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说明一下:以下是本人发表于《舰载武器》2008年第6期的文章

驶向西沙

西沙群岛自然地理概况

西沙群岛地处南中国海的中西部,位于北纬15度47分至17度零8分,东经110度10分至112度55分,处在海南岛东南的大陆坡上,背靠大陆,以永兴岛为基点,北距榆林港182海里,西距越南岘港242海里,东距菲律宾马尼拉525海里,南距南沙永暑礁444海里,属海南省。群岛由40个已经命名的岛、洲、礁、滩组成。其中珊瑚岛屿22个,沙洲7个,总面积约8平方公里。

群岛除高尖石是火山岛外,其余均为珊瑚岛礁。北起北礁,南达先驱滩,东自西渡滩,西至中建岛,分布在东西宽90公里,南北长160公里的海域上,从空中俯瞰下去,恰似一串明珠点缀在祖国辽阔的碧海之中。群岛从东北向西南伸展,分为东西两群,东部为宣德群岛(亦称东七岛、上七岛或上峙),由赵述岛、北岛、中岛、南岛、石岛、永兴岛、东岛7个岛,高尖石和6个沙洲以及一些礁、滩组成。其中永兴岛是西沙群岛的主岛,面积1.58平方公里,是南海诸岛政治、经济中心。东岛为西沙第二大岛,面积1.66平方公里。西部为永乐群岛(亦称西八岛、下八岛或下峙),由珊瑚岛、甘泉岛、金银岛、全富岛、晋卿岛、琛航岛、广金岛和中建岛等14个岛屿、1个沙洲以及一些礁、滩组成。其中中建岛形成于台礁上,面积约1.5平方公里,为西沙第三大岛。各岛屿除了石岛高15.9米外,其他的高度不超过10米,四周有珊瑚礁盘环绕,其外缘多为深水区,锚地大都敞开。

西沙群岛地处北回归线以南,属于中热带湿润气候,温暖湿润,气压适宜,雾日罕见,能见度良好。主要受热带气团控制,9月至次年3月也受大陆高压冷空气影响,年平均气温26.5摄氏度。10月至次年4月为东北季风期,方向稳定,平均风力4到5级,5-9月为西南季风期,多为南风西南风,风向不稳定,平均风力3级。受热带风暴和台风侵袭比较频繁,每年平均3-4次,5到6月以南海生成的为主,7到9月以太平洋生成的为主。雨量冬季较少,3月以后开始增大,夏秋季节雨水充沛,年平均降水量1520毫米。潮汐为不正规全日潮。永兴岛附近平均潮差0.74米,东岛平均潮差0.9米。潮流流速缓慢,海水透明度可达20-30米。

岛屿土壤系珊瑚和贝壳类残骸风化而成,含大量石灰质,盐分比较多,不适合种植农作物。各岛屿热带植物繁茂,据调查,种类有213种。永兴岛等较大岛屿,土中含鸟粪较多,并有腐烂的树木根茎,因此土质松软、肥沃。岛屿周围的珊瑚礁,可以用作修筑码头和防波堤的材料。部分岛屿修有蓄水池,生活用水需由大陆补给。西沙水产资源极为丰富,种类异常繁多,是中国的优良渔场之一,盛产鱼类、玳瑁、海参、海龟、虾、蟹、贝类和海藻类。它还是中国著名的珊瑚产地之一,所产珊瑚品种多、质量好。岛上的磷矿是天然肥料和重要的药品原料。

西沙群岛为中国南海的天然屏障,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扼太平洋与印度洋、亚洲大陆与澳大利亚大陆之间的海空交通要冲。它与东沙群岛、中沙群岛、南沙群岛一起,环峙在南中国海上,是祖国南方的海防前哨。

西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领土

根据史料记载和考古发现,以及居民生活遗址,证明西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它是中国人民最早发现、最早命名、最早开发经营,并由中国政府最早进行管辖和行使主权。

