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社情民意研究中心昨天公布最新调查数据显示,广州市在党、政、军机关工作的市民总体生活感觉最好,其次是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弱势群体感受最差,而在外企工作的民众幸福感受度仅排第三(中新网12月17日消息)。


弱势群体幸福感受最差,这个不难理解,如街头那些摆地摊的、农民工、以及一切城市低收入群体,他们收入不多,每日为生存奔走,还要遭受种种歧视,虽然许多时候幸福不能以金钱而论,但没有金钱却又是万万不行的。但为什么连外企工作的那些高收入的白领们也感受不强呢?而幸福感受最好的要算公务员呢?


对于公务员这个阶层,近些年来议论颇多。在笔者的印象老留存着这样一种说辞,就是前些年有些人在谈到南方经济发达地区的人时,说是那里不少人不愿意当官,反而愿意去经商。笔者当时还想还是人家南方好,如果一个地方的人真的不想当官了,那么这个地区不想发展迅速都不行。而现在,为什么又说公务员的幸福感受最好呢?而且调查的还是改革开放前沿的广州市。这到底是为什么呢?


这不禁又令笔者前些时有关公务员报考的一些消息,据有关媒体报道,今年的公务员报考人数高达105万人,各职位平均竞争比例为78:1,相较于去年的60:1,大幅度增长。这一现象引起了舆论的热议,许多人都指出人们之所以这样热衷报考公务员,就业压力是一个因素,更多的还在于公务员群体收入待遇的稳定以及职业声誉高等原因,尽管人事部部长否认公务员热是因为工作轻松待遇高,但他的这种辩解在现实面前却显得那样无力。


如今通过起广州的这次幸福感调查,联系起年年愈来愈热的公务员热,我们不禁还是要说,公务员这个阶层虽然近些年来在国家法规及制度的规范下,已经有了一定的约束,有些地方甚至还推行无功者免进的作法,但总体来说,公务员这个阶层比较起其它一些职业来说,还是要轻松得多,而且其工资福利待遇以及医疗养老等也比较稳定。


那些外资企业的白领们,虽然收入颇高,或许会高出普通的公务员多倍,但他们的生活工作节奏却相当快,心理时时处于紧张之中,压力很大。据有些媒体的报道,过劳死现在正在威胁着白领阶层的健康,他们“吃得比猪少,干得比牛多,睡得比狗晚,起得比鸡早”。同时还要时刻费心地揣摩老板的一个举动,一个眼神,警惕着同行的竞争。在白领中甚至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40岁以前用命换钱,40岁以后用钱换命。”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怎会有很好的幸福感受呢?至于说排在其后的国企员工以及私企员工,收入上不如白领,但却同样和白领一样有下岗失业的担忧,自然幸福感也不会很好。而那些个体户非单位就业者及无就业者幸福感不强就更好理解了。


针对这项调查,有专家表示,弱势群体生活感受非常差,应引起政府和社会高度重视。这是很正确的,这种现象是应该引起相关方面重视的。笔者注意到,现在在不少地方,有关部门和领导正通过种种激励奖惩机制来规范公务员的行为,有的地方甚至企图通过考评让平庸无为的公务人员退出公务员队伍,这些都是积极的消息。


应该说,幸福感受虽然与金钱没有必然的联系,它的正负也与金钱的多少不成正比,但必要的金钱及各种社会保障制度还是可以为人们创造一种切实的幸福感的。公务员群众幸福感好当然也并不是什么坏事,然而在所有的社会群体中如果只有公务员一个阶层幸福感好,那却是万万不行的,甚至是危险的。我们当然不主张以剔除公务员的幸福感的方式来增强其他社会阶层的幸福感,这也是不现实的,但如果公务员的幸福感是建立在赖政、庸政的基础之上,那么这种幸福感就有必要改一改,因为赖政、庸政也在一定程度上是造成社会其它阶层人员幸福感不强的一个因素

本文内容于 2008-12-22 9:15:51 被05063940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