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枪的女人 第三章 野战 第三章 野战9

芳草人家 收藏 0 2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1.html[/size][/URL] “敌人越是明目张胆地抓人,我们越是要小心应对。谈谈你的看法,乐泉。” “打肯定要打,不过我不主张硬碰硬。最近胡鹞子的特务队在板打营一带活动猖獗,我的意见是从特务队身上下手,同时想办法救出被鬼子抓取的同志和群众。” “嗯,特务队始终是鬼子的杀手锏,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31.html




“敌人越是明目张胆地抓人,我们越是要小心应对。谈谈你的看法,乐泉。”

“打肯定要打,不过我不主张硬碰硬。最近胡鹞子的特务队在板打营一带活动猖獗,我的意见是从特务队身上下手,同时想办法救出被鬼子抓取的同志和群众。”

“嗯,特务队始终是鬼子的杀手锏,特务明的、暗的都有,不除掉他们这一祸患,我们的行动会越来越被动,抗日军民都要付出更大的代价。”

“那让我去主动接近胡鹞子,取得他们的信任后,想法打入特务队,掌握他们的活动情况,再除掉他们,怎样?”书成望着武一林和王乐泉恳求道。

武一林和王乐泉相互对望一眼,“这倒是个好主意,我看可以。”王乐泉点点头。

“好,那就这样定了,书成你再考虑下具体的活动方案,本来你们手枪队这次的任务就是除掉特务队,就让乔力队长全力配合你的工作。”武一林拍了下郝书成的肩头。


“鬼子太可恶了,又在板打营大开了杀戒。”刘晓亮坐在麦草脚下的麦秸上生气地说,用嘴把一根麦秸草咬成了几截,吐出去老远。

“鬼子袭击板打营了?”麦草急急地问。

“嗯,特务告的密,鬼子包围了板打营,把村里的党员干部都给抓了,杀了好多年轻男子,还把女人抓到据点去了。”

“把女人抓去了据点?”麦草一下子坐了起来,把刘晓亮吓了一跳,“小心你的伤。”

“我的伤好了,小亮,我要见武队,除奸团有行动没有,我要参加战斗,我在这里一分钟也躺不下去了。”

“天啊,你又来了,我真拿你没办法。你还是乖乖地躺在这里养你的伤吧,咱们武队肯定会有安排的,等你的伤好了没准儿就立即派给你任务,武队可器中你呢,在我们男兵面前老夸你。”

麦草的脸微微一红,“关在这里快把我给困死了,每天在这里闻刺鼻的死人味,倒不如出去打鬼子痛快。”

“我也想出去呀,你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憋闷得慌。”

“那好啊,小亮,咱俩一块儿悄悄地去掏鬼子的据点咋样?”

“咱俩?这也太那个了吧。”刘晓亮把眼睛一下子瞪大了起来。

“咋了,你怕了。当初我闯鬼子宪兵队时也是两个人,你信不信?”

“切,谁怕谁就是缩头乌龟,我当然信,不过咱们这样偷偷地跑出去私自行动可是违反组织纪律的。论年纪我比你小,可论兵龄我可是大哥,你得听我的,‘一切行动听指挥’,这句话可是咱武队经常讲的。不过……那个……要是……”

“不过什么?”麦草盯着刘晓亮白皙的面颊上渐渐泛起的一层羞涩。

“别跟我讲那些‘听指挥’呀、纪律呀啥的,你有话就痛痛快快地讲,不要跟个小媳妇似的。”

刘晓亮却闭起嘴巴再也不肯说了。

麦草看着刘晓亮紧张的样子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看你这扭扭捏捏的样子,肯定没有上战场打过鬼子。”

“才不是呢,我只是枪发不准,而咱们的子弹少,每次只发给我几颗,下次我保准能打死鬼子给你看看。”

“要是你不看着我,能够放我出去的话,我就教给你打枪,还会送给你好多子弹。”

“真的啊?我越来越崇拜你了。”

“切,少来奉承我。怎么样,和我一块儿去鬼子的据点走一趟?敢不敢?”

