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赎罪日战争”三十周年纪念,这场战争特殊之处是,战后交战双方都大加纪念。对于以色列人来说,阿拉伯人在这场战争中达到了自身军事力量的极限,此战失利后,阿拉伯国家彻底放弃了从军事上解决以色列的梦想。而阿拉伯兄弟国家在在这场战争中并肩战斗,特别是埃及人在战争的开始阶段的表现可圈可点,表明了阿拉伯人也是有能力组织一场现代战争。过去介绍埃军方面的文章,往往集中在陆军跨过运河之战上面,埃及空军的表现长期被以色列天之骄子的神话所遮蔽,对于他们,这是一场“被遗忘的战争”。三十年前的今天,1973 年 10 月,以埃及和叙利亚为首的阿拉伯国家决心一雪“六日战争”之耻,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携手对以色列发动突然袭击。10 月 6 日,埃及军队越过苏伊士运河,“赎罪日战争”(Yom Kippur War)爆发。10 月 14 日,埃以空军进行了至今规模最大的超音速战斗机之间的空战。战后埃及宣称取得了此战的全胜,而以色列方面的历史书则对此只字不提。(本文原载于德国“FLIEGER REVUE”杂志 2003 年 10 月号,原作者 MICHAEL NORMANN,编译 pingp)赎罪日,大战的开端

1973 年 10 月,中东局势逐步趋于明朗化。虽然以色列的情报机构判定埃及和叙利亚已经基本完成了战争准备,但是政府高层依然不相信阿拉伯国家有魄力齐手复仇。10 月 6 日是犹太民族传统的“赎罪日”,以色列高层终于认识到战争已经迫在眉睫,于是上午 10 点通过广播发布了总动员令,但是驻扎在苏伊士运河和格兰高地的以军并没有及时得到具体指示。下午 14 时埃军全线出击,而以军毫无准备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位于西奈半岛的以色列空军基地也同时遭到了猛烈空袭,虽然以空军进行了顽强抵抗,依然遭受了相当的损失。埃及军队在暂时压制了以空军后,成功地击破了以军运河防线,全面跨过苏伊士运河。到 8 日晚间,以军的数次反攻均被击退,埃军成功地在运河对岸建立了 12 公里纵深的桥头堡。不过此后埃及人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因为在历次战争中被以空军痛击的经历,埃军决定暂时转入防御,等待萨姆放空导弹单位运动过运河,建立好放空伞后再继续攻势。这个战略失误无疑给了以色列人喘息之机,以色列抓住机会重组战线、动员后备力量,逐步稳住了阵脚。

“Al Mansura”之战的前夜

到了 10 月 14 日,战局已经逐步趋于对阿拉伯国家不利。以军彻底击破了叙利亚军队在格兰高地的攻势,反攻的装甲部队兵峰直指大马士革。为了减轻叙利亚方面的压力,埃及军队重新发动了攻势,试图占领西奈半岛中部的丘陵地带。埃及空军出动大批米格-17、苏-7、苏-20 和幻影V 执行进行对地支援,埃军装甲单位得以顺利发展攻势。为攻击机群进行护航的任务由驻扎在“Nildelta”附近空军基地的米格-21 来承担。

埃及空军的空防任务完全由 MIG-21 承担,其他机型都被用作对地支援

为了减轻埃及空军对以地面部队的压力,以军高层决定故技重施对埃及的空军基地进行突袭,这可是以军的拿手好戏。因为埃军的攻击机群主要从位于尼罗河三角洲(Nil delta)的空军基地起飞,这些基地自然成为以军头号目标。以军决心不息一切代价将其重创,最好能够使它们完全瘫痪。

这次行动的核心目标是“Al Mansura”空军基地,附近的另外两个基地被选为次要目标。以色列人心里非常清楚埃及人早已不是当年吴下阿蒙,此前的三次尝试都没能穿透埃及稠密的放空网。埃及人吸取了 1967 年消耗战的经验,大规模扩建了自己的空军基地。工程内容包括修建多条起降跑道,同时加宽滑行道,保证在机场局部受损的情况下依然维持运作。同时埃及人在自己机场周围布置了严密的放空火力,从雷达指引的防空火炮到稠密的萨姆导弹阵地,并且针对以军拿手的低空突袭,埃及人在可能的攻击路线上还布置了阻塞气球。另外空军的随时都有战斗机在跑道上待命,可以立即起飞拦截入侵之敌。

战斗开始

下午 15 时 15 分左右,驻扎在尼罗河三角洲的对空警戒雷达发现 20 架左右的以军 F-4E 战斗机飞越了海岸线,向“Al Mansura”空军基地逼近。“Al Mansura”空军基地顿时警报长鸣,16 架米格-21紧急起飞,拦截来犯的“鬼怪”。但是埃及飞行员接到的命令不是对以军战机迎头痛击,而是被强令坚守基地上空空域,抢先爬升以争取高度。过去的惨痛教训(又是从 1967 年的消耗战)告诉埃及人,以空军一定会采取多批次多方向、声东击西的战术。第一波用来引诱开对方的防御机群,第二波压制机场附近的放空火力,开辟攻击走廊,最后登场的才是真正对付主要目标的攻击机群。

