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家新将 第五章(在它乡) 第五章第十二回(杀虫---急)

傲星辉 收藏 2 6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80.html


第十二回

我和兰儿进了院子之后,我四下打量了一下。很普通的一个小院子。只有一间宽大的上房。屋子里边分成几个小间。像什么书房、卧房一类的全弄一个大房子里去了。

就在这四下看的时候,兰儿却直接进屋去了。边走还边告诉我:“相公、这就是我以前在这呆着的时候住的院子。没想到崎坊主还一直留着这地方没让别人住。”

说完就每个屋子都看了一看。才回到书房里坐下。而我在和兰儿转了一圈之后在书案后坐下。真让我没想到,兰儿这在还留了两副字。并且还装裱上挂了起来。

不过看那两幅字的意境都是不太好,一张是有点孤单,另一张是愁肠百转!看到这里可就忍不住了。拿起水壶向砚台里倒了点。磨出一点墨汁来。然后在笔架上挑了一支中号的毛笔。

提着笔略略一想,结合兰儿那两副字的意境之后。一顿的龙飞凤舞写就了几行大字。

“今朝与尔能相伴!

前世百载苦轮回!

修得十世真心果!

盼望来生知己缘!”

兰儿静静地靠在我的身上,眼中的柔情似水似幻。叫人迷醉其中不能自以、、、、、、

没想到在此情深意浓之时,竟被一阵不轻不重的敲门声打断了。和兰儿相视苦笑了一下。我就来到了屋子门口。冲着院子喊了一嗓子:“谁啊?门没有叉,进来吧。”

门马上被推开了,只见几个侍女打扮的人,端着几个食盒走了进来。为首之人行了一礼:“少爷、给您送晚饭来了。不知您在哪屋用?”

看到是侍女们也不好说什么了。其实我和兰儿这会也不太饿,不过既然送过来了,也就先用了。让侍女们把东西在书房放好,就叫她们在烧点热水送过来。

等我和兰儿在吃饭的时候,我才想起件事来:“夫人、我一开始还以为有谁提前知道了我们的行踪,把咱们要来的消息告诉这里了呢。可是这一圈转下来也没听那个崎坊主说什么。”

“看来咱这商号的情报传的也挺快啊!”兰儿听了我这话摇了摇头:“虽然商号的信送的挺快,可是咱们俩要来这的事是绝不会事先有人知道的。”

听兰儿这么说我可有点意外了:“哦、、、那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是从京城来的?”

兰儿指了指放在书房一角的东西,那是侍女刚刚送进来的。是我和兰儿在马背上的东西。四个箱子和两个马搭子。可是我看了看也没瞧出什么特殊的来。

四个箱子不用说。是我自己做的,没什么特别的。那就是两个马搭子了。不仔细瞅还真看不出来!现在一细瞧之下才看出来,原来在搭子下边靠前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刺绣。

