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2日,国际油价早盘再次下跌1美元,跌破每桶61美元。当日纽约市场原油期货价格已跌至每桶60.55美元,为半年以来的最低收盘价,与7月中旬每桶78.40美元的历史最高价相比,纽约市场油价已下跌了22.77%,上周跌幅也达到了4.4%.9月25日纽约商品交易所油价在亚洲电子交易时段走低,盘中一度跌至每桶59.94美元。


与此同时,美国市场成品油零售价也连续下跌。目前美国全国汽油平均零售价已从今年早些时候每加仑3.08美元的历史高位降到了每加仑2.25美元。国际油价持续大幅下跌,引发了国内成品油价格下调的猜测。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周大地之前表示,国际原油价格维持在60美元或者更低达1至2个月,我国可能会下调国内成品油价格。


但周大地昨日就此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国际原油缺乏更长时期继续下跌的动力,而政府最后一轮上调的国内成品油价格与国际油价尚有一点差距,因此,政府近期内不会下调国内成品油价格。


9月22日收盘时,纽约商品期货交易所西得克萨斯轻油11月期货每桶60.55美元,比前一交易日下跌1.04美元。伦敦洲际交易所布伦特原油11月期货每桶60.41美元,比前一交易日下跌0.93美元。


国际油价下跌空间不大


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副研究员刘明认为,一些地区的动荡有缓和迹象是国际油价下跌的直接原因,而油价的持续下跌表明今年以来的油价持续上涨有溢价成分。当上涨因素缓和下来,市场上以对冲基金为主的投资机构很可能正在调整投资策略,纷纷减仓或做空,造成期货市场的变化,加剧了油价持续下跌的空间。


美国目前公布商业原油和成品油的库存量,原油总体水平较去年同期高出5%,而汽油和其他成品油库存均有所增加,分别比去年同期高6%和11%。高库存也缓解了市场对原油供应的担忧。美国商务部19日公布的报告显示,美国8月份的核心批发物价指数下降了0.4%,是该指数连续第二个月下降。


此类数据让市场认为美国经济正出现相对疲软。美国原油需求量占据全球总量接近25%,美国经济的持续放缓意味着其对原油需求将从强劲转向温和。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世界经济研究所所长陈凤英则认为,因为诸多外在因素,国际油价目前尚不明朗,但如果伊朗问题未来不激化,油价不会冲破70美元,而且欧佩克也不会允许油价低于40美元。加上欧佩克的产能今年在300万桶/日,供求关系平衡稍紧。从长期来看,国际油价应该会在40美元-70美元的区间运行。


刘明指出,目前看来,国际油价应该不会跌得很厉害,目前的下跌只是一种回整。因为尽管美国经济趋缓了,但中国、日本和印度等国的需求目前尚未有大的改变,从基本面来看,全球原油需求仍然较大,需求会拉动价格继续运行。但刘明指出,因为外部因素尚未消除,国际油价的走势仍难以判断。


国内油价相当于50美元/桶


陈凤英指出,国内油价总是滞后于国际油价,一般是跟着新加坡的价格进行调整。目前的国际油价仍然与国内成品油价格存在差距。目前国内油价的水平,相当于国际油价接近50美元的水平。但如果油价持续下降,国内油价有下调的空间。


中石油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国际油价的持续下跌空间有限,短期内不会对中石油产生影响,如果持续在目前的水平,对国内油价的影响尚不会太大。


今年以来,国内大石油集团为保国内成品油供应,基础油生产较少,一度导致国内润滑油行业中很多小企业的倒闭,当时统一润滑油也一度陷入原料供应紧张的境地。壳牌统一石化公司总经理李嘉告诉记者,国际油价应该不会跌得很低,因为目前的需求仍然较为旺盛。他认为,国内成品油价格并不高,继续下调的空间有限。


刘明则认为,调整油价属于政府行为,加上国内成品油价格机制本身存在很多缺陷,预测国内的油价要比判断国际油价更难、更复杂。


但刘明认为,尽管国内成品油价格有下调空间,但不宜下调过多。国际上工业大国很早就经历过能源危机,在缓解危机的过程中,他们采取的措施之一就是通过价格来提高能源使用效率。


采油盈利弥补炼油亏损


据了解,中石化目前原油66%来自于国际市场,另外有13%来自于中石油和中海油,但价格也按国际原油价格计算。


中石化相关负责人认为,实际上国内成品油价格仍然低于目前已经下跌的国际油价。中石化进口原油后生产出成品油至少还要增加18%的成本,而且还要承担运输等中间成本,中石化的炼油业务一直在亏损,而炼油业务为中石化主要业务,国际油价变化对中石化影响较大。该人士认为,国内油价目前尚不到下降的时候。


陈凤英表示,对于国内企业来说,中石化因为主要在下游炼油环节,受到国际油价高企的影响较大,而中石油因为本身上游较多,受到影响较小。但陈凤英认为,因为每个企业都有上下游,两大集团在上游开发、勘探环节因油价高企获利很高,弥补到下游炼油环节,最终仍是盈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