煞人的温柔 太原一九四三 第一部 悄然没入的针 第十二章 狙杀——长距离精确射击一幕

沈冲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size][/URL] 但汪晓艾此时却向赵岚走近了一小步。她的肩膀恰好挡住了他的瞄准视野。 许岩把枪口向外移了移,虽然依旧瞄准了目标,但她的肩膀还是与瞄准点相差大约半厘米,实际的距离也就是三、四厘米。也就是说,他射出去的子弹很有可能会给汪晓艾造成擦伤,除非他能分毫不差的将子弹射到瞄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53.html


但汪晓艾此时却向赵岚走近了一小步。她的肩膀恰好挡住了他的瞄准视野。

许岩把枪口向外移了移,虽然依旧瞄准了目标,但她的肩膀还是与瞄准点相差大约半厘米,实际的距离也就是三、四厘米。也就是说,他射出去的子弹很有可能会给汪晓艾造成擦伤,除非他能分毫不差的将子弹射到瞄准点上。

在四百米远的射程,步枪发射出去的子弹一般误差在五到八厘米。在三百六十米的距离上,恐怕很少有人能做到这一点。许岩当然没有把握,他也不愿意冒这个风险。

窗户的宽度十分有限,他没法过多地调整自己的位置,除了胸部,他也只能打到赵岚的左肩。如果安全的开上一枪,他是不可能将目标杀死的。自己还有开第二枪的机会吗?许岩同样不能确定。

司机开始发动引擎了。他究竟要不要开枪?怎样才能杀死目标?

许岩的心里一阵着急,扣着步枪扳机的手指也产生了一阵轻微的颤抖。

真正考验一个优秀的狙击手的,不是他的枪法,甚至不是他的细心,而是他的忍耐力,和对开枪时机的准确把握。

许岩不再犹豫,步枪的枪口又往外移动了一点,他将毛瑟步枪瞄准镜中的“锲形”准心对准了握着方向盘的司机的胸部。

当程洵佑手里拎着毛瑟冲锋手枪,从凳子上站起身时,许岩的枪声突然就响了。

“嘭”的一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枪声有些混沌,不是很脆,也不很响,听在耳朵里显得不太真切。

这就是毛瑟步枪独有的声音,不会轻易暴露射手的位置,相比较于美军的M1伽兰德半自动步枪的清脆和英军李-英菲尔德手动步枪的响亮,具有明显的优势。

那名司机胸口中弹,话还没来得及说上一句,下半身已经脱力,头部也已耷拉下来,只有双手还在紧紧握着方向盘。胸口的血也喷洒在被子弹击碎的前窗玻璃上。

许岩左手托着枪,右手拉动枪机,退出弹壳后,又将下一枚子弹迅速推入枪膛。

他在瞄准镜里发现,汪晓艾已经十分聪明的蹲下身去,站在她旁边的那名保镖已经抽出枪来,抬手向路的南面看了过去。

许岩发现了走出茶铺的程洵佑,那名保镖也察觉到了程洵佑的危险性。但他所能做到的,也仅仅是“察觉”而已。

许岩的枪声再次响起。那名保镖的脖子侧下方被子弹击中。一股血水立刻喷了出来。他还没有来得及扭头,身子已经打了个趔趄,摔倒在地。

许岩拉开枪栓,将第三颗子弹推入枪膛。

街上此时开始出现了明显的骚动。路边的行人纷纷向两旁散开,或者惊慌的四处躲避着。

在这种动荡不安的岁月里,几乎没有人愿意在杀人现场凑什么热闹。许岩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坐在车子后座的最后一名保镖,快速的把驳壳枪从枪套中拔出,但他还没有来得及打开保险,程洵佑已经先他一步动手了。

他略微的伏低身子,右手的冲锋手枪隔着车窗玻璃,向那名保镖打出了一个短点射。他没有时间去仔细瞄准,所以一抬手就是一个连射。

三发7点63毫米的毛瑟手枪弹,穿透了车窗玻璃,有两发准确无误的打在了那名保镖的前胸。他的身子先是后仰,接着滑倒在车门上,除了胸前血迹斑斑,两只眼睛更是直直的睁着。

