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1917 第二卷 草创根基 三十八、又是日本人?

ymsw1234 收藏 1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风云突变,人们早上起来发现,九江连续半个月的晴朗天气突然不见了,乌云遮住了天空,小雨淅淅沥沥的打湿了每个街道,而江面刮来的风也越来越大了,一股寒意席卷了整个县城,这也似乎预示着冬天快来了。而这个时候,县城的街面上已经看不到什么人影。在县城通往日本租借的路上,一个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83.html


风云突变,人们早上起来发现,九江连续半个月的晴朗天气突然不见了,乌云遮住了天空,小雨淅淅沥沥的打湿了每个街道,而江面刮来的风也越来越大了,一股寒意席卷了整个县城,这也似乎预示着冬天快来了。而这个时候,县城的街面上已经看不到什么人影。在县城通往日本租借的路上,一个人影像喝醉了酒的市井醉汉一样,摇摇晃晃地向租借挪动着。租借区执勤岗亭的几个日本宪兵警惕地注视着这个“醉汉”,手里的枪示威似的举了起来对准了他。这个人影艰难地走到岗亭不远,从手里掏出一个东西朝宪兵们晃了晃,重重地载到在地上,动也不动了。

今天是休息日,松井石根被副官小野一郎从家里紧急叫来,心里很不高兴,可是听到小野一郎的汇报后,还是忍不住大吃了一惊:他不是被派往哈尔滨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小野一郎告诉松井石根的是,村田隆平回来了!不过是带着重伤回来的,是由日本宪兵司令部派人送到大使馆的,送来的时候昏迷不醒,更糟糕的情况是这个村田隆平的右胳膊经过医生检查已经废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医生检查他的时候发现这个右胳膊竟然被整个拧成了麻花形状!

“那就是说他已经成了一个废人了?你有没有把渡边组长叫来?”松井石根眉头又皱了起来,最近怎么坏事不断,先是猎龙任务失败白白损失了一个精英小队,如今又是谁能把村田隆平伤成了这个样子?要知道村田隆平可是帝国屈指可数的高手啊!

“已经去叫了,渡边组长马上就到。”小野一郎应道,随后迟疑了一下又补充道:“大佐阁下,江美子回来了。”

“哦,赶紧让她过来!”松井石根脸色一下变了,急切地命令道。

小野一郎看着松井石根脸色的突然剧变,暗自叹了一口气,转身出去了。

江美子和渡边组长一前以后几乎同时进了松井石根的办公室,面对松井石根的询问,渡边组长也弄不清村田隆平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松井石根只有提前把渡边组长打发去看看村田隆平的情况。而把江美子单独留了下来,小野一郎副官也留了下来。江美子向松井石根汇报了她所遭遇的情况,同时也告诉松井石根一个不好的消息,狙击步枪丢了!

松井石根和小野一郎听到这个消息,顿时脸色大变。他们两个清楚的明白,狙击步枪可是帝国军备的绝密,如果枪丢了的消息传到东京,恐怕松井石根会受到军部严厉的惩罚,仕途也将到此为止,而小野一郎也会受到这件事的牵连。

“方觉!”松井石根恶狠狠的咀嚼着嘴里的这个对手的名字,恨不得生吞了它。


方觉可不知道有人在百里之外“惦记”着他呢,惦着脚正使劲把小脑袋往带来的六个大木箱里瞅着。被李天宝打开的第一个箱子里是满满一箱白色珍珠,在灯光照射下光彩夺目,这些珍珠个头都挺大,方觉随手拿出一颗珍珠对着光亮的地方看了看,发现这颗珍珠并不是全白,隐隐有蓝色闪现。

第二箱装的是黄色的玛瑙,第三箱装的是黑色的水晶,方觉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大块的水晶和玛瑙,如果不是林建裕在旁边介绍,他还以为是一些不值钱的玻璃制品呢。

第四个箱子一打开,不用林建裕的指点,方觉一眼认出来是一箱玉,因为最上面一层的五块玉雕太漂亮了!这五块玉雕分别刻的是一条龙、一只凤凰、一头老虎和一只巨氅,还有一个小娃娃。方觉一眼就看出这五块玉雕很值钱,不由兴奋起来,对这五块玉雕下面铺满的显然未加工的白色玉块就兴趣缺缺了。

最后两箱一打开,里面全是金澄澄的金块! 方觉终于高兴了,这可是硬货啊!方觉自己估摸了一下光这两箱黄金最少也能值二十万银元,赣州之行死伤数名团丁总算为自矿场暂时关闭近一个月没有钱进账以来方家收获了第一笔可观的收入。方觉现在太需要钱了,首先是民团团丁训练需要钱。民团司令部下属二个大队和一个特勤中队以及方氏集团保卫部调查处和情报处近三千人的队伍中一半人员都缺乏基本的军事训练,连射击都不会,李大富这个秘密的民团司令来到黄龙镇检视部队以后跟方觉提出来了组织部队按新军的办法搞了几次射击训练,可是就这几次射击训练每个团丁足足打了上百发子弹!格林斯从上海德商嘉义洋行驻上海的代买罗宾逊手里买手枪和步枪是每支配弹一百发,也就是说丁大富搞的这几次训练把子弹全打完了!方觉咨询过格林斯,子弹另卖的话每一百发要五十块银元,也就是说方觉还得继续掏钱买子弹,按照丁大富的说法,打一百发才有可能勉强掌握打枪的手法,打准则需要打上千发,按照一发子弹半块银元计算,如果方觉想要打造一只训练有素的部队,至少要花15万块银元的训练费。照方觉现在的承受能力,只能限制每人打一百发这个水平了。丁大富对这种情况也比较无奈,只得草草结束了射击训练,集中人员进行军事队列的操练。

