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北京站抢劫被抓 自称只为入狱不愁吃穿(转载)

qingwa.xm 收藏 1 0
导读:69岁老人靠补助金度日 自称为了“不愁吃穿”在北京站持刀抢劫       终于进了看守所:我在这儿挺好的已经胖了10斤        69岁的付达信在北京站广场持刀连抢两名旅客。        与其他抢劫犯不同的是,他抢劫完了不逃跑,反而在等待被抢者喊叫,以便引警察来抓。        接受审讯时,付达信要求办案民警把罪行写重些;当法官宣布因犯抢劫罪付达信被判决2年有期徒刑时,他竟认为判得太轻了,要求法官再好好审审。                 日前,在北京铁路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69岁老人靠补助金度日 自称为了“不愁吃穿”在北京站持刀抢劫


终于进了看守所:我在这儿挺好的已经胖了10斤


69岁的付达信在北京站广场持刀连抢两名旅客。


与其他抢劫犯不同的是,他抢劫完了不逃跑,反而在等待被抢者喊叫,以便引警察来抓。


接受审讯时,付达信要求办案民警把罪行写重些;当法官宣布因犯抢劫罪付达信被判决2年有期徒刑时,他竟认为判得太轻了,要求法官再好好审审。





日前,在北京铁路公安处看守所里记者采访了付达信。


第一次抢钱


那个被抢的妇女没理我


2008年9月8日下午1点40分,北京站广场人流熙攘,在售票处前20多人正排队买票。


一名中年妇女右手拿着200元钱,眼睛盯着售票窗口一步步往前移动着。突然,该中年妇女的右手被人往后重重抻了一下,200元钱变成了100元。


该妇女回头一看,只见一个老头站在她的身后,手里攥着缺了一个角的百元钞票。


这名老头个子不高,穿一件咖啡色的外套,手里拿着一把水果刀。与别的抢劫犯不同,这名老头抢完钱也不跑,反而笑着看着她,好像在等什么。


“神经病!”中年妇女认为碰上了病人,原本想抢回钱,但看看老头手里的刀,自认倒霉嘟囔着转身继续排队。


“那个被抢的妇女没理我。我当时这个气啊,想她怎么不喊啊,如果一喊,警察来了不就行了吗。”事后,付达信对记者说。


第二次抢包


听到喊声,老头并没有跑


看见那名妇女没理他,老头转身向西走了。在北京站广场西侧的花坛边,老头看见了阿芳。


9月8日,某大学学生阿芳准备乘车回烟台。下午2点,阿芳从地铁站出来,往火车站进站大厅走。


就在阿芳走到花坛附近时,身后突然传来“把包给我”的喊声。以为是在喊别人,阿芳没有理睬,而是继续往前走。


“把包给我!”这时又传来第二次喊声,同时阿芳背在后边的双肩背包被拉得滑落在手臂上。


转过头来,阿芳看见了一个老头。“他太老了,我以为他是在跟我开玩笑。”阿芳后来在做笔录时说。


阿芳抓着自己的包不放,老头也使劲往怀里拉。两人争抢着,渐渐地老头落了下风。


眼看包就要落在阿芳手里,老头突然露出手里的家伙,“别动,把包给我。”看见老头持刀比划着要扎自己,阿芳松开了手,同时喊叫了起来,“抢劫,有人抢劫!”


听到喊声,老头并没有跑,反而鼓励阿芳“使劲喊”。很快,几名小伙子冲上来,踢掉刀,将老头控制住。


“看见警察来我心里那个乐啊。”付达信说,警察赶到现场后将他带走。


受审特配合


要求办案民警把罪行写得严重些


经物价部门鉴定,仅阿芳被抢的一个挎包就价值几千元,包里还有其他物品,被抢物品共价值9000多元。


“我没见过这么配合的罪犯。”负责审问的公安段民警说。


被抓的老头叫付达信,他要求办案民警把自己的罪行写得严重些,“希望能够多判几年”。


通过付达信的叙述,民警了解到事情的来龙去脉。


付达信是湖南省祁东县人,是个老老实实的农民。兄弟姊妹4个,他排行老四。


付达信在村里同龄人中算是个“秀才”。1957年高小毕业后,他考上了县里的林业中学,当时这个学校是免费的,上午读书,下午劳动。但是只上了一年,学校停办了,付达信回到了村里。当时正好赶上招工,可是付达信的户口还在学校没有转回来,于是错过了招工,最后只好在家务农。


付达信5岁时父亲去世,后来母亲也去世了。由于家里生活比较困难,付达信一辈子没有结婚。付达信大哥在江西,姐姐嫁到了广西,只有二哥跟他同村务农,现在已经80多岁了,日子过得也非常艰难。


