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幽灵”附体

左胸膛 收藏 0 156
导读:日前参加一个关于金融危机的讨论会。因为有人提到了马克思,还有人提到了恢复金本位,与会一位青年才俊以不无嘲讽的口气说:“每次危机来的时候,这些东西总是沉渣泛起。” 的确如此。在西方世界反思金融危机过程中,马克思竟然是被提及最多的人物之一。不过,与在中国受到的“礼遇”不一样,西方人现在是以崇敬的心情看待马克思。 欧洲重拾“资本论” 西方政界把金融危机原因归结为“华尔街的贪婪”。而实际上马克思当年对资本家贪婪成性的论述远比今人经典。马克思认为,表面上看,贪婪的是资本家,但实际上

日前参加一个关于金融危机的讨论会。因为有人提到了马克思,还有人提到了恢复金本位,与会一位青年才俊以不无嘲讽的口气说:“每次危机来的时候,这些东西总是沉渣泛起。”


的确如此。在西方世界反思金融危机过程中,马克思竟然是被提及最多的人物之一。不过,与在中国受到的“礼遇”不一样,西方人现在是以崇敬的心情看待马克思。


欧洲重拾“资本论”


西方政界把金融危机原因归结为“华尔街的贪婪”。而实际上马克思当年对资本家贪婪成性的论述远比今人经典。马克思认为,表面上看,贪婪的是资本家,但实际上资本家只是“作为人格化的资本”,因此,资本家表现出的本性只是资本的本性。而资本的本性就是“为发财而发财”。


马克思曾援引英国评论家邓宁的话说:“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当代美国著名左翼学者沃勒斯坦把作为人格化资本的资本家对金钱的贪婪比喻成“就像踏车上的白鼠,一直在快跑,为的是跑得更快。”


但如果仅止于分析资本的贪婪,马克思也无法解释为什么贪婪会导致经济危机,而且这种危机会成为资本主义发展过程中始终无法摆脱的梦魇。马克思的逻辑是这样的:也正是资本对利润永不知足的贪婪,推动着生产规模越来越大;而又由于财富中的大部分被资本要素拥有者即我们俗称的“资本家”所占有,劳动者的购买力相对于不断扩大的企业产能实际上是趋于下降,于是,生产出的东西卖不出去,资本周转中断,企业只能被迫闲置生产力,于是经济危机就发生了。


但危机并不能消除资本社会中一些根本性矛盾——越来越扩张的生产力与越来越紧张的生产关系。于是,一次危机过去后,随着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其基本矛盾又会逐步重新激化起来,使另一次危机成为不可避免。


有人说,马克思讲的是十九世纪的实体经济生产相对过剩危机,这与当下的金融危机有什么关系吗?马克思很早就说过,随着资本主义发展,股票、债券等虚拟资本的巨大增长和各种投机活动的大量兴起,又为进一步扩大信贷规模,提出了强烈的需求。但是,手中堆积着大量商品的资本回流却非常缓慢,数量非常少,“以致银行催收贷款,或者为购买商品而开出的汇票在商品再卖出去以前已经到期,危机就会发生……于是崩溃就爆发了,它一下子就结束了虚假的繁荣。”


有意思的是,这种说法与现代美国经济学大师欧文·费雪提出的解释金融危机的“债务—通货紧缩”理论的核心思想几乎完全一致。费雪也认为:企业为了追求更多利润,不断扩大规模,于是选择在金融市场上“借贷过度”;可当产能相对于全社会购买力相对过剩时,企业资本周转出现困难,逐渐丧失偿还贷款能力,于是引起连锁反应,导致货币紧缩,形成恶性循环,金融危机就此爆发。


从费雪这一理论可看出,金融危机不过是金融资本从产业资本中独立出来后经济危机的特殊表现,其实质仍然是马克思讲的生产相对过剩危机。也正因此,不久前,曾被誉为“撼动华尔街的华人四大高手”之一的美国奥本海默基金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李山泉就说:“这次金融危机同样是经济发展周期的典型产物,这与以往马克思所讲的生产过剩没有太大差别。这次生产过剩,是房地产业的生产过剩,是不负责任的廉价的信用所支撑的房地产业过度膨胀的结果。”


马克思的预言


但马克思是否可以解释这样的现象:与以往金融危机相比较,此次金融危机波及范围之广前所未有,而应对危机也是全球性的。


马克思很早就预言,资本家阶层将从生产性领域退出,成为一个食利者阶层;而美国实际上已经进入到食利性资本主义最高阶段:全球性金融垄断资本主义。


英国著名政治经济学专家苏珊·斯特兰奇(Susan Strange)将这种金融垄断资本主义称为“赌场资本主义(casino capitalism)”,以形容当代资本主义具有高度的投机性和风险性。操纵资本主义金融市场这个大赌场的主要力量,是富国以及银行家、资本家和专业经纪人。他们是这一赌场中的大赢家。尽管极少数普通居民在这一赌场中偶而也有小赢,但从总体上说,穷国以及普通大众照例都是牺牲者。


但这种资本主义更具有极度的不确定性和高度的风险性。斯特兰奇还指出,美元在国际贸易、投资和金融领域中的主导地位决定了美国是这个赌场中的导演和决策人,美国只要通过发外债、印钞票,尤其是人为地使美元贬值,导致其他国家持有的美元和美国债券大幅缩水,就可以实现全球财富向美国的转移。美国人口只占世界人口的4.5%,却消耗全球30%的资源;而实际上,美国国内债务和国际债务总和早已超过60万亿美元,为美国GDP的4倍。


无疑,美国是在利用其美元地位透支全世界。而华尔街巨头们更是只需要靠操纵他们自己发明的所谓金融衍生工具,就可以大发横财。为了攫取更多财富,美国及华尔街“发明”的金融衍生品越来越复杂,使得金融泡沫越吹越大,当世界实体经济发展无法支撑这么大的泡沫时,金融危机必然爆发。


看来,马克思对危机的分析,的确比那些只重视从技术层面分析金融危机的经济学家高明。从这个意义上讲,马克思的确是“资本社会的病理学家”。


所以,无论东方社会还是西方社会,只要资本主义社会的矛盾没有得到解决,马克思就是一个挥之不去的幽灵,也许只是在某个黄昏时不经意地飞过狐城鼠社,就足以让不喜欢他的绅士淑女们出一身冷汗。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