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和大伯的一次对话-在谈小说《亮剑》时的对话

snowdunk 收藏 60 6508
导读: 在中国历史区看帖时,无意中看到有人发一帖: 《为什么李云龙和他的部队不能去朝鲜战场》,看了原文,还有后面的跟帖,外加以前自己在看此书时也产生了一些想法,我是先看的电视剧,然后才看的小说,至于为什么会想再看小说,这点说起,还真有点搞味,那时因为看到在PPS上的留言版里,有人说,李云龙和赵刚都非自然死亡,最后只有孔捷一个人活到了最后,于是就好奇了,上网下了《亮剑》的电子版小说,当我看完后,尤其是后半段,用吃惊一词都是无法来表达的,因为,他在书中所写的东西与我大伯所说的事完全不是一回事,用混淆是非来说都不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在中国历史区看帖时,无意中看到有人发一帖:

《为什么李云龙和他的部队不能去朝鲜战场》,看了原文,还有后面的跟帖,外加以前自己在看此书时也产生了一些想法,我是先看的电视剧,然后才看的小说,至于为什么会想再看小说,这点说起,还真有点搞味,那时因为看到在PPS上的留言版里,有人说,李云龙和赵刚都非自然死亡,最后只有孔捷一个人活到了最后,于是就好奇了,上网下了《亮剑》的电子版小说,当我看完后,尤其是后半段,用吃惊一词都是无法来表达的,因为,他在书中所写的东西与我大伯所说的事完全不是一回事,用混淆是非来说都不为过,巧合的是,前一段时间,我大伯搬回南京居住,去串门子时,关于这件事,我和我大伯还对过一段话,以下是我当时和我大伯的那一段对话:当然,以下的话肯定好多可能与大家的想法不一样,不过,在此,我希望大家能文明用语,做一个正常的中国人,在此,我先表示感谢


我:“大伯,你看这书上写的补充啊对啊,你年轻时不是在大西北当兵吗”


大伯拉远距离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文档名后说道:“这个写书的人根本就是在吃饱骨头放狗屁,当年老子在大西北差点就因为造反派抢枪而给打死,后来要不是这些人根本就是乌合之众,一打就跑,当年也不会在老子手上就死这几个造反派了,娘的,当年,老子还因为这种事离开部队,想起来都窝囊"

我:“大伯,你都不看,就说啊,太有的那个了吧,”


大伯:“这本书,我还真是看过,只是我们俩用的工具不一样,你是用手机,我看的是书,但是看的内容是一样的


我:“那就是说,当时你杀过人,就是指枪毙造反派?说真的,以前听我爸说你杀过人,我还以为是吓我的呢,”


大伯:“这个孩子啊,杀人这种事能乱说啊,不过,当年我确实是杀过人,不过,在我手上死的造反派也就那么几个,主要还是反革命比较多,有时,晚上,我想起当时对那些造反派开枪的事,回想一下,还真蛮害怕的,”


我:“害怕?大伯,我小时候每次看到你,我才害怕呢,最不敢看你的眼睛,而且,听我爸说,从小时候开始,好像就没有你害怕的事,现在我听你说害怕二字,反而让我感到奇怪,怎么说呢,不应该用奇怪这个词,而是应该我感到害怕,呵呵”


大伯:“你这个孩子,怎么说话的,怎么和你老子小时候一个样,吊儿郎当的,我说的害怕,不是因为杀了人而害怕,想我第一次枪毙反革命时,根本就没有想到害怕,因为,当我枪瞄到他时,他在我眼中根本就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长得像人样的疯狗,打一个不太对的比方,老子毙了他,就是替天行道,省得他再害人,不过,也算是给他解脱吧”

我:“呵呵,看来,你当时中毛毒还蛮深的”


没想到,此时我大伯冒了一句让我极度吃惊的话,

大伯:“你在铁血上是毛黑?中毛毒这个词是从铁血上看到的?嗯?”

