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与海盗搏斗过的中国海员对出兵的看法

为写这个贴,我向行中的朋友打听中国远洋船遭遇索马里海盗的情况,尤其是没有公开的情况。

中国海员与海盗周旋的情况我如实地写出来了,此后不久,媒体报道了中国船“同乐”轮击退海盗袭击,一艘中国渔船擒获海盗等消息。这周,中国“振华4号”轮与海盗周旋数小时,得到军舰支援,迫使海盗逃跑的录像上了媒体。

在写这些情况时,我一方面为中国海员自豪:英勇,顽强,有中国人大无畏的精神。另一方面,也在心里呼唤我们的海军,你们在那里?

实际上,朋友当时就告诉我:南海舰队的军舰已经做好出航的准备,陆战队也在演练搭乘军舰打击海盗行动。不过,这在当时还是不能公开的消息,所以我没有写。

前日,中国官方已经宣布:中国将向索马里海域派出由两艘驱逐舰和一艘大型补给舰组成的舰队,执行维护国际海运安全的任务。这支舰队将在圣诞节之后从海南三亚出发,第一阶段的任务期大致为3个月。

对于我们是否应该出兵打击海盗,老百姓有很多看法,从海军区目前已经发的贴子看,有相当数量的朋友不赞成我们出兵。

我是赞成出兵的,而且坚信出兵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从个人感情讲,作为一个曾经航行过世界几大洋的海员,我曾经多次为中国船在大洋之上,在海外没有自己海军的保护,感受心理上伤害之深。

在我的“海上那群男子汉”一书中,我就讲过:不能带回国的女华人,海上遭遇美国军舰等真实的故事。

当你的国家不够强大,你的同胞在异国他乡被人欺辱时,你会怎么想?当别人凭借自己的实力对你无礼,耀武扬威时,你会怎么想?

也许会有不少人会想法设法远去强盛的国度,以求一份生活富足,甚至加入他国国籍开换取一份尊严。但我想,有血性的中国人只有一个选择:努力建设自己的国家,当我们具备实力时,我们绝不会再被人欺辱,谁也别想触动中国的一点利益。

终有一天,“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中国人不是没有“狼”性,不是“羊”。

中国人做事首先讲个:师出有名。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有法律依据。

索马里海盗猖獗后,联合国已经授权各国在获得索马里政府同意后,可以为打击海盗出动武装力量,索马里政府也表示欢迎中国派遣武装力量参与打击海盗。因此,中国此时派军舰到亚丁湾巡逻打击索马里海盗师出有名,并且是在履行国际社会中中国应尽的义务。

作为安理会五大国之一,我们必须在国际政治事物上做一个负责任大国,担当起维护世界海洋商业路线和船只安全的责任,在国际社会树立良好的形象.

从国际政治的另一个角度看,我们也需要展示中国海军的军力。目前,北约、俄罗斯、欧盟、印度、韩国等先后向亚丁湾派出军舰或公布了派舰计划。印度、韩国等发展中国家都派出军舰巡逻打击海盗,如果中国海军不参加,我们还是什么大国?人们又凭什么会把你当回事?有什么理由要认为中国在国际事物中的话语有份量?

从国内政治的角度,中国政府,中国军队必须在经济上支持和保护中国的企业从事国际商业活动。迄今已有多艘中国商船和悬挂香港区旗的货轮遭到索马里海盗的劫持或袭击。被扣留的中国船只能交赎金,或在遭遇海盗袭击时凭海员们的英勇与海盗周旋,而中国海军对此没有反映,难免让国人心寒。

本世纪的中国,不再是晚清,也不是民国,即使是晚清,北洋水师还曾架起大炮,迫使大阪的日本人赔礼道歉。难道我们建军已经六十年的人民海军不能保护自己的商船,只会龟缩在领海里做一支“存在性海军”?

改革开放三十年了,全中国的老百姓都在为中国走向世界,为中国的强盛努力奋斗。我们的企业已经在全球化市场中拼搏,在大洋中奋进,保护中国商船与船员,保护中国的海运,保护中国海外侨民,是中国海军神圣的使命,是中国经济发展的需要。

从军事角度上说,中国海军从未有过远离本土远程作战案例,近年只有和平远航的行动,而中国海军未来在海洋上进行战争与维护世界和平的军事行动是不可避免的。

若想有实战能力,一是演习,而是参与实战。对于中国海军来说,不会有美国那样为了实验美军的作战能力而发动军事行动的机会,如果中国海军借此机会出兵到亚丁湾巡逻打击索马里海盗,对锻炼和提高中国海军的远程作战能力是非常有帮助的。

对于一个国家,一支军队,一个人,机会是非常重要的,不能抓住机会,在实战中锻炼自己,展示自己,完善自己,将会一事无成。

同时,在同一水域目前与多个国家海军共同行动,中国海军即与他国海军互相接触,也要保持自己的军事秘密,保避免引起不必要的误会,也对中国海军是一次考验。

我不是海军专家,对海军作战了解也不多,只能从粗浅之面谈谈我可能设想到中国海军将面临的问题。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索马里海盗从目前已知的情况看,只是一些因贫困而铤而走险的贫民,由于无政府主义状态,由于生活所迫,他们才袭击商船。这与历史上的海盗不同,历史上的海盗大多背后都有本国政治力量的支持或保护。

