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专家建议中美日三国应共同治理亚太海域

国家大元帅 收藏 1 36
导读:据12月19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报道:日本内阁府于6日发布“关于外交的舆论调查”结果,2/3的日本人对中国好感度低,这一比例创下历史新低;8日,日本从媒体到首相一致指责中国调查船“侵入”钓鱼岛海域;12日,中日韩领导人举行峰会,共同商讨经济对策和国际问题。争吵与合作,中日关系似乎一直在这种矛盾中前行。虽然两国关系与几年前相比明显回暖,但课题颇多、充满变数。如何确定日本的对华政策,在这方面,一个人的作用举足轻重,那就是日本首相外交政策学习会的座长五百旗头真。座长即首席智囊,五百旗头真是日本政治外交与安全保障问题上

据12月19日出版的环球时报报道:日本内阁府于6日发布“关于外交的舆论调查”结果,2/3的日本人对中国好感度低,这一比例创下历史新低;8日,日本从媒体到首相一致指责中国调查船“侵入”钓鱼岛海域;12日,中日韩领导人举行峰会,共同商讨经济对策和国际问题。争吵与合作,中日关系似乎一直在这种矛盾中前行。虽然两国关系与几年前相比明显回暖,但课题颇多、充满变数。如何确定日本的对华政策,在这方面,一个人的作用举足轻重,那就是日本首相外交政策学习会的座长五百旗头真。座长即首席智囊,五百旗头真是日本政治外交与安全保障问题上的顶尖学者,同时也是日本防卫大学的校长。近日,《环球时报》对五百旗头真进行了独家专访。


冲突最可能发生在东海问题上


环球时报:您认为中日之间最敏感的问题在哪?


五百旗头真:如果说日中之间要发生什么冲突或者分歧的话,那么最可能发生在东海问题上面。而且这个问题还包含着主权、资源,都是比较容易刺激国民感情的问题,所以比较棘手,不容易处理。两国都难以做出让步。但是,如果围绕这个问题争执的话,那就会导致日中之间发生不幸事件。正因为这是最危险的问题,如果连这个问题日中都能够解决的话,那我认为日中关系就达到了可以安心的状态了。因此,我曾请求前首相福田康夫一定要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福田首相也认为,日中就东海问题进行和平协商将给子孙留下最有力的和平见证。通过与胡锦涛主席及温家宝总理进行会谈,双方达成了一定的合意。如果福田首相仍在任的话,两国首脑之间都会遵照合意,说服部分持不同意见的部下,推进合作具体化。可是,福田首相辞职之后,事情就发生了微妙变化。东海合意是在福田首相和胡主席之间建立了特别的信赖关系之后,才能做到的。他的接任者要想达到这种程度似乎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环球时报:关于东海问题,中国部分过激人士认为中国让步较大,您怎么看?


五百旗头真:日本也同样,财务大臣中川昭一就因此批评了日本政府。但是,对日本来说,如果首相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并积极推进的话,国民就会给予认可。从地理条件上而言,可以理解中国主导进行开发,但必须承认,最好的还是共同合作进行开发。虽然在日本没有继续引起争议,但是不是就可以认为大家都接受了这样的结果呢?在中国看来,也许有人认为中国已经建起了脚手架进行了实际开发,没有必要再让日本参与进来。而且中国海军为了想拥有制海权,已经在周边活动,所以部分人仍然存在不希望日中进行共同开发的想法。如果单从军事的角度来考虑问题的话,那就成了一种“非此即彼”的游戏。日中还是要在21世纪,互相合作把东亚建设得更好。也就是说,在东海地区,不是互相角逐争夺,而是将兼顾两国互相的利益变为可能,我认为这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中美日与其相互害怕被孤立,不如共同主导亚太


环球时报:您近来强调,亚太的重要问题和难题如果不是日美中联合的话就很难解决。您为何会提出这种新的观点?


五百旗头真:比如现在台湾的政局已经发生了变化,实施了重视与中国大陆的友好合作路线,这让人感到安心了。可是,目前台湾领导人的支持率出现下滑的倾向。如果他的合作路线不能顺利进行下去的话,台湾虽然不会再出现像陈水扁那样的强烈独立派,但也许会出现类似以前那样的局面,万一那样的话,中国就会不满,而美国也会参与进来,严重了就可能形成一触即发的局面。这个时候,日本首脑就可以提议和中国、美国的首脑进行协商和会谈,找出和平解决的途径。否则,如果走向对立的话,对两国都是悲惨的。这样悲惨的战争在20世纪里有过两次已经够了,不能再让其发生。世界上的两个超级大国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大国要是进行战争的话,那就是制造人类历史上的悲剧。所以两个大国要接受过去的教训,理智解决问题。在亚太地区需要日美中三个国家的对话体制,探讨如何建立亚洲地区的和平环境。


当然韩国也与此有关,东南亚各国也有关。还有很多类似APEC那样的多边组织。多边会谈或者联合是必需的。但是,太多了也不容易解决问题。我认为遇到重大问题时,关系紧密的少数国家先进行比较深入的会谈,并达成一定的协议是必要的。日本、中国、美国在这个地区具有很大的影响力。先建立三国对话体制,就重要棘手的问题进行具体深刻的探讨,如果日美中达成一致,那么多元的国际联合组织自然也会比较容易跟进。


环球时报:您说到建立日美中三国对话机制很重要。但美日是同盟关系,在对话的时候,很可能出现对中国不利的局面。对此,您怎么看?


