坠岩,坠江,土石重压,恶性痢疾以及其他原因而死去的不计其数。它真正是一条用血肉修筑而成的大动脉,历时10月,终于在38年底通车,从此,滇缅公路成为中国抗战的输血管。

抗战初期,几百万军队所需要的武器装备;维持经济运转所需要的各种物资;无数内迁到大后方的人们所需要的基本消费品,总之,当时维持整个抗战所需要的而中国自己不能生产的所有物资,都依赖这条生命线运进抗日大后方的昆明。

滇缅公路的诞生还有一个无形的作用——它改变了战争的进程。打破了日本人的全盘计划,日本鬼子原来是要在正面打败中国军,迫使国民政府屈服投降。但由于有了滇缅公这条对外通道,使得日本鬼子放弃了原来的计划,改为从沿海越南、西北和缅甸封锁中国的对外通道。这样给疲惫的中国军民有了喘息的机会。

滇缅公路修建之难,难在公路经过的80%的路段是崇山峻岭和深山峡谷。由于抗战形势的日益紧迫,滇缅公路的很多路段只好边勘测边施工。有经验的工程技术人员在战前就十分缺乏,抗战开始后,这个问题就更加尖锐了。况且滇缅公路将要从云南边境地区流行“瘴气”的地区经过,这就更使招募工程技术人员成了一个大问题。

滇缅公路总工程处对流落到昆明的一些有文化的年轻人进行培训,在短时间内学习地质堪探,学习如何加快公路工程进度、用沙砾平整路面、把一条曲线慢慢拉成一条直线、减少急弯和陡坡、改良公路排水系统,以及如何修建载重量不能小于10吨的桥梁等等一些课程。这种速成似的培训,是令人惊讶的也是迫在眉睫的。但在那个刻不容缓的年代,抗战激情高涨的年轻人产生了惊人的学习效率,他们在滇缅公路建设中磨练成为技术骨干,创造出滇缅路上的奇迹。后来,一批批技术人员穿越敌占区,冒险越过日军封锁线,长途跋涉于湖南、贵州、云南那些重峦迭嶂的山区来到昆明。很多人行到半路就已盘缠用光,一路靠典当随身行李和衣物才来到昆明,有些人因劳累体弱,就死在了旅途之中。

修筑滇缅还有一个非常明显的难题是缺乏机械设备,这使工程更加依赖于数以万计的劳工的手工操作。因为时间紧迫和战局恶化,最初的建设工程不得不用最原始的方法。在几乎所有的路段上,劳工们都是用自己家里带来的背篓来搬运泥土和石块。在长达959.4公里的路段上,大都用这种蚂蚁搬家似的方法。可想而知那时的滇西人民对这条公路的付出是多么的巨大。

1938年底,经过20万滇西民众的艰苦努力,全中国甚至全世界瞩目的滇缅公路终于通车了。《云南日报》及时发表社论,题目是《滇缅公路修完了》。当时,国统区内的几乎所有报纸都报导了这个极其鼓舞人心的消息,它也震惊了全世界。滇西人民在抗日战争最关键的时候在一年之内完成如此艰巨工程,不得不让人赞叹。

修筑公路,要平整压实路面,要不然大雨一来洪水一冲修筑的公路就会被冲得无影无踪,没有重压机械是不行的,修筑滇缅公路采用的压路机就是一种大石碾子。石碾子大约有1.8米高,重量各地不等,一般都在3—5吨之间。如果采石场就在附近,人们就因地制材。但更多的是要到较远的地方去寻找石料制作。在这样的情况下,如何将石碾子弄到公路上本身就很艰难。许多石碾子都是靠劳工们推拉肩扛一步一个坑才从丛林和深山中弄出来的。这种大石碾子上坡时没有多少麻烦,只要人多石碾子行驶方向比较容易掌握。但是下坡时由于石碾子所产生的巨大贯性,许多恐怖的事故就会时时发生;那些来不及躲避的劳工们常常被失去控制的石碾子压死。偶尔也会压死一些孩子。大半个世纪过去了,这种大石碾子在滇缅公路沿线已很难见到了。