那个东西是一地方一样的。就和护卫们衣服上的刺绣一样。在不明显的地方绣那么一个小东西。一是用来证明自己是赵家商号护卫的身份。

更详细一点的是在这上区分出是哪个号上来的人。就像我和兰儿的马搭子上,绣的就是一个漂亮的小图案。听兰儿说那就是京城总号的标识。

而那些护卫们也一定是从这上看出来的,所以才叫总号来人了。而在崎坊主看到我们的时候,因为我们都下马了,而衣服也是普通的衣裳。所以没认出来、、、

吃过饭等了一会侍女们就送热水来了。等她们把桌子上的东西都收拾好以后。就叫她们去休息了。晚上不用她们进院服侍了。侍女们应了一声就走了。

因为现在还没有到时候,所以我也没有着急,不紧不慢地泡着澡。便服极了!这几天也没好好洗个澡。现在是放松下来了、、、、、、

等到快到子时的时候,我就和兰儿换上了黑色夜行服。这是在渝城里买布兰儿亲手做的。而我和兰儿分别在箱子里拿出了两支已经完全调节好的M4A1。

但是我又多拿了一只阻击步。又装了四只压满子弹的弹夹。最后确认了一下腋下的两支P19之后,我和兰儿就翻墙跳出了院子。

我是正好借这机会练练我的轻功。自打从兰儿那学来也有一阵子了。但是因为总有事情忙。所以只是在每天早上能练那么一会。

我和兰儿一跳出院墙,简单确认了一下方向之后就飞奔起来。这时我和兰儿的速度那就是一个快!!!骑马都赶上了。

嘿嘿、、、没办法其实可以更快的,但因为我的功夫在掌握上还不太熟练。所以拖了兰儿的后腿。兰儿在一边不时用手势示意我应该怎么做更好一些。

就这样在我渐入佳境的时候,一抬头竟发现我们到了渝城。真是郁闷!以前因为我对轻功的认识不够深。总以为不定得有多难,练起来得多费时间呢。

所以我的轻功一直没有大的长进。现在这一练下来才知道。不管什么功夫,只要你下决心去练,就一定能有小成。要是有天赋的话。那就是大成也不过只是时间问题而以。

而我之所以能学得这么快是因为我原来就有功夫底子。必竟从七岁就开始练的太极不是白练的。并且这轻功的运气方式,只是太极气功里运气方式的一种。

现在我所欠缺的就是多加练习了。就像我的速度已经比刚刚出发时快了二倍有余,并且还只是刚刚渐入佳境,等我小成之时那还不、、、、、、嘿嘿兰儿我肯定是赶不上的,人家那可是打小练出来的。

现在我已经把轻功技巧已经早就掌握了,于是和兰儿到了渝城外一看,果然如我和刘县令所商议的那样。城头上只在城门上有几支小灯笼在风中摇晃。

而其它的城墙上都是黑乎乎一片。来回走动的更是一个也没有。更主要的是吊桥都没有收上去。于是我和兰儿顺着吊桥顺利的来到了城墙下边。

在城墙下我和兰儿一点停留也没作,就直接、、、、、、我自己还上不去。只上到一半就差点掉下来。兰儿见我停顿了,就伸手带了我一下,我这才上到城头上。

左右找了一下就看到了城墙中间下城的马道。而这时城里的防守更是稀松。只在城门处能看到几个身影在晃动。而这中间下城的马道上根本没人。

从这些表面上看起来是因为县令病了。所以当差的也偷懒了。反正这里是后方,也不会有什么事。最主要的是,就是吊桥不收起来。那二十多米地城墙也不是好上的。

当然除了像兰儿那样的高手,和我这样的‘高人’能上来以外。还真是一般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不过现在我和兰儿可没有在做过多停留。因为我知道城里已经完全放松了下来,于是我和兰儿就按照事先探好的路径摸了过去。

现在我翻这些院墙的时候,可以说是轻松致极了。而且有一下还因为高兴过头了,没有注意观察差点直接跳到院落里的房顶上去。

不过还好我反应快。一个千斤坠贴着房山子我就下到了院里。而兰儿在跳进来以后还夸我呢:“相公、你挺历害啊,马上就运用得这么熟练了!!!”

“就像你刚刚那手贴着房山子出溜下来的功夫,我还真没试过。真是太好了,直接落到房影里。累死外边人也看不到。要不是我知道你向这个方向跳。就连我也发现不了相公的。”

这时还好是天黑,看不出脸上的颜色来。要不兰儿一定会看到我脸指不定红成什么样子呢。不过我听兰儿的口气是真心夸我呢,所以挺了挺腰。

“那是、、、也不看看你相公多聪明!像这种高难度的动作就得在刚学时就多练练,这样才能尽快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要不像你相公我这么忙,哪有时间慢慢练。好了!不说这么多了,快找找哪屋是、、、、、、”

说完我和兰儿在院子里找开了。这院子的主人还真是挺自信的一个人,因为院子里根本就没有巡夜的家丁。所以我和兰儿的行动也很方便。

这个院子典型的标准四合院。只摸了两个院子就有一个屋子里传出的骂人的声音。看这意思不用问。不是管事的,就是我们要找的主了。

于是我和兰儿把下巴底下的布向脸上一拉。把脸蒙上了之后。就藏到了窗根底下。听了一会确认人不在窗户边上。就由兰儿观察四周。而我慢慢的在窗户纸上捅了个小洞。

一开始没捅太大。只让窗户纸破了个小缝隙。然后就顺着这个小缝向屋子里看过去。只见一个头戴四方帽的老头正在那教训一下小侍女呢。

并且这老头还时不时的把小侍女拉到身边揩点油。看到这里我就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不过马上就调整过来了。确认这人就是我要找的第一个目标之后,拨出了P19在窗户上架好。随后用手在窗台上敲了一下。