三个手下顷刻间就已死于非命。赵岚知道待在车里再也不会安全,他也没有机会去驾车逃命,于是掏出手枪,推开车门,向外窜了出去。

他已没有时间去思考这件事的前后因果,也无法推测哪儿来的如此厉害的对手。他现在一心想的,只有逃命,尽全力逃过这一劫。

赵岚跃出车外,闪过汪晓艾身旁,刚把身子堪堪站稳,程洵佑的枪口却已指向了他。

不只是程洵佑,许岩手中的狙击步枪也已瞄准了赵岚的后颈,他吸了一口气,但没有扣动扳机。

已经开了两枪,他的身体不再像开始那样平静沉稳,这一枪他并无十足把握,而程洵佑的位置要比他容易很多。第二个原因是,在同一个地点开过三枪,这个地方极有可能就会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和察觉,如果暴露了自己伏击的位置,难免就多了一件麻烦事。

赵岚知道对方是为自己的性命而来,口中并无废话,骂了一句“真他娘的……”,右手的手枪同时迅速扬起。

他的动作终归是慢了一步。程洵佑的手枪已经向他吐出了一串青褐色的火舌。

程洵佑的冲锋手枪是横着指向赵岚的,枪身与地面平行,他是依靠视角的侧面进行瞄准的。这样握枪的好处是,方便在身姿转换中快速瞄准,并且可以最大限度地抑制枪口连发时的上扬。

他的手指一扣扳机,就没有松开,大约向赵岚一共射出了七、八发子弹。

赵岚的腹部被击中两发,胸部中了两发,左边的肩膀也被一发子弹打中。

他的身上先是迸射出几道血雾,接着有血箭飞出,最后就是从伤口处汩汩的涌出深红色的血水。有几滴鲜血甚至溅到了蹲在一旁的汪晓艾的后背上。

赵岚的身子也因为子弹强大的穿透力一连后退了四、五步。

他最终没有站稳脚步,仰面向后摔倒在了石板地上。他身上的血立刻又染红了地面。

赵岚在闭上眼睛的前一刻,脑海中突然生出一个不合常理的念头:自己这一生始终是幸运的。他还没有感受到死亡来临时的恐惧,就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岂不是要比大多数人少受很多痛苦?他虽然多少有点牵挂,但此一生也没有什么不满足和要抱怨的。

他在临死之前并没有把这次劫难与旁边的汪晓艾扯上什么关系。不是他不够聪明,而是他已没有时间去细想这件事了。

一个濒临死亡的人,也没有必要再去琢磨那些伤人脑筋的世间事了。

程洵佑拎着手枪,察看了一下脑袋歪在一边的赵岚的尸体,没有回头,小声对汪晓艾说:“我是‘清雁’。事情了结了。汪小姐赶快离开吧。”

汪晓艾望了一下程洵佑的背影,对他连射时的枪法由衷地感到佩服,刚才那种惊险刺激的过程,也让她心中又惧怕又喜爱。

她稍微回味了一下这种兴奋惊恐的感受,然后站起身来,装作惊吓过度、十分害怕的样子,一路小跑着向东南方离去。

程洵佑也随后把手枪藏入怀中,压低了帽檐,向西边的街道匆匆走去,很快又将身形隐入了一条小巷中。

许岩是最后一个离开伏击点的。这时距第一声枪响大约已过去了五分钟。日本人的宪兵队或者太原市伪政府的治安警察很快就要赶到现场了。

他将狙击步枪的瞄准镜卸下,小心地放入皮箱子的箱盖里层,又将毛瑟步枪的枪管用布擦了擦,把枪放进了箱子底部。

接着他把两枚弹壳细心的捡起,也放进了皮箱子。许岩最后又粗略的整理了一下小阁楼,才拎着皮箱子悄悄走了下去。

他没有向照看铺子的那两个伙计打声招呼,而是一个人静静的向后院走去。

他打开后院的小木门,没有迈脚,而是探出身子向外望了望。汪晓艾正在他视线可及的地方等候着。

这时又过去了约有十分钟,太原市的日本宪兵总队的士兵已经在案发现场进行技术侦察和维护秩序了。

四具多处被子弹击中的尸体,散落破碎的车窗玻璃和随处可见的血污血痕,又能告诉给他们关于行凶者的哪些信息呢?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