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礼!老兵! 敬礼!老兵! 四十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77.html


根据傣胞的指点,叶晗带队逆着一条被丛林掩盖着的小溪水流,绕到了炸药库后的一个小小的勺子湖(很小的那种湖,有点像农家的堰塘)。

勺子湖的位于炸药库的侧后面,而炸药库隐藏在一座山洞之内,要前行至那处山洞,则要先穿过山洞正面的一片沼泽泥潭,这在热带雨林中随处可见,倒不会让人感觉太过惊讶。傣胞提供的情况说明,小霸士兵押运粮食时,是根据隐藏的路标来前进。在这片沼泽之中,到处埋藏着杀人的陷阱,曾有被抓的傣胞一个不小心,就触发了沼泽之中的机关,当场丧命。

光是陷阱,叶晗倒不觉得怕,他怕的是埋伏在沼泽附近的小霸狙击手,据傣胞说,曾有一个傣胞在运送粮食途中试图过逃亡,还没跑出多远,就给潜伏的狙击手射杀了,而狙击手所处的方位却无从看到。

陷阱是死的,而人是活的,这就是丛林战的危险之处。

不管从正面前进,还是现在所处的侧后面前进,都必须要通过那片沼泽,只有山洞的外约200多米的范围内才不是沼泽,就是在这小小200多米的范围内,会有多少狙击手埋伏于其中,只有天知道。

那从山洞后面上攻,然后自上向下突袭又如何?不是没有队员给叶晗这样建议,但叶晗在第一时间否决了这样的提议。

叶晗不是不想采取这个方案,而是根本就不能采取这个方案,后山寸草不生,大自然神奇得要命——整个后山的岩壁光秃秃地,连个搭手下脚的地方都没有,在这样的地方攀岩,搞什么“智取华山”,不是说空话吗?

炸药库外围都观察了之后,行动方案也就有了个轮廓——必须先穿过沼泽,但是怎样做才不会惊动敌人,就成了小分队队员们必须面对的问题。

“都说说,有啥子好办法?”叶晗聚拢了队员商量此事。

有队员提议乔装改扮混进去;有队员提出强攻;还有队员建议请求炮兵大哥炮火延伸,用炮火摧毁敌人的炸药库,五花八门的意见,什么点子都有。

七嘴八舌商量了半天,还是没一个确切的主意,大家都干脆闭上了嘴巴,看着叶晗,要说鬼点子最多的人就是他,经过几天的磨合,大家都已经开始信任他了。

此时的叶晗也没什么好主意。

乔装改扮肯定行不通,敌人不是傻瓜,突然看到陌生的面孔出现在炸药库,估计连口令都不会问,就直接送上一梭子,那不是拿队员的生命冒险吗?强攻是下下之策,侦察兵的特点就在奇诡,如果能强攻,普通的战斗部队就可以做到了,那还要侦察兵干什么?提议炮兵大哥就更不可能了,这是越北山区,顺林密集不说,地处山坳之中,无线电在这里根本就不会有太好的效果,估计这头联系炮兵大哥,那边就给敌人截听了,还突袭个屁呀!再说了,现在所处的位置,早就超出火炮的射程之外了,用车载火箭弹还差不多!


“烦!”叶晗的猫儿脾气又犯了。

“‘8231’,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该说不该说?”思聪的眼睛突然亮了,“每到晨昏时分,丛林里不是要起雾吗?沼泽中有瘴气,只要找到顺风口,点上一把火,驱瘴至山洞附近,那帮狗东西肯定会放弃潜伏地点,缩回山洞之中。”

叶晗惊奇道,“有用吗?火光一起,不等于告诉敌人,我们来了吗?”

“哈哈……”思聪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8231’,你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

“你笑个锤子笑,给老子严肃点!”叶晗脸上有些挂不住了,重重地拍了思聪一肩膀。

“哎哟!”思聪揉了揉被拍疼的肩膀,一脸委屈地说,“都说是浓雾了,十米左右的范围内,你能看到火光才怪!”

