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略面临的威胁与需求-再驳"专家"航母无用论

现行“近海防御”战略难以保卫我国远洋权益,必须拓展近海防御纵深

前言:近期《国际先驱导报》以“中国海权从属于陆权应缓建航母”为题,发表了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学系主任叶自成先生的文章。文章从“在大战略中定位海权发展”,”晚清的教训’“中国近海战略与西方大国不同””海权还须服从军事技术发展趋势”等方面论述了当今我国海军的发展战略以及装备发展取向以及前期 "军事专家"张召忠论文"航母时代走向衰落,没必要造航母"他们认为:第一航母是机械化时代的装备,不是信息化时代的主流装备,尽管航母仍然需要,但要看到,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航母早已是一种气息奄奄、日薄西山的装备了;第二航母不是高技术武器装备,是一种成熟技术的传统装备,精确制导武器、电子信息装备和航天装备等才是信息时代主流装备和高技术装备;第三一两万吨级的航母没有多大用处,因为驱逐舰吨位已经接近1万吨。4万吨以上的航母可以在中远海域作战,但必须有制空能力,否则航母只能是一个靶标;第四尽管航母不再是主流装备,由于它仍是主要作战平台,所以发展一些这种装备也没有多大坏处,但这种装备对于那种有重陆轻海传统的海军国家而言将是个巨大的挑战,这种挑战表现在航母全寿期费用、维修保障、作战使用、人员培训、相关配套设施发展等面。

网络人生看世界首先让我们从2006年12月的((2006年中国的国防》白皮书可以看出,我国目前仍奉行“近海防御”战略。而1997年版《军语》对我国“近海”的解释是:“靠近陆地的海区。我国的近海包括渤海、黄海、东海、南海和台湾岛以东的部分海域”。而这一解释中所指海域实际就是所谓的“第一岛链”内的海域,2006年美国《中国军力报告》和日本、台湾近年的《国防报告》均承认中国在这一海域内的活动能力,并认为中国要突破“第一岛链”就必须发展战略潜艇和航母力量,但是实际上在新的威胁环境中,要真正履行“第一岛链”内的“近海防御”战略,这种大型海上军事力量的发展也势在必行。发展一个航母,绝不单单是航母问题,一个是刚才我们讲代表一个国家的形象,因为刘华清副主席在回忆录里也讲到,一艘航母是代表一个国家综合实力,而且是国家的形象,而且它又能够实际上可以产生巨大的威慑力,刚才我们前头其实也提到过,很多情况下出动了航母,有可能达到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情况

近海防御战略面临的威胁与需求

从我国海军战略发展可以看出,近海防御战略已经奉行30多年,在这30多年中,我国国内经济布局和周边形势及国际安全环境已经发生巨大变化。虽然在这一时期内,我近海防御战略也作出了一定的调整,但这些调整更侧重于海军实力的发展。如果考虑到不断增长的国家外部威胁对我海上力量发展的挤压,“蓝水海军”的道路可能会更漫长,这就使近海防御战略变得更加现实,也仍将坚持较长的时间。现如今有航空母舰的国家仍旧在大力发展研究更加先进的下一代航空母舰,没有航空母舰的也想拥有航空母舰,只有中国一些"所谓专家",自认为自己思想前卫,以为航母称霸了上百年,该被淘汰了。但是事实上是航母尽管是机械化技术的产物,但是在当今信息化时代,仍旧是霸主,而且在未来上百年的时期内,绝对不会被淘汰。因为航空母舰的存在尊重了一个战争法则,就是海陆空一体化,如果地球上还有海洋存在,就有航空母舰存在的意义,否则星球大战仅仅是电影里的情节而已。现在或者未来战争必须是海陆空甚至太空一体化作战,如果岸基空中力量不能保证舰艇编队的安全,外太空只能是意想,那只能发展航空母舰。所以现实点的说法,如果认为有什么可以替代航空母舰的,至少目前的现实世界没有,苏联人已经实践过一次了。

