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华日军暴行总录---------江 苏 8

649598650 收藏 2 602
导读:日军人烧李观音堂集镇惨案   1938年夏的一天,通城日军下乡"扫荡",途经李观音堂西南时,被我瑞芝桥西的哨兵开枪射击,经交战,日军死伤各一名。第二天,日军前来报复,但驻军已转移。日军发现瑞芝桥北李观音堂南张姓园宅有驻军遗迹,便放火烧掉全园房屋十六七间。过了几天,日军百余人,经瑞芝桥沿途搜寻抗日部队,到李观音堂发现蔡麟卿家花行、沙一金家纱庄有驻军地铺,即纵火烧光两宅房屋26间。在该镇桥西胡克仁家查出南通县党部宣慰队符号,也放火烧了他家全部房屋。日军先后7次来到李观音堂周围搜索,把这个镇河东河西的16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日军人烧李观音堂集镇惨案

1938年夏的一天,通城日军下乡"扫荡",途经李观音堂西南时,被我瑞芝桥西的哨兵开枪射击,经交战,日军死伤各一名。第二天,日军前来报复,但驻军已转移。日军发现瑞芝桥北李观音堂南张姓园宅有驻军遗迹,便放火烧掉全园房屋十六七间。过了几天,日军百余人,经瑞芝桥沿途搜寻抗日部队,到李观音堂发现蔡麟卿家花行、沙一金家纱庄有驻军地铺,即纵火烧光两宅房屋26间。在该镇桥西胡克仁家查出南通县党部宣慰队符号,也放火烧了他家全部房屋。日军先后7次来到李观音堂周围搜索,把这个镇河东河西的160多间房屋通通烧光。李连、王三寿、王寿、井侯等村民被日军用刺刀活活戳死。(孔令礼)

日军在南通西亭镇的暴行

西亭镇位于南通县老运盐河与串场河交汇处,1934年后,老四区区公所设在该镇。1938年7月15日,侵占南通城的日军经西亭去金沙,镇上的居民听到消息纷纷逃避。家住东桥河南的聋子赵卜昆,逃到河北后街,被日军发现,惨死在日军的刺刀下。躲避不及的姚哑巴、毛川老人也被日军戳死,李祥华等人则中弹死亡。1940年1月,由金沙前来西亭窜扰的日军抓走单冲次等人,单备受酷刑。1月31日,单被日军带到东五里庙,被连刺5刀而死。1943年11月,日军抓西亭北乡联防队长赵金龙不成,放火烧掉他家3间房子,还抓去他的母亲。共产党员曹作宾因汉奸陆树人告密被日军用刺刀乱戳而死。1944年农历正月,超妙乡民兵排长戴明辉被捕,受尽酷刑。日军将他带到草庙子,绑在一颗树干上,连打3枪,当众枪杀。农历三月二十三,捷南乡保长张世达被日军抓到西亭,严刑逼供,要张交出区长杨明和财粮主任刘雄先。张被打得皮开肉绽,始终不吐实情。生生乡保长顾宝金,被日军吊在梁上拷打,右手皮肉裂开,可见白骨。农历八月初二,民兵王自求被日军枪杀于街东李万春宅前。筹办农抗会的羌海如也被日军拷打致死。农历九月十六,作场乡队长兼指导员徐鸿光和民兵穆炳在 日军袭击中被捕致死。(欧阳玉清)

南通兴仁镇惨案

兴仁镇是位于南通城东12华里的一个小集镇。1938年8月1日,日军由南通城向兴仁镇窜犯。听到消息后,镇上许多青壮年纷纷到乡间躲避,只剩下一些老年人呆在家里。日军本想消灭兴仁镇上的游击队,结果扑了个空。日军恼羞成怒,便屠杀那些无辜的老百姓。张凤山、张老四、葛福奶奶、成宏寿父子等26人惨遭杀害。同年12月的一天,日军又来兴仁骚扰。他们发现兴仁小学楼房里地上堆有稻草,认为是游击队的驻地,便纵火烧毁楼房。顷刻间,这座建于清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的小学的十多间房子成为废墟。与此同时,一部分日军还在北街烧掉居民的七八间房屋,使这些居民成为无家可归的难民。(欧阳玉清)

