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海盗出没,请注意!3天前发生的中国船只 “振华4号”遭海盗袭击并险遭劫持的惊险事件再次将人们的视线拉向索马里海域———这里是新晋的“海盗天堂”,上演着全球一半的海盗劫船“大戏”———肯尼亚“海员援助组织”的数据称,2007年有300多艘船在索马里周边海域遭到索马里海盗劫持或袭击。今年年初至11月有40余艘船被索马里海盗劫持。而据中国外交部发布的数据,2008年1月至11月,中国有1265艘商船通过亚丁湾、索马里海域,其中20%的中国船只遭遇过海盗袭击。


曾经只在电影大片中看到的海盗们离中国船员不再遥远,每年大约有2万名外派船员通过正规渠道登上世界各国的渔船或货轮,他们的安危越来越成为值得关注的重要问题。目前中国正积极考虑向索马里海域、亚丁湾派遣军舰参加护航。中国海运的人士认为,这将大大提高中国船只和船员的安全感。


亚丁湾的枪声


索马里海盗爬上货轮!海盗开枪扫射着舱门,振华4号船员用空啤酒瓶自制了燃烧弹


按照既定的行程,振华4号货轮将在明年1月10日抵达中国上海。这艘隶属于中国交通运输集团的6万吨特大运输船,从2001年11月起航以来,已经平安在世界各大洋航行了7年,将上海振华港机公司出产的大型港机运往了欧美、东南亚、非洲等国家。


12月中旬,船长彭维源和30名船员完成了向苏丹运送集装箱岸桥的任务,这次,他们是11月底从上海长兴岛出发的。12月17日,振华4号航行到了亚丁湾、索马里海域。


北京时间17日中午,上海振华港机公司的值班室突然接到了彭维源的卫星电话:索马里海盗爬上了货轮!


中国海上搜救中心很快收到了振华4号的求救,立刻和马拉西亚的国际海事局防海盗中心取得联系,请他们联系多国部队。


交通部也在第一时间得知了振华4号遇险的消息,立即与国际海事组织取得联系,并求助于外交部。


通过卫星电话,中国船只碰上了海盗的消息很快在亚丁湾、上海、北京、马拉西亚之间传递。此时,彭维源和船员们已经退缩到了生活舱,甲板上被9名持重机枪和火箭筒的海盗控制了,海盗开枪扫射着生活舱门。船员们拿出了高压水枪,用空啤酒瓶自制了燃烧弹。


北京时间15时,接到求救信号的多国部队直升机抵达振华4号上空,击沉了海盗的一艘小艇。马拉西亚军舰也驶过来了,船长彭维源镇定驾船向援助军舰开去。海盗们仓皇撤离,只穿走了向船员们索要的鞋子。


振华4号不是第一艘遭遇索马里海盗的中国船只,但却是第一艘在海盗已经持重武器登船后又脱险的中国船只。18日,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例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2008年1月至11月,中国有1265艘商船通过亚丁湾、索马里海域,平均每天有 3-4艘,有20%的中国船只遭遇过海盗袭击。


中国船舶和船员接连遭索马里海盗袭击劫持的事件发生后,2007年5月,中国海事局发出了防范索马里海盗的通知,要求中国船东提高防范意识,采取措施以免遭受损失。


2008年以来,已经有7艘涉华船只遭劫持,包括中国内地2艘42名船员,另外还有5艘是挂中国香港旗帜或运输中国货物。至今,尚有1艘中国渔船和18名中国船员在索马里海盗手中。


中国船员外派路径


中国每年输出的外派船员约有两万人,占世界船员市场的5%


振华4号不是第一艘与索马里海盗狭路相逢的中国船只,2007年4月17日,中国台湾渔船“ 庆丰华168号”被索马里海盗劫持,11名中国内地船员和两名中国台湾船员、两名菲律宾船员被武装押往海盗们居住的地方,非法关押近7个月,在中国台湾船东拿出27万元赎金后,才被放回。可是,一名叫陈涛的中国内地船员却被海盗杀害。


