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虎派称周正龙翻案是暗示有关人士兑现承诺

打虎派人士认为其声明是在暗示有关人士兑现承诺,周正龙称近日将提出申诉重新鉴定虎照


昨日(20日),媒体报道周正龙发表虎照没有造假的“声明”,消息传出,使已经本以为尘埃落定的华南虎事件再起风云,当事人周正龙声称已经委托其二审辩护律师尽快准备材料提出申诉,此说法也得到顾玉树律师确认,他表示将在二三天内完成相关工作。同时,打虎挺虎两派的交锋再次白热化,郝劲松、刘里远等在接受本报采访时,提出了对“声明”的不同看法。


周正龙


已经请律师准备申诉


昨天下午,新快报记者再次拨通了周正龙的手机,接通了但没人接,2分钟后,记者再次拨打周电话,已处于关机状态。一直到记者晚上11时截稿时,一直未能与周联系上。


而据周正龙“声明”的委托人刘里远介绍,他在昨天上午与周正龙通过电话,在电话里,刘告诉周“声明”已在媒体作了报道,周表示对自己能表达意见挺满意。周并告诉刘,已经请二审辩护律师顾玉树为他申诉,“声明”原件将直接交给顾律师,用于向高院的申诉用。


记者连线顾律师,确认了周的确在“声明”发出当天已经给顾打过电话,并表达了以上的意愿。


顾玉树


两三天内完成申诉文书


北京京鼎律师事务所顾玉树律师是周正龙案二审说辩护律师,昨日在接受新快报记者采访时称,日前已经与周正龙通过电话,周委托过准备申诉材料,他将在二三内完成此项工作。顾律师还认为,周正龙在缓刑期间提出申诉,是符合法律规定的,不会影响他的刑罚。


记者(以下简称“记”):周正龙称委托你进行申诉,进展如何呢?


顾玉树(以下简称“顾”):19日那天,周正龙和我在电话里讨论过此事,我将在二三天内完成相关申诉的文书,还将进一步提出虎照鉴定的要求。


记:有网友认为周正龙此举可能影响他的缓刑执行,说不定因此会被抓进去。


顾:我相信不会有影响,法律规定缓刑期间只要不是重新犯罪就不会改变刑罚。缓刑期间若有不服,是有权提出申诉的,即使是监狱中的犯人也是如此。


记:对于认为周正龙此举是向“幕后造假团伙”宣战的说法,你如何看?


顾:我对这个问题了解不多,无法下结论。不过,我认为要使此案办成让人信服的铁案,是需要对虎照进行科学的鉴定,给出更完满的解释,尤其是对一些有争议的虎照细节作出具体的说明。在科学昌明的今天,我们更要相信事实是从鉴定中来的真理。


细节鉴定双方PK


在新一轮的虎照鉴定未正式开始之时,昨日各方人士都已经披挂上阵,就记者在二审中留意到的两个细节展开了PK.


细节1


虎照能否出现相机


在二审庭审中,检察官出示的证物中,数张用胶片拍摄的“华南虎照”中赫然出现了周正龙所使用的佳能400D相机。


郝劲松:铁证如山。


刘里远:这说明现场就周正龙一个人,是一个不懂照相的人,否则不会把相机放在地上。


顾玉树:周正龙拍照时据说是两个相机交替使用,他把数码相机放在面前石坡上,胶片机是广角镜头,自然也就拍进去了。


细节2


白板虎照能否还原


在二审判决书的关于周正龙诈骗证据的33条中称:侦查人员提取周正龙在2007年9月27日所拍摄的照片负片一卷。由于该底片整体曝光不足,按照常规无法得出影像。但公安技术员将该负片进行扫描并输入电脑中,经过整体补光,得出了较为清晰的影像。其中编号11的负片得出的影像中可见一老虎图案,此图案与周正龙2007年10月3日拍摄的假华南虎照片图案相似。郝劲松:周正龙在“声明”称9月27日和10月3日分别摄到两只不同的老虎,显然是在撒谎,刑侦手段已经还原了照片,其实都是同一只假虎拍摄的。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挺虎摄影家:第一次拍摄的胶卷我亲眼看过,严重曝光不足,全都是白板,局部可以依稀看到四周轮廓,但绝对无法还原中心的任何画面,因为是显影后定影,这个化学过程是不可逆的。


