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元培造假?!

投笔请缨 收藏 0 62
导读:一九一七年初,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学校长,着手整理校务,招纳贤哲。在聘陈独秀为文科学长之前,他照例要致函教育部,请求批准。这封信中附有一份陈独秀的简历:“陈独秀,安徽怀宁县人,日本东京日本大学毕业,曾任芜湖安徽公学教务长、安徽高等学校校长。”以此证明陈独秀胜任该工作。据复旦大学文学博士庄森考证,陈独秀确曾到日本求学,但并没在日本大学就读;虽在芜湖安徽公学任教,但没担任过教务长;虽参与创办安徽高等学校,但不是校长,而是教务长。也就是说,蔡元培提交给教育部的,其实是一份假学历。 学者张耀杰则考证说,学历诚然是

一九一七年初,蔡元培就任北京大学校长,着手整理校务,招纳贤哲。在聘陈独秀为文科学长之前,他照例要致函教育部,请求批准。这封信中附有一份陈独秀的简历:“陈独秀,安徽怀宁县人,日本东京日本大学毕业,曾任芜湖安徽公学教务长、安徽高等学校校长。”以此证明陈独秀胜任该工作。据复旦大学文学博士庄森考证,陈独秀确曾到日本求学,但并没在日本大学就读;虽在芜湖安徽公学任教,但没担任过教务长;虽参与创办安徽高等学校,但不是校长,而是教务长。也就是说,蔡元培提交给教育部的,其实是一份假学历。


学者张耀杰则考证说,学历诚然是假,蔡元培却没有欺骗教育部。根据当时的日记以及他与教育部长的个人关系,提交信函之前,与教育部长应该已有默契。按规定,学长一职应由校长提交三人名单供教育部选任,但为万无一失,蔡元培只推举了陈独秀一人。事后,陈独秀顺利通过,成为北大的精神领袖之一。


今天看来,蔡元培在聘人过程中虽有意造假,但没谁会去指责他,读者甚至要暗暗庆幸,若不是有此举动,中国历史拐向更暗的歧途也未可知。可以肯定,蔡元培的目的是正义的,他用善意的谎言实现了一个美丽的意愿,皆大欢喜。由此忽然产生了一些联想:如果目的出于正义,是否就可以用破坏规则做代价?若是正义高于规则,那么制定规则还有什么意义?再说,我们如何判断某件事的出发点一定是善意和正义?得到答案,有时需要一个长时间的过程,甚至等到世代交替之后方有结论。而此种“正义”对规则的损害却有目共睹。那就是,谁都可以打著正义的旗号来破坏规则,正义是否得来,还没人知道,但规则已经实实在在地损毁了。


一个故事中说,美国有一个穷苦的母亲因为无法养活子女到超市中偷面包,法官判定她有罪。宣判完毕,法官对陪审员和现场公众说,这个母亲是我们中的一员,而我们竟让她的生活沦落到这一步,我们也都是有罪的。于是自动掏钱捐给这位母亲,周围的人也都纷纷解囊。法官不是直接判这位母亲无罪,而是在判她有罪之外宣布周围人的“罪行”。这也许就是对规则的敬畏吧?


如此说来,为什么蔡元培的造假又是可以原谅的呢?他明明违反了规则,却在法律和道义两方面均安然无损,是何道理?这一方面有为尊者讳的缘故,名人高士,一生雅洁,有点小瑕疵,大家都装看不见;另一最重要的原因,则是规则本身的问题。


规则,包括正义的规则和规则的正义。“正义的规则”即:这种规则是否代表了广泛的民意?制定得是否有道理?不能随便找几个人,开个什么会,就把国家大事定下来了。也不能连听证会都不开,就随便提价,并以行政命令的方式公布了。更不能听几个所谓专家一说,就取消什么节,把哪里一天恢复为法定假日。如此这般,出炉的规则(政策)难免遭人质疑。不管有无道理,若没广泛民意做基础,这样的规则就无法要求人们必须遵守。“规则的正义”即:不能有人排除在外,从上至下,人人都应遵守。总统的儿子领失业救济金,县长书记挤公交车上班,都应该成为常例,不至于偶尔发生一次,就上报纸头条,以为发生了天大的奇闻。当年,曹锟想得到总统位置,也得花钱买票,而不敢直接拿枪杆子夺取政权,这是对规则的尊重。虽然他钻了规则的空子,但因为规则还在,就有办法通过完善规则、加强监督来防止作弊。若自己挥霍无度,却让别人勤俭节约,自己来者不拒,却让别人清廉如水,自己买官卖官,却让别人靠实力说话,这样的规则就永远是废纸一张。说到底,规则由谁制定的,给谁制定的,这两方面的问题必须同时解决,与全体民众有关,规则才能成为规则,而不至于堕落为弱者的枷锁,强人的乐园。


正义的规则和规则的正义,二者相辅相成。你说蔡元培的行为是对还是错?在一个潜规则盛行的社会,纸面上的规则其实等于无规则,没人能断定他到底是对还是错。正义善意,邪恶无耻,若混杂在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正义就会被抹黑和利用,邪恶就会横行无阻,以致是非混淆,善恶不辨,大家也就只能凭著所谓的“生存智能”去一事一议,看人下菜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