叶晗一拍脑袋,对呀!山城进入秋天之后,只要浓雾一起,那些开公车的师傅们,把前灯点亮之后,都不敢猛踩油门,不就是因为雾罩过大,视线不清吗?这还真是一个好主意,瘴气,叶晗倒是听老兵们说起过。不过,叶晗当时听到耳朵里,在他的认识里只知道那是一种能致人生病的气体。具体瘴气是何物,因何而生,他是一点都不知道。

思聪见叶晗一脸地不解,立刻作了解释,“我小时候和阿爸一起在林子里打猎时,有瘴气过的地方,都有野兽尸骨和烂树叶存在,当时我还觉得奇怪呢!后来上中学了,我才知道,瘴气成分是沼气,还能引燃呢!”

叶晗的脸一下就红了,亏他还曾是复旦大学化学系的高材生呢!当兵几年,把学过的知识都还给老师了,该打!(说起这个插曲,还是应试教育的恶果啊!)

沼气的成分是甲烷,而干枯的植物燃烧之后会产生的二氧化碳,二氧化碳是一种比甲烷溶解性好几百倍的气体。当浓雾之中有大量的水汽时,一旦二氧化碳溶解于水,就会加重水珠的质量,让水珠掉下来。在同时,甲烷也就被分离出来了,达到一定浓度时,就会导致人窒息昏迷,如果真是那样,就够这些“兔子”们好受了!

有此提议,叶晗暗思:群策群力,充分发挥民主,这才是毛主席的人民战争的关键所在嘛!

叶晗就立刻把此事安排给思聪去实施,该放手时就得放手。在这点上,叶晗完全异于常人,因为他牢记了乔隐山的话:人尽其才,才尽其用。乔隐山曾经说过,在战争中,一个优秀的指挥官不仅要有自己的智慧,还要学会尊重部下的智慧和创造力,这样才能最大可能取得战争的胜利。


黄昏时分,浓雾来了,很快就笼罩在了密林之中。

负责指挥放火的在思聪,选好了顺风口之后,对其他七名收集了足够的枯枝败叶的队员作了放火的手势,浓烟很快就升了起来,被风吹动之下,缓缓地向沼泽深处的山洞飘了过去。

叶晗留下六人在外围担任狙击警戒之后,迅速地扯出一个急救包展开之后,把刚才放火时燃烧的灰烬兜了一点,放在装满水的钢盔里浸了一下之后,做成了口罩,捂上了自己的鼻子。(灰烬中有碳黑,对有毒气体吸附性很好,^_^)

其他十三名队员照样花猫,也做好了简易防毒口罩。

于是,有对付沼泽经验的思聪在前带队,叶晗紧随其后,其他队员尾随向沼泽尽头的敌人炸药库扑了过去。

一出沼泽,叶晗很不放心,先让其他队员对敌人狙击手可能的藏身之处进行了搜索。在得到明确的安全讯号后,叶晗才带着队员们进入了山洞。

刚进洞约几米,叶晗就停住了脚,左手向后做了一个下压手势之后,就立刻蹲下了身。

其他队员迅速地反应了过来,立刻分散开,各自寻找有利位置蹲了下来。

等一顿下来,队员就听到了“呜—呜—”的低鸣,这分明是那些可怜的狗在叫,叶晗的胡椒粉把这些可怜的动物祸害惨了!

队员听着低鸣,脸上却露出了笑容,低声传递着喜悦,“活该!”