来自吉林梅河口市的薛垂彬是后来获救的中国船员之一,他为期不到一年的船员生涯中,有6个多月是在海盗们的枪口下度过的。


2007 年1月14日,薛垂彬看到一则电视招聘广告,山东一家船务公司招募远洋捕鱼船上的厨师、船员,他就和老乡郑恩弟报了名。他们先是到了山东公司总部,接受了培训。4月15日,薛垂彬等15名中国船员搭乘一艘转载船到了肯尼亚和索马里相交的公海,他和郑恩弟被分配至“庆丰华168号”渔船,其他人被分配到另外的船只。


没想到,仅仅两天后,他们就当上了海盗们的“囚徒”。


向海外派遣船员,是多年来中国船务公司正在进行的业务,世界贸易的快速发展促进了远洋运输业,国际上对船员的需求一直供不应求。2005年BIMCO(波罗地海国际海事公会)的世界海员供需情况报告说,世界海运船队对船员的需求是 1062000人,缺口是135000人,高级船员的缺口是1万人。


2007年的资料统计,菲律宾、中国、印度和缅甸等亚洲国家的外派船员,已占到了全球船员劳务总数的80%.菲律宾每年向国际市场提供着约20万名船员,中国每年输出的约有两万人,占世界船员市场的5%,尚不包括通过非法渠道出去的。


中国船员外派,对劳务公司执行的是以市场准入制,必须通过商务部等有关部门批准,才可以经营船员外派业务。目前,中国的商务部对外劳务合作司和劳动保障部,主管着“对外劳务合作”与“境外就业”。中国有数十家外派船员资质的公司。


每年走向大洋的两万名中国船员大都像薛垂彬一样,通过中国的中介劳务公司,在一艘艘补给船的输送下,登上了世界各国的渔船或货轮。外派船员分全套班子和跑单帮,全套班子是包括船长、大副、水手等都是中国人,而跑单帮,必须有很好的外语,单枪匹马与多国船员协作。所以,中国船员不仅在为中国船只服务,他们更多的用自己的劳动,在各国的船只上挣着薪水。


2006 年2月,第94届国际劳工大会通过了《海事劳动公约》,全球海员劳动和社会保护有了统一的国际标准。《公约》整合了国际劳工组织85年来制定的60多个现行海事劳工公约和建议书,形成一部新的海事劳工公约,对海员就业条件、上船工作最低要求、船上设施、海员社会保障等均有具体规定。


但是,中国却没有专门针对船员劳动和保护方面的法律法规,也没有批准实施《海事劳工公约》。


海盗卧底引来海盗


索马里海盗对中国船员和船只下手,可以追溯到多年以前


像郑和一样下西洋,像哥伦布一样环游地球,这是充满诗意的又带有浪漫色彩的江湖图景。但这也意味着,“加勒比海盗”就在四周出没。浩瀚的海洋凶险四伏,海盗这个最古老的职业,3000年前就在大海上作案了。


2007年4月17日,拿着AK-47的海盗只用10分钟时间,便将薛垂彬工作的“庆丰华168号”渔船控制住了,薛的手表被海盗抢去了。渔船被押往索马里,海盗用枪逼着船长上岸,逼他给老板打电话索要30万美金。


索马里海盗对中国船员和船只下手,可以追溯到多年以前。2003年3月20日,福建永丰渔业公司的“福远渔225号”渔船远行到斯里兰卡附近的印度洋上打鱼,遭到8艘海盗船只的炮击而沉没,17名船员失踪或死亡,其中有15名中国船员。


这是永丰公司遭遇的最惨重的一次海盗袭击,2001年8月23日,同属该公司的“福远渔226号”渔船就在索马里海域被海盗武装劫持。


那也是一次中国船员勇击海盗的战斗。永丰公司为防海盗,特地在索马里聘请了两名保安,没想到,这两人却正是海盗们的卧底。充当内应的保安引来了5名海盗,将16名船员关到了舱底。海盗们写下了600万的数字,并说这是美元。


