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起伤害案该不该“刑事和解”

rbbyer 收藏 0 304
导读:公司股东发生纠纷,一方雇凶砍人,4人不同程度受伤,公安局认定为重大恶性的刑事案件。到了检察院公诉阶段,却以“刑事和解”的方式,对犯罪嫌疑人全部不起诉。   12月1日下午,受害人周逸诚将一份申诉书递到陕西省榆林市检察院控申处,10分钟后,控申处决定受理申诉。这意味着榆林市榆阳区检察院此前对一宗刑事案件的不起诉决定,可能峰回路转。   申诉书显示,2008年5月20日,榆林市常乐堡矿业公司总经理办公室发生一起砍杀案件,32名 “保安”用钢管和砍刀对公司内的4名职员进行砍打,多人受伤,其中一名受害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公司股东发生纠纷,一方雇凶砍人,4人不同程度受伤,公安局认定为重大恶性的刑事案件。到了检察院公诉阶段,却以“刑事和解”的方式,对犯罪嫌疑人全部不起诉。


12月1日下午,受害人周逸诚将一份申诉书递到陕西省榆林市检察院控申处,10分钟后,控申处决定受理申诉。这意味着榆林市榆阳区检察院此前对一宗刑事案件的不起诉决定,可能峰回路转。


申诉书显示,2008年5月20日,榆林市常乐堡矿业公司总经理办公室发生一起砍杀案件,32名 “保安”用钢管和砍刀对公司内的4名职员进行砍打,多人受伤,其中一名受害者张新田经两次鉴定,均为重伤。


“这些人砍人非常专业,只削头皮,砍胳膊和大腿,根本不是检察院认为的一群保安。”区检察院促成“刑事和解”并作出不起诉决定后,受害者认为这是权钱交易,使得行凶者逍遥法外。


4名职员被32人砍伤


2008年8月15日,陕西榆林市公安局榆阳分局侦查终结一起刑事案件,犯罪嫌疑人是在当地小有名气的港商谢和平。他涉嫌两个罪名,分别为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公司财物罪。


谢和平案发时是榆林市常乐堡矿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如此显赫身份,在公安机关的指控中,其行为却无异于街头“烂仔”。


据榆阳分局指控及本地媒体对案发时的报道,谢和平制造的血案发生在今年5月20日。


据周逸诚介绍,5月20日下午,谢和平和其妻子、董事高海燕突然要求开董事会,但遭到股东们的拒绝,后榆阳区某领导发话“必须开会”,董事会议下午如期召开。


当总经理张新田、财务总监汪新生、股东代表周逸诚刚坐定时,谢和平和高海燕带着两名“保镖”王林和曹华龙走进来,拿出3份文件让张新田签字。一份是对公司财务进行审计,另一份是停止总经理职务,最后一份是治理煤矿透水事件的补充文件。张新田认为只有董事会决议认定的内容才是有效的,因此拒绝签字。


相互磋商无果后,董事长谢和平向自己的办公室做了个手势后与妻子匆匆离开,一幕砍杀事件就此拉开帷幕。


三秦都市报如此描述当时的场景:转眼间,近20名统一着装打扮流里流气的社会闲杂人员从房间涌出,跑向总经理办公室。顷刻间,叫骂声、打砸声、嘶喊声混成一片。20分钟后公司出纳员蒋小莉和众多职工才明白,总经理、财务总监、股东代表已被砍翻在地。


歹徒还逼张新田、周逸诚、汪新生及部分公司员工交出手机,当场用刀砍碎,同时切断所有电话线路,禁止报警,前后挟持40多分钟。


此次事件,张新田腿、胳膊被砍8刀,周逸诚胳膊、身上被砍6刀,汪新生头皮被削掉一块、身上共被砍10刀,一名保安也被砍伤。4名受害人中,张新田伤势最为严重,右腿两处被砍骨折,左臂大动脉血管被砍断。


