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 八 天 相 处

蓝天下面 收藏 0 36
导读:[size=16] 西山口喷洒而来的一抹晚霞把小竹林染的非常迷人。 “嘻” 我正看的陶然如醉,忽然从身后闪出一位身穿雪白连衣裙风姿卓越的姑娘。 “你是?”我惊喜的问。 “祝月霞。” “竹叶霞?” “嘻——这么纯正的普通话不信你听不清楚。” “也许……是刚才那阵风。” “风?嘻——” 她笑的好甜好甜,仰手往后理了下飘逸的秀发,水灵灵的双眸是那样的含情,粉嫩的两腮出现一对美丽的小酒窝儿,好看的让我

西山口喷洒而来的一抹晚霞把小竹林染的非常迷人。

“嘻”

我正看的陶然如醉,忽然从身后闪出一位身穿雪白连衣裙风姿卓越的姑娘。

“你是?”我惊喜的问。

“祝月霞。”

“竹叶霞?”

“嘻——这么纯正的普通话不信你听不清楚。”

“也许……是刚才那阵风。”

“风?嘻——”

她笑的好甜好甜,仰手往后理了下飘逸的秀发,水灵灵的双眸是那样的含情,粉嫩的两腮出现一对美丽的小酒窝儿,好看的让我舍不得眨眼。

“怎么?想不起我们周围村子还有你这么漂亮的姑娘。”

“噢,我不是本地人,在师大读书,是我三舅就是在这小竹林北面的小学校里教书。——要生孩子,稍信给我:说我反正是大四实习,到这来帮帮她的忙——就两个教师的小学校,课没法代,耽误了她的学生。给我带队的实习的老师看了信对我说:‘你就从都市去大山采会风吧,回来写毕业论文更充实。’”

“谢谢你对我们学校的支持!”我激动的说。

“我是北面小学的教师。”

“我想也是。我舅妈说:‘城里的姑娘就是不安分,刚来,屁股还没坐热凳子就发急,你就是想见那位青年男教师就到前面小竹林去找。星期日,天儿好,这时他准到。’”

“噢,我们校长都对你说拉?”

“就说这么多。——小伙子蛮帅的。嘻——”

她说完,笑着轻盈的跑了。

我依恋地直望着她跑进了那个竹篱笆围成的校园,望着她迈进了校园里唯一的一排的中间那道门槛——那是校长的家,是个单间,两边各三间是教师;校长在左我在右她教“一、二、三,”我教“四、五、六,”都是复式班。

月霞的到来,把我高兴得一夜没睡好,老盼望天亮;可是早早赶到学校又让我大失所望——远远就见校长挺着个临产的大肚子站在她的家门口望着月霞扫校院,没等我走进月霞,校长就开了腔:“姜老师,六一参赛节目就交给月霞吧。她懂文艺。我今儿该到产期了,已同村里的医生说好了,还有月霞在眼前,你尽管放心上班去吧。”

我真想同月霞说句话再走,可是校长已经下了“逐客令,”我只好装做无所求的样子走进了我的教室。

一上午,我的心思都在飞。盼到晚放学,月霞喜盈盈地跑了来:“哎,我舅妈生了个俊姑娘——四十七八岁的人生个孩子怪吓人的,千万别熬个老姑娘再出嫁。我太忙了,再见!”她说完就轻盈地跑了。望着月霞那靓丽的身影,我恨自己嘴拙没词儿挽留月霞多说句话。

第二天,越发盼得心切,可是并没觅上机会见月霞。

第三天早晨,我妈说:“孩子满三日,外人可以去看了。”我妈还拾掇了一篮鸡蛋和一沓整齐干净的旧布叫我捎给校长。我茅塞顿开,喜不自禁。可是,当我赶到校长家:月霞已进了课堂,我好伤心。

“姜老师,桌上的那盒茶和那盒糖是月霞捎来的,你代我转交给你爸妈。告诉他们:我和我的女儿都很好。——拿着,不然把鸡蛋提回去!另外,一定抓紧时间教学,期末考试别丢咱学校的脸。”

“校长放心!我走啦。”我说完,出了校长的“月子屋。”

“嘻——我舅妈常年都这么的严肃?”月霞不知什么时候躲在门外偷听,见我出来低低地笑着问。

我点点头,没敢吱声。

“嘻——”月霞笑着逃进了教室。

“咳…校长的屋偏巧横在两个教室之间,我和月霞近在咫尺却如相隔 却如相隔天涯。”

星期天,又是个难得的好天。挤完地里的活,我急急地赶往小竹林……

“嘻——”

我正走着,忽然月霞从道旁的柳树后笑吟吟地转了出来:“哎,我舅妈真够厉害的!生孩子筋疲力尽,,也不忘检查我的每天的教学效果,哪样不满她意,就叫我重来教到黑,明知道这是违背教育规律,看她做月子也不好反抗。双休日,要我整整派了两天节目。我建议你来帮个忙,她说你家在农村还得忙种地,非要我自己干。憋闷的我只好借送学生为由出来透透气儿。”

“你辛苦啦!”我激动的说。

“谢谢你对我的理解。我舅妈连句客套话都没有。唉,我舅妈还体罚学生呢!我说教育发展到今天不能 教私塾那套方法。她狠狠瞪了我一眼。”

“学生不听话打下有什么?都是为他好。中心小学教师的地方打的更厉害。——几个人教一个年级,人家打,你不打,学生就重视你的学科了,所以都打!”