早在公元前两世纪的西汉武帝时代,中国人民就开始了在南海的航行,通过长期的航海实践发现了西沙群岛。三国时代的万震在《南州异物志》中记载汉代从马来半岛到中国大陆的航线时写道:“东北行,极大崎头,出涨海,中浅而多磁石”。这里的涨海就是现在的南海,磁石即指西沙群岛当时未露出海面的暗礁、暗沙。由于船只碰到这些暗礁、暗沙就搁浅无法脱身,故而称之为“磁石”。康泰则在《扶南记》中记载:“涨海中倒珊瑚洲,洲底有盘石,珊瑚生其上也”,比较科学、准确地记述了西沙群岛的地形地貌特征。

中国人民在发现西沙群岛之后,克服种种困难,陆续来到这里辛勤开发经营。我国宋代的《梦粱录》、元代的《岛夷志略》、明代的《东西洋考》和《顺风相送》、清代的《指南正法》、《海国闻见录》以及历代渔民的《更路簿》等著作,记载了中国人民千百年来到西沙群岛航行、生产的情况和群岛的地理位置及岛礁分布状况。这些著作不仅相继把西沙群岛命名为“九乳螺洲”、“石塘”、“千里长沙”等,而且给各个岛、礁、沙、滩起了许多生动形象的名字。在西沙群岛发现的我国唐、宋时代的居住遗址和陶瓷器皿、铁刀、铁锅等生活用具,以及明、清时代的水井、庙宇、坟墓等历史文物充分证明:中国人民至少自唐、宋以来就已经在西沙群岛生活和从事捕捞等生产活动。现在西方称中国西沙群岛的“帕拉塞尔群岛(Paracel Islands)”一词,源自于葡萄牙语,意为“石礁”,就是由中国古籍所称的“石塘”意译而来的。

随着中国人民对西沙群岛的开发经营,中国历代政府一直对西沙群岛进行管辖和行使主权。早在北宋,中国的海军就已经巡海到西沙群岛一带。北宋仁宗皇帝亲作“御序”的《武经总要》记载:“命王师出戍,置巡海水师营垒”于广南(即今广东),“治肋鱼入海战舰”,“从屯门山用东风西南行,七日至九乳螺洲”。“九乳螺洲”就是今天的西沙群岛。这表明北宋朝廷已把西沙群岛置于自己的管辖范围内,因而派出“入海战舰”前去巡逻。

元代至元十六年(1279年),元世祖忽必烈亲派著名天文学家、同知太史院事郭守敬到南海进行天文测量,设测量点于西沙群岛。明、清两代,中国政府明确将西沙群岛划归广东省琼州府(今海南省)万州(今万宁、陵水境)管辖,明代把西沙群岛列入水师的巡视范围,清代沿袭了明代派水师巡视西沙群岛的巡海制度。康熙四十九年至五十一年(1710-1712年),广东水师副将吴陞率领水师“自琼崖,历铜鼓,经七洲洋、四更沙,周遭三千里,躬自巡视”。这里所说的七洲洋就是现在西沙群岛一带海域,当时由广东省海军负责巡逻。宣统元年(1909年),两广总督张人骏派广东水师提督李准率领海军官兵170余人分乘“伏波”、“广金”、“琛航”3艘军舰巡海视察西沙群岛,查明岛屿15座,命名勒石.并在永兴岛上升旗鸣炮,重申主权。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后,广东省于11月9日宣布独立,12日成立以胡汉民为都督的军政府,宣布将西沙群岛划归海南岛崖县管辖。1921年,中国政府内务部批准广东商人何瑞年在西沙群岛开办渔业.垦殖、采矿等实业。后因何瑞年擅自将经营权转让给日本商人,即撤销其经营权。1928年5月,当时的广东省政府派出军、政官员和科技专家组成调查队,到西沙群岛进行全面考察,并提出了详尽的调查报告书。1935年,由中国外交部、内政部、海军部等部门组成的水陆地图审查委员会审定并编印了《中国南海各岛屿图》,审定的岛、洲、礁、滩名称共132个,分属东沙、西沙、中沙、南沙群岛,明确标绘其属于中国版图。1936年,中国政府根据1930年远东气象会议的决议,在西沙群岛建成气象台、无线电台和灯塔,与各地进行通讯联络,指示海上航行船舶。