“去就去,不去会让你小瞧我,豁出去了,大不了脖子上留个碗口大的疤拉。”刘晓亮用手使劲抹了下鼻子,稚嫩的脸上显出一付慷慨激昂的神情。


牛家大烟馆被鬼子和土匪烧了后,丢掉半条腿的“油包四”在床上躺了三个月,才拄着拐杖在油坊和烟馆开始走动,整个人比先前瘦小了一圈,两鬓的头发一下子有了白的。

牛家毕竟是牛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牛家大烟馆在残了的“油包四”下地后不久就被修葺一新,只是生意没有先前的好了,多亏有油坊撑着,牛家才没显出败落来。

胡鹞子多日没有应心的地方赌一把、抽一口,最终还是把注意力重新回到牛家烟馆来,在云良县牛家烟馆无论是烟土的成色还是赌局的大小是其他烟馆无法比的上的,况且重修烟馆“油包四”咬着牙把老婆的私房钱和金镯子银链子都花了进去,新烟馆比原来的还要气派。

“油包四”是憋足了劲儿要把散去的大洋再扳回来。他使尽了浑身的招数,还跟花月楼的老鸨租来了几名花妓供给一些客人,烟客和赌客又渐渐络绎不绝。

胡鹞子烟瘾小,赌瘾大,几天不摸股子,他的手就痒,心里就没着没落的。

“都出去,出去,今天歇业,明天也歇业,后天照常歇业。”胡鹞子手下的一群特务呼啦涌进烟馆拿枪对着里面的客人大呼小叫地往外赶,吓得烟客和赌客面如土灰,丢下冒着烟的烟枪、撇下赌桌上的大洋抱头就逃。特务们幸灾乐祸地把大洋稀里哗啦装进自己的腰包,美滋滋地端起烟枪狠狠地闷上一口,嘴里说,“过瘾,嗯,过瘾。”

牛家一个家丁看不过,抄起棒子就轮向特务,被一枪打中,子弹从前胸穿透,血咕嘟嘟冒出来,死尸哐当一声横在了地上。再没有家丁敢拼命。如此几天下去,烟馆里冷冷清清,没了生意。

“油包四”急得三天水米不进,买通了一个特务,打听到胡鹞子这样做无非是想回到烟馆来玩耍,心里就有了底。

“油包四”在御香园摆了一桌酒席,把胡鹞子和他的手下请到那里吃了一顿,化解以前的不快,化干戈为玉帛,胡鹞子和“油包四”也重新称兄道弟。第二天胡鹞子就带着人到烟馆来玩了,还让人放了鞭炮,牛家烟馆重又热闹红火起来,只是“油包四”落下一个打饱嗝的毛病,一打就是一大串。

胡鹞子天生就是一个赌徒,在赌桌上更是六亲不认。赢了就乐得哇哇大叫,又拍桌子又踢凳子的,输了就呼地把枪从屁股后面拽出来啪一声往桌子上一撩,“奶奶的,今天老子又要开杀戒了。”吓得赢钱的主儿抖着手脸上堆着挤出来的笑,把钱往胡鹞子面前一推,“这点小钱儿算啥,下次赢了队长大的我再收下,这回的队长买杯茶喝。”

郝书成站在赌桌前看着吆五喝六的人们,胡鹞子正和一个赌徒玩得高兴,“快来押,快来押,还有押的没有,没人押,可就开了啊。”

“慢,我来押上,我押这边的。”郝书成一指胡鹞子面前的牌,说着把一个大洋当啷扔在了桌上。

胡鹞子抬头瞅了瞅郝书成,书成冲胡鹞子笑着点点头,“我看好这位大哥的点儿。”

“哈,算你有眼光,我们胡队长这次还会赢。”一个特务一拍郝书成的肩膀。

“哦,原来是胡队长,失敬,失敬。在下姓舒,向来仰慕豪杰英雄,胡队长的大名在下早就耳闻,胡队长在咱们云良县是呼风唤雨的人物,可以称得上一方英雄了。”

“过奖,过奖。”胡鹞子上下打量了一番一身绸子衣衫、头发梳得黑亮的郝书成,洋洋得意地亮出了自己的点儿。

“赢了,这次又是胡队长赢了。好,太好了!”郝书成双手鼓掌亮着嗓子叫起好来。

胡鹞子身边的特务大大咧咧地把牌桌上的大洋稀里哗啦地都扒拉到胡鹞子面前,“你小子行,吆喝得好,我们队长是赌行里的老大,每次都赢,哪个敢不服。”

“胡队长是行家,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我和胡队长赌一局,学几手本领,长长见识,队长能不能给个面子?”

“哈哈,好说,今儿个痛快,好好地跟你玩一把。去,让你们这的小妞来两个陪陪老子!你们牛爷呢,这半天咋不见人影?”胡鹞子向小二把手一扬,刷啦一下把外面的衣服扣子解开,脱下来啪地往桌上一撂,光着膀子露出了上身的横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