其次,工商学校和团丁训练所以及新的方氏集团公司大楼也急需要钱,这三个地方已经分别开工了,方觉要求建筑队在过年前必须建成,随着工程的进展,钱也是越投越多了,方觉咬牙指示六叔###一概从70万的家底中支出。

就是因为太缺钱了,方觉立马叫来六叔###抬上这两箱黄金立刻赶往大庾县城,找县银行兑换银元出来。而方觉也马不停蹄地出了门。

看完箱子里的东西,林建裕进进出出没过一会儿又消失了,方觉只好把许多的疑问暂时咽进了肚子,第二天又北上重新回赣州去找赣南镇守使方本仁去了。团丁训练所挂牌只需大庾县府同意即可,方氏集团公司的注册和挂牌也只需大庾县府同意即可,然而工商学校挂牌却需要省里的批文才行,方觉知道自己去跑肯定不行,就直接去找方本仁这个“表叔”,让他帮帮忙,把建学校的批文弄下来。

而当方觉来到赣州,此时在赣南镇守府,镇守使方本仁大人把下人打发的远远的,正独子一个人锁在书房里骂娘。方本仁骂的是自己的顶头上司-省督军陈光远,起因呢则是方本仁想挪挪位子,赣西镇守使出现了空缺,方本仁想去当赣西镇守使,赣西远比赣南条件要好的多,油水也多。他把这个意思托陈光远身边的人跟陈光远透露了一下,按说作为老部下的一个不过分的请求,方本仁料定陈光远应该会答应,再说自己还送了10万块银元。没想到结果出乎意料之外,陈光远任命了他的小舅子出任了赣西镇守使,而方本仁送给他的10万块银元却并没有退还给方本仁。

当管家壮着胆子禀告方本仁有客人来拜访,方本仁倒不敢怠慢,平复了一下心绪以后,赶到客厅去见“表侄”方觉。方本仁从儿子方天那儿知道了一点这个表侄方觉的事情,从心里对方觉已经刮目相看了,要知道,在那个时候敢于跟洋人斗尤其是跟日本人斗,那需要多大的勇气,这个表侄不仅斗了,而且据说还赢了几场,这个表侄才6岁,实在是后生可畏啊!

正因为这样,当方觉要求他帮忙的时候,方本仁痛快地一口应承了下来,还热情地邀请他在府上多住几天,叔侄两个可以好好聊一聊。方觉婉转地回绝了,本来是要借机跟这个手握一方兵权的“表叔”好好亲近亲近,可是现在方觉还有跟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方觉出了赣州没有返回黄龙镇,而是直奔上海。

当方觉到了杭州的时候,九江日本租借医院里,村田隆平醒了。松井石根一接到副官小野一郎的报告,马上带着渡边组长一起赶到了医院。根据医院的建议,村田隆平的右臂已经被切除了,当村田隆平从昏迷状态苏醒过来的时候,有些无法接受这种现实。所以当松井石根来到床前询问他事情原委的时候,村田隆平仍然垂头丧气、心不在焉,让松井石根感觉到他远没有在九江时的那股为帝国服务的劲头。

“村田君,你要振作起来!”松井石根怒斥道:“难道丢掉了一条胳膊,就应该丢掉一名帝国武士的尊严和气概了吗?”

村田隆平身体微微一震,抬头看了看松井石根。松井石根又温言安慰道:“帝国绝对不会忘记你所做出的牺牲的!村田君,你还是可以继续为帝国服务的。”

看到村田隆平表情有所缓和,松井石根接着道:“既然你来了,就不要走了!我会让渡边组长把你从哈尔滨那边要回来,好好照顾你的。但是,首先,请说说你到底出了什么情况,你的胳膊是谁打伤的!”

良久,村田隆平咬了咬牙才痛苦地道:“我的手是那个方家小孩派人打伤的!”

“又是那个支那小孩!”松井石根终于撕掉了伪装,在医院病房里咆哮起来,声音在整个医院里回荡:“我命令,不惜一切代价扫平大庾方家,命令“菊”“花”两组干掉那个小孩!”


一路颠簸,方觉一行人终于来到了上海。刚从上海火车站出来,顾不上看看上海的风景,格林斯就带着方觉一行人直奔负责收购方家矿石的上海立仁经纪行,这家经纪行是格林斯按照方觉的要求找来的,是由中国人开办经营的一家经纪行。

这一切都是方觉要求格林斯这么做的,方觉来上海有三个目的,一个是尽快地跟上海立仁经纪行谈妥关于矿石收购价格的事,同时看看这家经纪行能不能直接到大庾收货,这样即使钱少赚点,风险也会小很多;第二个目的是把在上海招来的几十名工商管理人员带回大庾黄龙镇;第三个目的是方觉想把几箱从赣州得来的宝贝到珠宝行脱手换成银元,然后在上海四处看看寻摸一个好项目投资赚点快钱。

可是到了上海立仁经纪行,事情变得就不顺利了。当方觉和上海立仁经纪行的经理见了面之后,就被随同一起来的日语教师王志坚神神秘秘地叫到了一边。王志坚低声道:“方少爷,你怎么跟他做生意?这个人我认识,他是一个日本人!”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