自19世纪中叶起,西沙群岛成为西方列强觊觎的对象。光绪九年(1883年),德国曾对西沙群岛等进行调查测量,后在清朝政府的抗议下,德国不得不停止调查。在觊觎西沙的诸列强中,又以法、日两国为最。法国1884年侵占越南后,从1898年开始觊觎西沙群岛,但由于找不到任何有力证据作为侵占借口,直到20世纪20年代仍承认中国对西沙群岛拥有主权。1932年3月,统治印支半岛的法国殖民当局出于西沙群岛战略重要性的考虑,悍然侵占西沙群岛永兴岛,并对整个群岛提出领土要求,于6月非法宣布将我西沙群岛划入越南承天省。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于1939年3月侵占包括西沙群岛在内的南海诸岛,并划为日本领土,属台湾高雄管辖。

抗日战争胜利后,南海诸岛暂时由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管辖。1946年7月,中国政府鉴于三沙群岛的重要性,决定将西沙和南沙群岛改归广东省政府管辖。同时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广告》确定的“满洲、台湾、澎湖列岛等,归还中华民国”的精神,于1946年10月下旬由“太平”号、“永兴”号、“中建”号、“中业”号4艘军舰组建进驻西南沙群岛舰队,以林遵上校为指挥官,姚汝钰上校为副指挥官,林焕章上尉和张君然上尉为参谋。为了争取时间,由林遵带领林焕章坐镇太平舰,率中业舰收复南沙群岛。姚汝钰带领张君然坐镇永兴舰,率中建舰收复西沙群岛。待进至海南岛榆林港后,分头出航执行任务。10月29日,进驻舰队由吴淞口启程南下,于11月1日驶抵珠江口,在内伶仃岛附近锚泊。11月6日,广东省政府主席罗卓英派遣省府委员肖次尹任接收专员,率接收组和国防部、内政部、联勤总部的代表以及测绘人员、驻守部队乘“永兴”、“中建”两艘军舰赴西沙群岛进行接收。11月24日抵达永兴岛,29日在岛上举行了接收仪式,鸣炮升旗,并为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举行揭幕仪式。该碑正面刻“卫我南疆”四个大字,背面刻“海军收复西沙群岛纪念碑,中华民国三十五年十一月二十四日立”。次年5月,张君然被任命为西沙群岛管理处主任。1947年底中国政府内政部方域司正式核定《南海诸岛新旧名称对照表》,将南海东沙、西沙、中沙、南沙四个群岛及其各个岛、洲、礁、沙、滩的名称公布中外,并刊印《南海诸岛位置略图》,一度被外国非法侵占的西沙群岛又重新置于中国政府的管辖之下。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政务院总理兼外长周恩来于1951年8月15日发表《关于美英对日和约草案及旧金山会议声明》,严正指出:西沙、南沙群岛和东沙、中沙群岛一样,“向为中国领上”,“在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时虽曾一度沦陷,但日本投降后己为当时中国政府全部接收”,中国对西沙群岛、南沙群岛的主权,“不论美英对日和约草案有无规定和如何规定,均不受任何影响”。 中国政府继续对西沙群岛进行管辖和行使主权,中国人民继续在西沙群岛进行经营建设。1950年至1956年,海南岛琼海县大批渔民不断前往南海诸岛进行渔业生产。广东省海南行政区有关部门多次派遣人员到西沙群岛调查勘测、捕捞水产、开采磷肥、建立气象台,并对西沙群岛的渔民进行管理。1959年3月,海南行政区在西沙群岛永兴岛设立“西沙、南沙、中沙群岛办事处”。1969年3月,该办事处改称“广东省西沙、南沙、中沙革命委员会”,并在西沙群岛设立人民武装部、公安派出所等机构。1981年10月,改设“广东省西沙、南沙、中沙群岛办事处”,为省人民政府派出机构。1983年4月24日,中国地名委员会受权公布经过普查并进行标准化处理的中国南海诸岛部分标准地名287个,其中西沙群岛52个。1988年4月13日七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决定设立海南省,西沙群岛、南沙群岛、中沙群岛及其海域划归海南省管辖,仍在永兴岛设“西沙、南沙、中沙群岛工委、办事处”,直属海南省人民政府领导。2007年11月,国务院批准设立三沙县级市,管辖西沙、中沙、南沙三个群岛,面积为260万平方公里,仍然隶属于海南省。