挺虎派


刘里远


周真假反复是想自救


记者发现,在北师大副教授刘里远的博客上,最新更新的博文《周正龙书面声明——虎照为真,没有造假》贴出了周正龙的“声明”。


在博文中,刘对周的“声明”作了一番解读。他认为,“周正龙以前都是口头表述拍虎经历,相对而言,书面表达更为准确可信。周的声明有签字、盖章和指印,足见其慎重和严肃。周明确要求对照片进行科学鉴定,这也是他一直以来的希望。他不怕科学鉴定,他主动要求科学鉴定,表明他的照片经得起鉴定。”


因为昨天周正龙的手机处于关机状态,所以刘里远也就成了媒体追踪的对象。刘里远向新快报记者透露:在“声明”发表前,他曾对周说,老虎真假,你自己最明白。如果就是拍的假虎,反正已经回家了,就好好过平安的日子。但周说“我那东西是真的”,甚至说要让陷害他的人负法律责任。


刘里远还列举了周之所以“反复无常”是有原因的,其中周在二审法庭上,对于检察官指控用虎画拍虎,承认“没得意见”,却没有讲出任何的过程或细节。周正龙从来没有直接说“造假”和“犯罪”,只是说“我错了”,甚至说“我一个人错了,你们都对”。刘里远认为周之所以在入狱前、会见律师时和现在说老虎为真,而在庭审中说老虎是假,并非在真假之间反复无常,而是在不同阶段的自救行为。


打虎派


郝劲松


周并非真想鉴定真假


新快报记者还连线了打虎派人士、知名法律学者郝劲松,郝在二审判决后早就预言:“周正龙出来后,会有变数的。”他在研判了本报报道后,认为周正龙此举并非真的想去鉴定虎照真伪,而只是向有关方面表明一种姿态,其中弥漫着“阴谋论”的气息。


记者(以下简称“记”):你是怎样解读周正龙的“声明”?


郝劲松(以下简称“郝”):我认为虎照真伪他心中已经有数,他也看到鉴定是不可能进行的,所以故意提出来,目的是想表明一种态度:如果某些人士不能满足我的要求,我会有更多的话说。


记:你一直坚持华南虎事件背后有一个造假集团?


郝:是的,我从周的“声明”中更闻到了这种气息,周的潜台词也许是,“我已经表现不错了,是不是可以兑现更多的承诺。”


记:你认为虎照重新鉴定的可能性有多少?


郝:微乎其微。因为二审就是一次“作业式的判决”,一些关键细节根本无法展开。当然了,如果周的鉴定申请能够进行,会有助于厘清有争议的事实。


傅德志


我若错了,愿蹲监狱


傅德志在周正龙发表声明消息传出后的当晚,就旋风般地发表了博文《后周老虎:叫板周正龙翻案,你出来我进去》,其中充满了火药味:“好戏开场!看见陕西周老虎翻案的新闻,本人十分气愤!陕西周老虎案件纯属极其拙劣的造假拍摄,一审二审周老虎本来就是枉法轻判。陕西周老虎造假拍摄团伙不识数,居然想翻案。”傅在博文中再度强调了“照片里面虎叶比例失调证据,是周老虎假虎照造假拍摄的铁证。要是最后证明本人对陕西周老虎造假拍摄的判断是自己的学术错误和设计的实验错误,本人承担一切法律责任,请把周老虎从监狱里面放出来,本人向周老虎和社会各界磕几个,然后本人自己进去坐监狱!”


傅德志在博文中痛骂周正龙声明发表的委托人刘里远,声称那是刘里远在搞鬼:“这刘臭臭(傅德志给刘里远起的绰号)的结局已经越来越清楚了,不进检察院也得进疯人院。一定要给这刘臭臭做严格的科学和医学的精神病鉴定!”


周正龙翻案让华南虎事件中打虎派与挺虎派的驳火再次白热化。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