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爱国”爱的是什么“国”?

年时卖酒那人家 收藏 151 2715
导读:近读杨奎松《开卷有疑——中国近现代史读史札记》,开卷的前两篇,一篇谈孙中山是否爱国,一篇谈日本学者研究中共成立的历史,都很有意思,首先让我想到的就是“爱国”这个问题。 大约没有人会说自己不爱国,包括实际上卖国的人。比如汪精卫,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公开投敌,别人骂他卖国,他却只承认是卖身,因为中国这么大,他一个人卖不了。 但是像汪精卫这样的卖国,是太明显的。至于其他很多人和事,是爱国还是卖国,真的就很难说了。就说是汪精卫吧,没有看过很多资料,他是如何卖国,以及为何卖国,也不是那么很清楚的事。

近读杨奎松《开卷有疑——中国近现代史读史札记》,开卷的前两篇,一篇谈孙中山是否爱国,一篇谈日本学者研究中共成立的历史,都很有意思,首先让我想到的就是“爱国”这个问题。

大约没有人会说自己不爱国,包括实际上卖国的人。比如汪精卫,在中华民族最危险的时候公开投敌,别人骂他卖国,他却只承认是卖身,因为中国这么大,他一个人卖不了。

但是像汪精卫这样的卖国,是太明显的。至于其他很多人和事,是爱国还是卖国,真的就很难说了。就说是汪精卫吧,没有看过很多资料,他是如何卖国,以及为何卖国,也不是那么很清楚的事。

书中关于孙中山,主要提到的是他早期和日本的关系,最骇人听闻者,还不是最早时为驱除鞑虏而不惜舍弃满蒙以换取日本的支持——因为当时革命党人刚开始接触到西方思想,不免将西方近现代政治思想中的“民族国家”泛化。我以为最骇异的,乃是为反对袁世凯签订《二十一条》,急着和日本签订《中日盟约》,以及在一战中日本占领胶东后在日军占领区组建中华革命党东北军,倚仗日军庇护发展势力。

关于中共早期党史,作者提到了三处和“爱国”有关的问题,一是上世纪20年代初,苏俄策动外蒙分离,中共表示赞许,引起了国内其他政治势力的不满;而是1929年“中东路事件”,中共认为这是国际资本主义向苏联的进攻,号召“武装保卫苏联”,并企图在中央苏区进行武装进攻,以此牵制国民政府军事调动;三是二战结束后,苏联和中国签订条约,租借旅大和东北铁路,中共亦表支持。

关于此三者,其中第二个问题,即“中东路事件”,在中国一方固然是被侵略者,但蒋介石、张学良显然是另有算盘,只可惜打错了。尽管如此,也不能说中共的立场就是对的。——当然,可以把账算到左倾盲动的头上去。

而第一、第三,就显然是中共的立场有失偏颇了。由此,作者得出一个结论,即中共作为受到莫斯科大力支持的政治势力,就如孙中山受到日本支持一样,势必会在一些问题上配合提供援助的一方。

可贵的是,作者并没有将此作为道德问题提出来,而是列举了其他一些实例,证明这是一种带有普遍性的现象。而且,作者特别之处,在1949年,中共的胜利连敌人都不怀疑的时候,就开始和苏联协商恢复对外蒙行使主权,虽然最终未果,但依靠外交手段收回了旅大和东北铁路,这是国民党政府所做不到的。

啰啰嗦嗦地说了这么多,其实是想说明,所谓“爱国”者,有时候并不是那么简单。有意思的是,很多年来,国共双方的研究着和宣传部门,都选择对自己有利的部分进行宣传,同时又竭力回避对自己不利的部分。

其实说明白了,就是“国”到底是什么的问题?我们常常说“祖国”“国家”,但这个“祖国”“国家”到底是什么呢?每一个政权、每一个执政者,都会把自己说成是“国家”,说成是“祖国”的代表。他当然都是要你去爱他的,但这时候你就要多个心眼,用“开卷有疑”的精神去思考了。

这么说,大概又会有人不同意,说“爱国是不需要理由的”。这话我不能同意,我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是不需要理由的。当然,不是说什么事我们都一定要想出个理由来,一来可能想不到,或者想不出来;二来可能太多了,想不过来。我也只是碰到了就多想想。

一般来说,“祖国”就是“祖宗的国家”,即爸爸、爷爷、爷爷的爸爸、爷爷的爷爷……的国家。——听说“祖”这个字就和男性的那话儿大有关系,就像“华夏”的“华”本来是“花”,有生殖崇拜的含义在其中一样。我曾经在帖子里说过,但有爱国青年愤怒了,指责我什么事都听西方的,非要和生殖崇拜拉上关系。可是老祖宗那时并不知道科学爱国,非给自己的国家起个鸟名,我也没辙啊。

