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870多名将官中有57位女性将军

狼烟007 收藏 0 12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据CNN报道,美国陆军装备供应司令安·邓伍迪14日被授予四星上将军衔,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个女四星上将。这在军队以外的人看来,其震撼力不亚于黑人总统奥巴马当选,但在美军中反应却很平静,因为美军中女将如云,出现四星上将已是迟早的事,用不着大惊小怪。


“她是一名士兵”


邓伍迪现年55岁,出生在一个五代军人世家,她的父亲、兄弟都是军人,正如国防部长罗伯德·盖茨在授衔仪式上称赞的那样,“邓伍迪的血管流淌着橄榄的绿褐色”。然而,邓伍迪的家族并不是显赫望族,在她之前,她的家族出过的最高长官不过是准将,邓伍迪的成长可谓一步一个脚印。美国陆军新闻发言人评价邓伍迪时说,“她是一名士兵”。


邓伍迪1975年从纽约州立大学毕业后参军,她入伍的动机并非要在军中做大,而是曲线找生计。她说:“小时候,我的全部理想是当一名体育老师。服役经历将是通向理想职业的一段弯路。”


但是军旅生涯改变了她的理想和命运,她热爱上了军营,“不久我意识到再没有比做一名士兵适合我了。我为能成为致力于建设世界上最强大陆军的那些勇士中的一员而感到自豪和骄傲”。


邓伍迪得到的第一个任命是被派往俄克拉何马州锡尔堡,第100供应与后勤营第226维修连当一名排长。30岁时成为第226维修连的指挥官,此后被调往德国和沙特阿拉伯服役。先后担任驻德国伞兵第5军需处处长,第10山地师支援指挥官。1987年从陆军指挥和参谋学院毕业后成为弗吉尼亚州第82空降师后勤计划官,而后成为陆军后勤参谋部副部长。如今邓伍迪宣誓就任陆军装备供应指挥官,管辖分布于150个地点的共计13万军人。


邓伍迪在美军中创造了多项第一,1992年成为82空降师第一个女性营级指挥官,2004年成为装备支援联合司令部首位女指挥官。2008年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女性四星上将,并成为现役美陆军11名上将中的一员。


邓伍迪从军33年,成绩斐然,先后参加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获得15枚奖章:橡树叶杰出贡献奖章、国防优质服务奖章、杰出服务奖章、双橡树叶军团勋章、国防荣誉奖章、橡树叶银制奖章、军队贡献奖章、军队贡献金奖、国防服务铜制奖章、西南亚服务奖章、科威特解放奖章(沙特阿拉伯)、科威特解放奖章(科威特)、优秀伞兵奖章、降落伞操作员奖章、陆军参谋奖章、伞兵奖章(德国)。此外,她还有后勤学、国家资源战略双硕士的头衔。


机会均等57朵将花盛开


邓伍迪并非一枝独秀,她是美军现役57朵将花中的一朵。《2007年国防授权法》规定,按0.06%的将兵比例,美军现役部队将官总数为870多名,其中准将400多名,少将200多名,中将100多名,四星上将34名,占现役20万军官中0.43%。目前,美军中女兵占总兵员的14%,近20万人,准将以上女军官57人,占女兵总数的0.03%,是美军将官比例的一半。这在世界各国军队中女性比例上算是佼佼者。


美国兵役法规定妇女不得担任战斗员职业,而作战军官历来是军官晋升的主渠道,这就使得女性军官的发展十分受限。这个情况在世界各国军队中是普遍存在的。但美军女将官居然在保障部队中占到如此高的比例实属罕见。究其原因,要归功于美军的军官生长制度。


美军的军官晋升机制吸取了浓厚的企业管理经验,其最大的特点是拓宽军官岗位发展渠道,使得人人都有奔头。在美军,自少尉以上军官岗位都实行轮换任职,除个别特殊的技术岗位外,军官每一个任期都需要具有部队主官与机关参谋相结合的经历、不同部队交叉任职的经历。这样就使军官的发展渠道多样化,对非战斗部队军官的发展来说就拓宽了前景,不会越走瓶口越小。邓伍迪就是在这种生长宽度相对均衡的军官发展环境里成长起来的保障部队指挥官。