尽管有人认为在索马里海盗的背后有恐怖组织的影子支持,但今天,“恐怖主义”已经被一些政治集团模糊了概念,甚至作为干涉他国事物的借口。

从索马里海盗目前的情况看,他们只是要钱并没有政治野心,也没有表示是针对那些国家。

因此,中国海军面对的并不是一个国家或者一个有政治实力的武装势力,因此,作战环境是有利的,至少不会在亚丁湾面对多种敌对势力。

从这个角度看,派出搭载武装直升机的驱逐舰,火力及作战能力已经足够了。如果在有陆战队的参与行动,相信与海盗在火力上是占有压倒性的优势的。

情报,任何军事行动都离不开情报的支援,由于索马里海盗并非是一个组织,甚至可以说是各自为政,亦民亦盗,采取传统的军事情报收集,分析可能是不够的。

后勤补给,现代的军事行动在某种程度上件就是在比后勤,此次中国海军编队,有补给舰随航,相信油料,食品,弹药等补给将不是问题。预计只有军舰的修理,舰上官兵的休息会成为问题。

我查了一下亚丁湾周围的港口资料,很遗憾,只有红海北端的埃及港口,南非的德班才有修理军舰的设施。尽管这两个国家与中国极为友好,会为中国军舰提供支持,但毕竟距离远了些。一但有事,需费时多日才能到达。

关于海军官兵们的休息问题,由于我们的海军大部分官兵没有远航的经验,即使是以前参与过远航的官兵,不过是和平航行,沿途停靠的补给港及目的港都是友好访问。而此次是作战值班,而且在三个月的行动中一直处于紧张状态。

在陆地生活的人可能很难想象,在海上生活的人的精神,心理状态手周围环境的影响,会有一些特殊的问题。

我最长的一次航行时间37天,船到港口后没有靠码头,又停在锚地17天。在锚地的最后一周时间里,船上很多人烦躁,易怒,我本人也曾无缘无故地发火,甚至想对同窗好友老拳相向。

美国海军非航行时,只要有条件都会安排舰上的官兵轮流到基地或港口休息,放松。而美海军核潜艇的官兵,执行战备潜伏期长达半年时间,从水下返航后,第一件事就是接受疗养,检查身体,接受心理治疗。

中国海军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虽然说我们中国人的忍耐力比美军是强很多,但也不能忽视长时间的远航及战备值班,官兵的心理及身体会产生什么变化。

行动会持续多久?

从目前的情况看很难说,若想从根本上解决索马里海盗问题,必须使索马里的政治局势恢复正常,有一个能够保证索马里和平,稳定,人民能够生存的政府,这需要国际社会做出巨大的支持,也需要索马里人自己做出行动。

因此,此次中国舰队先作出了第一期三个月的计划,很难说第一期计划到时后,局面有所改变,很可能需要中国海军编队在亚丁湾行动时间更长些,或者安排第二编队进行轮换执行任务。

应该相信,中国海军派军舰到亚丁湾巡逻打击索马里海盗,是决策者经过深思熟虑的,有着深刻的思考之后的决定,是中国海军将领有准备并有把握的执行。这是中国海军迈向远洋的第一步,多年来军队不是一直在奉行着一个口号:首战用我,用我必胜。

当然,我们并不指望中国海军一到亚丁湾就频频获胜,海盗们销声匿迹,再不敢袭击中国船。

这是一场游击队与正规军的对抗,从军事历史上看,大部分情况下,正规军剿匪都是可以取胜的,但也不是没有正轨军对游击队束手无策的。

远的不说,几年前,号称精锐的美军特种兵不是在摩加迪沙就损兵折翼,拿爱迪德武装一点办法都没有么?而且美军现在一提摩加迪沙依然心有余悸。

美军在索马里首都的失败最根本的一个原因,就是失去了索马里老百姓的支持,索马里人认为美军是外来干涉者,不会使索马里人得到真正的幸福,所以,他们支持本国的武装,尽管那是些非政府武装。

在这一点上,中国军队有很多办法及传统能保持与人民大众良好的关系,这次,就看我们的海军是不是坚持这个传统并发扬光大了。

另外,如果中国海军此次主要的任务是保护中国商船,是不是可以采取将过往亚丁湾的中国船集结为船队编组,一组组通过的方式,这样的航行方式在历史上曾非常有效,即使二战是德军的“狼群”潜艇,对有军舰护航的成群商船,袭击的效果比对付单船或几船,是完全不一样的。

这个方式对其他国家的商船来说,只有施行战时状态时才能做到,对与绝大部分是国有企业的中国船来说,是很可行的事,毕竟此时“集中”比“自由”好。

再有,既然有陆地战队随编队出航,可不可以在亚丁湾两端设置集结点,当中国商船经过时,派遣一个陆战队小组搭乘商船航行,到达另一端时换搭另一艘反方向航行的船。

最后,我要对一些反对出兵的朋友说几句。

反对出兵的人,大多是以下几个理由:军费谁承担?中国海军会不会劳而无功?我们必要非要干涉那么遥远的事么?

对于军费,我以为在上个世纪,我们海军的军费实在是可怜,不要说出远海,就是维持正常的军事训练都有困难。但近十年来,随着我们经济实力的增强,我们在海军建设的投入日益增大。此次远航作战,并不会比一次和平远航多花费多少,更何况,舍不得孩子套不得狼,别人是以战养战,我们不可能这样做,但我们也应该出得起血,表明我们是有实力保护我们的利益。

另外,已经被扣留的商船,如果不能成功解救,付出的赎金将是以百万美元计,现在已经有些赏船船公司开始考虑绕航好望角,这样的经济损失远比军费多很多。

关于是否有效果,前面我说了,不要太乐观,国际事物是复杂的,不能指望用军事行动就能解决问题,但中国海军出现在国际事物中,行动在远海这就够了,能够锻炼我们的海军,能够取得远海作战经验,就是是第一步的成果。

至于亚丁湾是不是离我们很遥远,当今的世界,全球化已经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中国的未来,中国的生存,中国的利益已经需要我们从全球范围的角度来思考我们行动。预备役海军上校.

dm521 copy it from sina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