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主沉浮 第一卷 江湖浮萍 第一百零八章 南行记(四)

gaoyu19840128 收藏 4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size][/URL]   病老汉一句话点醒梦中人,陈大富不就是罗士信当年在历城外救的那个落水老汉吗,为了表示感激,他还给了罗士信半袋子钱,后来无论是给绛雪买药看病的费用,还是赶去五台山一路上所用的盘缠,几乎都是从那半袋子钱里出的。   “陈伯父,你...你怎么...你们别在这里待着了,来,我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704.html



病老汉一句话点醒梦中人,陈大富不就是罗士信当年在历城外救的那个落水老汉吗,为了表示感激,他还给了罗士信半袋子钱,后来无论是给绛雪买药看病的费用,还是赶去五台山一路上所用的盘缠,几乎都是从那半袋子钱里出的。

“陈伯父,你...你怎么...你们别在这里待着了,来,我背您去客栈,这里不是养病之所...”

他乡遇故知,罗士信本想问问他怎么会混至如此田地,但转念一想,对一个将死之人,自己又何必去提他的伤心事呢,倒不如让他舒舒服服的度过剩下的时间。

“别...不用了,少侠,你莫要再唤我做伯父了,老朽已经如此境地...哎...”,陈老汉阻止了罗士信想要背他的举动,悲泣道:

“少侠,老朽知道自己不行了,我烂命一条,死与不死都是无所谓,可是这女娃...”,说着陈老汉吃力的指了指那个叫碧儿的小姑娘,道:

“我死后,这女娃孤苦伶仃无人管,免不了沦为他人的玩弄之物啊!你是好人,老朽看得出来,你是天下难寻的好人,老朽求你了,我死后...”

“陈伯父别说了,您老若是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小姑娘我一定会照顾周全,不让她半点儿受委屈,待她长大后,我会亲自为她寻个好婆家,送她出门...”

别说这陈老汉与自己有那么一段渊源,就算他们父女是陌生人,罗士信也不可能看着小女孩儿孤苦无依而不管,就算自己不能照顾她,也完全可以寻得一户可靠的善良人家,由自己出钱,让他们代为照顾小姑娘。

“不...不...罗少侠,这女娃手脚灵巧的很,就让她给您当使唤丫头吧,将来等她年纪再大一大,您就收了她做妾,要不做暖床丫头也行,总之千万别把她交给别人,老朽求您了...”

“这...这是为甚?这不是委屈她了嘛...”

不能怪罗士信诧异,不论做妾还是做通房丫头,身份地位都是非常卑贱的,说白了就是主人的泄欲工具,除非能讨得家主的欢心,否则被人玩儿腻了之后,一般不是被卖掉,就是被转送他人。所谓宁做穷人妻子,莫做富人妾,陈老汉竟然拒绝了自己为小姑娘寻户好婆家的建议,而让她给自己做妾,难道是他信不过自己的人品?

“不委屈,不委屈,你是好人,能给你做妾已经是她几世修来的福气了,而且...而且这女娃的身世非比寻常,除了罗少侠你,我不放心把她交给别人...”

陈老汉的话让罗士信感到很奇怪,不禁疑惑道:

“她的身世?陈伯父,难道这姑娘不是您的闺女吗?”

“她是...”,陈老汉欲言又止,斜眼看了看一旁驻足聆听的客栈老掌柜,似乎对他有所顾虑,稍一沉吟,道:

“罗少侠,不是老朽不说,只是这女娃身后有一个天大的秘密,非至亲之人不能告知,不过当你将这女娃收入房时,一切便自会知晓了...呼...呼...答应我!老朽求你了,答应我...呼...呼...”,陈老汉本已在油尽灯枯的边缘,刚刚又与罗士信说了那么多话,元气耗尽大半,此时已是有进气没出气,眼看就要不行了,却兀自抓着罗士信的手,哀求道。

陈老汉都已经这样了,罗士信又怎能让他含恨而终,急忙安抚道:

“伯父放心吧,我不把她交给别人便是....”

“呼...呼...少侠的大恩...老朽...老朽只能来世再报了...”,得到了罗士信的许诺,陈老汉终于放下了心中唯一的牵挂,他不舍的看着兀自哽咽低泣的小姑娘,用尽最后一丝气力,道:

“碧儿,我们父女这...这辈子欠这位公子的太多了,你一定要好好活着...好好伺候...伺候这位公子...”