南海舰队首次远航

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的前身是1950年12月3日在广州成立的中南军区海军,领导机关以广东军区江防部队直属机关和第58军173师直属机关为基础组成,设有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下设18个处科,首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方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周仁杰,政治部主任吴罡,后勤部部长王全珍。所辖部队有:中南军区海军第一舰队、万虎独立水警区、汕头独立巡防区、快艇第11大队、海岸炮兵团、黄埔后方基地、西营基地及其所属的海南岛水警区(下辖海口、榆林、琼东、琼西、西营等巡防区),初步形成了华南沿海的防御体系。随着海防建设的需要和部队的发展,中南军区海军领导机关也不断进行调整。1955年1月15日根据国防部颁发的《中国人民解放军中南军区海军编制表》进行了一次整编。10月24日,根据国防部8月6日命令,中南军区海军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南海舰队,时任司令员兼政治委员赵启民。舰队领导机关设有:司令部、政治部、干部部、后勤部、岸防兵处、防空兵处、舰船修理部、工程部、军械处、防险救生处、财务处、军法处、直属政治部,共7个部、6个处。舰队下辖:海军榆林基地(由榆林巡防区扩建)、西营基地、万虎要塞区(由万虎独立水警区改建)、汕头水警区(由汕头独立巡防区扩编)、海军混合舰队第1支队等单位。与此同时,珠江口、琼州海峡、榆林、西营等地区的海岸防御作战体系也有所加强。

中南军区海军创建之初,装备非常落后,数量也少,主要是接收、俘获和打捞的国民党海军小型舰艇、改装商船,以及少量苏制鱼雷艇。如此有限的力量,安排正常的巡逻任务都比较困难,更不用说应付紧急情况了。1953年6月,广东省东莞县发生洪灾,省委书记陶铸亲自给赵启民打电话,要求南海舰队派遣舰艇协助救灾,可当时舰队竟然连一艘可以用作机动的交通艇都派不出。赵启民无奈之下,只好调动正在执勤点上执行任务的船只。就连抗战末期被美国海军潜艇炸掉舰首,在广州黄埔港搁置了多年的原日本海军丙型海防舰海防第7号,都在被江南造船厂工程师徐振骐修复后命名为“南宁”号护卫舰,作为南海舰队旗舰使用。当时南海海军境况之艰难可见一斑。除了装备受限外,人员素质也有待于提高。南海舰队的官兵主要来自三个方面:一是从陆军调来的战斗骨干,约占总人数的60%,这部分人经过战火的锤炼,作风顽强不怕吃苦,思想觉悟高富于牺牲精神,但是文化水平低,缺少技术。他们对于改变现状、由外行转变为内行抱有很大的热情和信心,表示“外国有海军陆战队,我们是陆军海战队。我们不能老是当旱鸭子海军,一定要下苦功夫,争取早日摘掉这顶帽子”,是海军建设的基础和骨干力量。二是从社会社会吸收的一批青年知识分子,有热情有知识,但是缺少实际工作的锻炼,思想作风欠扎实,有待进一步成熟。三是留用和招收的部分原国民党海军人员,文化程度和技术水平比较高,主要有两种情况:有的工作上尽心尽力传授技术,有的则存在“留一手”的想法,担心传了技术,将来丢掉饭碗。

经过几年的建设,到1957年,南海舰队的舰艇装备有了较大的改善,所属海军混合舰队第1支队(1955年10月由中南军区海军第1舰队改称)下辖护卫舰、扫雷舰、登陆舰三个大队;原鱼雷快艇第11大队扩编为第11支队,下辖第11、第21大队。武器装备水平有所提高,人员素质也有了一定的进步,可毕竟是基础差底子薄,人与技术、训练水平与装备发展、人员情况和现实发展的矛盾仍然很突出,不能适应斗争形势和部队建设的需要。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虽然有了正规的科目训练,但老是在单舰一、二、三科目上徘徊,战斗力迟迟不能提高,部队官兵反映说:“年年搞训练,年年在一、二、三上踏步;年年搞出海,年年离不开家门口”,“这样下去,我们怎能建成一支强大的海军?怎能战胜敌人,完成守卫和收复西沙、南沙,解放台湾的任务呢?”在这种情况下,争取在训练方面取得一个突破,闯出一条新路子,以训练上的突破推动部队建设进入一个更高的层次,加快发展步伐,就成为了南海舰队的当务之急。