“还有,学生一天在学校12个小时,这怎么行啊!”

“我们这全县都一样。”

“不是有部颁时间吗?

“部颁时间吗?天高皇帝远:部颁不如县颁,县颁不如乡颁,乡颁不如校颁……

“是这样啊!我这次来还真是见识了。”

“还有你更惊奇的呢!在我们这儿:教师想弄个得奖的名次,必须得相关的人喝酒或送‘软包炸弹’,否则工作干得再出色也没用。不过,像你这么漂亮的青年女教师望着相关的人甜甜笑笑,或送上几个吻,得奖也是可能的。”

“那你说的相关的人一定都是男的了。如果换成女的,那不便宜你这样的帅小伙啦?

“哈哈……”

“嘻嘻……”

我和月霞都爽心的大笑。

“呦!天黑了,好害怕,送我一程吧。”月霞噶然止住笑,煞有介事地对我说。

我一听,好高兴,心想:但愿月霞不是因为害怕……

这天夜里睡的很香。第二天满怀喜悦赶到学校——特地弯着走,往月霞教师里瞧:没看到月霞却见校长坐在靠近门口学生的位子上,全神贯注地听月霞讲课。——“不是坐‘月子’吗?”怎么才一个星期就出来听课!”我悻悻地想。

校长不时到我教室门前溜达。她像堵无法逾越的高强隔断了我和月霞的联系。

我又开始盼星期了,可是星期偏偏又赶上夏忙:星期六有是个“满当当”,星期日也挤到落霞饿后边,尽管劳累不堪,但我仍怀着渴望急急地往小竹林赶——远远就望见校长站在校院里指指划划地看月霞排练节目。我赶紧闪进小竹林,尽可能四地靠近校园的篱笆墙,偷望着月霞……偶尔,月霞朝小竹林这望,尽管动作快如流星,但每次都能在我的心中扯起一片不落的彩虹。我盼着月霞赶紧出来送学生。正盼着,见校长和月霞一起送学生向校院门这走来,吓的我赶紧窜进了小竹林的深处,待转出来,已不知校长和月霞上了哪条山道……

夜里下起了大雨,直到星期二傍晚天才放晴。校长站在了我的教室门口:“姜老师,明天乡里举行‘迎六一节目大赛’,班儿由我看着,你和月霞带学生去参赛,争取捧回个第一来;另外,才下了透山鱼,路上千万注意安全。”

“校长放心,我一定会尽全力。”

“我信。月霞对你的评价也很高。”

“真的?!”我失态的问。

“恩。”校长笑应了声。

星期三,我和月霞带领十名演节目的学生早早就赶到了比赛地——乡中心小学。这一天,应该是我们学校文艺比赛的里程碑——第一次夺得了全乡第一。月霞还荣获了最佳节目指导奖。月霞得到表扬,和我们精彩的节目一样,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返回时别提我们有多高兴了!我提议抄近道顺便去看“十八里长亭”,立即得到了月霞和十名学生的赞同。

“嘻——没想到山里人还会建长亭。”

“那有啥!不就是几根柱子顶个蓬吗?”

“嘻——就算是吧。”

“怎么算是?那可是我们村里人看了电影《梁山伯与祝英台》让那千古传奇的爱情故事感动地自愿出资建的。”

“嘻——多巧合:赶在咱俩相识的第十八天看‘十八里长亭’……”

“还有更巧合的呢?我姓梁,你姓祝……”

“你不是姓?——噢,你真逗!”

“逗?哈哈……”我正为我的小聪明得到月霞的认可而陶然大笑。忽然月霞惊喊着朝前跑去:“哎—快回来!快回来!小山!小山——快回来——”

我惊愣地看去:见顽皮的小山不知什么时候已离我们的队伍独自跑到前面的野狼崖了。崖上飞落下沙石,小山惊呆在那儿不动了。直觉告诉我这是山体滑坡的前兆:“月霞——不要去!山体要滑坡!小山!快跑!快过来!”我边喊边发疯似的朝野狼崖跑。

月霞似乎没听见我的呼喊,反而加快了速度,冲到野狼崖下扯起惊呆的小山就往回跑。

“看着山头!注意石头!石头!快!快——”我边喊边拼命加快脚步朝前迎来。

突然,一块碗大的石头打在月霞的头上——似乎没事,月霞仍扯着小山往回跑,终于跑出了野狼崖,可是月霞骤然撒开小山一头栽倒在山道上。

“月霞!月霞——”我惊喊着扑上前去把月霞扶进怀里;可是,月霞没能回答我……

经月霞父母的同意,我和校长把月霞安葬在小竹林里的一湾清泉旁。

那天,我在清泉旁守了很久很久——从白天一直守到泉水映出满天的星斗和笑月……




姜云德

2002、6、28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