“爹——”

陈老汉扔下这句话后,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辞世而去。

...............................

“碧儿姑娘,人死不能复生,我们还是把你爹的后事料理了吧...老掌柜,麻烦您帮我拉住她...”

小姑娘始终抱着陈老汉的尸身不肯松手,可是此时正是盛夏之际,尸体是不能久放的,没办法,罗士信只好强行把小姑娘从尸体旁边抱开,将她交给客栈老掌柜,然后就想去搬陈老汉的尸身。

“我爹没死,你别动他!”,小姑娘好像一只抓狂的小母猫,挣扎着想扑过来,可是手臂却被客栈掌柜牢牢的拽住,只能在那里冲罗士信不断的嘶吼。

“他们在那!就是那小子!”

罗士信还没等搬动陈老汉,这时从客栈方向杀来一票人,领路的就是之前那龅牙男的两个跟班儿,后边跟着大概二三十号地痞流氓,个个手里都抄着家伙。他们本来是想去客栈找罗士信寻仇的,却发现罗士信等人在前方的墙角处,便凶神恶煞似地扑将过来。

“大爷,就是这小子,就是他把二爷踢成重伤的!”

一群人冲到罗士信面前,将三人困在墙角,然后人群中走出一个三十多岁、满脸恶相的男子,这男子怒气冲冲指着罗士信的鼻子,恶狠狠道:

“兄弟们,给老子废了他!”

眼见一群恶霸好像疯狗一样扑过来,罗士信赶紧从怀中摸出几颗钢珠,他自己的钢珠已经在扶风外青竹林打光了,现在怀里这些都是江洛琪按罗士信的要求命人为他后配的。罗士信现在手中没什么称心的家伙,面对一群穷凶极恶的持械歹徒,他也只好先用这些暗器来应应急了。

嗒嗒嗒...

“前面的人群让开,莫要挡路!”

就在罗士信手中钢珠待发未发之际,从街道的另一头奔驰过来十数骑,为首者乃是一位身着白衣的翩翩公子,身后十数人有老有少,有男有女,看样子应该是一群江湖武人。喊话者便是那白衣公子身边的一个随从,他们本不打算管别人的闲事儿,可是这群恶痞将一条街道堵得严实,他们根本没办法穿行而过。

让路?一群痞子在这一带早已横行无忌惯了,只有别人躲他们的份儿,哪有他们给别人让路的道理,所以任那人喊破了嗓子,一群恶霸也丝毫没有挪地方的意思。

那群人被众恶霸挡住去路,不禁有些恼羞成怒,之前那喊话者更是强横,用马鞭指着一群厉声喝骂道:

“你们是聋了还是瞎了,没听见爷爷喊话吗!都站在这里作死啊!”

哎呀,所谓怪事年年有,今年就特别多,那位“大爷”见状心里很是不爽,歪火怒气猛往上窜。以前多少年也没人敢在自己的地头上滋事寻衅,今天倒邪了门,一下子就冒出来两伙人,之前那个伤了自己兄弟的蛮小子还没来得及收拾,现在又冒出这么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来叫板,这要是让他们安然的过去了,以后这十里八乡的百姓谁还会怕自己!

“你他娘的敢再说...说...好...好美的一个兔儿爷啊!”

“钱大爷”转过身去刚想冲来人发飙,却正好看见那些来人中领队的白衣公子,就在这一刹那,这厮之前还狂暴不堪的眼神却突然间变作了痴迷,甚至有些淫亵。原本的威胁之语只说了一半儿,最后竟然放出这么一句不靠谱的话来。

兔儿爷?还好美的一个!这“钱大爷”的猪哥样儿让罗士信很是感到一阵恶寒,林子大了还真是什么鸟都有,看男人能看到像他这样目泛淫光、口水直流的,也的确是够另类的了。

罗士信实在想不明白,男人之“美”能美在哪里,难道像自己三师兄那般娘里娘气?罗士信被“钱大爷”那厮的猥琐表情勾起了好奇心,情不自禁的探头望去,刚好看见那白衣公子的半张侧面,便隐隐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待他向前微挪几步,换个角度看清那公子的正脸时,不由暗吃了一惊,原来这人自己不仅认识,而且还相当熟络.....


再声明一遍,最近更新很不稳定,主要是因为考试的原因,直到一月九号,这段时间出现断更、更新减少,大家还请谅解。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