现行“近海防御”战略正面临外部“由海向陆”战略的挑战,必须提高近海作战实力

在我国争取近海纵深防御能力的同时,美英等世界军事大国却正在筹划海军“由海向陆”打击能力的发展,以大规模直接参加陆战,从近海、近岸发起对陆战争,以增强海军对陆上战局进程的影响力。从战争实践来看,美国近来打的几场局部战争也几乎都是从海上发动攻击。如1986年空袭利比亚时,美海军在地中海部署了1支3航母编队;1991年海湾战争期间,分别在红海和波斯湾各部署1支3航母编队;1998年美英空袭伊拉克和1999年科索沃战争期间,美海军也都出动了1支双航母编队。在2001年10月开始的美对阿军事打击中,美军先后派遣了6支航母编队,在战区一股保持2~3支执行任务。而在对伊拉克的军事打击准备中,也轮番动用了6支以上的航母打击大队。从美军以往的军事打击行动中可以看出,为了压制敌防空火力,达成打击的突然性,减少伤亡,主要军事力量一般都滞留在目标国家周边海域,而以舰载机和巡航导弹为先导实施远程打击。美海军1个航母打击大队共有各型舰载机80余架,所属水面作战舰和潜艇一般还携带140~280 枚“战斧”巡航导弹,能够在距航母战斗任务海区1200千米的距离上,对海上的海军兵力和重要的陆上目标实施密集突击。

近年来,美国等海上军事大国投入巨资加强了从海上对陆地打击能力的发展。例如,在1990~1991年间的海湾战争中,美国海军制订对陆打击目标计划需要3天,到 1999年对科索沃的“联盟力量”行动时已经减少到了101分钟;而到对阿富汗的“持久自由”行动时,该时间只需19分钟。而现在随着“战术战斧”导弹的开发成功,海军对陆目标的近实时瞄准和飞行中重新瞄准功能的出现将使这一过程的时间进一步缩短。目前,美海军已经提出采购1800~2000枚“战术战斧 ”导弹的计划。此外,美国海军还制订了庞大的濒海战舰计划,该计划把濒海地区作为未来战场,建造大量适合濒海地区作战的舰艇,并为此提高了海军舰炮射程,发展了EXl71“增程制导弹药”(ERGM)等新型弹药,使海军可在距岸70~150千米处海上对陆地作战实施火力支援。

可见以美国为首的世界海上强国已经具备较强的近海打击能力。而由于我国近海防御行动必须依托岸上及近海岛屿的陆基力量的火力掩护,例如我国对南海主权的维护力量,目前必须依托海南岛等大型岛屿及延伸的离散小型岛屿上的海空保障设施。缺乏外围屏障的这些设施很容易遭到“由陆对海”的海上力量的压制,从而失去我对近海利益的保护。因此“由陆对海”的威胁实际压缩了我近海防御的范围,而要摆脱这一困境必须增强近海依托的外围防御实力。诸如张召忠"军事专家"所说建造 “浮岛式航母”,(即:一个浮动的海军战略航空基地。由于浮岛式航母只是一种平台或基地的概念,所以在设计思想上不再强求其他战术技术指标,比如不要求高航速,五、六节足矣,只要能够慢慢移动就行;不苛求配备强大的攻防火力和武器。)我想现在又有哪个国家发展这个既耗时又耗钱也不实用的东西呢?显然只能是纸上谈兵!!