当夜,船长方家柏与船员们钻出了舱底,悄悄制服了海盗,夺取了冲锋枪,将7名海盗捆绑,重新掌舵,将海盗押送到了也门。


新中国成立以来最惨重的一次中国外派船员遇害案,却是发生在中国汕尾海域。1998年12月,中国香港“长胜号”轮船行驶到汕尾海域时,海盗们将23名中国外派船员杀害抛尸海上。经过两年的侦缉,警方将中国和印尼海盗共38人抓捕,后法院判处13人为死刑。


“海盗”注定成为2008年度的热门词语,发生在真实世界里活生生的掠夺,让这个古老的职业从业者臭名昭著。除索马里海域外,距中国更近的马六甲海域同样是海盗出没之地。在世界海盗分布区域图上,一些海峡的狭窄出口正是海盗们埋伏的地方。


中国船员与海盗们打交道近年来就没中断过。2006年4月4日,韩国“东源628”号渔船在距索马里海岸线200公里左右的海域捕鱼,被对外自称“索马里海军陆战队司令”的海盗埃弗亚的8个手下劫持。经过长达4个月的艰苦谈判,船东交付80万美元的赎金,25名船员获释,其中3人为中国籍。


埃弗亚与中国船员的交道并没结束。2007年5月15日,两艘坦桑尼亚籍渔船在距索马里首都摩加迪沙近400公里的海域遭他劫持。船上24名船员中,4名中国台湾船员,10名中国内地船员。


风险和孤独下


目前,在中国登记注册的远洋船只有1000余艘,有中国背景或中国海员的船只远不止这个数字


海上的风险不仅来自海盗,暴风雨、海啸、台风等恶劣天气也时常带来厄运,这是漂荡在海洋上必须面对的风险。对于向往海洋的人来说,大海航行是快乐的,“满世界跑”的船员曾是诱人的职业,但却时刻要面对“风险与孤独”。


据外派船员的劳务部门的统计,中国外派船员大多来自内地省份,沿海的经济发达地区的省份做远洋船员的人相对要少,福建平潭一带除外。做船员与经济收入是相关的,每月多则上千美元,少则数百美元的薪水,吸引着来自中国内地的船员们甘心忍受漫长的孤独。


海上航行,船员的大部分时间是在孤独中度过的,老船员们常说的话是“一年走了十年的路,十年休了一年的假。”跑船的无奈与寂寞全在其中了。每天晚饭后,下棋、看影碟、打扑克是中国船员们消遣打发时间的方式。现在,通讯技术发达了,船只在很多国家的海域停泊或经过时,可以用手机与国内亲友通话,但是,只要船只航行到茫茫大洋之上,手机就发挥不了作用了。


欧美国家的海港是船员们最愿意去的,在船装卸货物的时间里,他们通常可以有4-5天的消遣时间。船舶一靠岸,船员们就会急切地过关入境,到超市购物,或者到海员俱乐部里。欧洲的海员俱乐部大部分是免费的,这可能和15世纪后靠发达的海运发展起来有关。“沾沾地气儿”,这是中国船员们在漫长的航行中短暂的幸福时光。


中国正在向一个船员劳务输出大国发展,船员们面对的各种各样的潜在危险也在增加。目前,在中国登记注册的远洋船只有1000余艘,有中国背景或中国海员的船只远不止这个数字。一些中国的海运公司或其子公司出于注册方便和考虑费用、税收上的优惠,往往选择在巴拿马等国注册。所以,航行在大洋之上的挂着巴拿马等国家旗帜的船只,说不定船东正是中国的,而船员则也可能是来自中国。


迅速发展的中国海运使得中国船员资源出现缺口,其中的一个原因就是从事船员职业比陆地职工要承担更多的艰苦和风险,却没有得到相应的保障。常年生活在长一二百米、宽二三十米具有强磁场的狭小、颠簸震荡、昼夜噪音的空间内,信息闭塞、缺少陆地支援、缺少家庭亲情的环境中。这样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会是船员患上心理疾病的重要原因。