我:“啊,大伯,你怎么还记得这个词啊,当时就是因为给你用了一下我的铁血号,让我6天上不了铁血,”


大伯:“狗屁,什么毛黑,毛红的,你们这代孩子,还有比你还小的孩子,你们这些小把戏懂什么啊,没有经历过那个时代,也不知道听哪个王八蛋说了几句


屁话,让你们这群孩子恨老毛比恨杀自己老子的仇人还厉害,我就想不懂了,你们这些人图什么啊,老毛得罪你们什么了,当年,老子枪毙的一个反革命,年


纪也就二十出头,为什么要毙他,就是因为他管不住他自己的嘴,说了他不该他说的话,而他说的那个话,和现在铁血上你们这些孩子所说的话比起来,还真


小巫见大巫啊,现在你给老子听着,别人老子不管,你给老子记住,上你的班,说属于你这个级别应该说的话,上铁血老子也不反对,言论自由嘛,不过,不


要参预到任何政治言论中去,要知道政治比天气是还善变,今天刮东南风,明天有可能就会刮西北风,风向不是你现在这个普通百姓可以决定的,搞不好哪


天,刀子就会架在你的脑袋上,当年,死在我枪下的那个反革命就是吃的这种苦,我可不想,你成为某些混蛋为了钱而乱写一通垃圾的附带牺牲品,我说的话


听到没有


我:“哎,大伯啊,我也就是随便说个词,你看你,怎么那么激动,你自己还不是在铁血上参预到毛红毛黑里面,还以正宗毛派自居,真是,我………………”


我还没有说完,我大伯就打断我的话:“别和我撤屁话,论文化,老子还是党校毕业呢,你才是一个中专毕业生,而且老子一没公开反政府,二没有公开反对共产党,只说,把一些原本那个时代真正事实,以当事人的口吻再一次说出来而己,还有,别和我老子撤别的,刚才老子说的话,听到没有”


我自小就怕我这个大伯,只好说:“听到了,”而我的脑子中当时只是在想:“我这个大伯啊,哎,不就是以*级领导的级别退休的共产党员吗,当官当上瘾喽,倒是熊起来我了,想当初,我刚毕业时,怎么不把我弄到他们市去,安排到他手下工作,现在退休了,倒和我摆大***”


不过,我大伯倒是好像像看透我心思似的说道:“几年前,你刚毕业时,你老子想让我把你弄到我哪去工作,我当时没同意,因为这个,你老子还和我摆过脸,不过原因,我还真不好直说,现在我告诉你,为什么我不让你去我那里工作,那时因为,你的性子太直,当然,这不是一件坏事,只是你有时直的不是时候,该直的时候你吊儿郎当的,不该直的时候,一个劲的死“将(南京话:就是倔,认死理)”


说完,仿佛想起了什么,信手拿过我的手机,指着我说:“有时,你就和这个赵刚一样,这个赵刚在书中根本就是一个白痴,那种头脑怎么能活到那个时候才死,这就是写书的笨蛋无法自圆其说的地方,还燕京大学的呢,根本就是在侮辱燕京大学,你想想那种大学,怎么会教出这种书呆子,这是一,你小子,别歪着眼看我,我知道你从小就喜欢历史,我想我说的你也懂,所以你再想想,我党历次的整风,肃反,为的是什么,

像赵刚这种人在那个时代完全可以说是一个被动的定时炸弹,不说解放前整风运动,就说,解放后的几次运动,以他的性子,能活下来,才是出鬼了,还政治委员呢,根本就不懂得政治为何物,为何而生,为何而存,赵刚官居然都能做到那么大,最后是为罗长子(罗瑞青,因为个子高,外号罗长子)出头,这是哪根哪啊,在我看来,这个作者也就是一个不懂政治为何物的低能儿,低能就算了,还非要装出一种比别人更有先见之名的,现在再说啊,

说到这个事,我倒是想起来另一件事,有一次用短信和一个小朋友谈到一些东西,其中就谈到了这个赵刚,这个短信,我还保存在铁血上的发件箱里,我当时就对那个小朋友说,我猜赵刚的原型就是作者自己,要知道,不管什么时候,政治都是一把手术刀,任何不按政治规则行事的人,就像手术刀下的息肉,肯定会给剃除,大部分的结果就是死,