从1939年到1942年的三年间,滇缅公路上一共抢运回国13000多辆汽车。有了汽车之后,司机严重缺乏的问题又突显出来。这时,旅居海外的华侨向祖国伸出了救援之手,当时的华侨领袖就是陈嘉庚先生。陈嘉庚是20世纪最受国人敬仰的华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在抗战期间为祖国做出了非凡贡献。抗战爆发后,陈嘉庚就多次捐出巨资为抗战购买物资。他还利用自己在东南亚侨界的影响力,为抗战募得大量钱款和物资,并组织大批华侨青年回祖国参战。在得知滇缅公路急需大量汽车司机和修理工之后,陈嘉庚随即与1939年2月8日发表了《南侨总会第六号通告》,号召华侨中的年轻司机和技工回国服务,与祖国同胞并肩抗战。这个通告很快就传遍了东南亚各地。当时,志愿回国服务的东南亚华侨司机和修理工总共有3192人,他们被称为“南侨机工归国服务团”。从1939年2月到1939年底,南侨技工先后分为九批前往祖国。所有回国服务的南侨机工都在昆明的潘家湾汽车训练学校进行两个月的紧急培训,然后就投入到运输抗战物资的司机队伍中去为抗日出力。

云南的路难走,以前在南洋各地就很有名。过去这些司机大都是在城市里开车。来到云南以后,特别是在滇缅公路上,华侨司机几乎要从头开始学习如何在崎岖的山区公路上开车。

滇缅公路促进了大后方交通业的繁荣。当时,西南运输处有团一级的运输大队10多个,拥有汽车将近一万辆。他们主要运输军用物资,如:武器弹药、车辆机械、用品和军用被服等等,他们是滇缅公路上主要的运输力量。在这条抗战生命线上日夜奔忙的还有政府单位的数千辆卡车,以及私立运输公司甚至还有三四家人合买一辆车跑运输的。

随着大批内地的政府机构、工商企业、大专院校和无数的难民撤退到大后方,昆明城迅速地发展起来,各国政府也纷纷在昆明开设领事馆,昆明这个古老平静的城市一下子变成国统区内最繁忙、最国际化的大都市。

当年在滇缅公路上行驶的车辆种类繁多,几乎所有的人都经常听到这样的术语;“三吨的雪佛兰”、“三吨的福特“3.5吨的道奇”、“4.5吨的大国际”等等,这些都是当年美国生产的货车

滇缅公路的黄金时代并没有延续很长时间,从一开始,日本人就处心积虑地要把滇缅公路切断。切断了这条国际交通线,就可以断绝中国的物资供应,逼使国民政府在没有外来援助的情况下投降。

1940年10月起,在不到六个月的时间里,日军共出动飞机四百多架次,轰炸了滇公路上的主要桥梁。每次轰炸之后,驻守在桥边的工程抢修队就及时对大桥进行抢修。这些负责抢修桥梁的人很多都是当年建桥的工程技术人员。有时炸弹仍然在爆炸、空袭还没有结束,他们就开始抢修工作。1941年1月23日,日军飞机第14次轰炸昌淦桥,并把大桥彻底炸断。为此日本的电台洋洋得意地宣称:“滇缅公路已断,三个月内无通车希望”。大后方的很多人,在日本广播中得知此事。在整个大后方,人们一下子紧张起来,国民政府交通部急电滇缅公路的工程技术人员昼夜抢修,务必尽快通车。但是戏剧性的一幕出现了。就在交通部的急电发出后不久,接着就收到了来自大桥抢修队的电报,说滇缅公路上的车队已经再一次地越过了波涛汹涌的澜沧江,整个公路全线保持着畅通。原来早在两个月以前,当地的工程技术人员就预计到大桥有可能被日军日益频繁的空袭彻底炸断。他们找到了一些空汽油桶,每70个空汽油桶连在一起,上面铺上木板,就成了一只简易的渡船,汽车开上去之后,用钢缆将渡船在两岸来回拉来拉去,直到大桥修复。日本鬼子的空中猛烈轰炸并没有让这条运输大动脉遭到彻底破坏,中国人民尽一切努力想尽一切办法保护它,日本鬼子看到这条交通大动脉越来越发挥巨大作用,不得不于1942年初春派兵攻打缅甸,占领缅甸沿海的海港和码头,为了支援驻缅英军抵抗日本鬼子,从而保障大后方滇缅公路的畅通,中国军队第一次远征就这样拉开了序幕。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