笑过之后,让他们因突然停止前进的紧张心情放松不少。


叶晗仔细地听了听四周之后,除了狗的低鸣声之外,还有很重的喘气声,方位在右边的某处角落里,从呼吸的频率和快慢去分辨,至少有三人埋伏在那里。

被发觉?叶晗的心情紧张到了顶点,如果真按傣族老乡所说,这里如果真是炸药库所在,如果一动起手来,一个不小心擦枪走火,进洞的人就全交代在这里了。

想到这里,叶晗关上了枪保险,抽出了匕首,让其他人负责掩护之后,蹑手蹑脚地摸了过去。等叶晗靠近了,才发现是几个傣胞,身上受了很重的伤,此刻正奄奄一息地躺在那里,只有入的气,没有出的气了。

叶晗转过身,学了一声蟋蟀叫,左右摇摆了下手,思聪就立刻到了他身边。

“你把他们带出去,问清楚洞内的情况,要快!”叶晗对思聪指了指躺在地下的傣胞。

思聪立刻转身回到原来藏身之处,叫来了三名战友,把傣胞背了出去,叶晗则留在原处继续听动静

大约五分钟之后,思聪回来了,叶晗借着昏暗的微光看到思聪的脸上还有些泪痕。

“皮球,怎么了?”叶晗极力压着嗓子问

“‘8231’,他们都死了,自从前天我们来过之后,除了外面那三人,其他人都给洞内深处的狗东西杀害了。”思聪虽极力压低自己的嗓门,但语调中的悲戚已经掩饰不住了。

叶晗虽一把捂住思聪的嘴,眼里却同样闪烁着泪花,“皮球,我的好兄弟,别哭!现在把你的情绪稳定下来,请相信我,我会带你给老乡们报仇。”

叶晗转头向其他队员摆了摆头,右手展开,又握成拳,示意攻击开始。


负责担任警戒的几名小霸狙击手,退回洞内之后,正拼命地埋头往嘴里塞着白花花的米饭,而他们的狙击步枪正斜挎在肩上,他们谁也没注意到身后已经站了几个人。一名狙击手估计是吃咽着,刚抬起头想顺一下气,就感觉脖子下一凉,痛感就上来了,正想呼痛,却永远也叫不出来了,嘴被人捂上了不说,心脏上的痛感又传来了。

这点动静,引起了其他小霸狙击手的注意力,正待应变时,就遭遇了同样的下场。

叶晗仔细地在被他杀死的狙击手尸身上擦了擦匕首,借着洞内的灯光,对其他人几个战友使了一个眼神,轻声道,“狩猎开始,只看结果,不看过程,行动吧!”

其他看守炸药库的小霸士兵们此刻正在甜甜的梦乡之中,他们哪会想到死神的镰刀,即将开始收割他们的小命?

长期坚守炸药库房的高度紧张,已经让这些小霸的士兵疲倦了。人的一旦疲惫达到了顶点,就不会再有什么像样的警觉性了。所以,在这天晚上,这注定是他们最后的一觉。

大约十多分钟之后,战斗结束了,其间,小分队队员也遭遇了一些零星的反抗,除一人手臂受伤之外,其他人都完好无损。

给炸药库装上定时起爆装置之后,叶晗宣布了撤退,

只有25分钟的撤离时间,炸药库爆炸之后,会有多大的波及,叶晗大概算了一下,估计会让整个山洞彻底不存在了吧!

出沼泽大概要10分钟,然后带着人跑剩余的15分钟,大概能跑出四公里左右吧!事实上,叶晗少算了一点时间,在有雾罩的时候,人要辨别方向,中间会有所耽搁!



“轰——”

巨大的爆炸声之后,剧烈爆炸瞬间产生的冲击波,将在方圆三公里之内的人全掀翻在地。

叶晗摇去一头的土屑之后,拉了一下枪栓,转头就向队员喊了一嗓子,“兄弟伙,身上零件还齐全(受伤了)吗?”

“没事!”小曾第一个回答。

跟着就是其他队员回答,惟独思聪没有回答。

“皮球!你怎么样?”叶晗一脸焦虑,他明明记得思聪是最早一个退出炸药库带路的人,怎会连应答声都没有。叶晗转脸对其他队员命令道,“三人一组,立刻展开搜索!”

还没其他队员行动起来,思聪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8231’,我没事,就是脚崴了。”

“日!你最早一个退出炸药库,反而把脚给崴了,你运气也太好了吧?”叶晗刚还紧张的心顿时一松,转脸向其他队员吩咐,“赶紧地,你们先带着傣胞急行军退回低矮丛林,我带着思聪走最后!”