赵刚只是一个政治主官,而不是军事主官,说白一点,就是玩嘴的,这种人,当时共产党里面多的是,可以说,有他不多,没他不少,所以我说作者文中的这个赵刚,很大的可能性就是他本人,不过为了书可以顺利的发行,可以得到稿费,在昧着良心和大环境所驱,还有小说从开篇以后的局限性等多种的情况下,只能按在那个时代了,他就是被我们老百姓所说的那种人,正要下蛆,碰到一个卖臭鸡蛋的,特殊的人碰到特殊的年代,写下了特殊的事,而且,他写这个书的后半段,其实只是一种倾向掩盖另外一种倾向,借一个事物来说他自己想说的另外一件事……”

我这时打断大伯的话,问道:“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说一种说法掩盖另外一种说法,他图什么”

大伯:“图什么?他只是玩了一个小伎俩而己,一种最低级,最浅显的文人手法,这样做的目的,在我看来,最根本就能做一举两得,

一,他的书,可以发表出来 ,而不会受到阻碍,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意味着,他能拿到稿费,也就是钱,

二,这一点想想可能都好笑啊,为的使他能够发泄一种压抑在心里的对某些事情的不满,挽回一些对于良心的谴责,借事说事,甚至可以说,这种做法极度的自私与阴险,而赵刚的塑造,也就代表着他自己,只是他把他自己正义的形象树的有的过于高大了,唯的一区别就是,他忘了天上还有个太阳,而他又不是根本就见不着太阳的棺材木,要知道天上的太阳可以照射出他背后影子,而这个影子就出卖了他的愚蠢与阴暗,最后,我认为他是在暗讽,

至于讽的时代是那一段,我想只有他自己清楚,所以说啊,这些在当年被定义为右派的家伙们,怎么说呢,说句不好听的,身上还真没有什么人味了,活的都麻木,”


此时,我发现,我们的话题撤的有点远了,就想起一上来问的那个问题:“对了,大伯,我想起一件事,还来的及问你,你先前说,你枪毙反革命不害怕,但是你开枪毙了抢枪的造反派感到害怕,那又是为了什么,我有点想不懂,一种是手无寸铁的反革命,一种是如暴徒般的百姓,为什么这两种人会对你产生那么大的思维反差呢”


这时,大伯停了几秒钟,想了一下,说道:“手无寸铁??错了,你听过,明枪易躲,暗箭难防这个成语的吧,电视上放历史剧的时候,都会有四种角色出现,百姓,皇帝,文官,武官,其实这里面就存在武器概念,皇帝的手上就用两种武器,那就是文官与武官,按我们现在的话说,这两种代表着什么,就代表着最高统制者手中笔与枪,或者说是老美的胡萝卜与大棒,意思上是有一些差别,但是大体上是一样的,你说说,在中国历史上看,是文官给统制者造成的伤害大还是武官给统制者造成的伤害大呢

我想都没都想,随口的说道:“当然是文官了,历史上的大奸臣大多数是文官,比如秦桧,赵高与李斯,结朋党大部分也是文人,”


没想到,我大伯回首就给我一脑嘣:“就知道你是这样的没大脑,我要是当时让你去我哪儿工作,你不给人玩死就怪了,动动大脑,这个问题其实一上来就和答案不是一回事,这个问题就是想让你小子服气,我为什么不让你去我那儿工作,这就是你的第二个缺点,过于冲动,太主断想问题,像你这样,如果入了官场,肯定会给人利用的,成为别人成功的踏脚石,”

说完我大伯顿了一顿,继续说道:“难得今天有好兴致,今天我们里外里说的远一些,现在回到你前面的问题,不过,在这之前,我先说一些对于后面话题能够起到帮助的题外话,啊,我们就说比如一个国家,在建立政权前吧,肯定要确定一个领导,而在古代,没有政党这种代语,但是和现在也没什么区别,我们现在把政党等同于一个政权,

