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600年后再远征 面临协同作战挑战

醉枫林 收藏 2 55
导读:[face=楷体_GB2312][/face][size=14][/size][B][/B]“纵然中国军舰护航索马里,绝非满足民族快感的“扬威于海外”,也非单纯的维护中国海上航运安全与国家远洋利益,而是以跳出民族主义范畴的视野,承认这个贸易全球化的时代存在一种现在尚未清晰的利益共享,存在一种模糊的共享性的全球利益。在这种理解的基础上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 超越民族主义 中国军舰将护航索马里,在此大约600年前,中国郑和率领庞大的海军舰队远航曾到过这个“非洲之角”。 亚丁湾、索马

“纵然中国军舰护航索马里,绝非满足民族快感的“扬威于海外”,也非单纯的维护中国海上航运安全与国家远洋利益,而是以跳出民族主义范畴的视野,承认这个贸易全球化的时代存在一种现在尚未清晰的利益共享,存在一种模糊的共享性的全球利益。在这种理解的基础上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


超越民族主义



中国军舰将护航索马里,在此大约600年前,中国郑和率领庞大的海军舰队远航曾到过这个“非洲之角”。



亚丁湾、索马里海域的海盗猖獗,非自今日始。美军自上世纪90年代起介入索马里内战,第五舰队就成为打击索马里沿海海盗的主力。普通中国民众关注索马里海盗,缘于不久前的11月14日,中国天津远洋渔业公司的“天裕8号”渔船在肯尼亚海域被索马里海盗劫持,包括17名中国船员在内的25人被扣为人质,至今尚未获释。18日,索马里海盗连劫三艘货船,其中有一艘来自中国香港。



如此一来,在动荡的全球化时代,保护中国远洋航运利益与能源生命线的意识在国民中苏醒,网上关于中国是否应出动军舰巡航亚丁湾、索马里海域热议一片。而安理会5个常任理事国当中只有中国尚未向这一海域派遣军舰,中国是否会向印度洋部署海上力量,亦引起国际舆论关注。有媒体曾做过调查,86%的网友赞成“中国应派军舰打击国际海盗”,以“保护中国货船”。外交部副部长何亚非16日表示,中国正积极考虑近期派军舰赴索马里海域参加护航活动。亦可看作是中国官方的一种回应。



中国军舰护航索马里,非能与不能的问题,而是中国以何种姿态面对日益重要的海上生命线、以何种方式保护国家战略利益的问题。因此,纵然中国军舰护航索马里,绝非满足民粹快感的“扬威于海外”,也非单纯的维护中国海上航运安全与国家远洋利益,而是以跳出民族主义范畴的视野,承认这个贸易全球化的时代存在一种现在尚未清晰的利益共享,存在一种模糊的共享性的全球利益。在这种理解的基础上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



奥尔布赖特的名言曾告诉我们:一个国家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为什么不充分运用它呢?在打击索马里海盗的问题上,美国这个“全世界最擅长使用军事力量来解决问题的国家”之国防部发言人莫雷尔却说:“即使把世界上所有军舰都派往了索马里,也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但纵然索马里海盗活动猖獗,却没有一艘悬挂美国国旗的船只被劫。由是观之,中国需要在存在着全球共享性利益的有效国际合作的框架内,展现国际合作的诚意与责任,共同来打击索马里海盗,保护本国船只,亦需要以中国海上力量有效的远洋行动表达以自己的力量来维护自身利益的坚强决心。



如果说北约、俄罗斯、印度军舰在亚丁湾的巡航,不仅保卫他们本国的船只,还承担着保卫多国船只的任务,那么作为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的中国,其军舰在亚丁湾巡航,履行国际义务,一定会做得非常出色。中国军舰索马里护航,在这样一个肩膀上,将使中国人的视野超出民族主义看到共享性的全球利益,亦将有助中国人正确理解这个不断开放融合的世界。



在联合国的授权下,索马里海域早已成为全球海军的演兵场。近年来,中国政府努力安抚外国对其军力扩张的担忧,宣称其寻求一个大国的“和平崛起”,因此,出于对国外“中国威胁论”的担忧,索马里海域唯独不见中国海军的身影。



然而,在国际法的框架下、有联合国的授权、经当事国的同意、多国军舰已在同一海域行动,中国海军出去合情合理合法,既是维护国际航道的安全,也是保护国际贸易环境的安全,更是中国海军走向远洋履行国际义务、树立肩负维护世界和平使命的中国军队形象的一个契机。



机遇



调整外交姿态



拓展战略视野



如果中国派遣军舰参战,则标志着长期着眼于沿海防御的中国海军迈出了重要的一步。上海国防战略研究所研究员、倡导发展海军力量的倪乐雄表示,这是1949年以来中国首次向外国海域派遣海军来保卫中国船只以及海上贸易活动,也是15世纪以来中国舰队再次深入远洋。随着中国与全球贸易系统的关系越来越紧密,对进口原油及原材料的依赖越来越大,中国也更愿意使用军力来保护其广泛的经济利益。



