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赵统新传 第一部 初回三国 第一部 第一四八章 你可知为何走马荐诸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235.html


我从黑暗里站起身答了一句:

“宝塔镇河妖”。

那人哈哈大笑,向我一招手:

“好师侄,快随我进来。”

我知道,这就是我那著名的师伯徐庶了。我对他深施一礼,说道:

“赵统拜见徐师伯。”

“自己人,客气什么。”

徐师伯一把扶住我,牵住我的手进了他的书房。进屋之后,他招呼我们落座,我看他屋里的桌子上已经摆了三副茶杯,很是奇怪,就问他:

“徐师伯,你这里还有谁啊?怎么三副茶杯?”

徐庶师伯一捋胡须,呵呵一乐:

“你数数,咱们总共几个人?就许你师父能掐会算,师伯就不行了?”

我挠挠脑袋,很尴尬的问道:

“你知道我要来?”

徐庶师伯给我们倒了一杯水,边喝边说:

“师侄啊,你庞师叔早就有信来,说你会来找我。我就一直等着呢。今天下人来报,说门口有两个人出没,一个很壮,一个看上年纪不大,我就估计是你来了。你想啊,你大白天在我门前转悠,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干什么啊?下次再装的像点!我料定你白天不来找我,晚上肯定会来。这不,我提前给你准备好茶水,省的还惊动别人。”

唉,看来我还是太嫩了。徐庶师伯接着问我:

“我那条狗叫了两声就不叫了,你没有给我弄死吧?他可是跟了我好多年了。”

我讪讪一笑:

“不会死,我哪敢弄死师伯的狗啊!它睡上一天就就没事了。”

徐庶师伯接着又和我说:

“另外,你的暗号什么意思?我怎么从没听过这句话?”

我笑了笑:

“没什么意思,胡诌的,让别人听不懂就是。”

“师伯,我来这找你为了什么事你也应该知道了,我师父现在怎么样了?”

徐庶师伯点点头:

“我已经接到你庞师叔的信了,这几日我一直在打探你华师父的消息。你华师父被曹操抓进大狱之后到还没怎么遭罪,那些狱卒知道他医术高明,还经常有求于他,请他给调理身体,所以那些狱卒还经常给你师父买点好吃的,用刑时也没对你师父下死手。只是因为你师父是曹操亲自下令下的大狱,师伯我也不好打探的消息太多,以免曹操疑心。”

我松了一口气,对徐庶师伯说:

“那就好。师伯可有办法把我师父救出来?”

“师侄,你师父下狱已有月余,这些日子曹操因为身体不好,正忙着建大殿,还没空管你师父,不过那些人也看的紧,师伯要从明面上救你师父还是很有难度的。咱们只能从侧面想办法了。”

接着,徐庶师伯又告诉了我现在许昌的形势。曹操身体大不好,其手下也分成了好几帮,有拥护曹丕的,有拥护曹植的,有拥护曹彰的,还有拥护曹熊的,当然还有很多是中立的。曹操虽然没有明说谁是世子,但有的人看的很清楚,如老狐狸贾诩,虽然表面上不吭声,似乎与谁也不太亲近,就是一心为了曹操,但徐庶师伯的眼线早就报告师伯说贾诩跟曹丕跟的很紧,暗地里有不少来往。曹操身体应该说除了头风之症还无大碍,他也不想死。前一段东吴遣使上书。曹操取书拆视之,信中言道:

"臣孙权久知天命已归王上,伏望早正大位,遣将剿灭刘备,扫平两川,臣即率群下纳土归降矣。"

曹操观毕大笑,把这封信出示群臣曰:

"孙权这小儿欲使吾居炉火上耶!"

底下的侍中陈群等奏曰:

"汉室久已衰微,殿下功德巍巍,生灵仰望。今孙权称臣归命,此天人之应,异气齐声。殿下宜应天顺人,早正大位。"

曹操笑曰:

"吾事汉多年,虽有功德及民,然位至于王,名爵已极,何敢更有他望?苟天命在孤,孤为周文王矣。"

徐庶师伯说其实曹操不是不想当皇帝,而是现在还不到时候,毕竟现在天下拥立汉室的人还很多,很多人在他手下干,就是因为他是大汉的丞相,如果不顶着这个名头,恐怕很多人早就离开了。就象他自己说的一样,现在称帝,不过是居于火炉之上,我刘备伯父、孙权等根本就不服气他,很快也会称帝,到那时,曹操若再想讨伐刘备伯父等人可就大义不足,出师无名了,对军心士气都会影响。其实就是现在,曹操除了没有一个皇帝的名头,其他方面和皇帝哪还有区别?前一段他刚刚准了陈群建议的“九品中正制”,还不是为了收拢士子的心,让天下的读书人能都纳入他的管理之下,这九品中正制推行一久,皇室的威信会越来越小,到那时,恐怕天下就只知曹丞相而不知有天子了,曹操就这样收拢了天下之心再称帝岂不是快哉。他头风已经多年,好容易找个神医,再说华师父还是和曹操是老乡,两家都在谯郡,隔得不算远。但华师父毕竟多年行医在外,和曹操也没什么交情。徐庶师伯推断曹操心里其实也不杀他,若真杀了华师父,他的头风犯起来可真就没治了。估计曹操是在给华师父个下马威,当然华师父那治法也太吓人,谁敢让人砍开脑壳啊,也怪不得曹操疑心。

我这才算稍微放点心,但我知道历史上我华师父还是死于狱中,现在由于我的穿越,历史出现了偏差,我只能大概知道一些人的命运与性格了,很多人的具体将来我可不敢说了。我还是对徐庶师伯说;

“徐师伯,我华师父在狱中,我终归还是不放心,还是先把他救出来为好。”

徐庶师伯又点点头:

“这我知道,要想让曹操直接放,恐怕有难度,咱们只能把他偷出来了。”

我很奇怪,就问:

“偷出来?怎么偷?”