在古代,当一个老王朝灭亡后,使老王朝毁灭的各种力量势力,在那时就完全的撕毁了那种没有盟约的联盟关系,为了一个利益而再一次展开撕杀,这一个一个的势力,我们就可以把他比做政党,只不过党的名字就是这个势力领袖的名字,当其中的一个势力得到整个国家后,做为最高领导人的统制者就要烦第一个事,不是怎么把国家安定,而是怎么瓦解一个一个的功勋过天的武将,因为这些人如果比自己死的晚,那么,这些人对于自己王朝将会造成无法估计的破坏,我们说个人,清朝的鏊拜,这个人,就是最好的一个例子,而这也是评价一个古代统制者是否合格其中的一个标准,

高明的当权者一般会两种方法,第一种方法是文的方法,叫做化,比如宋太祖,杯酒释兵权这个例子大家都知道,但是,这有一个很不好后果,就是变像的谋杀自己,因为对部队战斗力的持续性会造成很大的伤害,文明的抹杀自己军队的血性与灵魂,让手下的军队放弃了对于战力的培养,你想想,没有强力军队保障的国家那意味着什么呢,现在我们就把这种方法定义为割腕,一下子使自己没有了力气,慢慢的等待死亡,这就是为什么北宋会在那一瞬间灭亡,但是整个宋朝还能活那么长时间的一个原因,

还有一种是武的方法,叫做杀,朱元璋,火烧庆功楼,锦衣卫,三大重臣的谋反主连坐人员,几万人被杀,这代表着什么,大明的开国功臣可以说在几年之间,全部的给杀光了,但是,这只是在自己的身上捅了一刀,虽然会一下失去好多血,但是国家的机体那强大的新陈代谢,在一段时间后,再次的补充了新鲜的血液进来,所以这就是明朝相比于北宋能够拖了那么长时间才倒下的原因,很巧的是,来证明这两种方法的民族却是同一支,那就是女真,也就是现在满族人,”

我:“这代表什么呢,大伯,感觉你偏题了,说的有点远了,”

大伯:“你别急啊,这是你的第三的缺点,做什么事没有耐心,俗话说,好事不在忙中取,不要那么心急,我们现在就谈谈文官,对比于武将对于王朝延续与生存的危害,文官的伤害性要更大,这怎么说呢,武将只要负责保卫国家就行了,一般败一场战争,只要不是像赵括那样,一下子使整个国家损失那么多的兵员,使一个国家完蛋,那还不算什么,对像中国这样的大国来说,打仗死100万人都可以说是不伤筋骨的,

但是,如果文官,那就要可怕多了,因为这些人主要司职于国策,他们对于国家所做出的每一样决策都牵动着下层百姓的生与死,可以说,一项错误的决策对于整个国家造成的危害就是自残,比如国家收税,强列名目的想要从老百姓手里抢钱,那么损失的就是民心,党中央几度强调不给百姓增加不必要的负担,而如果你做为一个决策人,对所管辖区的百姓横征暴敛,那么,你就是在害整个国家,别的不说,我就举个现实的例子,前一段时间,有个什么院士说收个呼吸税的,我当时看的气啊,心想,老子如果不退休,如果那个院士在我管的地方,老子非要让他少一层皮,搞的老百姓都是他家下人样的,

还好,这个什么鸟院士,不是百姓的父母官,要不,老百姓肯定要受罪,这就会造成百姓对国家产生多大的一种离心力,你可以想一想,是一场战争死一百万人对国家损失大呢,还是整个国家的百姓对于国家发出失望的损失大呢,

而且这些文人,说一句更加耸人听闻的,也是更可怕的一件事,他们根本就是另外的一种刽子手,为了自己的利益,完全可以牺牲别人的利益,甚至于生命的同时,却站在了一个让大众以为他们是同盟者的位置上,更阴险的是,他们在牺牲别人,并且得到利益的同时,他们所站的位置使得自己能够置之度外,逍遥法外,国家就算找元凶也找不到他们头上,也就是这些文人,在国家可他们以人的待遇时,

二十年前,他们恩将仇报的在国家内部做乱,使的我们整个国家差点出现亡国的情况,而我们的国家,就是现在都还在受到极不公正的对待,受了极大的委屈,其实我们的国家根本就没有错,但是,就是这些所谓的文人元凶,却什么事都没有,因为表面上根本就看不出有他们的事,