军事专家戴旭说,维护国际航运安全的任务中包括反海盗行动,它不算作战,但一旦需要,可以依法动用武力,这样的行动是对中国海军战略视野的拓宽。只有海军是国际军种,远洋和护航才是现代海军的本意,既为世界护航,同时也为中国自己的国家利益护航。



一位军方学者说,海盗猖獗,是带有恐怖主义性质的,是一种严重的海上非传统安全威胁,而在和平时期,大国军队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应对国际化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参加具有全球共同利益的国际军事行动,其实应当属于一种常规的任务。德国东亚研究所中国问题专家格日清表示,西方此前有一些人批评中国搭顺风车,不愿为国际社会的公共安全出力,中国的举动表明中国开始调整战略和外交姿态。



一位接近美国军方的人士17日说,前段日子印度海军“击沉海盗船只”的消息刚公布时,不少美国人惊叹“印度海军原来这么厉害”,颇有认为印度海军在伸张正义的感觉。该人士分析,对中国海军这次出行,美国军方肯定会密切关注,西方国家也可能出现别的声音,但中国绝对应该派,因为不仅能获得打击海盗的实战经验,更是执行远洋准作战能力的一次检验。



挑战



难在协同作战



而非“威胁论”



索马里海域海盗近期异常猖獗,所有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几乎已全部“亮剑”,唯独不见中国军队的身影。这显然并非中国海军实力不济——2002年中国海军就成功实现环球大航行及此后历次舰艇编队出访,早已展示了中国军舰全天候补给的能力,到达世界任何港口都不成困难;也并非中国缺乏国际责任——中国已多次支持联合国授权赴索马里海域打击海盗。 显然,出兵引发国际社会的猜疑,使“中国威胁论”再度泛起,是中国的重要顾虑。



这种心态似乎一直困扰着中国。近年来,中国军队早已借参与各项维和行动走出国门,走向世界。但除了执行演习或出访任务,在处理诸多海洋危机时,却始终看不到中国海军露面。有联合国授权,有索马里政府的邀请,有足够的国际法理支持,在这场全球海军打击海盗的“集结号”中,中国海军出兵合情合理合法。如何在锤炼处理局部冲突的能力的同时,不引起他国警惕,避免“中国威胁论”,只是对中国如何拿捏尺度的考验。



当被问起如何看待中国海军可能赴索马里时,美国战略与国际中心政策部主任詹姆斯·莱维斯的回答是:“我为中国的行动叫好”,“因为海盗迟早要打,索马里海盗这个‘头痛之事’迟早要解决,而解决的关键是各方合作。”莱维斯说,海盗猖獗对各国来说都是隐患,出征不是目的,船只抵达索马里也不意味着成功打击了海盗,丹麦直升机曾千里迢迢到达海域上空,但没有打到,因为海盗船已经逃匿。而非常职业的印度海军前些日子“捅了娄子”,误打了非海盗船只。中国海军要考虑如何与其他国家海军一道协同作战,这对各国来说都是个挑战。



(本组稿件综合环球时报)



声音



**:



中国没有“躲在一边”



美国《华尔街日报》18日报道说,中国加入打击海盗行动的决定有望得到国际社会的欢迎,因为在非洲之角水域巡视的国际武装力量单薄。



德国新闻电视台说,中国宣布参与打击海盗,是对中国“躲在一边”指责声音的回应。美国《国际先驱论坛报》援引香港船东会执行董事包荣的话说,中国对向其他地区投放海上资产十分谨慎,但中国外交官积极推动打击海盗,“中国人一直通过外交与也门政府和海岸警卫队合作,同时中国驻内罗毕大使积极介入,在前台看不出来,但在后台非常努力。”



英国《金融时报》报道,中国正考虑派遣军舰打击非洲之角的海盗,这可能是中国海军自15世纪以来首次重大的远程作战使命。



美国《纽约时报》报道,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海事安全项目副研究员简·钱宁说,中国将是去护航,而不是为了对该地区实行军队管治。《纽约时报》报道还援引专家的话说,与多国部队合作打击东非地区的海盗将是“中国海军的良机”。



日本:我们想去也去不了



日本东海大学政治经济学部教授小野丰和17日表示,中国派军舰到索马里维和是一件好事,日本暂时还不能前往,“因为自卫队不能主动开枪,想去也去不了”。



印度:承担责任会受欢迎



印度尼赫鲁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中国问题专家斯瓦兰教授17日表示,印度向索马里海盗发起攻击,这一行动已受到国际社会好评,相信中国向索马里海域派军舰,承担国际责任,也会受到欢迎。



非洲:能保非洲海域安宁



非洲国家贝宁的国会议员多米尼克·杰尔金说,贝宁海军拥有几艘中国造的舰艇,在保护贝宁海洋权益方面发挥着重大作用。“相信由中国自己的舰艇,同样可以为非洲海域的安宁做些什么。”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