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析辽足降级:卖血10年已是奇迹 感谢中国足协...

前世的茶 收藏 2 79




十年?是个拥有什么含义的词语。对于中国人来说,这十年他们要完成两个五年的计划,对于美国人来说,他们在十年间完成了两次总统选举。对于苏东坡来说,十年是生死两茫茫的相依,对于陈亦迅来说,十年是一首歌。


而在这个寒冷的冬天,十年对于辽宁队的意义是,在冲上中国顶级联十年后,他们再次降级。在2008年这个中国体育年里降级,可能令辽宁球迷充满了愤慨和痛苦。但事实是,辽宁队能够在中超生存至今已经是一个奇迹,而本赛季随着武汉退赛等一系列事件的影响,奇迹终于破灭了。细数辽宁降级原因,人祸是重要的原因。


期货市场的被投资商品


1995年顶着十连冠光环,拥有庄毅和孙贤禄的辽宁降入甲B,那一年球迷在体育场里点着火为辽宁队送行,1998年,完成了新老交替的辽宁队以甲B第二名身份冲上甲A,辽宁队在三年内完成了一个轮回。


1995年,当辽宁队降级的时候,所有球迷相信辽宁终会涅磐重生,13年后,当辽宁队再次降级时,没有人知道辽宁足球这次会在二级联赛里呆多久,因为现在中超其他俱乐部都将注意力放在辽宁队的球员身上,辽宁足球在2008年中国足坛只有两个现实意义,一是占据一个降级名额,二是将会给转会市场上注入大量优质球员。


这是一个悲剧。


但这又是一个迟来的悲剧,在冲入顶级联赛十年来,辽宁队以一直奇特的方式在运转着,俱乐部的大股东不断变幻着,这些大股东唯一的目标就想从辽宁队身上获得利益,这些大股东更象是资本投资商,他们在乎的是短线效益。包括曹国俊、张曙光以至宏运集团,他们的目标就利用辽宁队这块牌子来获得利益,他们把辽宁队当做期货市场里的石油、花生、钢材,当他们透支了辽宁队这个品牌,透支了足球的核心价值,当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去获得利益,同时,他们并不是在做足球,他们是在做风险投资。


而作为辽宁队小股东,省体育局的角色一直不明确,他们占的股份让他们无法参予董事会(俱乐部)的决策意见,而在大股东与小股东之间,矛盾和暗战始终没有停过,甚至当金德在占据沈阳主场时,辽宁队只能迁到抚顺,省体育局在做什么?


至今也没有太多数据和事实表明辽宁省体育局在这十年来为辽宁队做过哪些事情。当球队迁到北京时,是辽宁省政府要求球队迁回辽宁。在1995年辽宁降级时,被曹国俊等人鼓吹的投资模式一直保持到2008年,即使在1998年冲上甲A时,辽宁队也只是一块被投资商看中的期货商品而己。


十年前,辽宁队是一个不断上涨的期货商品;十年后,辽宁队是一个跌入价格谷底的期货商品。



高明的忽悠功夫


在充满着期货投资行为的大股东们面前,辽宁队近十年来留给球迷的印象有如下几种:经常拖欠工资、经常更换大股东、经常更换主场地、经常暴出假球等负面新闻,球队的进球队心弱,以及赞助商的一年一换。


这些形象中,拖欠工资、大股东更迭、更换主场地以及赞助商问题,责任不应该由球员来承担。辽宁队工资拖欠不是新闻,归根结底是俱乐部中的大股东把俱乐部当做生财工具,当然在支付球员薪水方面变得保守起来(还有一个原因是回报未如预期,大股东首先想到的就扣球员的应得收入)。更换主场地的原因很多,其中搬迁到北京主要就是为了钱(当时上海已经有上海德比了),流连于北京、沈阳、鞍山和抚顺,就是要从每个城市球迷口袋里掏钱。赞助商一年一换更能体现俱乐部管理的混乱,俱乐部与赞助商本是合作关系,但俱乐部与赞助商之间的合同却很多都是不规范的,以至于赞助商最终大部都要与辽宁俱乐部翻脸成仇人。


而最可怕的是,在大股东的不负责的情况下,辽宁开始拖欠各种不应该拖欠的费用,如客场食宿费,这给人产生的一个印象是,辽宁俱乐部是无赖,而这个无赖本因,是在于大股东的无德资本家面目,在于大股东的忽悠本质。


