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哨兵 第四卷:子弹的归宿 第三十九节

付勇军 收藏 3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0.html[/size][/URL] 第三十九节 李古力何尝不心疼石虎的自虐行为?这一年多来,石虎与他一起劳动,一起唠嗑,一起吃饭睡觉训练学习,甚至洗澡都赤条条在一起,他和石虎,不禁情同手足,更象长辈对待孩子一样。石虎年龄小,有韧性,肯吃苦,身体素质特别好,训练一点便通,虽倔强,但至少有一股猛劲,敢闯敢拼!这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0.html


第三十九节

李古力何尝不心疼石虎的自虐行为?这一年多来,石虎与他一起劳动,一起唠嗑,一起吃饭睡觉训练学习,甚至洗澡都赤条条在一起,他和石虎,不禁情同手足,更象长辈对待孩子一样。石虎年龄小,有韧性,肯吃苦,身体素质特别好,训练一点便通,虽倔强,但至少有一股猛劲,敢闯敢拼!这也是李古力喜爱他的地方。象以前,石虎不服从他的管教,独断独行,他都可以理解,甚至忍受。但是这次就不一样了,石虎的祸闯大了,直接与支队的警卫排发生了冲突,还将一名班长“打”伤,惹得几级首长大发雷霆,这简直不可饶恕!支队机关是什么地方?那是军政要地啊!

李古力躺在床上听着风声雨声石虎的哀求声,浑身象被刺扎,极其难受。他的大脑快要爆炸,飞速地想起各种问题,一刻也不能停留。他想,这下真的完了,指望他成为一个好兵,成为一名优秀的战士,去执行哨兵的任务,看石虎这个样子,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还能干什么?说不准还要为他闯什么祸来着。

李古力的心情在任何人看来,都可以理解,他本来把希望寄托在石虎的身上,结果石虎成为这个样子。他能不伤心吗?不生气吗?不郁闷吗?石虎的闹事就相当如一件美好的事物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击得粉碎。

是啊!当梦想破灭的时候,谁又能挺得住?即使是坚强的人,也有一个颓废沮丧的过程。

李古力是人,不是神,他也一样,感到沮丧,窝火,郁闷,颓废,暴怒。

李古力就这么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坠入梦乡,醒来的什么,四天大亮,外面是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风停了,雨停了,屋外的光线特别强烈,有晃眼的感觉。

李古力习惯性地把手臂枕在头下,思索着昨晚的情景,突然,他好像掉了一点什么。外面怎么没声了?那兔崽子怎么一声也不坑,好像连气息都没有。

想到这里,李古力大惊,一骨碌爬起床,他匆匆套上外衣,裤子都没穿,光着脚丫便往外冲。

一出门,他傻了。

石虎静悄悄地吊在树上,一动不动,没有回答,似乎连呼吸都没有。

“石虎石虎,你怎么了?”李古力大声呼唤,心脏剧烈跳动起来,脸色吓得发白。他赶紧爬上树,解开背包绳,轻轻把石虎放在地上,又把他抱在怀中。

石虎紧逼双眼,脸色苍白,身体冰凉,上下湿滑,额头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李古力拼命摇石虎,喊他:“石虎,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你可别吓我啊!”

石虎仍然没有一丝反应。

李古力彻底慌了,吓得泪水横流。“石虎,班长错了,班长不该不理你!你醒醒啊!”

李古力哭着,快三十岁的男人象个孩子一样嗷嗷直哭。他开始利用战场紧急救护的本领,对石虎施行抢救。

他看看石虎的瞳孔,摸摸他的胸口,当发现石虎有心跳的时候才稍微安心一点。

看见石虎还活着,李古力发疯似的抱住他,飞快地将他放在床上。又抱来自己的被子,给石虎压上两床。

“石虎,你是不是很冷?都是班长不好,不该不管你,不该让你一个人在外面风吹雨打一个晚上。呜呜...”李古力的泪水滴滴答答往下流,对石虎非常心疼。

李古力脱光石虎身上湿淋淋的军装,端来一盆热水,为石虎擦拭全身。忙乎半天以后,石虎脸上终于露出红晕,身体也有些热度。李古力这才将悬起的心放下。可没过多久,石虎象筛糠一样颤抖起来,牙齿咬得哗哗直响。

“你怎么了?怎么了?石虎!”李古力大惊,把自己的身体压在石虎抖动的身体上。

“我...我...冷...”石虎神志不清,蜷起身子,象一只受伤的小狗一样窝在被子里,终于讲话了,声音是颤抖的,含糊不清。

李古力赶忙找来军大衣,给石虎盖上,还翻出他当兵时的旧衣服,全部压在床上。石虎的被子上的衣物顿时堆积成小山。

尽管这样,李古力还不放心,他急忙在厨房中熬了一碗姜汤,给石虎喂了下去,石虎才安定一些,昏沉沉地睡去。没过多久,石虎满头大汗,扯起嗓门喊热,李古力又匆忙把压在被子上的大衣等衣物撤下。就这样,李古力忙前忙后,小心翼翼地照顾石虎,在胆战心惊中度过了一天。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