睢宁县双沟惨案

1938年旧历七月十一,双沟逢集,市场上人山人海。突然空中传来隆隆的飞机声。日机首先在双沟后街丢下一颗炸弹,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后街的一个饭店被炸倒,店主和顾客数人被炸死。大家见到日军飞机来袭,到处乱跑。接着,日机又到处轰炸,约有15人被炸死或炸伤。不久,日军地面部队进占双沟。他们将未及逃离的居民抓来,有的枪杀,有的活埋,有的砍头等残酷手段杀害百姓,有个名叫张柱的人和一个姓段的雇工就是被日本兵用锯子活活锯死。还有刘麻栓、徐永和、王小方等农民,被日本兵当活靶子戳死。1940年夏,双沟镇的日军下乡骚扰,他们在八里店逮到一个米姓青年,就用狼狗将这个青年活活咬死。毛窝嘴子的2个十多岁的学生,被日军抓去后,当作活靶子刺死。日军还将姜清雨等3人抓回双沟镇内,用喷辣椒面、灌凉水、坐老虎凳、香火燎等酷刑虐待他们。最后又用铅丝穿透手心和脚心,钉在南城门两边,鲜血淋淋。狠毒的日本兵还嫌不够刺激,又用探条捅姜清雨的**。3位老人不堪折磨,昏死过去。日军又在他们的头部、胳膊上戳了3刀,并放出狼狗撕咬。事后,当地群众在北关城河发现了3位老人的尸体,其中陈运山老人的头颅不知被扔到何处,始终未能找到。日军在双沟共杀害百姓达57人之多,抢劫和毁坏财物无法计算。(马功成)

睢宁县祁庄惨案

祁庄是睢宁县王集镇西北半里处的一个小村庄。1938年农历八月二十四,侵占双沟的日军继续东进。八月二十七,日军到达祁庄,用火力侦察王集,未发现抗日武装,即大胆开向王集西门。当日军快进西门时,突然遭到炮火的猛烈射击,当场死伤多人,立即败退祁庄。日军回到祁庄后,就对该村百姓进行报复。当时天色已黑,许多村民未及逃离,几十个日军来到董广礼家门口,先将董广贞、董广祥拖到门外用电棍击死,父母连忙跪出来护卫之个儿子,也被日军打死。接着,日军又拖出董振华、董思文,用刺刀戳死。最后,日军一把抓住董广礼往外拉,董广礼狠狠咬了日本兵一口,拼命向西北跑去,日军连发数枪未中,董广礼才幸免遇难。日军在祁庄杀害了28人,其中包括上至七旬老翁下至吃奶的小孩。次日上午,双沟的日军来援,继续进攻王集。这时,王集的守军已撤走,老百姓也大多逃走,集镇上只剩下一些老弱病残者。日军进镇后,就纵火焚烧,集上560余间房屋尽成灰烬。80多岁的王济中、70多岁的王奶奶和60多岁的张廷选等人也被活活烧死。(马功成)