但是,我们的祖宗十八代的国家,我们是否就一定要爱呢?我看也还是要有个理由。这就牵扯到“国家了”。

大家不要以为“祖国”和“国家”是一回事。我们聊天时常说“咱们国家”,而不说“咱们祖国”,可见二者是有区别的。至于“咱们国家”后面接上些什么话,不知大家周围的朋友是怎样,我并非出身官宦世家,所以周围的人素质都比较低,常常是骂娘的,但却没人指着“咱们祖国”骂。

但是“国家”很喜欢把自己说成是“祖国”,一般人也弄不太清楚,像杨奎松就在书里提到后来被禁映的《苦恋》说,“你们爱祖国,可是祖国爱你们吗?”这句话中的第一个“祖国”是我上面说的“祖国”,而后一个“祖国”其实就是“国家”。

很多时候也确实不必区分“祖国”和“国家”的异同,但有些时候就必须要去分了。比如说德意志第三帝国和大日本帝国,就告诉老百姓说要为“祖国”卖力加卖命,可是你要真这么做了,却恰恰是害了自己的祖国。再比如当年中共要造反的那个国民政府,它难道不是中国的唯一合法代表吗?可要是老百姓都踏踏实实地听话,现在会是一番什么景象呢?当然,也说不定更好了,可是那时候老百姓好像没什么耐心,等不得“革命领袖”安内之后攘外,自己动手干了。

再说开一点儿吧,海外华侨逢年过节挂“青天白日满地红”,是不是爱国呢?那么再往前推,清末的义和团和革命党、守旧派和洋务派、保守派和维新派,哪一个爱国,哪一个不爱国呢?

其实,他们都是爱国的。不同的是,慈禧太后爱的是可以让她为所欲为,尽情享受的这个“国”,如果妨碍了她为所欲为、尽情享受,那她就可以为了这个“国”和洋人开战,——虽然不惜她在开战的诏书里根本没有提到是和哪个国家作战,但这并不影响她认定必须开战,并因此把这个“国”送入深渊。而一旦发现开展对自己更为不利时,也不妨碍她把这个“国”拱手送给不久前的敌人。

义和团也是爱国的,但他们还以为在当时的条件下,这个“国”会给他们提供庇护,会让他们又安心做奴隶的机会,结果他们当然是被愚弄和被出卖的牺牲品。

守旧派和保守派也是爱国的,只是他们以为只要爱国就可以保护自己的国家,也就是那个和慈禧太后的“国家”一样的国家,结果爱国成了误国。相映成趣的是,洋务派和维新派也是由爱国到误国甚至卖国的“爱国者”,前者是摸着石头过河,后者则是跪着造反。这两大类,看上去截然不同,水火不容,结果却成了殊途同归。原因就在于是也没想到这个“国”除了他们自己,还有四万万人也是有份的。

从我们今天的观点出发,革命党当然是最爱国的,最正确的,最先进的,但在那时,连阿Q这样的贫雇农也觉得革命党便是乱党,革命便是造反,而造反便是于自己为难。

——那么,到底怎么才算是爱国呢?真麻烦啊!好像是笔糊涂账,不好算啊。

其实,要想明白了,这也很简单,我们要爱的,是那个我们生于斯长于斯,与之有着千丝万缕联系,提供给我们保护的“祖国”,当“国家”可以代表“祖国”,我们就会为她全身心的奉献,甚至牺牲了自己。而如果“国家”不能代表“祖国”,我们就要小心了,不要重蹈第三帝国和大日本帝国国民的覆辙。你非要让老百姓去爱慈禧太后的那个“国”,除了做义和团还能有什么好下场呢。

说要小心,一点儿不为过,因为一个“国家”不可能从头到尾都体现着反人民的性质,连国民党反动派的政权还有人怀念呢。所以,“国家”变异的过程,是一个缓慢而隐秘的过程,这是便需要人民,也需要主政者小心了。要是爱了半天连爱的是什么“国”都没弄清楚,那才叫冤呢!

最后,我愿意引用胡锦涛总书记在纪念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来作为本文的结尾:

“……都不是一劳永逸、一成不变的,过去先进不等于现在先进,现在先进不等于永远先进;过去拥有不等于现在拥有,现在拥有不等于永远拥有。”

这话说得太正确了,至于省略号省略的是什么,欢迎去查原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