“如果区委领导不要求开董事会,就不会发生这起流血事件,而且他根本没有干涉股东会的权利。”伤者们称,该领导的做法,至今让他们很难释怀。


事发一周后,4名伤者伤情鉴定报告作出,均被鉴定为轻伤、轻微伤。“我双肋骨、左锁骨开放骨折,身体上的刀口超出15厘米,还失血性休克,这怎么会是轻伤!而且,鉴定结果出来了才和我要病历,那鉴定时的病历是谁的,有病历吗?”在张新田的申请下,公安局委托榆林市第二医院重新做鉴定,同时一家律师所也出面委托陕西中金司法鉴定中心给张新田做伤情鉴定。两次鉴定均为重伤。


矛盾因股东分红而起


突如其来的流血事件让公司的员工们很震惊,而张新田心里非常清楚为什么会上演这出“戏”。据其介绍,公司不分红、内部闹矛盾是最大的根源。


2004年,原榆林人民煤矿效益不好,无法成功改制,谢和平和妻子高海燕称投入5000万配合改制为合资公司。经协商,人民煤矿以地皮、地上物出资2100万,占股30%,谢、高占股70%。


由于谢、高没有钱,几经周折找到了港商,称只要融资5000万,70%的股份就各一半。2005年,第一期2000万投资款由港商打入榆林市验资。


据港商的代理律师介绍,随着煤矿的顺利运营,谢和平将双方的《合作协议书》约定的由港商融资5000万,自己“理解”成由港商单方面投入5000万。遭到港商的拒绝。


随后,谢、高在香港对港商提起诉讼,要求解除《合作协议书》,退还港商2000万后让港商净身出户。由此而来的一系列股权争执至今,使得煤矿的分红无法开展。“谢、高兜里原本没有多少钱,看着煤矿赚了钱却分不到,心里肯定不舒服。”张新田说。


另一个让谢和平不开心的原因是,据常乐堡矿业的财务总监汪新生介绍,谢和平曾拿800万左右的发票要报销,包括会员费、研讨会、香港的物业费等,经审查只有200万左右能报。“谢和平作假也太劣质了,老婆看妇科的发票都拿来了,这怎么报销?”


在这两次为钱碰壁后,2008年5月,谢和平又提出为公司办理采矿权、探矿权,当办理好采矿证之后,他要求公司付8000万给他,称这些钱用作了请客送礼买字画等贿赂官员。而公司股东们称:“市场价办理每吨两毛左右,他办理是1块3毛钱,差价太大不说,法律上风险太大。”因此遭到反对。


之外一个原因还是为钱。谢和平累计从公司借走1360多万,迟迟不予归还。2008年4月,股东代表周逸诚在榆林中院以侵占公司钱财为由申请立案。5月20日上午,周逸诚带领法院的人去矿里给谢和平当面送达立案通知。


该公司的人称,或许新仇加上旧恨,让谢和平的忍耐达到了极限,下午股东会上就发生了暴力“逼宫”事件。“开董事会需要股东们共同同意才行,不是董事长一人说开就开,但区委领导说必须开,就没办法了。”伤者们称。


归结原因,张新田称,罢免他是因为他没给谢和平拿8000万和没给他报销的发票签字,而要求财务审计是怀疑他们贪污了,或者别有用心。而接替他的人便是谢和平身边的保镖王林。


区检察院“刑事和解”决定不起诉


谢和平、高海燕打完手势后直奔机场,事发两小时后榆阳分局赶到机场时,谢、高已经换好登机牌,欲飞往西安再转机到香港。


6月27日,谢和平、高海燕以故意伤害罪被批准逮捕。砍人者王林、曹华龙也被抓获。


公安局调查发现,事发4天前,谢和平、高海燕、王林、曹华龙曾在西安王子酒店“研究”过“逼宫”事件。32名砍人者大部分来自安徽、江苏,被谢和平和高海燕以保安的名义“招到榆林”。据知悉此事件的人称,这些人日薪1800元。