付达信自母亲去世后,一个人住在租住屋里,近年因为年岁大了,干不动田里的活,因此将村里分给他的地退了回去。


从此,付达信走上了“食不果腹”的艰难道路。


生活靠补助


自称已经两年没有吃上肉


据了解,为了养活自己,付达信批发烤烟丝和小鱼虾进行加工后再出售,每天可以挣两三元钱。


原先付达信家还通电,后来村里给各家安装了电表,而付达信拿不出600元装电表的钱,因此至今他家再没有通电,晚上黑乎乎的,没有急事根本不点蜡烛。


“那东西太贵,比吃饭还贵。”付达信说。


由于生活太艰难,2003年付达信找到县民政局反映情况,才知道村里给每个五保户补助。从2003年起,他领到了一年300元的补助,到2007年涨到了600元。


付达信说,一年600元平均下来一天也就1.6元,根本不够生活的。“我们这里买一个鸡蛋就要8角钱,米1.5元一斤,肉13元一斤。”


前两年付达信身体还好,可以干些活,收入刚刚够养活自己。但这两年他得了病,再加上岁数大了,挣的钱很少,主要靠村里发放的补助金过日子。“我已经两年没有吃上肉了。”付达信说。


抢劫被判刑


希望后半辈子不用愁吃穿了


今年8月份,付达信在同乡的带领下,去了广西柳州收废品。


由于人生地不熟的,一连3天,付达信竟没有收上来一点废品。再加上他年龄太大,每天骑着小三轮车转一天,身体有点吃不消。


坐吃山空的3天,付达信非常沮丧。于是他决定上北京反映情况。


从广西开始,付达信一路上捡破烂,卖钱后再坐火车,就这样一路捡拾着破烂到达了北京。


来京后,付达信决定抢劫进监狱,一是希望自己的后半辈子不用愁吃穿了,不用为生计奔波了;二来也希望借助警察将他的情况向上面反映一下。


于是经过准备,9月8日,付达信在北京站实施了抢劫并被抓获。


9月18日,付达信被铁路运输检察院批准逮捕。


11月24日,北京铁路运输法院以抢劫罪判处其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6000元。


住进看守所


每次吃饭总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吃


付达信说,自己被抓后生活一下子好了起来,每天一日三餐能吃饱了,而且吃到了两年以来的第一顿肉。


同监室的人都笑话付达信,因为他总是想吃东西,而且每次吃饭总是一小口一小口地吃,很珍惜的样子。


知道付达信有好胃口,因此同监室的人有时嫌饭不好吃,或者吃不了的都给他了。


过了一段时间,付达信的脸色红润了起来。


生活有了规律,不用每天出去奔波,“我很知足,希望这样的日子能够长一些。”付达信对记者说。


付达信称,当时他将肉含在嘴里一点点地嚼,让整个口腔里充满了肉的味道,一个劲地吧唧嘴让同监室的犯人笑话了半天。


“我在这里生活挺好的,3个多月已经胖了10斤。”付达信对记者说道。


等待进监狱


知道不应该给政府添麻烦


据付达信说,当听到法官判自己2年有期徒刑,他非常不满。


付达信说已经在看守所里咨询过其他犯人,人家说按照他抢劫物品的价值,再加上是持刀抢劫,最少也应该判5年的刑。


法院认为,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付达信未得逞,是犯罪未遂,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因此法院依法对其比照既遂犯减轻处罚。


目前,已经过了上诉期,付达信没有提起上诉。他在等待着前往监狱开始他“不愁吃穿”的“好日子”。


“判太轻,过2年出去还是不能养活自己怎么办?”付达信接受采访时称,他到时候将认真考虑考虑,“实在不行就再抢劫,然后回监狱里养老”。


付达信说,他知道这样不好,应该靠劳动养活自己,不应该给政府添麻烦,但是他实在是老了,干不动了。


文并摄/本报记者洪雪


看守所里的付达信


对话当事人


最早想抢警察


法制晚报(下称FW):怎么想起在北京火车站抢劫?


付达信(下称付):知道火车站人多,容易抢劫,也容易被抓住,所以就选择了北京站。


FW:怎么选中这两个被抢劫者的?


付:不能选男的,要不抢完了肯定会挨打的,所以只能选择女的。而且要么岁数大的,要么就是小的,20多岁的女人太有劲,抢完了可能会打我。


其实我最早想抢警察。当时有个警察坐在广场上一个卖水的摊位前,面前的纸盒子里有钱,可是我决定抢他的时候,民警突然起身走了,我只好找别人下手。


拿刀只是吓唬人用的


FW:你拿的刀哪儿来的?如果对方不给包,你准备拿刀扎么?


付:刀是我用来削水果的,拿刀只是吓唬人用的,这样在判决时法官会考虑判得高点。


不想成为家人负担


FW:你的家人不能养你吗?比如说你的侄子?


付:我的侄子已经50多岁了,也在外边靠收破烂挣钱,哪能管得了我。而且我也不想成为家人的负担。


担心两年后的生活


FW:你对这个结果满意吗?


付:我认为判得太轻,没两年就出来了,以后的生活可怎么办。


FW:那你会再抢劫吗?


付:我先老老实实接受改造,肯定不申请减刑,最好能够被“招工”留在监狱里,那样我的生活就没问题了。


FW:在监狱里你是个罪犯,不可能像在外边一样自由,你后悔么?


付:当然外边好,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过我在里边不愁吃饭和看病问题,我一点不后悔。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