经过赵启民和舰队其他领导、机关人员的反复研究,一个有舰队各舰种参加的,带有战术背景的大编队远航训练方案拟定了出来。随后,赵启民将南海舰队首席顾问、苏军少校巴甫洛夫请到办公室征求意见。巴甫洛夫认为训练水平还达不到远航训练的要求,条件尚不成熟,冒的风险太大,搞不好会出乱子,不同意这个方案,还是坚持按部就班地继续搞单舰科目训练。苏联顾问执反对意见,在南海舰队内部也有不同的声音,认为难度太大,主张等一等再说。对此,舰队领导层认为,目前的形势是时不我待,这样那样的困难固然存在,但绝大部分干部战士积极性高涨,又有几年的训练基础。着眼于适应形势和部队发展的需要,必须走出“家门口”,到大风大浪中去闯一闯,在远海训练中彻底摘掉“旱鸭子”和“干海军”的帽子,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即使冒一些风险也是值得的。

参加训练的20艘舰艇分别来自混合舰队第1支队、鱼雷快艇第11支队、榆林和湛江基地,有日造的、美造的、苏造的和国产的;有30年代出厂的,有40年代建造的,有50年代服役的;航速快的15、16节,慢的只有10节左右;吨位大的有1000余吨,小的只有100余吨。要把这些型号庞杂,性能各异的舰艇组成一个大编队,同行同止,同进同出,是难以想象的,那样做既不现实,又不安全。为了解决这个难题,决定采取分段航行,快慢分编的办法,把近千里的航程划为三个航行阶段,每次航程300海里左右,从一个目的港起航到另一目的港休整。航行的时候抓好训练,靠港的时候搞好休整,训练一段,休整一段。这样做安全可靠,便于掌握,同时也可以解决补给上的困难。根据舰艇的性能,航速快慢,将参训舰艇分编为快速和慢速两个编队,分别航渡,做到互不干扰,各得其所。

航行第一阶段:黄埔——湛江,航程284海里,8月12日至13日。编队以172(即“南宁”号)、123、173、143、153舰5艘组成,172为指挥舰,在航行中演练了4个科目,到湛江后参加了对空实弹射击。在这一阶段,着重演练舰艇的编队运动、舰艇之间的通信联络、单舰航行和编队航行。50年代舰艇之间近距离的通信联络主要靠手旗和灯光信号。训练开始时,常常叫不通,联不上。经过一段时间的航行训练之后,在这方面有了相当明显的改观。编队航行一方面情况复杂,要求高,另一方面操纵好坏一目了然,对官兵是个很好的锻炼和提高的机会。有的舰艇在风浪中颠簸,摇摆到30多度,仍能镇定准确地操纵。

航行第二阶段:湛江——清澜——榆林。分为快慢两个编队。快速(第一)编队由172、161、123、133、143、153舰6艘组成,172为指挥舰。26日由湛江港起航,经清澜港,28日抵达榆林,航程254海里。在航行中演练了7个科目。慢速(第二)编队由131、101、102、151舰4艘组成,131为指挥舰,同于26日从湛江起航,经清澜港,29日抵达榆林,航行中演练了8个科目。两个编队在榆林经过休息和准备后,于9月3日至5日参加了基地的护航实兵演习。鱼雷快艇第11支队部分艇只专程从清澜港赴榆林参加这次演习,并在往返途中组织自训。参加这次实兵演习的还有榆林基地所属舰艇和岸炮部队。实兵演习重点演练了组织接送运输船(由1艘扫雷舰充任)进出港、锚地警戒及海上航渡护航等内容。同时,还组织9艘舰艇进行了海上打拖靶的对海实弹射击。

航行第三阶段:榆林——琼西海道——湛江,航程345海里。将原两个编队分成三个编队,分别于9月5日15时至21时由榆林起航,于7日6时至16时先后返抵湛江。航行中演练了5个科目。至此,远航训练任务胜利结束。