8月15日,榆阳分局侦查终结,以谢和平、高海燕涉嫌故意伤害罪、故意毁坏公司财物罪移送检察院审查起诉。


谢、高在看守所时将自己名下的股份低价转卖。据榆林当地的人传说,最重要的一个转卖条件是,买股份的人想办法把谢、高捞出来。而随后事实证明,这个买股份的人兑现了承诺。


据张新田介绍,谢和平的女婿、买股份的人曾多次找他商量和解,给钱了事。经过一段时间的软磨硬泡,4名伤者派出了代表与对方进行民事部分的和谈,终于在10月29日,双方代表在榆阳区检察院的办公室签了调解协议书:谢和平方一次性拿出600万了事。双方民事、刑事一次性结清,互不追究责任,同时取消第四次在北京做的伤情鉴定,采用第一次的轻伤鉴定结论。


此外,谢和平一方还要求伤者代表在一份《从轻处理请求书》上签了字。该请求书第七条约定:本协议作为双方提交司法机关进行调解处理,双方共同配合请求司法机关撤销刑案、民案的依据。


签订调解协议书的次日,谢和平、高海燕取保候审。11月21日,榆阳区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书,称鉴于谢和平、高海燕犯罪情节轻微,在实施伤害行为时不在现场,没有直接实施伤害行为,其家属能积极赔偿被害人的经济损失,取得被害人的谅解,故不需要对其判处刑罚,依据刑事诉讼法,决定不起诉。


市检察院已调卷审查


记者采访时,榆阳区检察院办理该案件的公诉科科长王谦称,犯罪情节轻微是根据《人民检察院办理不起诉案件质量标准试行》作出的,当中一条称:因亲友、邻里及同学同事之间发生纠纷引发轻微犯罪的,犯罪嫌疑人认罪悔过、赔礼道歉、积极赔偿损失,并得到被害人谅解或者双方达成和解并切实履行,社会危害不大的,可以调解。而这起事件就是同事之间的纠纷。


“没采纳重伤是因为榆林市第二人民医院不在陕西省指定的司法鉴定单位范围内,不起诉决定也确实考虑了伤者的原谅态度。”王谦说,撤销北京的那次鉴定是尊重当事人的意见。


“这起事件是有预谋、有组织的团伙犯罪,还购买了大量凶器,在光天化日之下对4名职员进行砍打,这怎么能是犯罪情节轻微呢?”伤者们还认为,检察院认为的主谋不在现场,没有直接实施伤害行为之说,是不成立的。“难道主谋必须到现场砍人,或者看着砍人才算是主谋吗?”


而且,张新田已做伤情鉴定的后两次都是重伤,按照法律程序,重伤必须起诉,不能和解。且近期在北京又一次做的鉴定,虽然撤销了,但据某人士透露,结果依然是重伤。而检察院调解书却“采用轻伤鉴定”。


“这说明办案人员的程序出了问题,里面是有内幕的。”伤者们怀疑,这个事件的头顶笼罩着一张更大的网。


据王谦介绍,二院曾经是陕西省指定的对伤情重新鉴定的机构,在2005年全国人大刑事法律司法解释生效后,二院未被列入司法鉴定单位,因此作出的鉴定不具法律效力。


“即使不具法律效力,结果也应为检察院敲响警钟。为何检察院无动于衷,而依照犯罪嫌疑人的协议采信轻伤呢?”伤者们说。


另一个让伤者们生气的问题是,公安局移交案件时的“32名社会闲杂人员”,在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中变成了“保安”。“哪家的保安一天能拿1800块钱的工资?砍人手法那么专业,而且事发后公安局都找不到人。”伤者们说,并将希望寄托在了市检察院的身上。


周逸诚于12月1日下午,将一份申诉书递到榆阳市检察院控申处,请求撤销榆阳区检察院的不起诉决定书,重新逮捕犯罪嫌疑人,依法提起公诉。


11月2日上午,控申处处长刘勇告诉记者,他看了申诉书后,就发现存在问题。“我们已经调卷,我亲自调查,如果确实存在问题会作出改正。这当中如果我们的人存在问题就一并办理,绝不手软。”


“事发到现在,从省市到区里,一直都有人打招呼说情,我们都感觉到,有一张无形的网在起着无形的作用,包括为什么区检察院敢冒这么大的风险将犯罪嫌疑人全部释放。”最后,周逸诚又称,透过层层阴霾他似乎看到了希望。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