日军四屠宿迁城

1938年11月22日,日军富永旅团在飞机、坦克掩护下,猛攻宿城,在受到国民党守军独立旅和八十九军一九八团奋勇抵抗后攻陷北门。日军由于在城门内张老庙、石灰窑和西马路口一带受到顽强抵抗,兽性发作,不分老幼,见人就杀。这一带未及逃出的300多人,无一幸免。从城南入城的日军,进城的当天上午,也从牛角湾沿奎楼堤向北,挨户搜查,绑走了李树奎、鲁大仓、刘新起、邵统才、王大爷父子、陶家女婿及赵德兰父亲共16名青壮年男子,并于当天晚上把他们枪杀在老堤头。之后,当受害者家属去收尸时,见一条绳子把18具尸体连在一起,血肉模糊,很难难辨认。第二天,日军20余人又在城南一带到处抓人。他们把抓来的王和尚、窦三骡子以及傅庄姓管的共十余人用绳子反绑双手,带到宿关坝台南侧河沿,排成一排。日军用刺刀戳伤他们的肩膀,然后将其推入运河中,逐个枪杀。日军走后许久,河水依然通红。1938年12月1日夜,国民党五十七军反攻宿城,重创日军,并在马陵公园内焚敌汽车27辆及辎重弹药一部分后安全转移。敌人残兵在得到徐州日军驰援后,于翌日晨再度入城。几十名日军在马陵公园、西马路口至北城门一带四处搜寻,逐户放火,见人就杀,见妇女就奸。霎时间,宿迁县城火光冲天,烟雾弥漫,惨呼不绝。此次日军烧杀延续达三天之久,共有五六百户,计2000余间房屋变成焦土;一个桥洞里的20余居民,全被杀死;躲在极乐庵的几十名和尚,亦全部被杀;庵后一个坑里埋有30余具尸体;家住马陵公园附近的堰头火车站站长许某和他的儿子同时被日军用刺刀刺死;住在小教堂后面的潘姓白铁工和唐四月的妻子及其怀抱小孩,均被枪击而死;就连躲在仓圣词神龛下的陈姓妇女,也被日军拖出用刺刀刺死。其他如马陵山后陈侉子一家5口,梅姓一家4口,都是全家被杀。在天主教小教堂19号大院里12名矿工被日军用机枪射死,北城根的瓦罐窑里塞满了死尸。特别令人发指的是一具女尸,赤身露体,显系奸污后被杀死。婴儿被摔死的甚多。城外有个4岁幼儿,不知恐怖,跑到门,被日本兵当活靶射杀。1941年2月16日,在淮阴师范读书,家居宿城的 沙霞飞、王宝书等5名学生放寒假回家,在淮阴汽车站日军宪兵队在沙的行李中查出一本(或说几本)有关共产主义的书籍,当即把5名学生扣押起来,进行审讯,并结合沙在学校里曾以"红星社"名义办过几期墙报,即肯定其参加了共产党外围组织,于是严刑追究他们的核心组织。这一线索又牵涉宿迁,日军即以此为借口,在宿城进行了第三次大屠杀。2月20日夜,日本宪兵队出动大批军警逮捕了新华小学校长李翰和该校教员萧冠东、马斯铎、皮 培茎及许家宝5人,并连夜专车押送淮阴,一时间整个宿城笼罩在恐怖气氛之中。2月24日凌晨,日宪兵队出动宪兵200多人,分别在全城进行空前大逮捕,当时几乎包括全城教师及伪行政人员40余人被捕。对被捕的人,日军按预先拟订好的名单点名,一批一批地关进宪兵队部后院的牢房。2月28日(即农历除夕),酷刑审讯开始。日军采用了各种各样的毒刑逼供,灌火油、烙铁烙、狼狗咬、通电流,至于吊打、上瓮桶,更是家常便饭。埠子小学教师肖天鲁,从早上带出审讯,直至黄昏,由于审讯时他高呼"教书无罪",恼了敌人。灌过凉水之后,又让其跪在水泥地上,在腿弯子上压一块三角铁,先是两头各上一个日军,继之每头两个,大约500斤重的重量压在萧的两腿关节上。顷刻之间他骨碎肉绽,脚尖转向后面,瞪着双目昏死过去。这个28岁的青年,被活活折磨致死。经过40多天的刑讯,日军根本没有得到什么,于是伪造一份《中共苏鲁豫皖边区宿迁县城区组织人员表》,半个月后把李翰、叶靖远、萧冠东、陆彼吾、张哲公、马斯铎、张建吾、高琪、高冲霄、施心泉、戴哲生、初少芳、吴廉庆等18人,两人一铐押上一辆囚车,送至徐州宪兵分队,这些被送走的人,除叶靖远、萧冠东、马斯铎3人被释放外,其余均被日军杀害。此次案件,株连被捕的校长、教员、学生及伪行政人员多达70余人,刑讯历时达110余天。除受酷刑死去和被处死刑者外,其余的人身心也都受到极为严重的摧残。如梁彩宾、刘汉泉等,有的精神失常,有的终身残废。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17日,驻宿日军奉命撤往新安镇集中。18日一早,日军将在押囚犯都叫出来,21个人用绳子捆绑起来连在一起。这些人中有家住顺河集的陈俊香、张耀亭(又名张儒臣)、张佑通、梁庭礼、张怀礼等6人,住双茶棚的张少勤,住东张圩子的张苗雨、徐姓教书先生,住宿城的曾伯新、贺春庭以及家住黑鱼汪的几个人。日军将曾当过日军情报队长的贺春庭放走,其余的人都被带到洋桥东头徐善美家院子里。这时城里开来一辆汽车,车上满载日军,车头上架着一挺轻机枪,停放在徐家门口,枪口对着院内跪在地下的人。忽然从车上跳下3个日军,凶狠地用刺刀逐个把他们刺死。其中张少勤与张怀礼幸未刺中要害,装死伏在难友尸体下始得活命,其他18人无一幸免。而张少勤由于伤势太重,医治无效,不久也死去。张怀礼被日军用刺刀从头部耳后戳进去,腮牙被戳掉一个,耳后至今还留个伤疤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