下一个女四星上将会是谁


除邓伍迪之外,下一个有望晋升四星上将的女中将是美国国防大学校长弗兰西斯·威尔逊。弗兰西斯是海军陆战队出身,任职经历也很丰富,曾担任弗吉尼亚州匡堤科基地司令、日本冲绳海军陆战队第三远征部队支援部队司令、海军陆战队干部部部长,国防部长预备役力量顾问和国防大学武装部队工业学院院长。她知识渊博,拥有4个硕士学位和一个博士学位。


拓宽军官发展渠道使军官入伍时就能看到自己广阔的前景,为广大军官安心工作创造了条件。但这还不够,军官的晋升竞争高度激烈,如何把优秀人才提拔上去是个大难题。尤其是像邓伍迪、弗兰西斯这些优秀女军官,在男性主宰的军队世界里如何脱颖而出,关系着稳定20万女兵的军心问题。


对此,美军采取全军统一考核选拔机制,针对上校以上高级军官的任用,取消各战区、各部队自选自用的传统,任免权收归国防部,杜绝上级选拔下级搞近亲繁殖。在新的任用理念下,美军形成了提名、考核、任用三步走的干部晋升制度,当原先将官晋升或退休位置出现空缺时,国防部、各军种部、军种参谋长、各战区都有提名权,提名后由国防部晋升委员会组织审查晋升的资格和考核,最后投票选拔。于是,一个战区将军的空缺往往是其他战区的军官来填补,女性军官在全军晋升委员会面前获得机会均等的待遇。


为保证晋升公平,美军又在监督选拔机制上做文章。为解决谁来监督美国国防部的晋升委员会这个问题,美国再下法律条文,规定由国会来监督。国会议员都是美国的精英代表,他们善于用自己的标准来衡量高级军官的资质,有权征召候选人述职来全面考核,特别是其中一些议员熟悉国家安全和军队建设事务,这对国防部是一大压力。


根据美军新的规定,凡中校以上军官晋升时要征求国会军事委员会的意见,如有两名国会议员对同一名候选人提出异议,国防部就得推迟或否决对该军官的晋升。这一招打破了美军内部自选自用的封闭格局,给美军优中选优创造了很好的外部环境。


军队转型女兵展风彩


与冷战时期美国陆军出现第一名女性准将——陆军护士队队长安娜·海斯的时代相比,冷战结束后美军女军官快速崛起,几乎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地步。从大环境看这是军事转型的结果。


军队转型的一个突出领域就是人力资源的再分配,也就是让合适的人去干合适的事情。这是由军队任务转型直接导致的。新世纪以来,美军将联合作战的发展按任务牵引,确立了快速反应部队、稳定行动部队和作战支援部队三大任务群,女兵在这三支大军中比例由前向后,呈阶梯式增长,尤其在信息作战、行政管理、后勤保障、医疗卫生、战后重建、国际维和、反恐怖等领域比例大增。


在作战部队中,女性也开始打破陈规担当起战斗机飞行员、武器操作手的角色。自1984年加油机空勤岗位向女性开放后,美军发现,女性战斗机飞行员表现出色,在格斗技巧和体能耐力方面超过男性,而男性飞行员也希望与女飞行员搭档作战。


1993年,美国国民警卫队杰凯·帕克少校成为世界上第一个驾驶F-16的女飞行员。据报道,美国空军有16名轰炸机女飞行员,40多名战斗机女飞行员,分别驾驶F-15、F-16、A-10等。北约各国也纷纷效法,都准许女飞行员参战。


如今,在反恐怖、救援等多样化军事任务面前,很多岗位都需要女性来承担,邓伍迪的成功只是掀开了女兵们在军队转型中蓬勃发展的一角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