现行“近海防御”能力难以保卫我国漫长的沿海经济带,必须大幅前推国土防御线

网络人生看世界认为经过30年的改革开放,我国在沿海形成了多个超大经济区,建设了举世瞩目的超大型经济带。这在促进我国经济飞速发展的同时,实际也使其成为我国国家安全的危险“人质”。鸦片战争中,海上列强需要登陆或驶入内江才能达成成慑政权的目的,而现在任何具备海上对陆打击能力的海上力量都可能以沿海经济带为砝码陈兵海上要挟我们。二战后相当一段时间内保卫此类目标以国土航空兵为主,主要采用了“以空制空”方式。在1 960年代后,世界地面防空导弹达到了鼎盛,埃及、叙利亚防空部队在第四次中东战争前期取得的辉煌战果标志着“以地制空时代的到来”。这一时期我国开始转入“以地制空”时代,部署了大量地空导弹,但由于我国东部沿海人口密集,地形开阔平缓,大部分沿海城市频海,缺乏架设雷达和防空系统的理想纵深和地形,加之海岸线距离市区太近,无法再向前部署预警雷达,也没有高山阵地可以用来伸延雷达探测距离,因而雷达截获目标后留给防空系统和航空兵进入作战准备的时间非常少。因此“以地制空”缺乏纵深,存在先天不足。例如,科索沃战争中,北约从陆海空天电多维领域进行联合空袭,而南联盟只在本国陆战场实施地面防空。尽管南联盟取得了一些防空战果,但由于没能从源头上遏制北约海、空联合空袭作战行动,最终还是遭到了巨大损失。面对强敌海上超强的对陆打击能力,海上方向已经成为国土防空的主要方向和主战场,只有在海洋方向扩大防御纵深,不局限于“以地制空”的思想,确立“以海制空”的意识和能力,采取“先海、后空、再陆”的梯次防御模式,从源头上削弱敌空袭作战能力,才能减少敌空袭造成的损失并争取主动。这就需要2~3支近海防空力量,在距离海岸线300~500千米海上形成两层以上的防空警戒与拦截网,对本土重要目标实施空中遮断,以此大幅前推国土防御线。

现行“近海防御”战略难以保卫我国远洋权益,必须拓展近海防御纵深

我国海疆天然的地理优势,使得“近海防御”战略在远洋战略中也有着积极的意义。我国近海海区拥有众多具有重要战略意义的国际海上通道。其中,朝鲜海峡是日本海与中国海的唯一通道,也是俄罗斯太平洋舰队南下的捷径;巴士海峡与大隅海峡是中国海的东大门;马六甲海峡是沟通太平洋与印度洋的战略要道。这些海峡,无论在平时或战时都具有极为重要的战略意义,这也是我国海军雄居东亚放眼世界的地理基础。但是也应该看到,我国海域南北狭长、东西纵深浅,在太平洋及相邻海区之间有众多岛链、海峡,呈现半封闭的特征,而这些战略要点多为日本、美国、俄罗斯和东盟国家等占据,从现实力量布局来看,这些国家和地区在该地区的水面和水下力量部署多是针对我国海军沿第一岛链展开,造成我海上力量出入大洋受人所制;而我近海防御战略依托的黄海、东海的战略纵深浅,使我海军兵力在这一海区活动受限制较大。而要改变这一形势,要么突破被美国称为“不沉的航母”封堵我国东南海域的大型岛屿,要么建设可以在近海纵深长期存在的大型海上力量,为突破第一岛链封堵进入远洋的海上力量提供支持。

此外,近海纵深力量的部署可以更深入地控制上述海上通道,这样不但可以将周边的海上交通置于我势力监控之下,还可确保我国海上贸易运输的安全可靠。例如,近年印度为保证其能源安全开辟了俄罗斯远东库页岛、太平洋、南中国海和马六甲海峡到印度西南部港口芒格洛尔港的能源新航线。印度石油部长穆尔利?迪拉认为,这一超过了5700海里的航线是一条新的丝绸之路,是印度战略安全的重要保证。但是印度认识到,其距离南中国海将近2000海里,靠其一己之力无法保证这条靠近中国沿海的新生命线,因此计划把印俄最新研制的“布拉莫斯”导弹系统出售给这一航线附近的越南、马来西亚、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联合这些国家抗衡中国海军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加上我国在这一地区和上述国家有大量的领土争议,这都将使我海军在近海纵深遭遇更复杂的海上威胁。

可见从我国现实海上形势来看,在我国近海纵深的第一岛链边缘以内,我国海上力量就可能遭遇较强的水下反潜、水面拦截和空中攻击等威胁。因此,要在这一区域建立海上存在必须具备综合的水面、水下和海上作战能力,并要具备一定的对敌控守的岛屿和陆地的攻击能力。这是一般海上编队能力无法达到的,为了在新形势下继续保持我国近海防御战略,必须发展以航母为主导的大型海上力量。也就是说,大型海上军事力量的发展并不意味着我国现行军事战略的根本变化,而是在我国经济发展和布局发生变化的情况下加强本土防御的现实基本需要,并不会对周边国家构成任何威胁。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