孤独可能容易忍受,但碰撞和不良天气是很难避免的。《环球时报》的一则报道说,2007年3月21日,一艘巴拿马籍货船遇恶劣天气沉没,船上19名中国船员失踪或死亡。之前两个月,一艘伯利兹籍货船失火,10名中国船员后被日本直升机救起。


这则报道还说,除海盗袭击之外,被沿途上的当地政府、反政府武装袭击也时常发生,甚至有一些国家说中国船员是“海外间谍”。


尽管“风险和孤独”伴随左右,每天,上万名中国船员仍然在大洋上漂荡着。外国船东和船长也对中国船员逐渐产生了好感,这与中国船员勤劳、上进、忍让的风格是分不开的。


中国军舰将护航


中国已成为世界海运大国,中国船只遭遇海盗袭击的危险与日俱增


索马里海盗的手上,早已沾上中国船员的血。辽宁抚顺籍船员陈涛身中6枪而死,这让薛垂彬等目击者难以忘记。


中远集团党组书记张富生曾说,中国已成为世界海运大国,国际海运船队规模列世界第四位,港口吞吐量和集装箱吞吐量连续三年位居世界第一,国际贸易中约90% 的物资需通过海运完成。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需要更加频繁的商务贸易,完成这些贸易需要更多的船只穿梭于世界上每一个危险的海域,不仅是索马里,不仅是马六甲。石油、铁矿石等资源源源不断地运往中国的港口,遭遇海盗袭击的危险与日俱增。


据媒体报道说,索马里海盗埃弗亚的手下有1000多人,是以军事组织结构和黑手党手腕相结合,发展起来的新式海盗队伍。他设立了“大帅”、“少帅”、“财政官”等职位,其组织和装备已非小打小闹的海盗队伍。


向埃弗亚等海盗提供高额的赎金,这无疑纵容了这些曾经穷困潦倒的索马里渔民。索马里临时政府驻肯尼亚的外交官穆罕默德愤怒地说:“这不是索马里的问题,而是国际问题,因为国际船东的纵容,埃弗亚和他的海盗团伙被养大、养壮了。”


纵容只能带来更多次的劫持。12月16日,中国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在联合国的一次会议上表示,中国正积极考虑向索马里海域、亚丁湾派遣军舰参加护航。


中国军舰即将护航的消息传出后,中国海运和中远集团立即发表意见,对此表示欢迎。中国海运的人士对媒体说,如果不经亚丁湾而绕行好望角,货船的时间将至少增加10天,而一天的成本就要3万-4万美元。


为冒险通行亚丁湾、索马里海域,中国船只各显其能,或配备武装保安,或数艘船只编队航行。


2008 年9月,中国交通部下发《关于在亚丁湾水域防海盗的紧急通知》。通知要求中国船只在通行亚丁湾水域时,必须提前进行保安报警及通信设备测试与检查,确保设备随时可用;除保持视觉和雷达观察外,增加防海盗值班人员,以便及早发现可疑船舶,采取避离措施;一旦受到海盗攻击,船长除向公司报告外,应立即组织全体船员,在保证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躲避海盗攻击、登船,并寻求当地护航力量保护。


亚丁湾是连接亚欧地区的重要国际航路。2008年8月以来,亚丁湾水域海盗活动猖獗,海盗武装劫持船舶船员事件时有发生,严重威胁船员生命安全和国际航运秩序。尽管国际社会呼吁加大打击海盗力度,有关国家加强了安全巡逻和保护,亚丁湾水域的海盗活动仍十分猖獗,袭击事件频繁发生。


“有了自己国家的军舰护航之后,中国船员和船只与护航军舰的沟通将大大便利,在遭遇海盗袭击后,等待救援的时间应该会减少,毕竟来自同一个国家。”中国海运的人士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