五百旗头真:这是三人游戏的宿命。不管是谁,只要是少数派就会处于不利的地位。中国这样想是自然的,对日美同盟存有一定的不安。可是,日本也和中国一样具有恐惧感。比如在克林顿时代,中美之间建立了可以无视日本的关系。克林顿直接飞往北京,公开表示赞成中国的观点,也同意中国对日本展开批评。所以日本也担心被孤立在中美之外,也存在被排斥出去的恐惧感。同样美国也担心,日中结合会把美国驱逐出东亚,由日中来组建东亚共同体等等。三个国家都存有类似的恐惧感。我认为各国都不要只担心被孤立,而应联合起来,三国共同合作商谈重要的事情,这样就可以摆脱恐惧感了。当然日美同盟是存在的,但在国际大环境中,日美中三个国家站在同一个平台上,日美联合起来说服中国的情况也是会出现的。但是,如果美国想要开展非正义战争的时候,日中也可以联合起来说服美国。美中也可以联合起来说日本的问题。如果建立起三国之间的对话体制,那么各国就可以超越负面的认知与情感。


环球时报:麻生首相上任之后,为什么强调的是日美同盟,而不是日中关系与日美同盟的共鸣?


五百旗头真:正如大家所知,日本是个专守防卫的国家,既没有核武器,也没有攻击性武器。如果失去了日美同盟,日本就不得不改变基本战略。虽然在技术上来看,日本可以在短时间内造出核武器,但日本一直遵守防卫为主的方针,坚持走和平道路。这是在美国会保卫日本的前提下才能做到。万一日美关系遭到破坏,为了应对朝鲜的核导弹,日本就必须加强军备。当然,如果说重视日美关系就可以忽略日中关系。对此我并不赞同。值得高兴的是,麻生首相也认为日中、日韩关系非常重要。正如大家所知,他在担任外相期间,提出了价值观外交和“自由与繁荣的弧”等观点。也许有人担心他担任首相后会把中国排斥在“弧”外,但在担任首相之后,麻生没有任何要和中国对立的言论。特别是目前的经济形势下,作为一个擅长经济的首相,他希望和中国共同思考缓解金融危机的对策。


最大障碍来自美国国内和韩国


环球时报:您认为建立日美中三国对话机制存在怎样的障碍?


五百旗头真:出乎意料,对于我的观点,中国赞成的意见居多,日本政府似乎也并不反对。但是来自美国的反对意见似乎较为强烈。前不久,我到华盛顿访问了美国的智库,参加了奥巴马政权诞生后的日美关系论坛。在那里,我对日美中对话机制的提议受到了华盛顿日美关系专家的强烈批评。他们反对将各国关系都视为等边三角形的这个前提,并问我难道要抛弃日美同盟吗?我说并不是这样的。如果单看日美同盟的话,那当然似乎日美关系应该较为接近。但是,在政治、外交、经济等方面存在着各种各样不同层次的问题。在某种情况下可能是日中比较接近,在另外的情况下可能是美中比较接近。应该这样从整体的角度来谈日美中对话体制的问题。在发生重大问题的时候,如果美中想要联合起来解决,这也不是不可能的,但是要是也加上日本的话,那么日本就会成为具有缓冲作用的“垫子”,会让问题比较容易尽快解决。日本虽然不是像美国和中国那样的超大国,但可以扮演“好管家”的角色。


至于周边国家,目前主要是韩国的反对比较强烈。东南亚各国虽然也有些许担心,但是中小国较多,对于这些小国来说,日中如果总是吵架,美中不能很好的对话,这反而很麻烦。比如,要和中国关系较好,就不能接近美日,其他也一样。可是韩国却认为,为什么是三国而不把韩国加上,建立4国之间的对话体制?所以,美国的悲观人士及韩国的反对是建立日中美三极体制的最大障碍。我认为,对广大亚太有深度关心的美中日3国首先进行对话是很重要的,然后再以日中韩的三极体制来补强日中美三极体制。至于俄罗斯,现在俄罗斯主要关心的是欧洲大陆,似乎对亚太地区的关心还不十分强烈。就目前而言,俄罗斯对日美中对话体制不构成什么问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