果然屋子里听声音以后老头就停了一下。看了看门外边。好像顾虑到什么似的,叫小侍女到外边瞧瞧是什么响。于是侍女就转身向门口处走去。

那个老头就顺势在椅子上坐了下来。而我趁这时毫不犹豫地结果了老头子。确认之后就一拉兰儿。我们俩就在侍女还没推开门的时候。跳上了院墙!等到侍女推开门。我已经和兰儿落到了另一个院子里。

这个院子一看就比刚才那个院子好多了。看来更像是主人居住的院子。院里很宽敞一颗杏树在树子的一角。这会只有一间上房还亮着灯,有人影在窗户上晃动。

这回我和兰儿换了角色。我放风!她行动。不过这院子里太好把风了。一间下屋黑乎乎一看也不像有人的样子。人都在上屋里呆着呢。

所以在兰儿捅破窗户纸的时候,我也捅了个小窟窿。这屋子里摆设可好了许多,不过一看就知道主人没什么品味。乱七八糟的东西把个本来很大的屋子摆的满满的。光桌子就有两三张。

屋子里是一个长的还算可以的妇人,和一个帐房先生一类的在对帐本。可能是帐上没什么错误那个妇人什么也没说,只是一个劲地翻着帐本。时不时问一两句管帐的一些地方。

看样子这就是地主婆了。而另一个就不用说了。听告诉我的人那意思这个地主婆好像还可以,不像是个太坏的人。而那个管帐的一看就知道不是个好东西。

一双贼眼总是偷偷地瞄着地主婆。并且还总是一个劲地咽口水。在地主婆问一些地方的时候,还总是说一些地方怎么做可以从别人身上得到更多。

根据我和兰儿先前定下的,兰儿看了一会,才小心地确定下来之后,拿起P19一个点射就KO了。于是我和兰儿马上就闪身出了这个院子。

等我和兰儿翻上房顶之后,才四下看看还有没有哪个院子亮着灯。这一到晚上因为要省着用,所以下人房一般都黑乎乎了。只有主人房才亮着灯。

所以我和兰儿一上房,就确定了右手边有两个院子。于是我就和兰儿分开行事。几个翻腾就到了那院里。这会刚刚那两个院子已经有人叫了起来了。于是我脚底下也加快了速度。

到了院里直奔亮灯的屋子。一到窗户外就捅破窗户纸。上眼一瞧。只见一个年轻的男子正在喝着酒,并且怀里还抱着一个侍女打扮的人在取着乐。

一看侍女那样就是有点怕。又不敢躲的样子,在那坚持着。看到这里我怕屋子里的人听到外边的喊声,在跑出去看就麻烦了。

所以也不用多想了,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西东。抬手就是一下子。一开始被男子抱着的侍女还在那僵硬着呢。可是忽然感觉到有热忽忽的水喷到脸上。

一开始她还以为是口水什么的呢。可是在看到一点红颜色的东西,从自己脸上淌下来的时候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并且抱着她的人身体已经开始向一边倒了。

她这才抬头一看就惊呆了。原来抱着她的年轻人已经挂掉了。一只眼睛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让人恶心的血洞。

侍女这才反应过来,不过可没叫出声音来。一下子拨拉开还呆在她身上的手。站起身形就向外跑去。到了房门口才大叫了起来。

伴随着这个侍女的叫喊声。另一个院子里也传出了好几个人的喊声。我一听就郁闷了。看来兰儿比我划算啊,她那边有好几个人呢。

这会这个院子里已经闹腾开了。不过当他们乱成一团的时候,我和兰儿已经确认了一些事情。所以我和兰儿就放心地分开行事了。

不过这帮人也太好找了,因为渝城本就不大。所以他们的宅子相互之间离的也不是很远。我只过了两三条小街就翻进了另一个院子里。

这院子可我先前进的那个院子可干净多了。根据我所知道的,这院子主人原来是一个的尚书。外表总是装穷。其实也是富的流油。

到了他这院就安静多了,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一点的原因。而且用的下人也少,所以院子里更肃静了。根据我所知道的这老家伙现在是一个人。

自打中年死了原配之后就信不着别人了,所以连小妾都没在娶。他儿子和女儿都住在别的院子里。现在这时要是他屋子里亮着灯的话。一般来说就只有他一个人。所以我动起手来也方便得很。