在训练过程中,由于条件简陋,既缺少飞机拖靶,也没有航模飞机,遇到了实施对空实弹射击如何设置空中标靶的难题。后来想出了一个办法,用炮弹烟幕代替空中标靶。对空射击时,先用高炮向高空打一发炮弹形成烟幕,各舰遂以此为目标开火射击。尽管炮弹烟幕不像飞机拖把或者航模飞机那样能快速移动,但舰艇是运动的,而且烟幕弹着不固定,并会逐渐散开,倒也能够解决没有靶机的一时之需。

南海舰队这次试验性远航训练,从8月12日开始至9月7日结束,历时27天,总计航程883海里,取得了圆满成功,以实例证明了对于当时组织多舰种远航训练的诸多顾虑是没有必要的,同时为组织类似大型的、多舰种的编队远航训练提供了宝贵的经验。从部队训练角度讲,在技术有了一定基础后,要不失时机地开展战术训练,以技术训练促进战术训练,以战术训练带动技术训练,推动整个训练向高层次发展。同年11月,在中央军委召开的训练会议上,赵启民就远航训练的情况,在小组会上做了专题发言。这次远航训练的成功,也为两年之后的西沙巡逻奠定了基础。

西沙巡逻

人民海军在成立初期,由于力量薄弱,一直未能组织对西沙群岛的巡逻。而南越西贡当局继承法国殖民者的衣钵,不断侵犯我我南海诸岛。1956年4月1日,南越政府派遣由40余人组成的保安排,以接替法军为由,侵占我西沙群岛珊瑚岛。6月1日,南越政府发表公报,声称对西沙和南沙群岛拥有传统主权。7月9日,南越当局派出7艘军舰侵占了我西沙群岛甘泉岛,不仅鸣炮示威,而且还派驻了军队。8月22日,又派遣海军侵入我南沙群岛南威岛,并升起了南越政府的旗子。10月22日,南越当局将南沙群岛划入其福绥省。

到1959年,吴庭艳集团的侵略行径变本加厉,进一步采取蚕食行动。2月20日,西贡政权海军的一艘炮艇HQ225号开入我西沙群岛北岛一带进行侦察活动。第二天,该炮艇在我西沙洲以南强行拦截我方渔船,并迫令我方一名老年渔民上艇进行多方盘问,刺探西沙的情况。22日上午,HQ225号又从珊瑚岛驶向琛航岛,派出十余名武装人员先登上我渔船,后又在琛航岛登陆,无礼撕毁渔船上和岛上的我国国旗,并且使用武力将我驻该岛的“西沙开发公司”渔民82人、渔船5艘和其他财物劫走。与此同时,南越当局一架飞机在西沙群岛上空侦察袭扰。23日,南越海军将我被劫人员运抵岘港“审讯”。针对南越当局这种明目张胆的侵略行径,我国外交部于27日发表声明,提出严正抗议,重申西沙群岛是中国领土,要求南越当局必须立即全部释放我被劫渔民,交还被掠走的所有渔船和其他则物,赔偿被劫走渔民的损失,并且保证今后不再发生类似的非法事件。南越政府一面抵赖、诡辩,一面将我人员运抵珊瑚岛,具体情况不明。根据总参三部的侦察,“2.22事件”之后,南越海军在永乐群岛的人员十分恐慌,急于返回基地,而其指挥部又强制他们必须修复我船只,送回我人员以免以后麻烦。但我被劫人员、船只因无通讯联系,是否回到永兴岛仍不清楚,但大体上可以判断,这批被劫人员必将归来。

为了捍卫我国领土主权,保护我国渔民正当权益,中央军委命令海军组织一定的舰艇赴西沙巡逻,以保护我渔民生产,配合政治和外交斗争。南海舰队经海军和广州军区批准,及时调整兵力部署,抢修陵水机场,启用了直通北京的有线通信线路。海军司令员肖劲光和政委苏振华在请示国防部长彭德怀同意后,命令赵启民赶赴榆林坐镇指挥。3月8日,赵启民陪同肖劲光到达榆林,召开舰级以上干部会议,具体部署巡逻西沙的任务。