埃及空军的指挥机构迅速将第一波20架敌机判定为诱饵机群,任其挑衅,埃机不动声色坚守自己放空区域。果然一刻钟以后以机看讨不到便宜,于是掉头北去。埃及人并不敢就此松口气,以色列人国难当头,不拚个鱼死网破不会罢休,好戏自然还在后面。15 时 30 分,雷达报告 60 余架以机分成三群,从正北、西北和东北方向逼近,埃军指挥机构马上判定这是以军的第二个攻击波,旋即命令基地上空盘旋的 16 架米格-21 前出拦截敌机,同时从“Al Mansura”基地起飞 16 架、“Tanta”基地 8 架米格-21 进行支援。埃及指挥官的意图是冲散对方编队,迫使敌机陷入混战,求战心切的埃军飞行员早就等着这句话,在运动中编成四机编队直扑以色列攻击机群。双方机群在基地以北数十公里的地方相遇,埃军飞行员不折不扣地执行了地面的命令,大多数以色列战斗机紧急丢掉炸弹投入空战,少部分则使用全加力进行冲刺,力求加速摆脱埃军的拦截。

8 分钟之后埃军地面雷达突然发现 16 架以军战斗机以极低的高度高速扑向“Al Mansura”基地,立刻命令“Abu Hamad”基地待命的 8 架、“Al Mansura”基地最后 8 架米格-21 起飞拦截。此时这股以机已经冲破了埃军放空网进入了最后的攻击航线,开始攻击跑道和机场周围的放空火炮。埃军飞行员起飞后马上丢弃副油箱,直接在机场上空投入战斗。

此时在尼罗河三角洲上空双方展开了一场大规模空战,60 架埃军的米格-21 战斗机对抗以色列 100 余架 F-4E“鬼怪”式战斗机和 A-4“天鹰”式战斗轰炸机。虽然以军战机在数量上占有绝对优势,但是相对狭窄的空域限制了以军战斗机在雷达等远程探测手段上的优势,而米格-21 以其在中低空相对占优的加速性能和灵活性逐渐占据了主动。15 点 52 分埃军地面雷达终于发现了等候以久的以军第三个攻击波,60 多架以军战斗机从北方逼近,试图给埃及人以最后一击。战斗发展到这个阶段,谁能够坚持到最后,就将成为胜利者!因为部分埃军战斗机已经燃料逐渐告罄,埃军孤注一掷从“Inschas”基地调来拱卫首都开罗的 8 架 MIG-21 前来支援。同时 20 多架 MIG-21 在地面的指引下,降落在“Al Mansura”基地,进行油弹补给。从降落到重新起飞作战平均只用了 7 分钟,充分表明了埃及地勤的高效率。在以色列第三攻击波接战后不久,以军指挥官逐渐认识到埃军用于防御的 MIG-21 远超过事先估计的数目,而且也不清楚第二攻击波对埃军放空火力造成的打击程度,预定的作战计划已经无法继续执行。以军前线指挥官当机立断决定放弃攻击,以军战机开始逐次向北撤出战斗。最后一架以色列战斗机于 16 点 08 分回航飞越了海岸线。整个战斗持续了 53 分钟,谁是真正的胜利者不言自明。

埃及广播电台于当天晚上 22 点报道了这场战斗,宣称击落了 15 架以色列战斗机,自身损失 3 架,所有基地都已经恢复了正常运作。以色列方面没有任何关于这场战斗的报道,只是在每日例行战报中宣称,当天击落了 15 架埃及飞机。

战后埃及重新评估了有关资料,确认了击落 17 架以机的战果。同时自身损失增加到了 6 架,其中三架被以军击落,两架因为燃料告罄而在野外迫降,另外一架的损失过程颇具戏剧性。这架埃机不巧被一架爆炸的以机碎片击毁,所幸双方飞行员都及时弹射逃生。后来据埃及方面报道,这位埃及飞行员名叫 Mohamde Adoub,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那名倒霉的以色列飞行员从愤怒的埃及农民手下救出。

就战果而言,毫无疑问埃及人是大获全胜,所以 10 月 14 日这一天也自然成为了埃及的空军节。对于以色列人来说,也并非一无所获,可以说以惨重的损失部分实现了预期目标。埃及的几个重要空军基地被瘫痪了数小时,空军不得不暂时停止对地面部队的支援。而就在这关键的几个小时里,以色列人成功地粉碎了埃军的进攻,成为了整个战争的转折点。10 月 15 日早晨以色列发动了反攻,一天之后以军前锋抵达了大苦湖,部分部队甚至驻足湖西岸。而此时埃军高层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没有及时堵住这个漏洞。以军在巩固这个桥头堡后,后续部队源源不断地插入埃军肋部,同时开始大举扫荡埃军的防空导弹部队,在埃及的防空伞上也打开了一个缺口。当埃军终于认清形势,一切都已经太晚了。19 日以军抵达了红海,包围了攻过运河埃军的南翼,至此战争胜负已定。

原作者后记:因为目前为止只能依靠埃及方面的资料,所以很不容易客观地描述这场战斗。因为以色列一直对此保持沉默,所以也难以评估埃及方面的可信度,甚至无法确定是否真的发生过这么一场如此大规模的空战。关于双方参战的飞机型号和数量也是众说纷纭,虽然埃及空军在空防任务上基本上只使用了 MIG-21(连利比亚参战的幻影 V 也被用来对地支援),但是埃及拥有 MIG-21F-13、PF、PFM、RF 和 MF,不清楚埃及的 104 中队使用了哪个型号参加了这场空战。埃及方面的战报中仅仅提到了“MIG-21”,并没有提供更多的细节。以色列空军(Heyl Ha’Avir)当时主要参战飞机是 F-4E“鬼怪”和 A-4E、A-4H“天鹰”,有人甚至称这场战争是“鬼怪的战争”。不过要注意的是以色列争端制空权主要依靠了法制幻影 III和国产的“Nesher”,绝大多数的对空战果是这二位的功劳。至于幻影家族是否参加了这场战斗,至今还是个谜。

最后要提的是西方世界将这场战争称为“赎罪日战争”(Yom Kippur War),而阿拉伯世界称之为“斋月战争”或者“十月战争”,因为战争爆发于***教的斋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