正是因为出现了以上的情况,球队的进取心当然会被削弱,球员的负面新闻多当然会很多,甚至会出现假球,当一支俱乐部走入这样恶意循环时,他们不可能撑的长久。套用〈剑桥明史〉作者费正清对明末政治所做评价一般“他们快要完了,这是令人惊奇的;令人惊奇的是,他们到那时候竟然还没有完。”用这句话形容2007年保级时的辽宁再合适不过,当时辽足的问题已经全面总暴发,但他们保住级了,一批诸如丁捷、肖震、戴琳、曲晓辉、于汉超和张鹭年轻球员成长起来,这让球迷又看到了希望。


也让某些人又看到了忽悠的资本,诸如程鹏辉。


卖血求生的荒谬理论


近十年来,辽宁队打的最出色的一个赛季是1999赛季,他们险些创造中国的“凯撒斯劳腾神话”,随后的九年,辽宁队在2000-2005年之间,基本上扮演着无欲无求的角色,而至2006-2008年,他们已经开始感到降级压力。


可以说,辽宁俱乐部的大部分收益,包括赞助费用、门票收入,在有些时候是被大股东抽走了,在不透明的财政使用权面前,当辽宁俱乐部的帐面出现了赤字时,抹平赤字的并不是对财务报表进行清算,而是卖人。


卖人来的钱最快,也最容易拿的到。十年前以辽小虎的身份陪着辽宁队杀回中超的,核心只剩下一个肇俊哲。1999年卖掉入选过中青队的庞利还可以看做新老交替,但随着张玉宁、李金羽、肖战波和曲圣卿的离开,这支辽宁队早已面目全非,离开的还包括郭辉和徐亮这批八零后球员。王亮在转入山东后无法打上主力又重回辽宁,高卖低买,看来辽宁做了便宜买卖。但事实是,王亮在状态最好时被卖到山东,从山东回来后,回来时状态全无。


欧洲俱乐部也有依靠买卖球员来维持营利的俱乐部,如意甲的乌迪内斯。但乌迪内斯主席波佐从来没有用“期货心态”去对待球队,相反,波佐会经常选择名不见经传的基层教练,乌迪内斯的球探会从欧洲二级联赛以及南美联赛中找来最有价值的新星。


辽宁队甚至不需要象乌迪内斯那么麻烦,他们只要保证俱乐部能有个良好运作的环境,他们都不需要球探,因为辽宁的足球人才只要想挖掘,就永远也挖不完。


事实上,所谓卖血求生的理论,只不过是“期货心态”终极表现,以辽宁足球人才之厚,走掉几个重要球员根本算不什么,但当俱乐部根本无心重视青少年球员培养后,卖血求生,就成为压垮辽宁队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这些问题面前,辽宁队竟然还撑到了2008年。


最后要感谢中国足协


本赛季辽宁队的降级,要归结两个问“天灾人祸”。天灾指的是武汉的降级,人祸太多了,赛季前暴炒外籍主帅就是其中一例,程鹏辉的离开也没有使辽宁队逃离人祸。事实上,给予辽宁队最多的“人祸打击”的是中国足协。


从战术角度来看,辽宁队联赛最后十五轮其实完全可扭转颓势,他们在与山东一役中,只要在2比0领先时打打防反,完全可能3比0甚至是4比0完胜对手,结果在2比0领先时狂打进攻足球,终于在体能不支下2比4败北,接着他们又在领先时被北京逆转。这种狂打攻势足球的战术,是辽宁队降级的战术主要原因,未来也许人们会记住辽宁与上海的4比4,但辽宁还是降级了。


但给予辽宁队最大打击的,还是武汉的退赛。辽宁主场1比0客场3比0大胜武汉,但是武汉一退赛,所有人都从武汉身上取得六分,按辽宁方面的说法,武汉的那六分是那么好拿的吗,可以说,武汉的退赛后,辽宁距离降级的阴影越来越近。


武汉退赛后所谓人人拿六分,是中国足协做出的平衡决策,在有意无意给予辽宁队致命一击后,中国足协依然在不断给予辽宁队不公平待遇,首轮与成都比赛中,辽宁队的反越位多次被错判成越位,门将兼助理教练姜涛因为抗议被处以下停赛六场的比赛,而因为在山东队比赛中也有反越位被吹为越位,马林因为赛后指责裁判同样被课以禁赛三场的处罚,很明显,在保级战中,辽宁要面临来自多方压力以及不公正的待遇。


辽宁俱乐部的现行体制注定了他们降级的命运,而本赛季的降级,则是一点点的积累,后防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好过,战术针对性不强,武汉退赛,足协的不公正处罚,都是致辽宁队降级的细节。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