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子----活在这个世界上,我有幸认识了很多人。在这个世界上活着,我有幸能写下这篇文章。在这个世界上,也许有很多的人有跟文章中的人相似的地方,那么,独到有相似生活文章的地方,可以借鉴一下,我们的青春,我们的未来,我们的理想,我们的生命,我们,可曾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回忆起那些陈年往事,对与错,黑与白,少年轻狂,有多少喜怒哀乐,有多少悲欢离合,有多少不堪回首,有多少意气风发?这篇文章我会尽力写下去,但是由于时间的原因,续写的比较慢,放在空间里,有喜欢的朋友可以指教,生活中的故事,你我一起品尝。

第一章

二十世纪就是年代末,在盘县某乡初中一年级的教室中,正上着英语课,老师姓林,有着多年的教学经验。是这所乡中不可多得的一名外语教师,他正在黑板前不停的讲着单词。课堂上大体分为两部分。基本上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中就有这么一部分,那就是,九年义务教育中,有大约四分之一的初中生是可以以优异的成绩考上高中的,而这四分之一的学生里大约有五分之一可以考上本县的重点高中----县一中,剩下的四分之三的学生基本上读完初中就辍学外出打工,和城镇中的九年义务教育不同,基础设施与师资力量没有可比性,所以教师的责任就是教好可以考上高中的五分之一,剩下的则放任自流,当然,不能太过分了,否则,没有所谓的九年义务教育,开除回家。故事的主角就在其中,一个名叫楚建国的男孩子,成绩刚好在五分之一里面,但是,却由于乡村学生狭隘的眼光,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学习成绩就如同井底之蛙一样,没见过大天。

“楚建国。下课了之后去撞拐啊”最后一排靠墙角的林茂大声的叫。

“和谁撞啊,別跟初二的撞了,你还没输够啊,狗概不了吃屎!”“操,你他妈的说谁呢,找死啊”楚建国不说话了,老师在盯着他和林茂看,眼里冒着火花,林茂看了看老师,小声的骂了几句,扭过头看故事书去了。

林茂和楚建国的关系不好,虽然都是一个村子里出来的,但是知道两个人底细的同学都知道,两个人在村里面的小学中水火不容,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原因很有意思,林茂长得比较高大,又留过级,在班里称王称霸。楚建国呢,也不服软,尤其是爱打抱不平,其实这也没什么,问题的关键是,楚建国长得矮小,力气小,所以经常吃亏,就这么,两个人你打我我报复你,一直到了初中,由于初来乍到,增加了不少其他村子里的学生,两个人的矛盾没有立刻爆发,反而经常在一起玩耍。今天的冲突是一个开始,楚建国无心之中将矛盾挑了出来。

铃铃铃铃铃。下课铃响了,还没等林老师说下课,男生就像脱了缰的野马,冲出了教室。

林茂走到楚建国的桌子前,拍了一下。此时的楚建国正在看杂志,吓了一跳,呲着牙问“干嘛!”“哎,你刚才说谁是狗呢!”“怎么了,说你呢,不长记性,张建立昨天把手砸断了,今天你还找人啊”“操,我找人管你什么事啊,你贱的啊,欠干是吧”林茂歪着脑袋,伸手从背后抻出来一个凳子板,比划着。“xxx,你他妈的着的我,谁他妈的怕你啊!”

说着,楚建国也从坐上站了起来。

课间的喧嚣一下子停了下来,静止了,看到两个人像是要打架的样子,都静静的看着,但是没有一个人上前试着将两个人拉开。两个人对峙着,但没有动手,就在这时候,上课铃打响了,林茂愤愤的丢下一句哈“小X,你等着啊,有种放学了别走,等着我!”“操!”楚建国回了一句,也坐了下来。

可也没有上好,转眼间就到了放学的时候了,有几个和楚建国教好的学生拉着他要走,楚建国也拧上了,说什么也不动一下,楚建国的好朋友王旭劝他:“走吧,别惹林茂了,你又打不过他,他说让你等你就等啊,你没看见他都显出去了,都快六点了,扫地的值日生都走没了,你傻啊”楚建国转了转头,心动了,说实话,和林茂打架基本上是败多胜少,每次吃亏的基本都是自己,说不怕他,那是假的,但是青春期的心理作怪,要面子。看了看,人的确都走光了,于是,背着书包和几个朋友一起出了学校。

路上打打闹闹,也就忘了这事情,到了离学校有四五里路的时候,忽然看到前面一群人,不知道在做什么,但是,心里都琢磨,打架了,快点骑车,看看。

狠命的骑了一阵,到了跟前,没有打架的,但是,一眼看到林茂,楚建国心里咯噔一下子,完了,林茂找人了,要打我!

“站住,楚建国,下来!”林茂上前一把,就将楚建国的车子拦住,顺手把楚建国拉了下来。“干嘛!”楚建国有点慌。“干嘛,今天上课时不是牛X嘛,现在怎么不扬性了,揍你!”说着,照着楚建国的脑袋就是一拳,楚建国一个趔趄,差点倒在地上。鼻子酸酸麻麻的,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用手一抹,血!“我xxx”扑了上去。一起回家的王旭和徐伟华赶紧上前想把扭打在一起的两个人分开,但还没有等到两个人走到跟前,就被几个初二的学生拦住了,“没你们什么事啊,别找揍!”两个人只有远远的在场边看着。

写了这么多,但是,时间也不过是一分钟不到而已,就见林茂将楚建国骑在身下,双手掐着楚建国的脖子,楚建国也用手顶着林茂的下巴,不让他前身使劲,脸因为呼吸不畅憋的通红,突然,将手落下,从路上划拉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扬手就向林茂的头上砸去,但,还没等落在林茂的身上,石头就被人抢走了,林茂也看见了,顺手也拿起一块石头,照着楚建国的头就砸了下去,嘭的一声,楚建国的额头就有血流下来,林茂一看,也吓坏了,松开楚建国,站了起来。

楚建国也知道,头被打开了,血已经流到了眼睛里面,血红血红的,从路上爬了起来,此时,楚建国的脸上,衣服上满是鲜血,样子吓人,眨眨眼,低下头,猛地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也不管林茂在那里,顺着人多的地方就扔了过去。

看到把人打出了血,林茂和找来的人慌了,骑上车子就往村子里跑。

而摇摇晃晃的楚建国却嘭的一声倒在了路上。旁边的王旭和徐伟华赶快上前,拿出了几张作业本的纸。一边擦着楚建国脸上的血,一边叫着楚建国的名字,但是,由于脸上的血有点凝固了,所以,两个人怎么擦也是白费力,没有办法。两个人没有见过这种场面,手足无措起来。正在这时候,楚建国却醒了,原来,刚才是因为失血,而本身血压又低,再加上激动,晕了。“走,回家”楚建国轻声说。蹲着的王旭和徐伟华看看,王旭对楚建国说:“要不到卫生所看看吧,上点药,别有破伤风,那就糟了”楚建国也点点头。推着车子,手还在颤,浑身是血,刚才的晕劲还没有消下去。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