但是此人还不算太坏,只是贪点财而以。倒是没有做过太坏的事,所以我也只是准备小小的教训他一下。在翻进院子以后就直奔亮灯的屋子。

结果等我趴到窗户前一看,屋子里竟没有看到老家伙的身影。难道出去了?不对啊!难道等等在说??可是我的时间可不多!!我还得走好几家呢。

想到这里干脆干脆拿出了几根线,在屋子门口外安放了下去,在线的一头是两个小钢棒。线只要被人一拌断。钢棒就会发出不太响的特殊声音。

要是没有训练过的人,是绝不会听出这是什么声音来的。只会以为是桌椅在地上蹭了一下的声音。在布置完了以后我就推门想进去,结果门竟然没有推开。

暗呼一声,自己也太大意了,还真是没想到这种情况。于是赶紧又把线收了起来。从又回到窗户下边,仔细地看了看屋子里。

经过我这一仔细观察才发现。桌子上的灯台没有了。看着桌子上放着打开的书本。可是竟没有灯。看来这屋子里还有暗室。老家伙十有八九是进暗室了。

我估计他不可能是知道有人来了,可能只是看他的宝贝去了。想到这里正好我也进去见识一下。不过他这暗室也不知道在哪,还得进去现找。

想到这里试了试几扇窗户。竟没有一扇能打开的,看来这老家伙警惕性还是满高的,不过这点小事哪能难得到我老人家。

他这屋子的门虽然是花样不错的带格子门,不过结构还是老样子的。轻轻地来到门前,从靴子边上抽出小刀从门缝中间伸进去。挑住门叉向上一抬,把门整个拆了下来。

搬开一条缝隙之后我就闪了进去,然后又把门轻轻的复了位。手里拿着小刀我在屋子里就寻摸起来。看这屋子里的摆设,这暗室也不会太难找。

我先是看了看桌子下边,大块方砖没什么特别的。这时我想到了这老头虽然年岁不太大,可是身体可不太好。所以可能这暗室不会在地下,十有八九也只是一个封死的套间一类的地方。

想到这里我就向四周看了看。就在这时西墙上的画动了一下,看这意思就是那了。于是连忙闪到画的北边。因为我根据人的习惯,这门一般都向北开。

可是没想到这画竟一下子向南边滑了过去。没想到这老家伙还是香港来的、、、左侧通行!现在闪也来不及了,只好一转身面对打开的暗室的门。

只见老头手拿灯台正低头看灯火呢,这时感觉到眼前有人,就抬起头来。于是我也只好和他打了个招呼:“嗨、、、你晕倒了!”

就在老头一愣神的时候,我一手刀切在老头脖后。另一只手接过要落下的灯台。老头就很配合地软倒在地。一回身把灯台放在桌子上。轻轻地把老头放在椅子上坐好。

随后把他的裹脚布和腰带解了下来。用裹脚布把老家伙的嘴堵好了。随后又用腰带把他在椅子上捆好。

现在我不得不佩服这宋朝人。真是方便了我这样的好人啊。就连这想捆个人都不用犯愁。两三米长的腰带一解。就算是个两三百斤的大块头,都能被捆得像要被杀害的猪一样结实。

捆完老家伙,我就闪身进了暗室。伸手从袋子里拿出一只我工坊里做的新蜡烛点上。这种经过我改良的蜡烛没有什么烟。在进入暗室这种陕小的地方比老式的灯蜡好用许多。更主要的是不用剪灯蕊。

等我进了暗室之前还想到了可能会有不少的好东西,可是等我一进去就郁闷极了。原来这暗室里摆着的只是一只只装着金银的开口大箱子。

一眼就可以看出来都是金银。一点别的东西都没有,看来这老家伙还是很着重实际的。连一点珠宝首饰一类的东西都没有。

看着这些东西我就寻思开了,难道这老家伙把收到的东西都换成金银了?不可能!!!一定还有地方我没看到。想到这又在这小暗室里转了一圈。

可还是叫我失望了。就这么巴掌大个地方。在也找不出可以藏匿东西的地方了。就在我看着这一箱箱金银发愣的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什么。

现在眼前的情形太像我以前在电影里看到的一个情景了。可后为是怎么回事我就忘了。看了一会也没想起来。想不明白我就动手搬起了一箱黄金来。

这一搬起来我一下子就想到了问题的关建所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