十年前,一场怎么看都不会出现的政治阴谋,又是这些文人的出现与参预,使的国外的某些无聊国家再次的对我国指手划脚,而大部分人却把责任怪在一个文化程度刚刚脱离文盲的神棍身上,为什么我们的百姓却不想想,一个神棍他真的能够有那么大的能力吗,

哎,想想,这就是当时为什么根本不知道什么反革命,却在枪毙这些反革命时,一点都不害怕的原因,而现在,经过几十年沉淀,我也算是悟到了为什么,不错,知识是使一个国家由弱变强的动力,但是,任何事务都有它的两面性,在中国五千年的历史长河中,文化,尤其是通往政治这条路的文化,出现了一种不可思议的反转,文化成了一种掠夺的病毒,知识成了一种害人的手段,我不得不想起大独夫蒋介石的一句话,这句话对于某些想利用文化进行颠覆国家的文人来说,才算了真正用到了地方——“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这种人对于国家与民族所造成的伤害,实在是恐怖,就和狂犬病一样,慢慢的潜伏,慢慢的侵蚀,却在一下子要你的命,

至于那时开枪镇压那些造反派,我为什么会害怕,不是因为杀了人而害怕,而是看看那些被打死的人,根本就是和我们是一样,都是无产阶级,劳苦大众,无形中受到一种盲目和狂热的思维影响而变成了一种疯子,一种教条所产生的可怕间歇性的精神病,一种比普通精神病更可怕的疯子,以至于你爷爷为了保护我,说我是精神病,可以把我送到精神病院后呢,我反而产生了一种好笑但很能让人深思的事,让我感觉这里面病人的才全是正常人,而那些医生才是真正的病人,还好,我并没有把自己真正的丢在这种想法里,

后来在精神病院里听说一件事,南京的造反派要斗许总,你知道许总怎么说的吗,给老子把机枪架起来,冲进来一个,给老子用机枪剿一个,反了他娘的还,后来不也没有事嘛,毛老头后来还不是让许总去北京疗养去了,所以啊,这些当年右派,真没有骨气,拍马屁,表忠心,甚至到了可以无中生有地步,难怪古代的奸臣大部分都是文人,

哎,你知道为什么这部电视剧为什么只拍到五五年授衔吗,不是因为经费不足,而是这个导演根本不敢拍,他怕影响大众对于这部电视剧的评价,因为现在还有好多和我一样真实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活在这个世上,他也知道什么叫事实求是,而不是无中生用,”

此时的我,真没想到,一向口风码实的大伯,今天那么健谈,不过,对于政治,我真的不太感兴趣,所以就想换个话题,

我:“好像是确实是这样的,但是,大伯,这里面有个硬伤啊,你说这部小说里,李云龙和他的部队那么的能打,完全属于那种攻必克,守必坚的部队,那么,为什么国家为什么不让他去朝鲜打美国人呢,按道理说,好钢应该用在刀刃上啊,在你看来,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还有,丁伟也为什么没有去呢,而相比二人中,实力较差的孔捷去去了朝鲜,你不认为这很奇怪吗,


大伯:“小说必竟是小说,不是纪实文集,小说的目的性,就是给人看的,多少都有戏说的成份在里面,至于,李云龙的部队为什么不能去朝鲜,我们就当他这种人是真实存在的吧,看看,在抗日战争中,解放战争中,他的表现,这那里是一个团师级军官应该做的事啊,说一句难听点的,给他少将都算大了,按我说,最多给他一个上尉就可以了,他的表现就和一侦察连的连长没什么区别,无组织,无纪律,像他这样去了朝鲜,早晚会给部队惹出大乱子,倒是赵刚说的一句话,让我感觉比较认同——“团长同志,你应该在你应该在的位子上,并且随时和你的部队在一起,”

