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哨兵 第四卷:子弹的归宿 第三十八节

付勇军 收藏 2 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0.html


第三十八节

龚一剑继续吼道:“王二强!给我记住!我们警卫排没有抓住石虎,那是耻辱!一个警卫排响当当的老兵被那喂猪的小子所打伤!那是更大的耻辱!你可能没有去过农场,那是什么地方?那是一个连母狗都不愿意拉屎的地方,那里只有树木杂草,只有芦苇,只有猪和鸡,那是任何一个士兵都不愿意去的地方!现在,石虎那小子战胜了我们,出风头了!我们该怎么办?”

“战胜石虎!洗刷耻辱!”

王二强如出闸的猛虎,在雨中飞窜。

“对!只有战胜他!我们才是支队真正的优秀团队!才是首长信任的警卫排!他石虎能有那么好的身体素质,我们为什么没有?那就是我们平时训练太稀松,太不把训练当一回事!现在知道了吧?遇到麻烦了吧?所以我们应该知道差距,石虎能做到的,我们也一定能做到!我相信你的能力!”

“宁做龙头!不做狗尾!”王二强双眼如电,满脸发青,咬紧牙关在雨中飞奔。他已经跑了几十圈了,把他跑过的路程加起来,足有20多公里。

王二强的眼前依稀出现石虎的身影,他在警卫排十几名战士的包围中恣意嬉闹着,脸上是轻视的表情,他在调戏王二强身边十几条血气方刚的汉子。这么多天来,王二强的脑海里总是回放着这样的镜头,每次回想起这一个让人郁闷的情景,他心里就隐隐作痛,胸腔里就充斥着不服输的恨意。

雨,仍在哗哗下。

风,仍在呼呼刮。

深夜12点,武警东江支队的训练场上充满着斗志昂扬的氛围。一个兵和一个脸上带有坚毅之色的警官,在风雨中在相互交流,相互打气。

如此同时,东江支队的农场也被暴风骤雨肆虐着。外面,是一片白茫茫的世界,瓢泼大雨如水帘一般遮住整个天空,孤单的营房就象被这恶劣的天气禁锢着,充满压抑和沉闷。狂风象怪兽一样疯叫,简直可以把那些密集的树林连根拔起。

房外的训练场上,一个兵被一根背包绳倒吊在一棵树上,脚朝上,头向下。大风呼呼吹来,这兵被吹得左右摇晃。雨点象密密麻麻的豆子,毫无顾忌地砸在他的身体上,不一会,这兵浑身湿透,雨水顺着他的身体不停的流淌。

“班长!你讲话啊!石虎错了!石虎知道错了!你不讲话,我就一直这么吊着,什么时候你讲话,我就下来!”

这兵是石虎,自从他打架的事情“东窗事发”以后,班长就再也没讲过话。就是他关禁闭的7天,班长也一直沉默不语,总是抡起斧子劈柴,要么就是唉声叹气地抽烟发愣。石虎在房间里关着的那七天,一直暗暗担心班长的身体,他认错,他嚎叫,他哭喊,他自虐等等,都没有引起李古力的正面回应。小小的石虎在禁闭期满的下午做了一个决定,如果班长再不原谅自己,就把自己吊在大树上,以祈求班长的谅解。现在,石虎已经吊了6个多小时,李古力仍然没有开口讲话。石虎就这么在外面吊着,有一句无一句都对他苦苦哀求,李古力仍纹丝不动,一直对石虎保持极大的愤怒。

“班长,求求你了!你要是恨我,就说出来吧!你打我吧!骂我吧!你怎么样对我,我都愿意,我就是不愿意你就这么闷着,你得讲话啊...呜呜呜......”石虎在雨中又难过的痛哭起来。

屋内,灯光如豆。

李古力虎着脸躺在床上,辗转反辙,不能入眠。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