3月9日,周恩来总理就关于海军巡逻西沙宣德群岛海区问题致信彭德怀部长,大意是: 吴庭艳集团怕扩大事态,美国也不愿引起更多争端,国民党军队则处境尴尬,谁也不想挑衅。因此,我方似不必等待被劫人船全部归来,即可根据在郑州时中央常委商定的原则,并报给毛主席同意的步骤,先从海上巡逻开始,在宣德群岛相机建立军事据点,以巩固我生产基地。接下来,周恩来对巡逻的任务、时间、路线、海上对敌斗争原则和方法一一作了明确规定。报中央军委批准后,国防部于3月11日向南海舰队发出巡逻西沙的命令。

3月12日,南海舰队4名侦察参谋会同海南军区10名侦察人员,组成了一个14人的侦察小组,执行第一步的侦察任务。侦察组乘坐地方的团结1号船从三亚出发,赴西沙海域搜集上报了海区情况,南越军队在西沙的活动情况以及我方渔民的生产情况。

3月17日12时,由“南宁”号护卫舰和“泸州”号猎潜艇组成的人民海军第一支西沙巡逻编队,在榆林基地政委袁意奋和副司令员王发明率领下从榆林港启航,向西沙群岛驶去。巡逻编队按照预定计划,于18日清晨抵达西沙海区。沿南岛、中岛、北岛、东岛一线巡逻。20日遭遇美国海军巡逻机3批3架次,巡逻编队严格执行海上斗争的自卫原则,严阵以待,在发出警告信号后美机离去,未发生冲突。21日,巡逻编队完成第一次西沙巡逻任务,返回榆林基地。

首次巡逻的成功,极大地鼓舞了士气,各部队积极请战,要求担负第二次、第三次巡逻任务。3月25日,南海舰队组织第二次西沙巡逻,编队仍然由1艘护卫舰和1艘猎潜艇组成,榆林基地政委袁意奋和鱼雷快艇11支队副支队长武毅担任指挥员。4月3日,第三次巡逻编队出航,除了执行巡逻任务外,还运送了西南中沙工委、办事处的人员进驻永兴岛。

在分析了前几次巡逻的情况之后,舰队司令员赵启民基于进一步熟悉西沙海区情况,实地考察永兴岛地形,更好地完成巡逻任务的考虑,决定自己率领一个舰艇编队执行第四次任务。有人善意提醒他不要冒这个险,说太平洋上并不太平,司令员出海,万一出了问题不好交待。赵启民出于强烈的历史责任感和使命感,没有犹豫和退缩,毅然于4月9日23时登上第四次西沙巡逻编队的指挥舰“南宁”号驶向西沙,123号猎潜艇紧随其后,编队的指挥员是湛江基地司令员高希曾。次日12时45分,编队经过182海里的航行之后抵达这次考察的重点永兴岛。永兴岛是宣德群岛的主岛,西南中沙工委和办事处就设在这里。岛的周围遍布珊瑚礁群,舰艇无法靠岸。赵启民、高希曾、舰队工程部部长刘墨卿等15人换乘小艇登岸。上岸后与西南中沙工委、办事处人员进行座谈了解岛上情况,根据中央军委的指示,对今后的生产和对敌斗争政策等作了说明。随后对全岛进行勘察,重点掌握地质和水文情况,探讨进驻部队和修建码头的可能性。

11日上午,编队离开永兴岛海域转向西南,直奔被南越强占的永乐群岛海域。其中甘泉岛上驻有30多名南越士兵,还有美军联络站人员5、6人。编队驶近甘泉岛进行抵近侦察,通过望远镜可以看到岛上的军事设施和南越军人的活动。摄于我编队威力,南越军队未敢采取阻挠行动。下午4时20分,编队经过晋卿岛、琛航岛海域时,发现有1艘南越舰艇锚泊于两岛之间。因为雾大,能见度不良,双方没有发生接触。12日2时45分,第四次西沙巡逻编队安全返抵榆林港。赵启民将有关情况和意见报告海军总部机关,对宣德群岛的建设提出建议,总部机关专门行文上报了总参谋部。

截至11月23日,南海舰队共组织了十六次巡逻西沙的行动,出动护卫舰9艘次,猎潜艇23艘次,运输船1艘次,捍卫了我国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保护了157艘渔船和2378人在西沙海区安全生产,又为海军的战斗训练书写了新的篇章,更是为保卫西沙、建设西沙奠定了牢固的基础。

本文内容于 2008-12-26 9:56:57 被Ricky8818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