这个还只是表面的,我们再往深处看,你小子喜欢海军,太平洋战争,哪一仗是怎么打的,哪个指挥的,双方死多少少,几年前,你就可以倒背入流,我想这个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我们再回看一下,二战时美军与日军的战损比,最起码要达到1:5,再看小说里说的一段事,长津湖之战,十几万志愿军包着骑一师打,最后还让人家成建制的跑掉,这说明什么,说明美国人是一支真正的军队,是有着和我军同样荣誉的一支劲旅,就像孔捷所说的那样,他很反感国内的一些宣传机构,为了所谓政治的需要,进行一些不切实际的宣传,美国的部队里面也是有可以称为汉子的军人,这里别的不说,我们比较一下二战时,,把当时,中,日,美三方的军事力量,军人战斗力还有其他方面都比较一下,,如果让他这种战场不听上级命令,部队里独行独断,把参谋当成摆设的人物出国打美国人,会出现什么情况,最大的可能就是,整个军给人家包围歼灭,根本就不可能会出现那种拿着大刀就能冲出去的结果,最后丢的是中国人的脸,

我们再说说美国部队,这些人的大体上是英国人的血统,大仲马的小说《三个火枪手》就把这支军队说的很清楚了,要吃的好,才能打好仗,而美国人虽然在行为上比较像法国人,但是在作战上面却非常像英国人,保最大的希望,做最坏的打算,是他们在战争中的真实表现,虽然,我们最后打平了美国人,事实上,我们是胜利了,但是,如果按照作者书上所写的李云龙,他如果上了战场,我们能不能真正打平,就还是一个问题喽,当然也可能会出现更好的结果,这里我只是顺着小说来说自己的看法,

另外,在这之前,不要忘了以前有一个句是这样说的————一个钉子害了一个马失足,一个马失足使一个骑士阵亡,一个骑士的阵亡使的一支部队没有冲过敌人的包围,而全军覆灭,一个部队被全歼,使的整个战局出现了逆转,而这个逆转使得整个王国灭亡,有的时候,并不是你敢亮剑就可以取得胜利的,你敢剑,别人是一把枪,你就算再光荣的倒下了,但是你的任务怎么办,你所要保护的人怎么办,要知道战争不是以个人习惯的好恶来决定的,战争有着他铁定的法则,而我们在朝鲜打的大部分战斗,都是防守反击,以他的战争思维方式去朝鲜,以他的性子去朝鲜,很可能他会作出一些过激的事情来,另外,李云龙与李云龙的部队,攻强于守,这就好比明明是一匹千里马,却非要让他去拉磨盘,这不是太材小用吗,这是第一点,


第二点,去朝鲜打仗,不是去打小日本,日本人打仗,其实是非常僵化的,不会反转思维,但是美国人就不一样了,就拿现在世界上的好多乱七八糟的发明来说,美国人的反向思维并不比李云龙差,当思维方式出现相同时,就要实力来决定谁生谁死了,而在当时,以志愿军的装备与美国人相比,我们说实际一点,最起码差了有五年,血肉之躯很难面对钢铁的,廖耀湘的一句战争格言,我就非常认同,攻坚战的成败在于,炮兵结束火力压制后,步兵能否在在五分钟内冲上敌方阵地,我们再想一下,把那一支优秀的军队拿出去当炮灰,是不是有点大材小用,我们再反想一下,把那支优秀的军队拿出去,用在对外的战争中,是否过于的浪费自己真正的战力,像这支有着血性军队,就应该像留在国内像教科书一样,成为其他部队学习的榜样,或者说是其他部队的领头者,让它成为其他部队的超越的目标,这才是一支能让部队战力永存的方法,我想你知道二战时马里亚纳火鸡大扑杀吧,如果日本人让那些长距奔袭去送死的飞行员回国作飞行教官,那么,对战争会产生什么样影响,这有谁会知道呢,

第三点,李云龙,这个人眼睛进不了沙子,如果这支部队真实存在的话,我也不会派他去朝鲜的,不是怕他去朝鲜不敢打仗,而是怕他把枪口掉向朝鲜人,像他这种人,无理也要占三分理的,当年朝鲜军人,虽然给美国人打的快退回中国了,但是他们还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说中国军队不正规,因为什么,不就是他的军队有军衔,而我们的军队没有,想想,如果就因为这种小事,给李云龙知道,他肯定会去打对方军事主官的耳光的,这就很可能会造成中朝军队之间的内乱,那美国人就笑了,因为堡垒最怕的就是从内部给攻破,