“师侄,你还不知道你师伯当年是干什么的吧?”

“徐师伯,你当年不就是一个游侠吗?仗剑走天下,除暴安良吗?”

徐庶师伯哈哈大笑:

“哈哈哈,看来我师弟们很给我面子啊。师侄,当年师伯仗剑走天是不错,可师伯也是三教九流皆有朋友,师伯可是学了不少偏门的营生,师伯当年踏遍天下,没钱时也替人看看风水,暗地里我可是从地下也挖了不少东西。你师父的八阵图原本就是我给他们的,你师父天纵英才又加以提高了。新野破了曹仁的大阵后,我被迫来到曹营,一开始我以为我母亲还在狱中,就弄了条地道准备把她救出来。谁知刚挖到一半多,我才知道,我母亲她早已去世了,那地道没用上。我了解过了,你华师父还是在那许昌原先那个大狱里,只是房间号不知而已。我挖地道的那个房子我现在还留着,你接着用吧。”

我乐了,原来徐庶师伯当年还挖过人家墓啊。不过,这倒是一条路,可以接着用。徐庶师伯接着又说了几句话,让我又着急了。

“师侄,不过有人可不愿曹操继续活很长,他们要是想明白曹操并不想让你师父死,你师父可就危险了。咱们必须这要两条腿走路,转移那些人对你师父的注意力。”

我点点头。徐庶师伯就让我尽快在这阳翟打出又一个神医的名号,造成动静,传到许昌曹操那里,争取给曹操缓解症状,尽量让他先多活一段时间,同时再打听好我师父在大狱的具体房间,尽快打通地道,把他偷出来。

说干就干,和徐庶师伯商量好了下一步的行动计划,我就告别了徐庶师伯,为了防止走漏消息,我俩还是没走大门,原路出了他家的大院,在墙边看到那被迷倒的大狗时,我还恶作剧的揪了揪大狗的耳朵,可惜啊,它还是在那里昏昏大睡,根本就没反应。

一路上小心翼翼,毕竟这阳翟一到晚上就会戒严,路上还有巡逻的兵丁和打更的更夫,还好,我俩躲躲闪闪,也没被什么人发现,悄悄的回到酒店。张苞和关兴还在等我,我们也没点灯,我就在黑影里和他俩说了我们下一段的计划,关兴恨恨的咬牙说道:

“便宜曹操了。不过,三弟,你真的会放过曹操?你可别忘了害死我爹和你外祖父的曹操可是主要人物。”

我低声说道:

“二哥,放心,小弟忘不了。我只是让他暂时好点,我师父一救出来,他就不舒服了。”

“那就好,那咱们赶紧睡觉,明早早起。”

第二日,街上突然传来消息说,石韬府上石老太太病重,头疼欲裂,正到处找医生给她治病,石家说了,凡是能治好老太太病的,石家重重酬谢。哈哈,我知道,这肯定是徐庶师伯和石韬师叔串通好了,当然,石老太太本身也确实病了。我自然是毫不客气的应征而去,到了石府,几针下去,又开了几副药祛痰醒神,芳香开窍,老太太立马轻省了不少,这下石韬师叔有理由了,留下我要我继续观察病情,好给老太太治疗,我当然是顺水推舟了,搬到了石府。我们一行兵分二路,一路张苞、关兴、周飞、郭云到先到许昌徐庶师伯的那座房子去。我则带了胡驹、句突还有那个沙摩柯给我派来的用蛊高手留在石府,专心治病。白天在石府给老太太不断针灸,按摩,外带服药,夜晚没人了,我则被石韬师叔以询问病情的名义叫到书房,我在那里又把庞统师叔给他的信拿了出来,石韬看后,嘿嘿的乐。

“这士元,我都和他各保一主了还来折腾我。不过也好,我老娘的病也算有救了,这忙没白帮啊,也值。”

接着他又问了我庞统师叔和我诸葛师父的一些情况,我也都一一如实回答了。石韬师叔也告诉我,当年他他本来也是想投我刘备伯父来着,只是看到我诸葛师父已经接替我徐庶师伯的位子,他对诸葛师父脾气和才华比较了解,又加上徐庶师伯对刘备伯父的看法,他才在荆州大战时,曹操邀请他入仕时才投了许昌。我很奇怪,就问石韬师叔:

“石师叔,我刘伯父不是对徐师伯很好吗?怎么徐师伯对他还有看法?”

石韬师叔喝了口酒,说道;

“你带来的这酒不错啊。”

我急了,又问:

“师叔,告诉小侄吧。”

石韬师叔又喝了一口酒,慢慢说道:

“你听说过你徐师伯走马荐诸葛吧?可你知道他为什么要荐你师父?”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