“‘8231’,你什么意思?”其他队员不乐意了,“要走一起走!”

“现在都那么积极干什么?有你们表现的时候,现在先撤,爆炸声一起,雨裂冲沟那边的‘兔子’该集体出窝活动了,你们冲到前面接应我和思聪,还有,别忘记照顾一下小曾,快走!”

队员立刻撒腿沿着小溪边缘向丛林跑去,叶晗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了思聪身边,扛起思聪就紧随队员身后跑了起来。


带着伤员跑的队伍行进速度并不是很快,但小霸的追兵并没如预期那样尾随而来。

叶晗不知道,炸药库爆炸瞬间产生的冲击波,将距离炸药库约一公里之处的雨裂冲沟里的小霸士兵给震死、震晕了不少。叶晗更不知道,那是苏联老大哥,特意支援给小霸的“黑索今”改良型炸药,是一种比TNT还厉害的炸药,本是用于袭击我方的炮兵阵地所用,现在全给他们给搅合了。

虽然后无追兵,但叶晗一点都不敢大意,依旧催着小分队快速行军,在没回到边境线前,哪都不是安全的区域。

一撤至丛林,那个几天前被救出来的傣胞,本该在指定地点等候,却无影无踪了。检查周围并没发现有打斗的痕迹,也没发现其它异常,再查看地上的脚印,行走的方向却是走向西南方向,那里还是小霸的控制范围呀!这人是要干什么?

叶晗知晓这个情况之后,冷汗直冒,立刻放下扛在肩上的思聪,然后问道,“皮球,那人,你能确定是一个傣胞吗?”

思聪给叶晗问得一脸紧张,“这个我能确定,怎么了?”

“实在是蹊跷,他如果要回家,也应该往边境线的方向走,怎会向西南方向走?”叶晗一脸焦虑。

“我不知道呀,哎!对了,那个人之前给我说过,他还有个京族婆娘,莫非是小霸那边的人?”思聪突然才想起来。

“日!这么重要的情况,你为什么开始就没说!”叶晗着急起来了,但随即又立刻镇静了下来,“向东北方向走,狗日的如果回去报告了小霸,并给我们引来追兵的话,老子就用无线电呼叫炮兵大哥向狗日的开炮!”


“01,01……我是‘8231’,请求通话!请求通话!”叶晗拿着话筒,嗓子已经冒烟了,他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呼叫了。

“‘8231’,我是01,我是01,请讲!请讲!”“老大”的声音终于在话筒里响了起来。

“01,01,请帮我联系炮兵,请求炮火支援!”叶晗赶紧说了炮标。

“收到,已经收到!5分钟后开始试射,6分钟后开始齐射,请迅速撤离!”“老大”向叶晗下达了命令。

叶晗立刻关闭电台,转头对小分队队员说,“立刻轻装前进,除武器之外,其它全部丢弃,包括头盔!”

队员们立刻执行了叶晗的命令,以最快的速度丢弃了除武器之外的装备,带着傣胞拼命地向边境跑去。

叶晗把思聪丢给了小曾和另外一名侦察兵,担任起了断后警戒任务,这个时候,要提防跟在后面的敌人打黑枪了。在三天前发现那名傣胞不翼而飞之后,第二天,他们一行人就被敌人给咬上了,途中双方交火了好几次,敌人好像是故意围而不攻,就像驱赶猎物一样,追着他们向东北方向的边境跑。叶晗第一次当了回兔子,给人追得狼狈不堪。

刚跑过边境线,炮兵试射就来了,跟着就是齐射。

叶晗停住脚,顺着望远镜看了过去,那些追赶他们的敌人全遭了殃。

“妈哟!老子差点上演一回‘向我开炮’!”叶晗自嘲起来。

自嘲之后,叶晗冲炮袭的方向大喊,“这是我们强大的祖国,更是我们生长的地方!你们这帮龟儿子来一个,老子收拾一个!”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