第四点,志司司令员,是他的顶头上司,彭老总,在小说里,与电视剧里,哪次这个李云龙不惹的这位未来的元帅大为光火,说句不好听的话,如果不是因为李云龙能打仗,当时部队极需要军事干部,这家伙的脑袋早就彭老总送回老家了,现在好不容易不再带这个剌头了,扔到一边还有点来不及呢,再把他带到朝鲜,这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吗,

第五点,从小说里内容里看,电视里有一段,说的是粟裕在淮海战役里给邱长官安打了一张对对糊,让李云龙去对楚云飞,这是小说情景的需要,也是比较全适的,那么,如果李云龙去了朝鲜,那么,李楚这对生死冤家,不就有点有头无尾了吗,不就少了鲜花与绿叶之间的关系吗,

而丁伟这种人,没有去,也是对的,从那次打平安战役就能看出来,相比于李去龙与孔捷,他的战风有点软,而且也是一个打仗不太听命令的家伙,如果光这样,那就算了,最可怕的是这种人打仗太会投机取巧,试想一下,让那种人去朝鲜,别的不说,如果在某个战役上,有以上三个人的部队参预,我猜想,第一个给突破的点,就是丁伟部队,那么结果很可能就是整个战役完败,还是丢中国人的脸,

至于孔捷,为什么可以去,论手下部队的战斗力,他不如李云龙的部队,论战术指挥的灵活性或者说投机取巧,他不如丁伟,但是有一点,是李,丁二人所有的,那就是听话,上级让作什么,就做什么,我刚刚和你提到战争有它的一套铁的法则,一场战争的胜负不是靠优秀的战术,和优势的兵力就可以打胜的,也不是靠一个高级指挥官就能打胜的,我们就用中国象棋,来做比方吧,炮,马,车,士,相,都有他应该去的地方,而不是让他去不听命令,随以而行,你知道,在象棋里面,什么字是最弱的,对,就是老将,把对方将死就算,你就胜了,以前,在我年轻的时候,一直认为,按象棋里面的棋子还对比,老将就相当于,部队的最高级指挥员,或者说相对于指挥部,但是现在想想,这种说完极度的不全面,如果硬要把战争与象棋做对比的话,我现在就会说,战役的最终目标才是老将,就是这个目标才促使你去走车跳马,当你的目标完成以后,那么,也就是说,你把对方将死了,而和棋就是你消灭了敌人的一部分部队,但是,你的真正目标却没有完成或者说达到了一半,而你被对方将死,那么,也就是说,你的目标真正没有完成,还给对方打了个反击,成为负数,那么,

在朝鲜战争中,最需要的是什么样的人呢,就是孔捷这样的人,战争的进程是一环连接一环的,那是不允许有任何个人发挥的,如果出现了有人想发展个人表现空间,那么很简单,你会受到战争法规的制裁,180师,现在许多的人都说,是通讯的问题,我不想管别人是怎么想的,但是,我却认为,做为一支打过十几年陆战的常胜队伍,安静是危险的前兆,对于地型的不熟悉,外加不是自己的地头,还有对于战争态势的嗅觉,也不至于退化如此程度吧,单方面的把责任怪罪到电台上面,这是不是,找理由了,而且面对在综合实力优于自己的美军,教条性的死记那十六个字,不觉得可耻吗,为了那所谓的歼敌数,而忘记的战役最初的根本性,损失了己方一个师的兵力,这就是想发挥个人空间的代价,不但自己的名誉扫地,而且,害的手下几千士兵后来去台湾去做苦役,如果当时前线指挥员能及时的想想前面的几次战役,我们总共全歼了美军建制部队几次,再看目的地敌人败退的速度,难道真的看不出来吗,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在作怪呢”

这时,在堂哥的一声,“行啦,吃饭了,”后,我和大伯结束了这一次谈话,也才感到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几个小时了,在回家的路上,不知不觉回想大伯所说的话,尤其那个关于180师的说法,不由得让我心生寒意,如果教条真是如此害人,那么,以前的好多事都可以想通了,但愿不要再出现180师那样的惨剧

本文内容于 2008-12-21 17:14:00 被snowdunk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